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8章 平静的生活(伪)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70
  第0178章 平静的生活(伪)

    周介夫和老道士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看着那曾经被两千年的人所记录下来的文字,仍旧感觉到一种如在梦中的不真实感,像是脚踩在棉花上一样。

    他们下意识回忆起了今日那人在院子里说的话。

    发现他说的东西,和韩谈所记录下来的文字几乎完美地契合。

    老道士看着这古代典籍的文字,呢喃道:“太详细了,太像了,简直,简直就像是……”他说不下去,周介夫微微吸了口气,道:“简直就像是他亲自经历过一样。”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他们下意识看向安静放在透明展台里面的属镂剑。

    古之名剑利器,被收在青铜的剑鞘里,安静的沉睡着,就像是已经收敛了一切的锋芒。

    可他们还记得就在刚刚,它被那年轻的博物馆主握在手中的时候,这柄剑那样铮铮地鸣啸,就像是张开獠牙的猛兽,低沉而肆意地咆哮着,像是阔别天下许久的豪杰,剑身上岁月沉淀下的锈迹被风吹起,环绕身周,凌厉森寒。

    “他叫卫渊?”

    “嗯。”

    老道士回答,想到的却是第一次相见时候,在那梦中所见到的画面,孤身一人的将领,冲向豪勇的霸王,如果说,他真的是典籍上所记载的执戟郎的话,那么那所谓和霸王对战的梦境,也有了足够的解释。

    还有虞姬,还有那故人。

    原来如此。

    老道士眼角抽了抽,他似乎是知道了什么,但是他没有把这些东西说出来,周介夫咽了口唾沫,把卷宗放下,道:“这件事情,你觉得咱们要说出去吗?”

    老道士压低声音道:“不管是真是假,保密。”

    周介夫道:“我也这么想。”

    刚刚开口提醒了周介夫的研究员走过来,笑着招呼道:“周老,还有这位老道长,我们待会儿有个研究会,要讨论一下接下来的方向,您两位要不要参加一下?”

    要是之前,周介夫和老道士对这种事情还有兴趣。

    但是现在他们满脑子都是刚刚那些字,哪儿还有心思参加这种显然会比较枯燥的研究会,尽管那位研究员盛情相邀,他们还是婉拒,然后也没心思在这里逗留,待了一会儿,蹭了点茶点点心,就打了个招呼离开。

    ……

    而在此刻。

    卫渊正在骑着共享单车,拎着沿路买的菜,一边思考些问题,一边往回赶,他在秦末时候见到过珏,而那位雍容端庄的女子,如果没有意外,应该就是西王母了。

    西王母长居昆仑山。

    但是之前珏曾经说过,西昆仑出现了问题,所以没有回去。

    而唐朝时候,僧伽入关,作为那个时候淮水水君的应龙庚辰,也离开了自己所执掌的水域,回去昆仑山,而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也不知道昆仑虚出了什么事。

    在秦末时候,西王母算是帮了他很大的忙,让他得以复仇。

    卫渊对西王母感官很好,再加上珏的关系,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是希望能去弄清楚昆仑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有什么力所能及之事,也想帮点忙,可仔细想想那些天神们的力量,卫渊自嘲一笑,把这个念头压下去。

    自己的实力还太弱了。

    如果真的是连昆仑虚诸神都陷落的困境。

    那么他即便是去看看,也只是去送一个远程外卖。

    现在的自己,即便是去樱岛看看那徐巿下落恐怕都做不到,从樱岛这两千年的发展以及神话来看,徐巿恐怕没死,反倒是吞下了以樱岛源初神性所炼的不死药,两千年的道行积累下来,他现在肯定还不是对手。

    还需要养好伤势,提高修为和实力,才能将那徐巿斩于剑下。

    至于帮西王母的忙……

    卫渊突然想到秦末时候,那端庄女子微笑着和自己说的话,以及当初自己的诺言,嘴角抽了抽。

    ‘那他一定是有眼无珠之辈。’

    ‘若我得见,当为夫人出一顿气。’

    卫渊思绪微顿,轻咳一声,目不转睛,心中默默道,其实这也不算是说谎,是说见到之后,给西王母出一顿气,可我也没能见到‘他’,再说这出气的法子也还有待商榷,没准点一顿好吃的尝试撑死‘他’,也算是出气的一种方式。

    卫渊默默自我催眠,感觉到心念通达。

    前面恰好是红灯,任由武功高超道法深厚,该守的规矩还是得守,卫渊捏紧刹车停下该来,看到十字路口,车辆人流不息,本来还沉浸于思考之中,突然看到一辆出租车后座上,坐着一名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

