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1章 上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758
  第0181章 上门

    那种被盯着看的感觉越来越浓,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我有点不适应。

    下意识回过看了一眼。

    什么都没有,果然只是想多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松了口气,用毛巾擦了脸,抬头的时候,无意识看到镜子里倒映出的画面,那幅画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在了镜子对面的墙壁上,画上已经一片空白。

    这事情有些邪门,我翻了翻,可左看右看,那画上还是一片空白。

    也是忙得昏了头,老板又打过电话要我回去一趟,我心里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工作上的事情太棘手,把这幅画放回了原来的地方,就急急忙忙赶着去上工,忙着忙着就把这事情给抛到了脑后去,回家睡着的时候,却觉得额头发冷发凉。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有什么东西朝着我吹气,也好像是在吸气。

    身子越来越冷,整个人都迷迷糊糊没法醒过来。

    这事情一连好几天,最后一天的时候,反倒没那么冷了,我勉强能睁开眼睛,见到一个身子有屋子那么高的‘人’在对着我吹气,看到我妈就挡在这人前头,给我挡着,可那‘人’各自太高,我妈没办法全挡住。

    我心里一难受,这才醒过来。

    醒过来之后,觉得心口上压着什么东西,呼吸都传缓不过来。

    转过头。

    画上女人就在窗边儿上的墙上画着,穿着红色衣裳,一双眼睛看着我。

    距离我只有三步远。

    然后,她好像笑了下。

    ……

    安升明的语气颤抖了下。

    显然这件事情在他心里留下了很大的阴影,卫渊手指勾勒了一道安心宁神符,安抚安升明的心情,脑海中则是思考着安升明遇到的事情,古物之中,而且是类似于邪灵的情况,这让他想到之前的那个镜灵。

    同样是古物,同样是孕育邪灵,同样会影响到接触过邪灵的人。

    二者之间,会不会有联系?

    卫渊沉吟了下,问道:“冒昧问一句,你母亲她……”

    安升明道:“我妈还好,只是年纪大了,身子有些弱,常年生病。”

    “这一次……”

    他说不下去,想到自己母亲给自己挡住那邪门的东西,鼻子发酸,手指拭了下眼角,说不出话。

    他是神州上最普通也最常见的那种性格,对于父母孝顺,对于孩子也好,对自己就有些不放在心上,这一次如果是不会牵连到母亲,他大概会直接忍着将就着过活,直到真的撑不下去为止。

    安升明收拾了下情绪,低声恳求道:

    “馆主,这件东西你这儿能收吗?”

    卫渊微笑道:“收的。”

    顿了顿,他又问道:“现在那幅画还在墙上吗?”

    安升明摇了摇头,迅速回答道:

    “不,它已经重新回到画里了。”

    卫渊点了点头,如果安升明描述没有差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只邪灵,哪怕是和之前镜灵的事情无关,也能够带来一笔功勋的收入,这对于他来说已经相当足够,之前山君本该得到功勋,但是因为抽出了神性,所以功勋就没了。

    卫渊现在也算是稍微摸清楚一点卧虎腰牌的原理。

    功勋其实很像是某些能量之类的东西,卧虎令的很多功能都需要这一能量支撑,而抽出神性,化作印玺这一过程所消耗的力量,就由山君本身代表的功勋支付。

    这也导致卫渊现在只剩下区区十枚功勋,和那些动辄上千的古代宝玉相比,根本就是杯水车薪,这个时候,哪怕是一只最简单的恶灵,在卫渊眼底都闪耀着功勋的光芒。

    他想了想,道:“安先生你先在这儿坐一下,我去找个帮手。”

