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7章 双虎奔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6993
  第0167章 双虎奔流

    阴暗逼仄的屋子,让人喘不过气。

    就连阳光从窗户上罩着的白纸上透进来,都是昏沉的。

    天辰子迷迷糊糊醒过来。

    暗中运转功法,以一身纯阳道行,硬生生去磨损加持在身上的封禁,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伴随着法力的耗用,他终于挣脱开了最后一处封锁。

    老道士长呼口气。

    连忙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脚,用力甩动双臂,脸皮子抽动。

    “嘶呼……麻了麻了,麻死老道了。”

    却是保持一个动作太长时间,给直接压麻了。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终于得脱,就算是天辰子都稍微松了口气。

    自半月前,他察觉到那群山中异样的虎咆后,就暗自查探,若是寻常修士恐怕难能有所收获,可他是谁,一辈子跌爬滚打,人老成精,什么手段没见过,竟硬生生给他摸到了地方,最后发现那赵修竟然是妖魔所化。

    只可惜那妖魔道行实在是太高深,哪怕是他都来不得传讯出去就给放翻,就是不知,那妖魔为何不曾杀自己,只是施加封印,扔到这里,老道士自己每日只有进食的时候能勉强醒过来。

    也就是他活了一百来年,旁门左道的手段见识了不少,知道一些不那么正统,但是确实有效的破禁手段。

    要不然换个名门正派的道士,真就交代了。

    不过就算是如此,憋了这么长时间,老道士也觉得自己差不多点就直接在这儿嗝屁了,老人又看了看自己只剩下一身里衣的装束,只觉憋屈得慌,那老虎精也太混不吝了,放翻也就罢了,连老道士一身招牌的百衲道袍都给扒拉了去。

    这辈子没这么丢人过。

    要不是他还是老一派作风,里头穿了里衣,可不得直接光了腚?

    天辰子嘴角抽了抽。

    真要到了那一副田地,也用不着旁人动手,他自己就结果自己了。

    最后打坐恢复了下状态,老人抬眼看了看,看到这屋子里处处皆有血迹,看到了那一张张穿着道袍的人皮,看着依旧做清净模样的历代祖师塑像,神色隐隐黯然,尤其是看到自己好友也在其中,心中亦是惆怅难言。

    这里是白云观祖师堂。

    最清净之地,最污浊之地。

    老人叹了口气,起身准备摸出去,把这里的情况告知行动组。

    这个时候他就觉得一阵懊悔。

    早知道整个手机带着了。

    可在推门,就从门缝里看到,原本至少会有几个人来往的偏堂里,竟然连一个游客都没有,只有那些早已经死去的道人还在来往,其中一道端着食盒往过走,老道士伸手一摸,这才记起道袍没了,符咒自然也没了。

    眼下法力耗损严重,铜钱剑,桃木剑,符咒,酒壶,宝玉,八卦镜一个没有,以他现在的状态,若是引来太多伥鬼道人,恐怕难以善终,当即转身打算藏匿起来,可破禁之后,一身生人气却难以遮蔽。

    正自头疼发愁,也不只是先前自己破禁时候太过用力,还是说就是摆放的时候没有放稳当,在那伥鬼道人推门而入的时候,那些穿着道袍,盘腿而坐的道人们突然一歪,无论是摆放在哪里的,都朝着老道士倒下去。

    老人一个措手不及,就给压得躺倒。

    污浊的气息遮掩住口鼻,浓郁的死气遮掩住了生机。

    天辰子眼睛瞪大,看到覆在自己身上的,正是少年时候的好友,看到他分明已经是人皮,眼角却有血泪,面容悲苦痛恨,似乎是在注视着自己,似乎是在说些什么,老道士无言叹息,闭上眼睛,任由这些人皮道人遮掩自身生机。

    送饮食的只是普通的伥鬼。

    只知道机械性完成行为,没那能耐察觉,也没有胆量触碰这里的东西。

    放下食盒后离去。

    等到伥鬼离去后,老道士才胡乱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道人,大口喘气,坐在地上,好一会儿后,他将好友扶正,看到那些死去道人脸上的神色,从被迫改变的清净祥和变得悲苦,老道士沉默了下,望着外面,自言自语道:

