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8章 斩断束缚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6274
  第0168章 斩断束缚

    气机凝滞,森然杀机,一触即发。

    山君双瞳平静,指了指上方。

    伴随着低沉的虎啸,他踏空而起,冲上高空,远离了可能干扰到战斗的人类兵器,也远离了大量普通人,卫渊知道山君的意思是在天空战斗,对他而言,这样能避免伤及无辜。

    卫渊以水神神性驾驭锦羽鸟残留的御风神通。

    似乎是因为面对的敌人乃是山君,这一次锦羽鸟之魂爆发出了极强的力量,清越的鸟鸣声音尖锐,几有三分壮阔。

    卫渊五指微张,狂风凝滞。

    而后五指握合。

    本来无序的狂风突然变化,整齐而有序。

    忽然。

    卫渊身周的气流骤然间朝着他的方向涌动,发出了沉而急促的呼啸,直吹得人站立不稳,让树木疯狂摇动,尘土飞扬,仿若风暴,在旁人惊愕难言的注视下,处于狂风中心的卫渊同样踏着狂风,扶摇直上。

    先前受伤的修士差一点把眼珠子都给瞪出来。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冲天而起。

    他们撞破了本来就摇摇欲坠的结界,伴随着清脆的破碎声,原本打算要靠着结界将这件事情的动静封锁起来的打算全然失败,本来就不曾远离太远的游客抬起头,瞪大眼睛,在这一日看到了浩瀚的狂风。

    看到了冲天而起的人。

    ……

    恣意的狂风扑面而来。

    往日驾驭锦羽鸟的力量,只能控制风战斗,一旦超过自身能掌控的极限,就有可能会被妖力反噬的危险,而现在的卫渊却不必担心这个,得以尽情释放这力量。

    人的秉性里,埋藏着对于天空的渴望。

    狂风肆虐纠缠于身周,卫渊紧紧跟着腾空的山君,很快撞破了大团大团的云层。

    卫渊的衣服,手臂,乃至头发都被沾湿。

    在穿过云雾的时候,他感觉到一股憋闷的感觉,感觉到呼吸都有些困难,像是穿行在永远不会有终结的甬道,但是这终究是错觉。

    不过转瞬。

    视线陡然开阔。

    往上是在地面无法看到的澄澈天穹,前方一览无际,云雾流动,而脚下山川化作一副壮阔的图画,大片大片的云海涌动,天如广幕,仿佛琉璃仙境。

    伴随视线一同开阔的,还有胸襟。

    卫渊眼底微微瞪大,旋即长呼口气,看着对面黑衣山君,手中八面汉剑一摆,左手并指一引,伴随着长鸣声音,赤色流光仿佛红色长龙,撕扯向山君,剑鸣壮阔,而卫渊知道自己和山君的战场超过了结界,肯定无法遮掩。

    索性不再去想之后的麻烦。

    见到这样开阔的场景,终是忍不住长啸一声,云海翻腾,仗剑冲杀向山君,赤色法剑率先和山君接触,被后者手中的战剑磕飞,而后,卫渊已经近前,双瞳泛金,猛然拧身,劈斩。

    剑气如霜。

    一道云雾,被生生劈开。

    ……

    本来正在准备法坛的老道士被连环震撼的火炮惊住,然后外面去看,瞅着冲天而起的山君,本来下意识想要破口大骂这还怎么打,可旋即看到紧随其后的卫渊,直接说不出话来,差一点手腕一抖,手里的符都给扔了。

    “这小子……”

    天辰子张了张口。

    都能腾空御风了,这家伙上一次怎么还需要自个儿的甲马符?

    这混小子演我?

    老道士白眉一拧,旋即意识到,以这表现力,自己未必比对方年纪大。

    搞不好之前称呼他为小子,已算是占了便宜。

    但是无论如何,这下子是有些胜算了。

    老人长呼口气,眉眼舒张开来,前面已经以紫檀木搭建了法坛,以兵马符作为材料,以众多道士最后流下的血泪代替朱砂,东西算是齐备,但是是否有效果,又能发挥出几成的效力,还是个问题。

    他将那些符箓一一摆好,深深吐出口气,开始起坛做法。

    ……

    高空中,以无支祁神性和山君对敌的卫渊,此刻才能稍微感觉到神灵力量的强大莫测,无支祁之力加身的情况下,哪怕是张道陵的法剑,他都能够如臂使指地运用,分心二顾,一念控制那法剑以玄元剑诀的方式不断攻杀。

