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2章 不死性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894
  第0172章 不死性

    秦王政时期的战剑?

    卫渊都有些讶异于这老道的收获。

    两人在电话里面约定了时间,老道人说让张浩开车来接卫渊,卫渊换了一身衣服,想了想,将玉龙配戴在身上,手背上多出了珏留下的一个印记,这是天女为了防止他再遇到什么危险所留,也算是更为简单的通讯手段。

    卫渊背着剑匣安静等着,先前的八面汉剑和山君说了说掏心窝子的话,好好沐浴了一次神血,现在已经脱胎换骨。

    和张道陵法剑一同收入剑匣。

    卫渊告诉水鬼几个在博物馆里看着,心中多少有些期待老道士说的那柄古剑,即便不能让他恢复部分真灵,如果能窥见古物上潜藏的画面,也算是有所收获。

    这个时候,卫渊突然注意到门外有个约莫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正在来回走来走去,盘桓不定,脸上似乎有些犹豫迟疑要不要进来。

    然后似乎注意到了卫渊在门里看到自己,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有点像是打算买东西,却又因为某些原因而不好意思进门的客人。

    卫渊若有所思,但是他这种店也不是那种非要吆喝着人家进来逛看的那种,也就没有主动去询问。

    没有过多久,张浩就开车抵达了博物馆。

    老道士也在里面坐着。

    卫渊让水鬼将博物馆暂且关上,而后坐在了后座上,还不等到张浩发动了汽车,老道士看着眼前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博物馆馆主,想到了之前发生在应天府的战斗,眼底仍旧忍不住潜藏了一丝惊骇。

    他将自己的情绪很好地控制住,伴随着汽车行驶而将这一次的目的地说出来,那是为特别行动组和道门保护一些特殊古物的地方,算是一处隐蔽的馆藏,其中多有秦汉时代的东西,之前老道士和这地方的人提过一次卫渊的要求,过了几日后就得到的回馈。

    是剑,而且是两柄。

    “两柄?”

    卫渊反问。

    老道士回答道:“是啊,两柄,这两柄剑是在秦代王公墓葬里发现的,当然严格说起来确实是秦末的墓葬,但是这两柄剑却毫无疑问是秦王政时期的东西,其中有一柄剑的知名度,严格轮起来不会比泰阿差多少。”

    卫渊道:“是什么?”

    老道士微吐口气,回答道:“徐夫人剑。”

    卫渊记得这一柄剑,短剑,或者说匕首。

    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代的课本上都有印象,当然过往是真的见过这把剑,燕太子丹所求得的利器,以人试剑,寸缕即死,历史记载是淬毒,但是实际上是一柄斩魂的符剑,荆轲刺秦王政所用。

    始皇帝将这柄剑器留了下来。

    那曾经是他难得狼狈的几个时刻。

    没有想到,在这个时代还能再见到徐夫人剑,卫渊询问道:“那另外一柄剑呢?”

    老道士迟疑着摇了摇头,道:“这就不清楚了,我对这些古物没有太大的研究,不过你去了以后可以问问我那老兄弟,他应该知道。”

    一路无话。

    汽车很快地抵达了地方。

    卫渊和老道士下车,张浩则是还要回去,卫渊下车后,突然记起来之前梦里见到的东西,脚步微顿,回头对张浩笑着道:“对了,张浩,你下一次邀约喜欢女生的时候,不如试试和她说一句,减半试剂试试看。”

    张浩愣住,他张了张口。

    想到天女,想到博物馆隔壁的三位或者清秀或者美艳的女子,想到了新开画师的那位红衣美人,突然就有心悦诚服的感觉,诚恳道谢,然后道:“卫馆主,这是您的经验吗?”

    经验?

    卫渊视线落在手背上天女留下的传讯印记上,嘴角抽了抽:

    “不。”

    他回答道:“这是玄学。”

    ……

    卫渊跟着老道士走进了这修建在隐蔽处,还有结界保护的地方。

    那是一座很有些古味的屋子,修建在现代的钢铁丛林里面,看上去过往和现代科技相融合,很有几分味道,老道士在前面走进去,卫渊一边赏景,一边往前走,里面走出个身材高大,肌肉贲起的老人,和老道士打了个招呼。

    然后看向卫渊,诧异道:“小家伙你就是这一次想看我宝贝的人?”

    小家伙?