    穿着深绿色衣服,寸头,浓眉,眼睛倒是很大。

    眉头紧锁,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事情,很出神。

    卫渊记得他。

    就在今天张浩来接他看秦剑之前,这个人就在博物馆门口徘徊犹豫,似乎是想要进来,但是又犹豫不决的样子,最后被卫渊发现的时候,就快步走了。

    汽车很快从卫渊前面的路口经过。

    只是一面之缘的人,是一段插曲,卫渊没有放在心上。

    这里距离博物馆已经不算是太远。

    他骑了一会儿就赶回了家里,虞姬和珏恰好正在博物馆里做客,在卫渊走入博物馆的时候,那柄霸王枪再度嘶鸣跃起,锋芒直指卫渊,即便是虞姬都一不留神,没能控制住,这枪已经化作寒芒直撕扯过去。

    卫渊正把随手买来的菜放下,察觉到劲风袭来,也不曾拔剑,只是侧眸冰冷扫过,霸王枪竟然直接顿在虚空,不曾向前,只是在空中微微鸣啸,如临大敌。

    虞姬怔住。

    卫渊敛眸,将那层层晕染开的杀机敛去。

    和过往的记忆碎片不同,三国一世,他留下的记忆只有不完整的太平道法,这一次回忆,秦末的大量记忆碎片浮现出来,其中包括纵横疆场的铁鹰锐士,包括和霸王的那一场厮杀。

    只是断掉的霸王枪,又没有霸王在旁,卫渊已足够将其短暂震慑。

    卫渊伸出手,轻轻屈指在霸王枪枪刃一侧敲了敲,对虞姬微笑道:

    “我就说,它只是认错人了。”

    “对不对啊。”

    他低下头,微笑着盯着霸王枪。

    霸王枪不甘震颤嗡鸣,却又不得不被卫渊威胁,被重新塞进匣子里,虞姬这一次来找他,就是因为之前水鬼掀开符箓,放出了霸王枪,结果之前的匣子失去效果,没法子封住这柄古之利器,不得不来寻卫渊重新施加一次。

    卫渊重新起符,将霸王枪封在匣子里,送走了虞姬。

    片刻后。

    珏伸出手,虚按在卫渊的心口之上三寸,闭着眼睛,有清气浮现,为卫渊缓解伤势,卫渊看着闭着眼睛的少女,有些恍惚,他明明这一世只是才认识珏没有多久,但是珏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十三四岁模样是什么样的,他竟然都知道,就像是他真的曾经在珏漫长的岁月中走过。

    珏睁开眼睛,道:“你的伤势恢复很快,不过还要养上一两个月,这段时间里,尽量不要动全力了,要不然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卫渊点了点头,顿了顿,看着那一双澄澈仿佛天上长风的黑瞳,低声叹道:

    “你又救了我一次啊。”

    “又?”

    珏狐疑地看了卫渊一眼,然后微笑摇头道:

    “明明是你曾经救过我啊。”

    “所以,我们这一次至多算是抵平了。”

    “虽然说,朋友之间不能这样说就是。”

    ……

    在那研究古物的研究所里。

    众多研究人员汇聚在一起开会,其中白发苍苍的老人,以及一位约莫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慷慨激昂地讲述接下来的纲领,一连数次,先是淮水改道,而后又是应天府大战,超凡时代即将要来临。

    他们这一个研究所的重要性也笔直上升。

    因为灵气曾经消失过,导致传承的断代,在开始着手研究发展现代修行模式的同时,曾经有过繁华超凡时代的过去,成为了具备有重要参考价值的珍贵资料。

    “所以,需要开发那些埋藏在大地之下,来自先祖的馈赠。”

    “我们已经找到了下一个研究目标,并且已经申请,那将会是最适合,最恰当,也是最具备价值的地方,其价值和意义,丝毫不逊色于神代的灿烂。”

    ……

    因为卫渊受伤,珏帮忙照顾,饭菜也一并承包。

    少女的黑发系成高马尾,围着深蓝色的围裙,围裙上还有一个小熊维尼。

    轻声哼着现在流行的曲调,抬手清风流转,指挥着厨具。

    而卫渊看着外面安静的老街道,恍惚失神,这是个足够太平的时代,至少在神州这一片土地上是如此。老师,陛下,且安心休息吧,你们所期望的时代,正在现在一一地上演。

    我会代替你们看着这个时代的。

    卫渊取出玉龙配,上面泛起了淡淡的流光,他怀疑之前记忆恢复足够丰富和详细,是因为属镂剑和这玉龙佩发生了共鸣,毕竟这东西他曾经佩戴了很长一段时间。

    但是现在也该放下了。

    他摩挲着玉佩,将这放下来。

    那是始皇帝之约。

    那是黑冰台最后锐士的记忆和身份。

    那是大秦武将的身份,是始皇帝御前亲卫,执戟郎之令。

    陛下,永安。

    ……

    四十多岁的研究所长重重一拍桌子,双目明亮:

    “我们的目标如果能开发完整,收获的丰富程度甚至于比起神代的遗迹都来得有价值,除去了典籍之外,那里还有成千上万的古代战俑,还有秦墨所铸造的金人十二!”

    “我们要开发秦始皇陵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