    “妖气冲天,却又庄严浩大。”

    “这妖怪要成气候了啊。”

    他转头看向这满堂白云观祖师,看着那些身死之后只剩人皮的道人,道:“这等情况,我也不好一走了之,外面没了普通人,看来是行动组和道门发现了这地方不对,是可以开坛做法,姑且一试。”

    “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做法至少需要法坛,需要符箓,眼下没有好木头做法坛,没有黄纸没有朱砂,也没法做符箓,你们如果若真有心,便来助我一助。”

    老道士认认真真朝着这满屋子死道士一礼。

    他抬起头。

    眼前毫无反应。

    正自嘲一笑,尚未转身,突然听得咔咔声响,犹如雷震发怒。

    原本摆放齐整,以上号紫檀木做的祖师牌位,竟然齐齐翻覆倒下,坠在地上,不过是一米多些的高度,却让这些牌位全部摔碎,而祖师塑像上一一浮现出裂痕,有的是手臂,有的是心口,里面埋藏有符箓。

    是白云观根本道法底蕴,养阴神兵马的基础。

    而那些死去道人眼底流出血泪来。

    老道士看到这一幕,张了张口,想到白云观道士之前以法术敛财,修行道法,现在却又要以这收敛来的东西来降妖,摇头叹道:

    “道士也。”

    “勿着眼那青紫锦绣衣,勿看那珍馐玉盘食。”

    “且劈开牌位做法坛,且流下血泪成符箓。”

    “且拿你神符为典仪。”

    “身陷囹吾如何得脱,尘世一张网,名利一张网,诸位身死,却反倒得了清净降魔心。”

    他唏嘘神伤,却又自心底里发出一股豪气,行了一个道礼,道:

    “既然如此,那老道就以这百年道行,最后再陪着诸位道友起一次,那清微降魔降圣法坛。”

    ……

    卫渊盯着眼前这化作老道士的伥鬼画皮,意识到自己出现一个误区。

    自己只是卜算老道士是否无恙,是否没有性命危险。

    但是却没算到,老道士现在在哪里,是什么状态。

    这是因为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老人在白云观,所以出现了的思维盲区,当下也来不及多做他想,眼前这只是伥鬼,但是他也没有办法保证山君不会知道,无法保证山君不会主动杀来。

    当即收敛心神,手中剑锋一震。

    直接横斩,将那画皮伥鬼斩了去,剑气森寒,那画皮崩碎成一道道白纸,仰天倒下,只是卫渊心底倒是诧异,样貌也就罢了,这伥鬼的衣服怎么都那么有质感,竟仿佛是真的一样。

    来不及多想,卫渊右手剑锋横斩护身。

    左手并指在虚空画符。

    烈焰腾腾,直接将那伥鬼老道,连带着那一身百衲道袍给烧做飞灰。

    卫渊自窗飞身而出,落在地上。

    一片寂然无声。

    一个个穿着白云观道袍的道士站在他后面,双臂垂下,风吹而过,他们的脸皮泛起道道褶皱,面无表情地盯着卫渊。

    卫渊持剑,吐出一口气。

    他已经不再是最初,会在月露留影当中,被复数画皮奴杀死的情况。

    一气贯穿周天。

    猛地踏步往前,将战场将领的武学精妙处,运用于手中这八面汉剑当中,战剑嘶鸣,猛地竖劈,横斩,撕扯出一道道森然寒芒,像是一员战将冲入敌人包围当中。

    战将风格的剑术。

    伴随太平道术法随心所欲地施展。

    不过十几个呼吸,竟然硬生生让他在这包围里凿出了一个通道,远远看到结界立刻要开启,卫渊心中再有遗憾,也只得且战且退,往外面退去,只是心中刹那间闪过一丝狐疑。

    这些道人既然是山君伥鬼,但是为何山君并不露面,而这些伥鬼的强度也不符合山君这一传说的层次,那可是山君这一名号的源头。

    是因为山君抛弃地祇身份后,实力下降得厉害?

