第0200章 你们在找我吗?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73
  第0200章 你们在找我吗?

    领头的驳兽抬头,望向那座山。

    它止步,所有的异兽都停了下来。

    这一只驳已经度过了几千年的岁月,力量早就不再是巅峰的时期,但是智慧却在积累,但是就算是历经种种磨砺,经历过一个又一个的强敌,它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居然在一刹那有心悸的感觉。

    群兽都忐忑不安。

    驳远远望了一眼那座人族的山,以及山下的城池,它携带中曲之山范围内的凶兽们来这里,是为了要警告人族,不要说从典籍里面找到了一个名字就敢随便地用,也是为了打破群兽心中的恐惧。

    那种没来由的心悸来得快,去得也快,没能压得下驳兽此行的目的,也没能压得住中曲之山各类凶兽的愤怒,它们之前因为殷商的战士们呼喊这个名字有多狼狈,现在的怒火就有多旺盛。

    驳兽口中发出低沉的咆哮。

    于是,兽潮继续往前推进。

    ……

    山上,殷商遗民们许久才似是终于回过神来。

    他们忍不住踏前半步,小心翼翼地询问道:“您是帝神吗?”

    卫渊抬眸,微笑回答道:“不,我不是。”

    他扫过那些殷商之民眼底刹那黯淡遗憾的眸光,声音顿了顿,道:

    “现在的我,姑且能够算是这山中之君。”

    “算是山神。”

    帝神是殷商遗民们祭祀了千百年的祖先,卫渊并没有打算厚着脸皮,堂而皇之地将这个名号和殷商百姓的虔信占据掉,他所需要的只是殷商鬼神祭祀当中忽略的灵脉而已。

    去取旁人不用之物,再以对方所需之物偿还。

    他看得很清楚,一开始这应该是互相平等的交易。

    窃取别人祖先的供奉,洋洋得意地坐在神位上,接收着前者后人们的祭祀和祷告,对着天下说,呵,我是神,多伟大,可说到底也不过只是盗窃和贼人的伎俩罢了。

    装饰金粉的石塑说到底也只是石头。

    一名看上去应该只十六七岁的少年低下头,有些失望地呢喃道:“原来不是帝神啊……”旁边的中年男人连忙伸手拉了一下他,让他少说两句,见气氛一下有些僵,卫渊扫了扫灰尘,双手一摊,语气轻松道:

    “当然不是,现在的我也只是个普通的山中之灵。”

    “多谢你们的祭祀,才让我有了实体。”

    武昱不知该说什么,卫渊这具肉身才刚刚捏出来,于是他们看到那少年道人就这样盘坐在祭祀的地方,活动五指,是真的没有传说中帝神的威严伟大,武昱咬牙,踏前一步,以手抚胸,语气谦恭询问道:

    “山神,那您能够主持祭祀吗?”

    卫渊回答道:“自然可以。”

    他语气微顿,伸出一根手指,微笑道:“一次祭祀,可以换取和祭祀相当的需求。”

    “当然,禁止血祭。”

    要是没有要求的话,搞不好反倒自己被恣意利用,卫渊没有打算去侵占别人的利益和好处,可也没有无私到把自己给卖掉的程度,大家遵循这种简单的契约比较好。

    当然,他还记得自己的目的之一就是制止活祭和人祀的事情再度发生。

    飞御沉默。

    武昱面露喜色,道:“山海异兽的血肉可以吗?”

    少年道人想了想,回答道:“我不是很喜欢这些血肉。”

    毕竟血脉和味道都有些太杂了点,不够纯。

    声音顿了顿,又道:“但是,我对朝歌城这三千年的经历比较感兴趣,当然,一些在这山海界里找到的新奇有趣的东西,尤其是没有被记录在山海经上的东西,我都很有兴趣。”

    武昱和飞御都齐齐地松了口气。

    如果这位回应了朝歌城的山神,祭祀所需要的祭品不是那些强大的凶兽血液,那么就不需要部族的战士冒险外出狩猎,每年都能够少牺牲很多很多的人。

    他们心中欣喜,只是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忽略了‘没有被记录在山海经上’这句话的分量。