    一面卫渊自身则裹挟狂风,和山君不断交错战斗。

    一时间竟然分毫不落下风。

    但是这主要原因是因为无支祁的力量,抵抗住了来自于山君的神性。

    是因为山君也才刚刚突破原本的限制,踏足到现在的层次,远远不曾抵达神灵的巅峰程度,但是即便如此,这交手的场面也已经超过了凡人修行者的范畴——

    下方的修行者们死死盯着上面发生的一切。

    狂风肆虐,云海翻腾,森寒的剑气不断斩落,云气因为余波而震颤,蒸腾,而后又在张狂肆意的虎啸声中,被另外的力量生生地碾碎,大片大片云雾直接消失。

    而伴随着两股神性的交锋。

    出现了暴风,奔走的雷霆,出现了因为云雾散去而导致的降雨,山君抬手,那崩散的云雾和电光生生止住,旋即混入浩瀚的云雾当中,在他身后化作了一头狰狞的白虎,昂首咆哮。

    旋即。

    法剑撕扯,搅动云雾当中的水汽。

    继而不断旋转前行,斩击山君所化的白虎。

    水汽弥散,凝聚,化作了鳞甲爪压,这柄法剑自然而然地化作了一条长龙,由水神神性演化的水龙,由山风神性演化的猛虎,就在这应天府的上空交锋,如果说只是两个人影的话,以此刻卫渊和山君的交手速度,以及,毕竟隔了足够远的距离,大部分人难以察觉。

    那么眼下的变故就已经是足够地清晰。

    且不说卫渊自身不过是一个凡人,亲自面临这等骇人一幕。

    下方众人,哪怕隔着足够远的距离,仍旧能够感觉到这变化里呈现出的壮阔,卫渊的每一次后退,亦或者受击都会牵动他们的神经,而这个时候,应天府的普通人也都察觉到上空发生的那一幕。

    恐慌,慌乱,惊动。

    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开始尝试稳定住众人的秩序,而得益于之前曾经出现过淮水入海的事件,众人已经算是见过世面,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抗性,甚至于还有胆大的人能够拿出手机,进行远程拍摄直播。

    “大家可以看到,应天府上空出现了龙虎争斗的场面。”

    “我们目前还不知道,这出现的龙虎究竟是什么,是神仙还是妖怪,可是我只知道,上一次淮水改道入海的事情并不是一种巧合,我们这个熟悉的世界,应该已经逐渐发生某种变化,某种我们不知道是好是坏的变化。”

    班宏云是网络一名签约游戏主播,曾经是记者。

    现在他再一次将自己的摄像机对准了外面。

    就像是年轻时候,在国外战场上进行战地记录时候的那样。

    而后。

    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轰鸣声,那几乎像是咆哮,或者怒吼的声音,像是某种强大的猛兽,班宏云呼吸微微凝滞,继而感觉到一种熟悉的颤栗感,从尾椎骨升起来,他顿了顿声音,梦呓般道:“……是战斗机群。”

    天空中,神州龙骧系战斗机体系升空,以最快速度奔赴战场。

    战斗机特有的轰鸣,让整座城市的人都陷入安静。

    这代表着,在那龙虎之中存在有绝对的敌对方。

    是敌人。

    ……

    龙骧战斗机掠过长空。

    按照刚刚的分析,他们不能靠得太近,现代科技力量的强大,是一种整体的,极为精密的强大,而山君之前展现出了对于现代科技的了解,一旦被他破坏战斗机的某一处精密设备,这种空中猛兽将直接失去战斗力。

    而战机的锁定系统无法自动锁定山君本体。

    切换手动。

    战斗机群瞬间散开,现代兵器足够全面足够强大,这一次根本没有装载爆炸类火药兵器,而是直接采用动能冲击类兵器,即便是神灵,也无法在和敌人交锋的情况下,彻底无视这种昂贵,精妙的强大兵器。

    山君抬手,空气凝固,将弹药拦住,不曾受伤。

    但是卫渊猛地踏前。

    法剑嘶鸣着斩向了山君。

    继而被山君手中的剑挡住。

    卫渊直接踏前,右手瞬间握住了张道陵的法剑,右手的露指手套早就已经承受不住气劲,直接化作齑粉,属于正一道当中最为古老的元命赤箓缓缓亮起,这柄剑瞬间鸣啸,直接斩到山君肩膀。

    继而。

    卫渊直接撒手松剑,右手握拳,重重砸在了山君腹部。

    一言封字低喝而出。

    哪怕山君,在这一刹那都受到影响。

    卫渊瞬间后退,在这一刹那,战斗机群将火药导弹倾泻而出,轰击在了被这一拳击中,受到符箓影响的山君身上,继而,伴随着猛虎咆哮,那由电光,云雾所化的白虎按爪横扫,将暴烈的火焰全部扫开。

    ……

    天辰子死死盯着天空中的变化。

    老道士活了足够久,知道根本没有什么最好的机会,只要是达到一定标准,能够成事的,那就是最好的机会,他看准山君显出类似法相一般的手段,生生抗住了战斗机群轰炸的一瞬间,猛地拍下手中法令。

    这种攻击不可能有第二次了!

