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4章 论山神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87
  第0184章 论山神

    卫渊拿起手机,坐在床上翻动来自于女娇的回答,轻声念道:

    “以神印印玺,封敕山神,自身为山神主,仿照古时神系,自然调动伟力,可以说是一条堂皇大道,和现代所流传的任何一种修行方法都不一样,但是修成的法力却很大,是介于天神和人之间的状态。”

    第一句是女娇对于这一类法门的公允评价,让卫渊颇为心动。

    然后紧接着就是简短有力的四个字。

    “你想得美!”

    卫渊:“……”

    女娇语音道:

    “是无支祁那只水猴子跟你说的吧?”

    “……你怎么知道?”

    “这还用猜吗?现在也就只有这个老古董还会提出这种老掉牙的法子,这个时代哪里还有什么无主灵山给你敕封的?”

    “没有了?”

    “当然没有。”

    女娇很干脆地回答,又道:“你是不是还打算去找海底灵山,我劝你趁早放弃这个打算,你可知道,历史上山神和山神之间,实力相差巨大的原因在哪里?”

    “一方面是因为灵脉,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历代的浩大祭祀。”

    “灵脉是先天的根基,而汇聚众生心念的祭祀则是后天的成长。”

    “而往往,灵脉足够的山,会因为灵气汇聚,而产生各种传说,会因为修行者在这里居住,而被其弟子后辈自然而然地占据,最后变成宗门的祖脉,这两类山,前者会受到历代王朝敕封,后者会有弟子日日修行诵经。”

    “时日渐长,诞生出的山神也会远远超过寻常山脉的山精。”

    “更不必提海底的山脉,一则从来没有过祭祀,二来也没有诞生灵性,你找到这样的山,最多也就只是温养那一枚神印,好处有限,限制倒还不少,不如不用。”

    卫渊又忍不住问道:

    “那么那些曾经有过山神,在现代已经消亡的山,也没有吗?”

    女娇道:“有。”

    “但是那种山,往往经历过历朝历代的敕封,灵脉当中有不同朝代残留下来的气运,它们彼此相冲突,如果有龙脉气运的压制,还能勉强维持平衡,但若是你靠着自己去联系印玺,就相当于是在一个平衡的状态里,加入了外来神性。”

    “下场如何,你应该清楚。”

    卫渊想到了始皇帝的经历,本来被压制的神州神性被外来神性刺激到,反而暴动,如果按照女娇所说,自己贸然以印玺中的神性和灵脉相联系,会导致历朝历代山神所残留的气息暴动,危险性太大。

    卫渊叹道:“那就是没有办法了……”

    “办法吗,倒不是没有。”

    女娇发了个带着墨镜的表情包,然后才慢悠悠地道:

    “没有经历过祭祀的山,灵性太弱,想要养到能用的程度,是要以千百年来计算的。而王朝敕封的山神,香火太过杂乱,反倒会反噬自身,那么,你只要去找那种单一香火的灵山就行。”

    “譬如龙虎山,历代皆是天师府所祭祀,其灵性精纯。”

    “你只需要让那些道士打醮做法时,在天师道神通和典仪里,加入直接指向你的部分道法咒决,将这咒决和印玺联系起来,就能够让龙虎山灵脉对你的抗拒降低到安全的程度。”

    “到时候想要让神印和灵脉联系起来,就会很轻松。”

    “龙虎山的山神灵脉,可以化作龙虎二气相随,如果你能够彻底掌控祂们,你的印玺会得到相当程度的反向提升。这种方法所需要的典仪修改,以及大致的方法,我会给你发文件。”

    “另外还可以用李代桃僵的方法。”

    “举个例子的话,樱岛的阴阳师一脉,供奉的主神其实是神州的泰山府君,有法术大神通,泰山府君祭,颇有几分精巧,你可以在他们的神通里,加入指向你的部分。”

    “将这一部分祭祀以及阴阳师传承的底蕴引导到印玺里。”

    “而后在泰山旁边寻一处普通的山,勾连地脉,借以分润一丝属于泰山的威能,虽然不可能和真正的岱宗相提并论,但是对于印玺的加持也远超过寻常的山脉。”

    “毕竟,哪怕只是用了左道方法分润了一缕气机。”

    “那也是五岳之首的一缕。”

    “怎么样?考虑考虑?”

    卫渊闭目沉思,最后回答道:“龙虎山和我关系亲近,天师府也帮过我很多忙,第一种方法,是要侵占天师府的祖业,我做不来。至于第二种,那是以樱岛神性,伪装为泰山吧,是狐假虎威的法子。”

    女娇道:“不错。”

    卫渊沉默了下,回答道:“我不能让樱岛神性,再度进入神州。”

    “况且……”

    他的声音顿了顿,道:

    “况且,我虽然不成器,但是樱岛神性,却也看不上眼。”

    一阵安静后,女娇似笑非笑道:

    “口气挺大,不错,出息了。”

    她语气和缓下来,道:

    “不过,我涂山氏的人,本来就应该有这样的器量,你要是选择了第二种方法,我不会说什么,但是心里面也多少会有点看你不起,罢了,其实还有第三种方法,你还记得青丘么?”

