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8章 一般民众卫馆主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03
  第0188章 一般民众卫馆主

    天色炎热又沉闷,但是在屋子里有空调,所以还算是舒服。

    伴随着敲击键盘的声音,一份份的档案被调出来。

    这些档案都是记录有邪灵一类的案件,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这种案件的开始,是因为孩子或者年轻人,从一位老人手中买来了古物,祝宏邈将这些档案弄到一个表格里。

    然后通过这些档案,推断出了目标可能出现的几个地点。

    神州虽然广大,甚至于古人留下有天高海阔,何处不可去得的狂言。

    但是也还有这样一句话。

    他抚摸着警徽。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他放下有警徽的帽子,换上便装,和同事出发。

    ……

    目标行动的地点基本都是最繁华的学校附近。

    祝宏邈他们不断寻找,终于,在六点种的时候,找到了目标所在的地方,是年纪最小的他最先发现了目标,而其余的同事竟然根本看不到对方,这也和调查那些邪灵时间时候,调取监控什么都没能发现的记录一致。

    “不要打草惊蛇,我先去吸引注意力,你们把周围封锁,防止普通人进来。”

    祝宏邈才毕业,还有一股热血勇气。

    他把枪上了子弹,然后确认了备用的符箓。

    这才迈步走过去。

    天边已经黄昏,晚霞的颜色有点像是昏沉的鲜血,天气变得有些凉爽了,祝宏邈越靠近越觉得有些紧张,可他看到几个小孩子围在那摊位前面的时候,才毕业没有两年的年轻警察神色一正,不再犹豫,快步过去,口中喊道:

    “你们在做什么?这放了学,不回家,在外面也不怕遇到危险?”

    “还是说今儿个没作业?”

    那几个原本入迷的孩子被他一喊,一下回过神来。

    祝宏邈补上了最后一击,道:

    “你们那点钱,能买得起这里的东西吗?”

    “那点零花钱,去买点雪糕零食不好吗?”

    “再说,不回家在这里做什么,作业做完了吗?英语单词背会了吗?成绩考好了吗?”

    几个孩子呆住,然后直接一哄而散。

    昏黄老者动作忍不住顿了顿。

    这就是代代相传的绝杀啊。

    警察嘴角勾了勾,然后顺势蹲下来,挡住老人看那几个孩子的视线,笑呵呵地道:“这帮熊孩子啊,这么晚了还在外头溜达,也不怕家里着急,你这儿的东西他们买又买不起,围在这里,反倒是搅和了你的生意。”

    “我倒是对你这里的东西挺有兴趣的。”

    “怎么样,老板,给我介绍点?”

    祝宏邈盯着摊位上的东西,看到一些古籍,看到有铃铛,还有一个镂刻有铭文,有饕餮纹的青铜盘,他脸上笑呵呵的,打算拉扯时间,让自己的同事包围这老人,然后将其一下拿下。

    老者浑浊的眼角看了他一眼,缓缓道:“确实是有东西适合客人的。”

    他取出了一个披着黑发,头顶有发饰,穿十二单和服,神色端庄的艺伎娃娃,脸上神色庄重,道:

    “请看。”

    祝宏邈看着艺伎娃娃,不知怎么的,恍惚了下,却也不在意。

    左手默默发出传讯,让同事包围过来,右手则是已经摸到枪柄上。

    心中默默数了七个数字之后。

    祝宏邈猛地拔出枪来,朝着前面的老者,神色警惕,念出了那一句话道:“警察,举起手来!”几乎是同时,一位位已经初步完成了超凡修行普及的特殊战斗人员出现,将这老者包围,手中兵器处于随时可击发的情况。

    其中还有出身于道门的同事,已经激发了符箓。

    祝宏邈松了口气。

    终于抓住这作恶多年,像是泥鳅一样滑溜的家伙了,他小心翼翼地盯着他,打算一拥而上把这老人拿下,但是那老者只是不紧不慢地抽着旱烟,就好像被包围的不是他,而是这些警员,充满了从容不迫的傲慢。

    他双目昏黄,旱烟的白色烟气袅袅上升。

    祝宏邈一咬牙,这种危险人物,绝对不能放跑,当下情况,直接开枪,瞄准了对方的大腿,一枪之下,那老者却毫发无损,祝宏邈怔住,旱烟的白色烟气袅袅升起,如烟似雾,让他一阵恍惚。