    老道士嘴角抽了抽,连忙催促道:“还能有谁?”

    “老周,还不赶紧把你的东西给拿出来?”

    周姓老者咕哝着你怎么这么心急,还是回过身去取东西,老道士擦了擦汗,卫渊打量着周围,可才没过多久,屋子里突然传出一声铮铮鸣啸,以及那周姓老人的怒喝声,旋即一道乌黑流光直接飞出,朝着卫渊死命扎来。

    气劲凌厉,杀气虽然不显露于外,但是却极为纯粹浓郁。

    卫渊佩戴的玉龙佩发出黑光。

    他多少也知道了缘故,是因为徐夫人剑对始皇帝气息的执着,才让这兵器对自己产生敌意,那周姓老者追赶不及,也不知道卫渊背后剑匣中藏着两口利器,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稍一用力,手里另一把剑就连鞘飞出。

    卫渊下意识抬手握住剑柄,顺势拔剑。

    剑鸣之声清越,显然是一柄上乘的利器,剑乃战国时所制,顺势退步,卫渊掌中这柄古剑劈斩落下,徐夫人剑一滞,继而直刺向卫渊脖颈,杀机锁定的是卫渊,而不是玉龙佩。

    卫渊微微皱眉,抬手。

    剑势雄浑,正正斩在了这柄短剑的剑锋上,将那短上一半的徐夫人剑劈落在地,经过漫长岁月的冲刷和流逝,那徐夫人剑也不复当年锐气,这次终于被直接斩落,倒插在地。

    卫渊看向掌中这柄古剑,在剑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是真灵气息。

    两位老人急急赶上前来,将这柄徐夫人剑小心翼翼地捧起来,检查有无伤痕,最后才松了口气,放入锦盒里藏好,而后看向旁边似乎失神的卫渊,周姓老人凑上前去,盯着古剑,看到剑身上并无丝毫斩痕,这才放下心来。

    还未曾开口,看到卫渊突然抬手,并指从剑脊上拂过,原本埋藏于地下许久的古剑,竟尔铮铮鸣啸不止,仿佛欢欣鼓舞,一股无形流风从剑身上扫过,将其上潜藏的些许锈迹直接卷起,剩下仍旧是森森寒芒煞气。

    锈迹裹挟于剑气中环绕身周,就仿佛那看上去年轻的青年也有了一股沧桑的气息。

    周姓老人呆住。

    而老道士看着那年轻人神色平和,持剑从容,想到那位背负霸王枪的女子,想到了花店里的天女,脑海中浮现一个荒谬的念头,下意识问道:“卫馆主,你认得这柄剑吗?”

    卫渊将剑收入鞘内,回答道:“认得啊。”

    如何不认得?

    他道:“这柄剑名为属镂剑,也名为独鹿。”

    “是诛臣之剑,和作为弑君之剑的徐夫人剑,算是彼此相对,曾为吴王夫差赐予伍子胥,伍子胥死于剑下,说要把自己的眼睛悬挂在城上,亲眼看着吴国被踏破,之后勾践确实是踏破吴国。”

    “而后这柄剑又结果了勾践大臣文种的性命,如果不是范蠡走得快,这柄剑或许也会让他死于刃下。”

    周姓老者下意识道:“这就是那柄结果了两个大臣的名剑?”

    “两个?”

    他听到前面的年轻人声音顿了顿,然后回答道:“不,是三个。”

    属缕剑于剑鞘之中鸣啸。

    卫渊握着剑,剑身上一缕一缕,潜藏了漫长岁月的真灵气息重新回归。

    ……

    属镂剑,为王诛臣之剑。

    本应该是大秦始皇帝四十年,现在却是秦二世三年。

    一艘船在东海沿岸靠岸。

    当已经不再如同当年年少的渊,佩戴着玉龙佩,踏上了大秦的土地,却已经和之前两次出发时候截然不同,他也已经三十岁了,抬起头,望着浩瀚无穷的天空,握紧了手中的大秦黑冰台战剑,迈上回归咸阳的道路。

    这是我第二次回到这里。

    我们确实是找到了不死药——

    但是陛下已经不在了。

    吾皇为尊。

    然海外三山,并无神异之处。

    所以。

    我等斩断了东海之外,诸多岛屿,以及东瀛群岛上诞生,尚未分化的本土源初神性。

    并以此炼出了不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