    毕竟祂本身是炎汉的地祇,而所谓地祇,其实并不算是正统。

    真正的修行者们不是很在意伴随着王朝兴衰就会倒下的这些地祇,就是这样的原因。

    还是说之前那个故事?

    卫渊想到山君的过往,怀疑山君仍旧是处在痛苦抉择之中,故而导致而今的状态,但是不知为何,他心中有一丝丝异样无法忽视,心中念头转动,手中运剑如飞,已经脱离出了这包围圈,最后踏上高处,御风一跃便是数十米外。

    眼下白云观的游客已经全部都疏散离去。

    结界即将彻底展开。

    已经有真修取了应天府行动组中镇压着的古代符箓,举行过往流传下来,专门克制地祇之类存在的法坛,卫渊身如飞电,冲出去没多久,回过头来,就看到一层肉眼凡胎无法见到的流光扫过。

    像是个巨大的罩子,将这白云观连带着半座山都给罩住。

    那些早已经死去的伥鬼道人撞击在这罩子上,身上就出现一道道灼烧的痕迹,伴随着青烟,发出一阵嗤嗤嗤的声音,却仍旧还不知死活,疯狂冲击这封印结界。

    卫渊心绪复杂看着白云观。

    不知老道士是否还好,也不知那老道人现在究竟是在哪里。

    是被困住,还是说靠着往日经验,足够精明,早早脱困出来?

    有人将卫渊带到了安全的地方,有一位容貌柔美,神色温和的女子道:“卫馆主,谢谢你帮忙,嗯?你受伤了?”卫渊顺着视线看到自己手臂上有一道剑痕,以一敌多,强行冲阵,他又不是像圆觉那样修体魄的修士,没有动用底牌的情况下,自然挂了彩。

    她道:“过来这边,我给你处理一下。”

    卫渊道:“法术吗?”

    女子诧异,然后抿嘴笑道:“不。”

    她认真道:“是急救箱。”

    卫渊愕然,旋即就看着那面容柔美的女子取出一个有龙虎纹路的急救箱,给卫渊处理伤口,喷了些消毒的药物,然后用绷带包扎起来,这里算是短暂的前线指挥中心,众人都知道眼前这年轻人是为了这一次行动冒险。

    卫渊看着前面的屏幕,道:“接下来,会怎么做?”

    一位联络员回答道:“会以超过之前的火力对这座山进行饱和式的火力覆盖,放心,我们现代科技的精度,已经能确认要打到他左胳膊,就不会拐到右腿上,我们也不打算,其实也很难做到把这座山轰平。”

    “就算做到了,残留下的影响也会导致周围不再适合居住。”

    “然后,天师府的真修们也准备了五雷法,会同时施展。”

    “有专门的针对法坛,削弱这山君的实力。”

    “另外,还有……”

    一项项的准备提出,可以感觉得出来,这一次已经将对山君的重视性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以山君现在的状态,应该不会有问题,会直接将其处理掉。

    卫渊从显示屏上,看到了一项项命令下发后,现代科技武装,让火炮,甚至于专门的导弹,齐齐朝着白云观所在的山上冲去,而先前那些伥鬼在更先一波的单兵火力倾泻下,已经崩溃消亡。

    在山脚处,有特别行动组成员和神机营战士,组成防线。

    以免有漏网之鱼。

    这一次,毫无疑问是打定主意,绝不可能让山君逃跑离去。

    但是不知为何,卫渊总有种不对劲的感觉,有种隐隐的担忧,伴随着同意,开火的命令,他精神微震,从屏幕上,看到第二轮火力倾泻开始,现代科技的力量齐齐爆发,这是和神代,和修行者完全不同的壮阔。

    卫渊都看得有些失神。

    而后,一层流光从白云观中升起,没有强行抵抗,而是以特殊的轨迹扫过天空,紧接着,剧烈的爆炸声音连绵不绝地炸开,但是并没有落在白云观,而是在白云观上空,在那座山脉的上空就炸裂。

    大量火焰在空中升腾,浩瀚壮阔。

    结界成为受到最大冲击的承受方,开始摇摇欲坠。

    这一幕绝景清晰无比地展现在每一个人眼中,大量火焰像是花一样怒放,而火光下的白云观,笼罩赤红的阴影,有着巨大的张力和冲击性,传递命令的人员身躯凝滞,他的眼睛看着这一幕,许久后,不只是谁呢喃道:

    “导弹拦截轨迹,火药提前引爆?”

