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3章 不曾入梦的无支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71
  第0183章 不曾入梦的无支祁

    更为详细点说,那是一面古朴而精致的青铜盘。

    卫渊将这青铜盘细节收入眼底。

    主体向下凹陷了一部分,用来盛水,盘上刻着祭祀和祷告的文字,整体则布满饕餮纹。

    商人崇信鬼神,常常有各种大规模的祭祀活动。

    在进行祭祀之前有沃盥礼,祭祀的人要用净水浇手,到西周的时候,除去盘外,还有配套的匜,匜浇水,盘接着用过的水,一直到后世,大规模祭祀越来越少后,反倒是比较郑重的中式婚礼会有这一个礼数。

    短暂的记忆画面很快结束。

    无论是青铜器,还是摆摊的老人,都缓缓消失不见。

    眼前仍旧只是安旭阳和那位面色苍白的红衣女子。

    ……

    片刻后。

    卫渊和珏向这一对老夫妻告别离去。

    走在路上,卫渊还在回忆在老人记忆里看到的那些东西。

    饕餮纹是商朝后期时候出现的。

    他在解决巫咸之药那件事情的时候,曾经通过巫煊寄居的小鼎,看到了商王帝辛时期铸造了五件特殊的青铜器,现在他能够隐隐约约察觉到,这青铜盘和商王青铜爵应该是同一类东西,都是当年帝辛所铸造的。

    此刻回忆一下。

    五件青铜器其中已经知道的,盘,鼎,爵,以及短剑。

    其中,饕餮青铜盘代表着沃盥礼,是祭器前的礼节。

    丹鼎之中盛放着巫咸之药,而在神代,巫咸国的群巫代表着向人传递神意志的特殊地位,代表着人神相连。

    爵是酒器,也是很贵重的祭祀之物。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而苏玉儿那柄短剑上,有玄鸟振翅的纹路,显然是礼器,商代是鬼神祭祀,有相当一部分凶狠野蛮的血祭,这些血祭,就需要用到作为礼器的兵器完成最后一步。

    四件青铜器,各自代表了祭祀的某一环节。

    那么,第五件青铜器,会是什么?

    卫渊忍不住沉思,但是却很难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最后一件青铜器,很有可能是代表着祭祀所用的祭品这一身份环节,可也有可能是象征着商人所崇敬的某位‘帝’,是象征着那位鬼神的某件物品。

    这两者都有可能能说得通,都能够和其他四件青铜器彼此配合形成体系。

    看来没有找到最后一件青铜器的时候,根本没有办法猜得出来。

    卫渊遗憾放弃了猜测最后一件青铜器的打算,转而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了那摆摊的老人身上,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连续两次地‘看’到了这个老人,一次是在买到镜灵的小男孩记忆里,一次是刚刚那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他们都是在下学路上遇到了这一个老人,后者的样貌神态一模一样。

    但是其间足足隔了五十年的时间。

    是修为高深,寿命足够长,还能维持面容,还是说,那个摆摊的老者根本就不是人类。人类会受到寿命的影响和干扰,但是大部分的妖怪,活个五十年面容不变不是难事,更有可能是某种变化法术和障眼法。

    就像是刚刚那位‘画中仙’一样。

    即便是她永远都会保留着画上的模样,也能用‘障眼法’和安旭阳一起变老,让身边生活的其他人看不出什么异样来,从这一个角度来看,那‘老人’五十年没有发生变化也很正常。

    两度卖出蕴含灵性,可能孕育出邪灵的东西给孩子。

    镜灵就不必再提。

    甚至于如果不是安旭阳以食气供养了那画,等到画中灵性自然发展,就有相当大的概率,自然汲取周围人的精气,化作妖物,而非是精怪,所以那摆摊的老人百分百有问题。

    再加上那老人手中还有帝辛所铸的五件青铜器之一。

    于情于理,卫渊都得要去找到他才行。

    但是要怎么去找?

    报警?

    不,一般的行动组成员未必能察觉到这家伙,而且还不确定危险程度。

    卫渊心中念头起伏,决定今天晚上先卜算一遍再说。

    为了防止被对方察觉,要进入梦中,靠着无支祁本身神性影响排除干扰。

    卫渊心中沉思,整理思路,旁边珏好奇问道:“你在想什么?”

    卫渊回过神来,笑着回答道:“我?我在想刚刚那副古画是从哪里买来的。”

    “能孕育出灵性来,把这画卖给他的人应该也不简单吧。”

    “这样说起来也是。”

    珏赞同地点了点头:

    “在昆仑山下面,我很少见到这种东西。”

    也就是说,昆仑山上其实很多吗?

    卫渊嘴角抽了抽,再度对于昆仑的家底有了一个充分的理解,他看着旁边少女,在刚刚他心中其实想过一个想法,就是由珏来想出六个数字,然后以这六个数字化作卦象,再由卫渊自己来解卦。

    这样,‘占卜天机,得到指示’这一个过程,就是由身为天女的珏来完成。

    卫渊只需要像是结题一样把珏得到的卦象解开就行。

    这样卦象肯定极难被干扰和影响,几乎相当于是在作弊。

    不过想了想,卫渊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这样会让他形成习惯和依赖,会让他在之后都向珏要求助力,形成习惯并不可怕,只是有一点,在一般情况下,大部分存在是没有办法干扰珏的卜算的,但是一旦被察觉干扰,就代表着对方要比珏更强。

    其实珏,并不像无支祁那样强大。

    卫渊视线落在旁边少女黑发上。

    现在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路灯一盏一盏亮起,夜色被光打得斑驳,落在少女黑发上,像是散着一层微光。

    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可能性,卫渊也不希望把她卷入那种未知的危险。

    他想。

    至于无支祁……

    卫渊嘴角抽了抽。

    危险?

