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0章 朝歌古迹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981
  第0190章 朝歌古迹

    卫渊看着手中的青铜器,眼底浮现诧异惊愕。

    这是,共鸣?

    他尝试呼唤商王青铜爵,但是并没有得到回应。

    这也佐证了现在出乎预料的情形。

    商王青铜爵的意识,每每在共鸣之时就会陷入沉睡。

    此刻这青铜爵上的古朴纹路缓缓亮起,朝歌城地图的轨迹再度出现,连带着其余两件青铜古器也开始泛起流光,卫渊没有想到这三件青铜古器会发生这种共鸣的情况。

    尤其是作为‘钥匙’的苏玉儿,以及那柄青铜短剑并不在这里。

    按照原本的推断,缺乏了苏玉儿和那柄剑,是不可能使得青铜器出现反应才对,难道说还有什么变故和隐藏的东西,上一次没能看清楚吗?

    卫渊沉吟了下,带着三件青铜器进入静室。

    抬手布下了遮掩气机的符箓。

    似乎是因为本身的气息被封闭在这不大的屋子里,三件青铜器之间的气机激荡越发地强烈起来,上面古朴的纹路亮起,苍青色的气机逸散出来,撞击在墙壁上,被符箓效力弹回。

    气息不断重叠,最终甚至有了一种浩瀚磅礴的味道,就像是化作波涛。

    而卫渊立足在苍青色的波涛里,终于感觉到了引动青铜器共鸣的东西来自哪里,他伸出手,樱岛神性所化的珠子浮现出来,被青铜器的涟漪扫过,泛起一种仿佛钢铁般的火焰,缓缓燃烧,溢散出的东西让青铜器共鸣越发强烈。

    是神性?

    卫渊若有所思,这东西虽然来自于那艺伎娃娃,但是原本确实是历经两千年岁月的神性,在抹去灵性后,剩下的是虽然少,却算是纯净的神性。

    所以说,想要促进青铜器的共鸣,需要把神当做柴火来烧?

    确实是有鬼神祭祀的商代风格。

    卫渊很快想到了个中缘由——

    这些青铜器,是商朝末年所铸造的,而在商朝,祭祀的是鬼神和先祖。

    商超最高的神灵被称作‘上帝’,是死去的商王灵魂,而还在人世的,被称作‘下帝’,而在那个年代,昆仑一系的神灵早已经绝迹于人间,不与人通。

    彼时被称为‘下帝’的商王所铸造的东西,可以用鬼神之力开启也很正常,当然,这显然不是正常的开启方式,是取巧的方法,所以需要付出彻底燃烧神性这种极为大的代价。

    就像是……催化剂一样。

    卫渊伸出手,将那樱岛神性所化的珠子捏碎。

    神性化作光尘而飞入青铜色泽火焰的神性,刺激到三件青铜器开始剧烈震颤,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自虚无中出现,而卫渊则是想到上一次,苏玉儿曾经把自己的血滴进来,而她的血让青铜器共鸣到极高的程度。

    所以,是不是可以推测,苏玉儿身体里,沉睡着来自于神州的高位神性?

    卫渊神色微动,而在彻底将樱岛神性燃尽作为代价,青铜般的涟漪波涛骤然收敛,三件青铜器悬浮空中,上面的纹路仿佛化作了真实,散发着青铜色和金色混合的光芒,青铜盘悬浮在中央,其中浮现出水流。

    而后,水流上骤然出现了一幅画面。

    仍旧是上一次所见的,高耸的祭坛,但是这一次却没有了那穿着古朴衣着,站在层层台阶上祷告起舞的人,令这祭坛显得有几分孤寂的模样,也因为之前祷告的人都不在,所以能够看得出这祭坛上浮现出的道道裂痕,猜测出这一定已经极为古老,经历过太多太多岁月。

    然后,卫渊看到那祭坛上摇摇晃晃走来了一个人。

    那是个至少四十多岁的男人,身材健硕而高大,有着显然饱含力量的肌肉,黑发竖起,穿着的是代表着巫士的衣袍,只是他现在魂不守舍,来到这祭坛上,突然跪下,手掌朝上放在大地上,额头磕下,满脸痛苦之色:

    “上下帝啊,你们如果真的存在。”

    “那么就快快显现吧,商的子民,已经再也撑不下去了啊……”

    “被放逐的山海异兽出现地越来越频繁。”

    “距离人间却越来越远。”

    他不断叩首,他用的语言是神州在西周前常用的那种,卫渊能勉强听得懂,神色微有动容,可以确认,这里生活的,确确实实是殷商的子民,只是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山海经的异兽竟然在殷商遗民所居住的地方频繁出现。

    是因为同样属于远离人间界的位置吗?