    卫渊在这个时候感觉到了这一座山灵脉旁边再度传来异动。

    低沉的呼啸,嘶吼,以及咆哮。

    就像是某种强大的野兽。

    而且距离灵脉非常之近,那一道意识对于卫渊甚至于抱有天然的敌意,卫渊皱了皱眉,他想了想,手掌贴合在山上,自身意识下潜,缓缓靠近了灵脉附近那一道意识的位置。

    卫渊的意识在山中穿行极为地轻松自然。

    他穿越过厚厚的岩壁,进入到了灵脉的旁边,那里居然是一大片自然形成的空洞,在泛着异彩的石壁下,镶嵌着大块大块的青铜作为了台阶和支撑,上面有着浮雕的饕餮纹。

    很奇妙,几乎像是一座古朴而庄严的祭坛。

    而在黑暗中,一道庞大而虚弱的意识似乎还处于沉睡当中,只是卫渊能够感觉到,或许是因为祭祀,或许是因为旁边灵脉和自己的敕令结合,溢散出了灵气,这一道意识也在缓缓苏醒。

    卫渊微微皱眉。

    这情况有些超过他的预料,让他有点头疼。

    他也没有想到,敕令融合的时候没有出了问题。

    自己亲自过来了才冒出端倪。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也就懒得理了,只是这一次居然是在灵脉旁边,现在敕令和灵脉才初步融合,一不小心出了问题才麻烦。

    卫渊的意识在山中汇聚出一道虚影,站在岩壁前,伸出手触碰岩石,黑暗对于魂魄来说没有意义,卫渊看到这第一块石板上是笔触古朴的壁画,上面画着一座雄伟的祭坛,祭坛的底部是跪拜着的人,密密麻麻,乌泱泱一片。

    而台阶往上蔓延,最高处竟然直接冲破云雾,仿佛在天上,壁画的最上方已经有剥落的部分,只能看到一个王座高居于云端,穿着铠甲,手持青铜戈的战士拉着一串以绳索捆缚着的男人往高处去走。

    是描述古代祭祀的壁画?

    这里是殷商废弃了的祭坛?

    卫渊若有所思,心头出现一个有一个疑惑,打算要继续看下去,解决这里的问题,耳中却听到了随风而来的低沉咆哮声音,那声音连绵不绝,在第一声如龙似虎的怒咆之后,就有成百上千的嘶吼声回应。

    而且,为首的声音总是有些耳熟。

    卫渊看了一眼这仿佛遗弃祭坛的所在,只好暂且将疑惑压下,意识重新回归到了在朝歌城外的身躯当中,双目睁开,他听到了仓惶的低语和怒吼,卫渊自高处而往外远眺,看到树木摧折,有野兽聚集成群奔走而来,浩荡磅礴。

    武昱的手脚冰冷。

    这种规模的凶兽群,朝歌城能够抵御住,但是即便如此,那也肯定代表着惨烈到不忍回忆的厮杀和牺牲,本来就在不断变弱的部族恐怕会彻底一蹶不振,他不是没有勇气,他只是害怕自己战死后,部族又会牺牲多少。

    他突然福至心灵,转过头,背对着兽潮,朝着那神色从容不变的少年道人拜下,重重叩首道:

    “山神,您说过一次祭祀可以换取您的一次允诺是吗?”

    “恳求您,把这些凶兽引走吧。”

    “现在的朝歌城,已经承受不住这种冲击了。”

    如同被惊醒,一个个殷商遗民都拜下,而这个时候才将自身意识全部从山腹收回来的卫渊,看上去就像是沉吟了下,或者说是一直安然等待着武昱说出这句话,才颔首应道:

    “当然可以。”

    “那么,契约已成。”

    卫渊感觉到,在这些殷商遗民祈求的时候,山腹处的意识有强烈的挣扎感,但是当卫渊自己应下的时候,那种挣扎的感觉有些缓和,卫渊心底对于那如同妖魔怪物一样的意识已经有了些猜测。

    他从高处看向于破败中挣扎出新生的朝歌城。

    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站起身来,道袍微微拂动。

    “应该我来履行接下来的部分了。”

    他道一声,而后,往前踏出一步。

    坠下。

    ?!!