    等到清醒过来,发现自己仍旧蹲着,手掌还没能摸到枪柄。

    夕阳慢慢暗沉下去,晚霞如血,天气闷热而真实,知了无精打采地叫着。

    他慌忙抬头。发现其余几位视线可见的同事身躯僵硬,像是陷入梦魇当中,祝宏邈脊背有发麻的感觉,下意识低下头,恰恰好看到那精致端庄的艺伎娃娃,看到她嘴角似乎微笑,背后长发垂落到腰,身穿十二单和服,看着自己。

    祝宏邈有种错觉,明明自己处于高位,但是对方看向自己就像是以一种俯瞰的姿态。

    而后,自己的身躯就失去控制。

    祝宏邈心里冰凉。

    这是什么……妖魔?还是精怪?

    那老者磕了磕旱烟,悠悠地道:“又被你们摸过来了,看来这里也不能够呆了,看来神州已经开始普及修行了,这一次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很多,可惜,不能杀了你们,否则就真的要惹来大事情了……”

    他恭恭敬敬地对那艺伎娃娃道:

    “神明大人,还请您抹去他们的记忆吧。”

    抹去记忆?

    祝宏邈怔住,然后有怒意升起。

    他终于知道对方为什么能够恣意行走,而没能被察觉,对方谨慎是一回事,另外一方面,开始在军方和警方普及稳定化修行功法,也是最近的事情,之前的老一辈们,只能够靠着断案经验,以及穷追不舍的韧性,花费大量时间一点点排查,才找到了对方。

    然后被抹去这一段时间的记忆。

    这几乎是降维打击,轻蔑又傲慢。

    而且,神灵……

    原来是神灵,难怪可以做到这么大范围的控制类幻术,难怪可以控制记忆,祝宏邈既恍然,又不甘心。他死死咬着牙,怒视着那泛起的白光,以及朝着自己七窍涌来的丝线,希望能够至少记住神灵这两个字,这样等到之后,也能够有点线索。

    正在这个时候。

    叮咚,叮咚。

    清脆的铃铛声音响起。

    又有一个人出现在这小巷道里。

    老者动作顿了顿,连那白色光芒都迟滞了一下,而祝宏邈得以转动眼瞳,看向一侧。

    一辆蓝色的共享单车慢悠悠地骑进来。

    然后在摊位前面停下。

    是个普通人。

    ……

    身穿着浅色衬衫的年轻人下了车,防止过了月卡免费的单次使用时间,顺手把共享单车先锁了。

    对着旁边祝宏邈客气地笑了笑,然后才蹲下来。

    祝宏邈瞪大眼睛盯着他,心中焦急,不断尝试示意,只希望对方能够察觉到这里气氛的不对,能够赶快离开,对于自己,毕竟有身份在,对方只敢对记忆动手脚,可对这普通人,可能就没有那么多忌惮了。

    可是这年轻人显然没读懂他的眼神。

    转过头对着老板客气地笑了笑,道:“我就随便看看啊,老人家。”

    祝宏邈心中着急,可却有意识到,这里可是有神灵,以及一个不知道深浅的老人,一个普通人,现在想走可能也已经来不及了,一时间又无力又气恼,那年轻人伸出手,翻看着放在摊位上的青铜盘,手指从饕餮纹路上扫过。

    而这个时候。

    艺伎娃娃散发出的白丝已然如同蛛网密布一样散出去,穿过了空气,蔓延到祝宏邈眉心,但是就在此时,那年轻人伸手将青铜盘握在手中,微笑道:“我看好了,就要这个青铜盘,还有这个……”

    年轻人伸出手,直接挡住了那诸多丝线。

    指了指艺伎娃娃,道:“我还要这个东西。”

    东西?