    这也是现代兵器的问题之一,这玩意儿他奶奶的是消耗品。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干他娘的!

    老道士心里爆了句粗口,恶狠狠地看着天空,祈祷着白云观的老兄弟们不要在这个时候掉链子,这一次的法坛,准备不足,材料不足,规格典仪在严格意义上,也不符合要求。

    他已经做到了极致,能有几分效力,就得看天了。

    天空低沉垂落。

    几乎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出现了异状——

    现代天庭是古往今来一代代真修死后,自身真灵散去,而道行残留天地所成的力量,所谓的天神兵将根本没有真灵,只认敕令和典仪,而现在,典仪不够规整,更是没有敕令,大部分的天庭神将毫无反应。

    于是,唯独白云观的前辈真灵给予了回馈……

    只不过。

    是历代所有的白云真修,无一例外。

    法乃心声。

    这已远超法坛的极致。

    老道人怔怔失神,最后却不再有成功的豪气,环顾左右白云观残局,唯独怅然。

    ……

    空气摩擦,发出了哗啦啦的声音,而这壮阔雄浑的声音不住扩散,即便是卫渊本身都被这壮阔的气机反噬,闷哼一声,险些咳出鲜血,意识昏沉一瞬。

    而后看到天地翻覆下压,看到虚空当中,仿佛有云雾构筑的巨大锁链,以沉重而极具威压的气势缓缓穿下,单一锁链几乎像是山一样,洞穿了山君法身猛虎的肩膀,脊椎,继而像是要将他拉到天上一般,缓缓拉直。

    猛虎挣扎咆哮,于是电光游走于长空,击打锁链。

    于是狂风肆虐,令锁链不断晃动。

    于是电光,雷霆,炸开的雷火,被狂风席卷。

    但是在电光散去,暴风平息,那锁链仍旧如同先前所见,甚至于在雷霆风暴当中,更显得庄严浩大,更显得骇人心神,这般变化,几乎如同神话再现,让无论是修行者,还是凡人,都在这骇人瞬间久久无言。

    卫渊强行控制住自己的意识。

    他知道,机会来了。

    他不否认山君自身的意志决绝,不否认祂自身在构筑神性时候的作用,但是也不能否认,刘秀所赐予的那一道气运,同样是对方能超脱地祇,跻身于天神的仪仗,他必须抓住机会,斩断气运,断绝神灵所在的高台。

    在这时代,‘弑杀’天神。

    或许有危险,但是没有第二选择。

    卫渊闭目,双瞳自金色化作墨色。

    此刻,自神而为人。

    无支祁之力散去。

    而后,只靠着锦羽鸟的残魂御风,站立在高空,而无支祁的神性在卫渊的掌心凝聚,循着记忆的轨迹,化作了张角最后的符箓,在这一瞬间,山君瞳孔微微收缩,望向卫渊,在后者身上感觉到了足以威胁到自身的力量。

    卫渊并指一斩,张道陵法剑在瞬间攻向山君。

    而自身则右手持剑,踏前准备做最后一击。

    却未曾想到,山君面对那法剑攻杀,不避不退,生生吃下这一剑,他双臂被无形锁链捆缚,双瞳却仍旧森然,死死盯着卫渊,突得低喝:“锦羽鸟,你还要背叛我第二次吗?!”

    锦羽鸟残魂在这一瞬间流转凝滞。

    山君沉声怒喝:“还不退下!!!”

    虎啸冲天,卫渊耳边听到了锦羽鸟恐慌的声音,而后,那一道残魂竟然生生被眼前的山君虎啸震散,卫渊眼底浮现一丝愕然,一丝不甘,作为主君的山君,对于属官具备足够的掌控力这毫无疑问。

    但是他竟没有想到在山君成神后,效果会如此大。

    而无支祁神性化作了斩龙的符箓,没有无支祁神性庇护操控的锦羽鸟,根本无法对抗山君。

    他预料到了这样的可能性,但是却没有预料到,曾经肆意妄为的锦羽鸟,面对山君时候,居然如此软弱无能,毫无半点心性可言,居然连支撑一息,支撑到他完成这一道符箓最后的步骤都做不到。

    天辰子抬头,目眦欲裂地看到那身影在最后一剑尚未递出的时候就失力坠落。

    但是他已经无能为力。

    而现在,很多人,或者通过望远镜,或者通过其他方法,都知道了猛虎才是敌人,而现在‘自己人’脱力坠落,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哪怕是钢铁的身体都得摔死。