    安升明脸上还有残留的欣喜,点了点头。

    卫渊走出博物馆,抬手弹出三枚铜钱,做了一次金钱卦,确认安升明没有说谎,以及他的身上确实是有残留下来的邪灵气息,然后将这三枚铜钱收起来,走向对面的花店。

    他现在有伤在身,没有办法发挥全力。

    天师府的玉符材料还没有送过来,也没法用神印制造敕令借用力量。

    为了防止阴沟里翻车,还是找珏一起去比较好。

    他礼貌性地敲了敲门,等到珏回应了一声,才推开门走进去。

    看到少女今日的穿着打扮偏向于少年,有中性柔美和英气混合的气质,抬眸看过来,卫渊声音微微顿了顿,转移开视线,把安升明所遇到的事情大略说了说,然后还没有等他开口,说自己伤势毕竟还没有好,希望珏能一起去,少女就恍然大悟似地抬手示意他停下,微笑道:

    “我知道了,是做你的助手是吗?”

    “助手?”

    少女回答道:“对啊,福尔摩斯和华生医生那样。”

    她眼底有跃跃欲试的感觉,然后顿了顿,看向卫渊,询问道:

    “还是说,你更喜欢狄仁杰狄大人和李元芳这样的组合?”

    卫渊:“……”

    我知道天女的学习能力很快,但是这接受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点,卫渊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己有必要担心,这么快的接受速度,会不会受到现代各类繁杂讯息的影响……

    不,珏至少是天女,从古至今学习已经过各类知识,倒是不用担心这个。

    卫渊思绪转动了下,看到少女似乎很有兴趣地招出了侦探帽和一副牛角材质的大框眼镜,加上今天深卡其色的背带裤,白衬衫,看上去倒是很有侦探范儿,卫渊知道天女是照顾到自己可能的‘自尊心’,才没有让自己说出希望她帮忙保护的事情,反而看出自己的需要,找到另外的理由同行。

    卫渊心中叹息一声,学着雾都绅士那样,伸手抚胸,微微躬身,玩笑道:

    “今天得要你来保护我了。”

    “那么,我亲爱的华生小姐,我们能出发了吗?”

    “委托人还在等着我们。”

    天女微怔,而后手掌握拳抵着嘴唇,轻咳了下,一本正经回答道:

    “当然,福尔渊斯大侦探。”

    而后补充道:“另外,这是常识,我的朋友。”

    “常识?”

    “是,关于如何判断搭档已经准备好的常识。”

    这是扮演上瘾了?

    卫渊无言,看着认真投入角色的天女,心中不知为何轻松下来,压制住上翘的嘴角,让自己显得正式,指了指外面,和天女珏走出,看到那边仍旧还有些紧张的安升明,安升明看到卫渊找来的帮手,居然是手腕白皙纤细,眉目秀丽的少女,怔了下,下意识看向卫渊,眼底狐疑。

    卫渊解释道:“这是我的同伴,有她在,把握就更大了。”

    “可以说,万无一失。”

    声音微顿,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把软饭硬吃说的如此清新脱俗,摇头自嘲,安升明今天是开了车来的,卫渊和珏坐在后座上,一路沉默无声,到了地方之后,安升明低声道:“我爸妈今天也来了。”

    “我爸好像因为我动了他那幅画,有点不高兴。”

    卫渊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下车的时候,顺手掏出那三枚铜板,再度卜算了一次金钱卦,简单地解析了一下卦象,却微微一怔,卦象上显示,邪灵已经不见了,或者说得详细些,邪灵似乎已经被诛除。

    只剩下些许的气息残留在这里。

    卫渊沉吟了下,觉得虽然邪灵已经消失,但是出于安全考虑,还是要进去看看情况,于是跟着走入门口,看到安升明掏出钥匙开了门,屋子里装潢比较老式和普通,沙发上坐着一个头发已经灰白了的男人,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穿着红衣,眼角艳丽红色的年轻女人。

    容貌柔和精致,像是从画上走下来的一样。

    卫渊看到安升明往前打招呼,对那老人说了声爸,又转向那坐在沙发上,穿着古旧红衣的年轻女人,然后,口中自然而然地道:

    “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