    “它用法力构筑了类似于导弹拦截轨迹的结界?”

    “这这这……这是妖怪?!”

    这是先前绝没有见到过的情况。

    先前已经有足够经验,已经有足够自信的行动组成员们额头出现密密麻麻的冷汗。

    像是突然进入了一场无法苏醒的噩梦。

    卫渊瞳孔微缩,忽然想起先前珏画油画的时候,曾经笑着和自己说的话,‘因为活了很长的时间,所以学东西会很快’,山君,同样是活了漫长岁月的。而现代科技的壮阔,是因为这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参与其中的,和时代连接最为紧密的力量,而这也代表着,如果妖魔地祇愿意,他们也可以学习,也可以掌握这力量。

    导弹,火箭炮,都足够强大。

    却同样是死物,既然可以用科技的手段拦截,那么法术同样可以做到。

    但是,会沉湎于过往的山君,会有这样强大的心性,在短暂时间内,学习,掌握现代的知识,会知道以法力构建拦截结界吗?

    卫渊本能思考山君所作所为,思绪微微凝滞。

    忽然之间,他意识到了一件事,山君脱困后,只做了三件事情,破封,离去,修行,而因为往日修士们留下的卷宗,行动组,道门龙虎山以及卫渊自己都对于山君的认知出现了一个极为巨大的思想误区——

    他所知道的故事,是老人讲述的。

    还沉湎于过往恩仇的,是那位老人,而不是山君!

    痛苦于抉择的,是过往,而不是现在!

    踏。

    踏。

    踏——

    沉静的脚步声一下一下响起。

    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从白云观缓缓地走出,剑眉星目,他穿着现代的黑色连帽衫,外面是牛仔外套,他留着利落的短发,右耳甚至于有一枚吊坠,神色平和,缓缓抬起头,看着再度加强轰击的火力。

    五指缓缓握合,第二次的火炮覆盖,在尚不曾抵达有效范围内的时候,就被全部拦截。

    而在此刻,本来已经构筑压制地祇的法坛,直接崩溃。

    主持这一法坛的数十名真修齐齐咳血。

    不知为何,他们遭遇了巨大的反噬,那汉代流传的古符箓直接被撕裂。

    而这个时候,一股说不出的,让人悸动的威压溢散出来,一个新的结界在内部产生,往外扩散,原本在山脚下的行动组成员突然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躯,突然产生本能的恐慌和悸动。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几乎短暂失去思考能力,敌人的变故远超过他们的预料,那位面容柔和的女子看着代代相传的古箓失去光芒,下意识呢喃道:“怎么可能,它不是地祇吗?汉代的地祇,怎么会不受到影响的?”

    “祂是山君,却已经不再是地祇了……”

    那女子下意识看向说话的博物馆馆主。

    卫渊紧紧盯着画面上的山君。

    地祇因国运而生,因国运而强大,也会因为国运弱小而崩溃。

    一旦被敕令为地祇。

    就像是被施加了烙印。

    不可能更改。

    除非祂已经彻底抛下了自己的过往。

    除非祂靠着自己跨越了地祇对自身的束缚,割舍了一切。

    除非炎汉的气运仍旧在这片大地上流传,和他眉心那一道竖痕联系,成为了他现在的基础。

    除非他直接横截了足够多佛珠中残存的神性,并且将其全部容纳。

    不困于心,不乱于行,不纠结于过往,不沉湎于恩仇。

    佛道相融。

    斩去三千烦恼皆虚假,唯我心中一念乃真灵。

    这已不是王朝敕封的地祇。

    炎汉已亡。

    “这是神灵,天神。”

    天神?!