    卫渊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法剑嘶鸣声中要来接住他,但是却反倒被山君牵制住,卫渊看到战斗机似乎受到了山君影响,风从虎,狂风在山君周围形成极为不规律的乱流层,让战斗机飞行轨迹开始变得极为失衡。

    卫渊左手,无支祁神性所化符箓还在。

    只要捏碎,就足以让他强行靠着水汽腾空,是所谓驾雾。

    但是那代表着没有能斩断山君神性的东西。

    他本身没有老师的道行,没有神性的话,哪怕豁出性命都未必能做到。

    卫渊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越发激昂壮阔的狂风,长吐口气,手中八面汉剑鸣啸,他看着那风,仿佛要抓住什么东西一样,他确实看到了,心底深处,那少年道人曾经和自己说过的话,一一地流淌而过。

    而曾在太古所见到的那些异兽,也一一地浮现眼前。

    乃至于先秦末年的方术。

    所见,所知,所学。

    卫渊眼底出现一抹很难见到的疯狂决绝,就像是前世的他曾拦在驳兽之前,他最后看了一眼潜藏云后的山君,嘴角勾了勾——抛弃过往,融为一体,有这样心性的,并不只有一个。

    卫渊握住左手掌心的符箓,凌空调整自身身体。

    闭目,凝神。

    仿佛不知自己将要坠落,将要坠亡。

    最后他低语。

    “符乃心之语……”

    手中并非法剑,也不是九节杖,而是一柄凡铁。

    卫渊并指拂过剑身,卧虎的鲜血注灵,在剑身上出现一道道符箓纹路,龙飞凤舞,其中在此刻不再拘泥于正一道或者太平道,恣意张狂,卫渊黑发飞扬,他双手持剑,一咬牙,而后重重倒插虚空,符箓在虚空密布,化作符阵,仿佛法坛。

    是卫渊。

    不是渊。

    他吐气开声,道——

    “狂风。”

    风是什么?

    是流动的空气,是扩散,是天地间的气机。

    是野马也,尘埃也,是生物之以息相吹也。

    风无孔不入,也能携带声音溢散,伴随着此刻天地间的风,所有人都清楚地听到了那一句狂风,而后不知为何,空气突然变得沉闷,仿佛没有了一丝丝的风,也因此,再度有重新回到最闷热时候的感觉。

    班宏云感觉自己的汗水沾湿了脊背。

    一种说不出的压抑和死寂。

    而后,就仿佛天地低喃般的温柔轻语伴随着风声而来。

    “招来。”

    班宏云感觉丝丝凉意。

    他伸出手,感觉到五指之间流动的气流,猛地抬头望去。

    沉寂的气流开始疯狂地涌动,以天空中一处开始聚集,风是流动的气,在遥远的地方,是温柔的微风,微不可察,而逐渐靠近,风便开始加速,仿佛流淌的溪流,最后彻底化作了狂暴的激流。

    继而。

    一声激越的声音,响彻天地。

    正在艰难控制战斗机的飞行员看到了特殊的仪器上有剧烈的变化,道:“报告,有一股强反应出现,正在以极快速度靠近,不,来不及了!”

    呼啸之声冲上云霄。

    正在立交桥那边冒险维持交通的警察转过头,正在现代钢铁丛林生活的人们抬起头,他们看到来自人类最高科技的战斗机飞行在天空,看到白色的云雾像是海洋。

    看到狂风仿佛化作了巨大的鲸鱼,撞破了云海,温柔地游动于天空。

    祂上面是浩瀚的苍穹,是从古至今不曾变化的永恒,而下面是密集的城市高楼,是闪烁的红绿灯,是停在道路上的汽车,祂游动过天空,战斗机群突然稳定下来,摆脱了狂风的影响,飞向天空。

    钢铁的羽翼和传说的神话擦肩而过,神话和现代在此刻交融。

    山君眸子微凝,眼底第一次出现所料未及。

    卫渊脚下,借助之前操控狂风所化的鲲鹏之影散去,这本就是风所化形,只是借其形而壮威,卫渊被这一股狂风高高抛飞,凌空拔剑,并指一斩,张道陵法剑,以及那柄本是凡铁的八面汉剑同时脱手。

    化作一赤色一青色两道光影,瞬间洞穿山君手臂。

    初代天师,法剑。

    末代卧虎,战剑。

    卫渊腾空落下,在这瞬间落到山君之前,并指横斩。

    “太平要术,始于驱病,终于斩龙。”

    声音顿了顿,想到那少年道人一句请大汉赴死,卫渊却只是道:

    “孽神,伏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