    “青丘国在人世之外,朝阳谷之北,谷中有水神名吴,祂已经不在了,朝阳谷也空了出来,青丘不远处,是帝江的居所,但是祂也已经不再了啊。”

    “这两处地方虽然没有过后世的祭祀,但是本身已经孕育过天神,灵脉灵性足够,实在不行,回来罢。”

    “一条灵脉,也缺不了你的。”

    女娇语气转而柔和。

    这两个地方,卫渊怎么可能不知道,当初就是他记录于玉石上的。

    帝江和吴,都是山海经中有名字的神灵,也就是说,是值得大禹记住祂们名字的那一个档次,以山君的印玺和祂们住所的灵脉联系起来,这已经算是高攀了。

    卫渊几乎要答应下来,而后听出女娇语气中淡淡的怀念和遗憾,声音微顿。他记得,青丘离开人世后,帝江,吾,还有奢比尸也同时陪着青丘。

    也就是说,这三位天神是女娇最后的好友。

    在远离人世,一切过往熟悉的存在都逐渐凋零和消亡后,只有这三位天神还能和女娇平等从容地交流,不将她看作是经历过漫长岁月的老人,而是单纯的好友,时而聚集饮酒,时而高谈阔论。

    而岁月流逝,最终连神灵都离去,只剩下女娇。

    自己占据祂们留下的灵脉和神性,相当于在青丘抹去了祂们存在过的痕迹,正因为卫渊曾经经历过一次次的过往,所以才知道,好友离去留下的东西,对于还活着的人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对于女娇的意义,可能相当于九节杖对于卫渊,相当于牛叔的黄巾,相当于始皇帝的玉龙佩,而她愿意将这些东西拿出来,是真的关切自己,于是卫渊沉默了下,语气轻松地道:

    “占据帝江和吴的灵脉,那我岂不是相当于是在啃老么?”

    “这不好吧。”

    “再说,这几位神应该是你的好友。”

    他盘坐着,微笑着回答道:

    “巫女娇,如果说我修为提升,需要的是别人的一昧付出,需要的是你抛弃和好友的记忆和回忆的话,那样的我还不如死在哪里好了,那样的我应该并没有提升修为的资格和价值。”

    “只是接受别人的牺牲和好意,不管是渊还是另外一个人,都能走上去。”

    “而如果我那样做的话,禹王也会看不起我吧?”

    “毕竟,我可是当年唯一一个敢真打他的人啊。怎么可能连这一点器量都没有呢?区区一个印玺而已,哪怕用尽了其中的灵气又如何,不过在这之前,我会想办法,找到合适的灵脉。”

    卫渊把刚刚浮现出的一丝动摇给打碎,实力很重要,对于修行者来说,就像是金钱和权利对于普通人的价值,像是未知的知识对于科学工作者的诱惑,所有人,只要还活着,都会受到这些东西的影响。

    但是要记住,要记住啊。

    对于任何东西的追求,都应该永远以自我的良知作为边界。

    这是他在那位老人身上看到的,引以为自省。

    正因为女娇对待他很好,他才更不能去占据女娇好友留下的东西。

    他觉得自己这番话诚恳而认真,女娇应该也能感受到。

    或许只有经历过很多事情,最后只剩下自己的人才有这样的感悟。

    结果好一会儿女娇都没有说话,也没有打字,过去了好一会儿,才突然闪烁出四个字——

    “啧,小屁孩。”

    而后是一个大大的竖中指的表情包。

    瞬间刷出十几楼。

    卫渊脸上的表情缓缓凝固,嘴角抽了抽。

    我就不该对她抱有什么期待。

    禹!!!!!

    ……

    在一个学校外,上学的道路上。

    一个老人摆着摊,有身穿校服的小孩子蹲在旁边,出神地看着,摊位上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有书,有一个青铜盘,还有一把小剑,他的视线扫过这些东西,边缘看到了一个精致的樱岛艺伎娃娃。

    黑发垂落下来,面容秀丽可爱,又有端庄的气质。

    他下意识伸手去摸。

    却被一只有着皱纹的手掌握住,小男孩下意识抬起头,看到那老人昏黄的眼角盯着自己,看到他白发稀疏,发际线靠后,眼袋很大,牙齿发黄,脸像是个软烂的胡萝卜,另一只手上拎着一杆旱烟枪,道:

    “这个东西,不卖。”

    小男孩愣了下:“不卖,为什么?”

    老人手里的旱烟枪在石头上磕了磕,神色恭敬虔诚,道:

    “因为这是卡密萨马。”

    “卡密萨马?”

    “对,就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