    祝宏邈愕然,果不其然,老者眼底溢散出一丝丝怒意,却还能按捺住。

    却不防这个年轻人竟然卖弄起学识,对着祝宏邈随口道:

    “你知道吗,这十二单算是扶桑最庄重的礼服,贵女和祭祀的时候常常穿着,其实另一个名字叫做五衣唐衣,是自裳唐衣改良来的,从名字上就知道,是模仿唐朝礼服所制,只是没有想到一直穿到现在。”

    “还专门改了名字。”

    听到他语气中的轻慢,老者终于动怒,艺伎娃娃上散发出的白色丝线没入年轻人的手掌心,老者低声咏叹道:“人生五十年,如梦亦如幻,皆为梦幻泡影……”

    艺伎娃娃上的神性,擅长的是幻术,梦幻泡影,而且是以记忆和过往作为束缚,是自认为第一流的幻术,卫渊微笑着俯瞰着那艺伎娃娃,任由丝丝缕缕神性溢散入自己的真灵表层。

    核心则是有先前所写的敕令护持。

    老者淡漠,祝宏邈不甘,可在一道道视线当中,那白色丝线却突然僵硬凝滞,仿佛凝固,卫渊微微敛目,过往的记忆如同水面深处的激流,再度地被搅动起来,那艺伎娃娃上的神性,则在这瞬间看到了卫渊故意展露的画面。

    那是扶桑木。

    年少的锐士看着生长在大地上的巨木,那是一片群岛神性的集合。

    身边,那个号称神州第一方士的男人开口道:

    “欲要铸就不死之药,必然以不死之物为材。”

    于是少年缓缓拔出了背后的大秦战剑,在风暴,雷霆和呼啸的海浪中,手中的剑指向前方,雨水冲刷剑身,剑柄上的铁鹰振翅,于风雷之中穿梭,而一位位身穿黑甲的大秦锐士冲上土地。

    神性是极为强大的。

    但是不可能比六国更强大。

    区区海外群岛的神性。

    不可能比风流的楚,比骑射无双的赵,比那悍勇的魏更强。

    而这些国度皆倒在了大秦的战剑之下。

    最后,他们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和代价,最终还是斩下了这源初的神性,当那巨大的神木在大秦战剑下被斩断,那个时候声音像是天上的雷霆,轰隆隆地扫过大地和天空,但是在大秦锐士耳中,这不过是又一次的敌人,又一次的溃败,又一次的哀嚎。

    从结果上看,并无二致。

    敌人是谁,则是最不重要的东西。

    这甚至没能让他们面色变一变。

    就像是砍伐树木的时候,一定会有木屑飞溅出来,有溢散出的神性碎片仓惶地夺命逃亡,因为要避开一位位大秦锐士,祂们仓惶地奔走向各处,甚至于不敢再度聚合。

    大秦锐士们务求要搜集那些稍大的神性,保证炼丹的最大效果。

    所以祂们只好慌不择路,不管眼前是什么,都一鼓作气涌进去,和那些凡俗之物结合,耗尽灵性,失去了原本的崇高,这样才避免了被一网打尽。

    也因此,本应该自然聚集的神性,彻彻底底分散为一摊散沙,再也没有重新汇聚的可能性,其中一点稍大的神性奔向远处,飞过了那为首的少年,鲜血和伤势,让他面色苍白,但是黑发系着红色的布条,在风中舞动。

    神性看到他冰冷狭长的眸子,像是出鞘的刀锋,漠然扫过自己。

    而后五指张开,朝着自己抓来。

    这个时候,天边的晚霞突然暗淡下来,而后路灯亮起,照亮了记忆。

    那双眸子,就像是振翅的飞鹰击落苍天,而后变得柔和下来,原本的黑甲忽然塌下,变成了浅色的衬衫,战靴化作运动鞋,唯独那双眼睛和腰间的玉佩没有任何的变化。

    神性微微颤抖。

    年轻人看着祂,嘴角微微勾了勾。

    就像是当年的噩梦,像是蛮荒的,只存在于神话里的战场重新降临。

    那是神代最后辉煌的时代啊,大秦的锐士高唱秦风,覆压六国,而遥远的罗马征讨西西里全境,诸神逐渐消散于历史,大秦黑冰台的少年战将持剑,堂皇而来。

    在这现代二十一世纪,短发稍长,蓬松而乱,发梢仿佛有阳光气息的年轻人微笑着伸出手,五指微微张开,伸向那艺伎娃娃,眼底冰冷的神色,则和当年一般无二。

    伸手的动作同时在现实,以及神性无法忘却的噩梦里浮现。

    古代的锐士,现代的青年,两人动作相同,一真一虚,逐渐重叠,最终合二为一。

    “好久,不见……”

    他微笑着道:

    “啊,姑且问一句。”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