    这个时代,有谁打得过那猴子吗?

    即便是有寥寥无几的存在,卫渊也不认为自己会直接招惹到那么高位格的存在,最多是惊扰到和其有关系的,但是实力没那么强的修行者,这一部分存在里,可能存在超过此刻的珏的,但是绝不可能比太古时代淮涡水君无支祁更强。

    那可是即便禹王都要带一帮人才能封印的家伙。

    不,或许有……

    卫渊思绪微顿,认真思考。

    断电和断网,可能算两个。

    珏手中轻轻抛接着卡其色的侦探帽,穿着现代服饰,和卫渊站在马路边等红绿灯,车水马龙,这是一座有着百万人口的城市,在她的记忆里,这几乎是完全陌生,又完全新奇的事情,她最近看了很多书,很喜欢里面的一句话。

    神女若无恙,当惊世界殊。

    是啊,真是足够让她们都惊讶的事情,是不比昆仑逊色的伟业。

    卫渊想到一件事,微笑提议道:

    “对了,难得出来一趟,要不要在外面吃?”

    珏想了想,道:“好啊。”

    还没有等卫渊开口,她很娴熟地掏出手机,手指点了点,打开了美食app,寻找那些评分很高的店铺,屏幕的灯光映照在黑瞳里,少女皱着眉,手指轻轻抵着嘴唇,看上去就像是在烦恼吃什么的现代少女,这熟练的程度让卫渊都愣了下。

    ‘你找到你的故人了吗?’

    卫渊脑海里响起自己曾经的问题。

    过往的话沉淀在记忆里,被岁月冲击地破碎和柔软,卫渊眼前突然闪过一道银屏的光,回过神来,打着灯的汽车响着喇叭,飞快地奔跑过白日里被照射地炎热的柏油马路。

    而珏手里的手机在卫渊前面晃了晃,道:

    “就去这一家吧,以前就很想要去了,可是一直没有时间。”

    卫渊看到那是附近相当有人气的一家火锅店。

    食物本身的味道很好,服务态度也很好,调匀了蘸碟子,卫渊选择了麻酱碟,而珏却仿佛很好奇似的,身前一连放了好几个碟子,麻酱一个,油碟一个,干碟一个,还有个什么都没放,要吃本味,火锅咕嘟咕嘟地滚沸了,下了肉,在等待肉煮好的时候,卫渊看着少女手里的侦探帽,好奇道:

    “对了,珏,你的花店生意很好吗?我看你好像,唔……挺宽裕的……”

    珏摆手示意卫渊稍等,略有些紧张地盯着火锅,默默数着妙,七秒到了的时候,伸手落筷,一鼓作气把毛肚夹起来,然后才微松了口气,然后才回答道:

    “嗯?没有啊,并没有多少客人。”

    “那……”

    珏道:“因为特别行动组那边的孩子说过啊。”

    “说过什么?”

    “可以报销的。”

    少女好奇看着困窘的某馆主,似乎知道了什么,愣了下,讶然道:

    “渊,不行吗?”

    卫渊:“……”

    他吐出一口气,认真地道:

    “其实,我比较喜欢自己一步一步挣钱的感觉,那样会让我有成就感。”

    “如果是不劳而获的话,会让我有羞愧感。”

    我这样说,你信吗?

    现在申请说,我其实不是二十四岁的博物馆主,还来得及吗?

    珏讶然,把筷子放下,道:“渊。”

    她回忆自己看过的书,认真道:“你真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卫渊:“……”

    ……

    一顿火锅之后,由卫渊以‘这是侦探对于得力助手的嘉奖’这样的理由付了账,两人散步回到了老街上,彼此告别后,卫渊目送花店的灯开了,这才转身开门,回到了博物馆里。

    此刻他仍旧还把握着所见到,那摆摊老者的气息。

    在入梦之前念诵了无支祁的名字,而后才安然入睡,等待在梦中无支祁出现后,再进行卜算推占,可是出乎他的预料,常常入梦的无支祁,这一次并没能得到回应,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卫渊睁开眼睛,无支祁都没有出现在梦里。

    卫渊微微皱眉,想了想,给无支祁发了个消息。

    等了十几分钟,还是未读状态。

    无支祁是天生神灵,不需要睡觉。

    而祂没有碰手机的原因,只能证明祂的注意力被另外的东西占据了。

    比如说,电脑。

    卫渊看了看时间,已经第二天了,嘴角抽了抽。

    他大概知道,无支祁怎么了。

    祂绝对碰了那个东西……

    文明系列。

    无知者无畏啊,啧,还是年轻啊……

    卫渊以一种过来人的心态表达了自己的感觉。

    一般情况下,如果玩进去了,尤其还是第一次接触,那么无支祁什么时候回他这个问题。

    取决于特别行动组的电池能支撑多久。

    他把手机放下,准备出去一趟,准备些符箓,而在这个时候,手机微微响了下,卫渊有些好奇,低下头,看到了闪烁的图标。

    这不是无支祁,是女娇的回讯——

    关于如何找到一座无主灵山,并且将其敕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