    武昱几乎下意识迈步,想要伸手去拉。

    忽然,一股磅礴浩然之风自下而上地升腾而起,强烈的风力鼓动,让武昱和飞御黑发被吹气,让他们双眼发酸,几乎是下意识后退一步,然后是第二步,第三步。

    你可曾见到真正的风,恣意的,如同剑刃劈开云海的风?

    他们强撑着瞪大眼睛,而后,伴随着壮阔的山风,看到云雾裹挟冲上天穹,看到了灿灿的大日。

    他们见到风奔走过山,于群林的巅毫呼啸而过。

    他们看到苍鹰于风下振翅。

    他们见到那自称为一介山中之灵的少年道人负手,踏步而去。

    绝云气,负苍天。

    ……

    诸多凶悍的山海异兽汇聚于朝歌城前。

    驳兽迈步走在最前,殷商城的战士们,哪怕是知道自己没有太大的意义,仍旧手持干戈,站在了最前面,死死握着兵器,而后这要塞城的老老少少沉默着走出门去,握起了兵器。

    死死地和那些凶兽对视着。

    在这个关头上,人类往往能爆发出最纯粹的勇气。

    驳兽不知为何有些不安地迈步踏了踏,它开口道:

    “吾并不打算将你们屠灭。”

    “只是,你们触犯了我等的禁忌。”

    见驳兽能口吐人言,人类方一位老者道:“什么禁忌?!”

    驳兽的双目幽深,漠然道:“一个名字。”

    老者心里咯噔一下,强撑着道:“什么名字?”

    驳龙道:“那个名字,你们之前已经用过,你知道的。”

    “你我都是在山海界生存的生灵,彼此为敌,厮杀都是正常的,但是你们万万不应该提及那个禁忌的名字,你们是惹怒了山海诸族。”

    “把传出那个名字的人交出来,还有那些使用过这个名字的人也交出来,否则你们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老者沉默着,背后有年轻的人想要出去,被阻止。

    他握紧兵器,道:“我们还没有把自己人扔出去自己苟活的习惯。”

    “同生共死。”

    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有一个人从城墙上跳了下来,这一处边城的人都来不及拉着他,也发现那是个陌生的人,还是个少年,那老人目眦欲裂,想也不想就要往下跳,却给风扯着下不去。

    那少年站在地上,举了举手,微笑道:

    “啊,那个名字,是我传出去的。”

    群兽愤怒,为首的驳却突然觉得自己汗毛直接炸开。

    一头背后有翼的蛇道:“汝是何人?!”

    “不知道那个人是禁忌吗?!”

    “确实不知道啊。”

    少年道人往前走了两步,抬眸的时候,幻术发动,亦或者这个身体本来就是天地灵气和山脉地气结合所化的,所以他抬眸的时候,黑发仿佛变白,双目幽深宁静,脸上有皱纹,语气转而平淡苍老,模仿那一世的语气道:

    “我还不知道,我的名字,什么时候变成禁忌了。”

    “怎么,谁来给我说说?我听着。”

    群兽瞬间死寂。

    驳龙嗅了嗅魂魄溢散的味道,盯着那一双幽深的眸子,几乎回到了自己年幼时候的经历,只觉得头皮发麻,突然长嘶一声,转头就跑,足踏云气,所有猛兽也下意识扭头就走。

    代代灵魂传承的知识能将画面留存下来。

    现在远古的人类直接出现在眼皮前面,连灵魂的味道都一模一样,冲击力巨大到让它们几乎失去思考能力,选择几乎是本能,殷商遗民心中大喜,大悲大喜,脸上的神色几乎要喜极而泣,却看到变化为苍老模样的卫渊抬了抬眼皮子,声音老迈,道:

    “站下。”

    他慢悠悠道:“我让你们走了?”

    群兽骤然止住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