    帝辛尝试将朝歌城一带送出人间界,但是却因此靠近了山海异兽之界?

    而在这个时候,那男子最后重重叩首,手掌死死攥住,声音哽咽道:“难道说,真的必须要再度开启血祭和人祀,用我们自己的性命祭祀,您才会回应吗?”

    再度开启血祭和人祀,也就是说,哪怕是在封闭的地方。殷商的遗民仍旧废除了那种蛮荒的祭祀方式,并且繁衍到了现在吗?卫渊捕捉到了这话里的关键信息,他想要帮忙,但是只靠着这青铜盘,似乎并不能帮助他们。

    不,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至少要阻止血祭这种惨剧的再度发生。

    想了想,卫渊伸出手,尝试地触碰青铜盘。

    ……

    半日前。

    朝歌城当中。

    “你说什么?!”

    武昱怒视着至交好友,他完全不敢相信,那一句话是来自这位好友的嘴里。而身穿着披甲,手持长矛的男人沉默了下,却语气沉静地道:“就是这样。”

    “我提议重新开启古代祭祀的方式,血祭。”

    武昱道:“为什么?!”

    飞御回答道:“你知道的。”

    他一双眼睛逼视着作为武昱,缓声道:“最近这几百年里,山海经上的异兽出现地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祂们的力量没有半点衰弱,还是那么强大,但是我们呢?你想想看,我们呢?!”

    飞御自己回答道:“越来越弱。”

    “这些年里,还有谁能修行到高位的?”

    “祖先留下的地宫我们都无法开启了,每一代每一代的资质和修行的进度都在不断衰弱,就算是用我们猎杀异兽,用它们的血去祭祀,但是得到的回应还是一次比一次差,很显然,鬼神在抛弃我们。”

    “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们会连最弱小的异兽都杀不死,到那个时候,就不是死一批,而是全部都被杀,与其那样,不如舍弃一部分人,血祭鬼神,然后换取另一部分人活下去,换来整个朝歌的繁衍。”

    武昱道:“舍弃一部分人,然后换取另一部分人活下去?!”

    “谁去送死?!谁去做祭品?!”

    “难道你要让我们朝歌陷入自相残杀的那一天?提出这种方法,然后逼着其他人去送死?这会让整个朝歌城都混乱起来,我宁愿和大家一同战死,和山海异兽拼杀,也不愿意……”

    飞御回答道:“我去。”

    武昱的话突然哽住。

    身材高大的飞御神色缓和道:“我们已经商量好了,是我们提出来的,所以我们去做第一批的祭品,重新开启两千年前的血祭,祭祀鬼神。”

    “或许你会觉得,靠着这样的方法活下去,自私,残酷,还不如大家一起战死光明磊落,也或许确实如此。”

    “但是,文明的存续高于这一切。”

    “高于残酷,自私,甚至于高于所谓的人性。”

    “任由现在的情况继续下去,最多百余年,朝歌就会变成一座死城。而如果我们的尝试是有效果的,至少在未来,我们的后人还能够评断我们是残酷,野蛮,自私的,甚至于他们有可能能够回到神州。”

    “这才是更重要的东西。”

    ……

    目送着好友坦然离去,而知道再过一个月,就是古籍上所记录古代鬼神祭祀的时刻,武昱却无能为力,因为飞御所说的是真实的,他们代代相传的法门都基于鬼神祭祀,而鬼神祭祀必然是以血祭。

    心中痛苦无比,武昱在迷茫间又来到了那最初的祭祀之处。

    他早就已经过去相信上下帝还存在的年纪啊,但是现在他却不由自主地祷告着鬼神,因为他除了这一切,什么都做不到,而果然,那传说中的鬼神并没有给予任何的反馈。

    武昱期冀地抬头看着那代代所传说的祭坛。

    看到的只有没有生命的石刻。

    他沉默了很久,自嘲一笑,转身踉跄地走下去。

    仿佛在这一瞬间苍老太多。

    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声清脆的,像是手指敲击玉磬的声音,从背后祭坛最高之处,缓缓荡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