    听到这句话的人都失神,王朝册封的神,和真正的天神这完全是两个概念,一者是伴随着王朝消亡的存在,另外一者是和神州同寿的神话,而这个时候,他们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是神州的人都会有一个误区。

    误以为神灵都是仁慈的。

    其实不然。

    那给卫渊包扎的女子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还要再问。

    却没有看到站在旁边的身影。

    ……

    山脚下,原本是在防备着伥鬼乱来的修士们,突然失去了控制自我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看上去只是个俊朗男子的山君步步走来,只能看着伴随着他的行走,整个白云观所在的山脉化作另外的存在。

    神灵的权能,开辟属于自己的洞天福地。

    最终,他们绝望地看到自己被罩入其中。

    神灵,哪怕是虚弱的神,也是神。

    一片死寂,勇气在这一瞬间短暂失去了本该拥有的光辉,而和地祇不同,对神州的神灵出手,修士也会遭遇天地反噬,畏惧,犹豫,以及面对神灵时候的那天然压制。

    一片死寂中,唯独一人还有行动的能力。

    脚步声如同低沉的战鼓声,突然炸起。

    一道身影伏低了身躯,像是离弦之箭,穿过身躯僵硬的众人,冲入山君自身所创造的结界当中,在后方的联络员看到这一幕,下意识开口:“卫馆主?!”

    他疯了吗?!

    在这一刹那。

    低沉的剑鸣如同龙吟。

    卫渊并指一扫,人未至,一道赤色流光撕扯鸣啸,先他一步横斩而过。

    那是张道陵的法剑,似乎斩过虚无。

    结界内被威压所震慑的几名修士得以挣脱。

    而后,卫渊猛然踏前,脚步微顿,左手扣住最后面受伤的人肩膀,拧身发力,左手手臂用力柔和,如同环抱婴儿,流风转动,将其送出,而右手顺势握剑,迅猛斩出。

    剑鸣酣畅淋漓。

    被困住的数人跌退出来。

    顾不得担心自己,猛地转过头,继而齐齐失神,看到那人居然拦下了如神如魔的男子,在一刹那间,两柄汉制的战剑在这里快速碰撞,爆发出连绵不断凄厉剑鸣。

    山君缓声道:“是你……”

    卫渊眉心所藏,昨夜和无支祁讨来的水神敕令散去,他脑海中清晰回忆起了,曾经少年道人给自己展示的那一幕,斩断龙脉,而此刻,或许自己也将斩断一次,斩断由刘秀赋予山君的气运,斩断山君自己铸造的神台……

    老师,希望我还没有忘记。

    卫渊手掌被震得发麻,掌中长剑却分毫不退。

    双目因为猛然暴涨的古老神性溢散出金色,这一次,作为太平道次天师的道行,让他掌控住了仿佛古代淮水一样肆意的力量,双瞳最后化作了金色。

    激昂的剑器碰撞声中,他和山君几乎同时后拉来开了距离。

    最终跨越了自我神话的山君,注视着曾经陪伴诸多传说的卧虎。

    卫渊手掌微微颤栗。

    他在此刻注意到了后方低沉的气势,他也明白现代人类初次接触到真正意义上,应该消失于神代的神灵会是什么情况,而无支祁给他的敕令,力量一直在不断流逝,他需要这些人的帮助。需要打破他们的恐惧,让他们回忆起,除去‘神灵并不都是仁慈的’这件事情之外的事情。

    卫渊沉默了下,微吐出口气。

    于是那些人看到,那外貌年轻的馆主将低沉咆哮的卧虎令悬挂腰间。

    看到他手中八面汉剑抵着地面,低沉开口,声音平静缓和,有安定人心的力量,道:

    “山君本为地祇,后成天神,已尝血祀,恣意妄为,为祸人间。”

    声音微顿。

    而后,有平淡宁静的声音落下。

    “卧虎卫渊,前来诛杀。”

    天下唯独神州有这样的误解。

    神灵都是仁慈的。

    那是因为,在这古老的大地上,古往今来,有颛顼绝地天通,有禹王治水诛神,有始皇天下一国,那是因为恶神,皆已被诛杀!

    伐山破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