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6章 诡,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40
  第0166章 诡,危

    张浩不知道卫渊真正的意思,只是附和道:

    “嗯,看史书是很有用。”

    卫渊只是有感而发,他顺便打开电脑查白云观的消息,然后就看到了一个让他神色微沉的新闻,大概是半个月之前,江南道的那些大商人们都汇聚在白云观,而这件事情的根本原因是,他们想要把握住淮水入海口建造城市的商机。

    所以白云观拿出了一个据说是祖师爷刻画的招财玉符。

    这些大商人们用白云观周围的山脉开发权去竞拍玉符,而就算是没能得到这一个祖师爷所制的玉符,也用这一类开发权限换了其它类型的玉符,最后导致的结果是,白云观的范围内多处了好几座山脉。

    白云观可以在这些山脉上动土建造,也可以设置一些法阵。

    这将导致山君可以安全潜藏的范围大幅度提升。

    特别行动组也同样知道这一点,针对这一头大妖的作战,毫无疑问需要调动尘世的军队武备,也会有很多修士布下结界,动静不会太小,而在这之前,必须需要确认的一点是——山君真的在白云观中。

    只有这样,进行结界封印之后的饱和式火力覆盖打击才有意义。

    否则的话,这么大的动静反倒容易打草惊蛇,会让山君更为谨慎隐蔽地潜伏起来,况且,山君在白云观中毕竟还只是卫渊的推测,没有具体的证据。

    道门和军方也不可能因为一家之言,进行那么大的力量调动。

    张浩将行动组这边的情况和卫渊说了一遍,头痛道:“天师,还有各派高人,都不能轻易下山,而且,如果天师亲自来的话,同样会打草惊蛇吧?一旦让这个山君逃掉,再想要抓住机会就更难了。”

    卫渊按揉眉心,注意到,再过一段时间就是中元节。

    到时候白云观有惯例的道门典仪。

    作为江南道最大的道观,那个时候人流量会相当地大。

    他本能觉得,山君会在那个时候做些什么。

    或许是血食,或许是借助惊人的人流量,悄无声息地离开白云观。

    必须阻止祂。

    而这一切的前提,是需要确认山君确实是在白云观这一点,只有这样才能全力调动道门军方的力量,但是现在,山君已经挣脱过往的牵制,无法从地祇上着手,又该如何搜查?卫渊突然想到那一副怪力乱神图卷,先前他还好奇,为什么行动组解决山君,怪力乱神图卷也没有反应。

    现在看来,怪力乱神图卷没有反应,是因为山君还活着。

    也就是说,哪怕是山君变成这个样子,作为卧虎的卫渊仍旧能辨认出来。

    但这需要他亲自进入白云观,确认山君是否还在这里。

    在明知白云观中有问题的情况下,这无异于入虎口。

    真正的山君,远比锦羽鸟所化的危险地多,因为那并不是简单的虎妖,而是山君这一传说本身的源头。

    卫渊本能回避这种冒险,本能不想走这一步,想要像是当初那样说一句平静的生活,但是他的声音顿了顿,却不知为何再说不出类似的话,再无法对即将发生的事情熟视无睹,侧眸看了看不远处木架上的一件件事物。

    卫渊的视线凝了凝,像是从这些藏品上看到了其他的东西。

    他收回视线,道:

    “我可以辨认山君。”

    张浩怔住。

    卫渊吐出一口气,道:“我会自己去一趟白云观,但是你们要提前做好准备,山君可不简单,在确认他在白云观之后,要在最短时间立刻开启结界。”

    “这一次,必须要杀了他。”

    ……

    行动组在这种事情的效率足够高。

    第二天上午,卫渊就出现在这白云观当中。

    神机营现代火器已经就位,而各家各派的真修,只要是就近的,不管有什么理由,全部都被一纸调令调了回来,要联手准备结界,将白云观所在的位置和常世人间分开,以免波及到普通人。

    现在还不到中元节。

    但是白云观已经开始准备之后的打醮典仪。

    而住得近的人们,以及在这应天府游玩的游客,也会过来观光,按照常理来说,人流量就是没有办法和正常的假期相比,也会远比平常时候要多,只是应天府早就在关键道路上封锁,导致这儿的游客要稀疏地多。

    剩下的一些人,要么就是之前就已经到了这里住下,要么就是附近散步走上来的人。

    天气稍微有些阴沉。

    卫渊穿着一身牛仔裤,穿着运动鞋,浅灰色的宽松半袖,背后背着琴匣,里面则是佩剑,打眼看去,这白云观看上去一片道家出尘气,可是细看则是一股铜臭味。

    卫渊眼睛微睁,道门的法眼所见,一切正常,来往的道士也都有着极为清晰的道门气象。

    但是当他握着卧虎令时候,眼前再看,就是一片阴云。

    那白色的庆云之上,变作血淋淋一片,贴着的金箔,长出墨绿色污浊,行走的道士嘴角带笑,满脸的死气,眼底浑浊,面有尸斑,死气浓郁,但是道门阴阳气机流转,转死为生,外相竟然如常。

    卧虎令灼热滚烫。

    卫渊眼中,偌大一座白云观道士,几无活人,不过满地尸首。

    他负剑行走在青石板铺成的道路上。

    走过这道观,放眼看去。

    触目惊心。

    ……

    直到将这白云观走了一遍后。

    卫渊面色不变,无声无息捏碎了一个小小的信号器。

    消息传递出去。

    毫无疑问,白云观已经全部覆灭,化作魔窟,而山君气息也在此处,但是难以把握住确切的位置,在得到卫渊所传的消息后,行动组成员迅速开始工作,在调动人员的同时,打出一个个电话,也有一个个编外成员出现,传递消息。

    这一瞬间,有组织成建制的力量发挥出来。

    因为有一部分游客是之前就住在了白云观附近,除非封锁白云观,否则无法让他们离开,但是那样会导致动手的情报暴露,若是山君确实是在白云观还好说,一旦山君不在白云观,而是隐蔽起来,把白云观当做诱饵盯着看打算钓鱼,那么就会导致消息暴露,导致山君逃遁。

    而现在,在确认山君所在之后,自然没有这个后顾之忧。

    或者是亲朋好友的邀约,或者是公司紧急加单,或者是来自于警察有足够证据的询问,一个个本来在这里散步游玩的游客开始以极为合适合理的离开,就像是被一只无形大手操控。

    其中毫无半点神通法术的作用。

    其中一名道人似乎想要上前询问。

    卫渊伸出手,拦住这个看上去比自己还小几岁的道人,客气道: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嗯?”

    那道人转过头,双目浑浊昏黄,面容僵死,盯着他看,卫渊手掌自然离开,没有和这道人接触,卧虎令被一道道气机封锁隐蔽,以免暴露自身,他很谨慎,愿意出头承担职责,和莽撞暴露可不是一回事。

    那道人收敛了神色,微笑询问道:“这位居士,有事吗?”

    卫渊装作没有发现这家伙的本相,做了个道礼,笑道:

    “叨扰,叨扰,在下道号天渊子,太平道散修,来这里是拜访天辰子道友,之前听说天辰子道友来了白云观,这次有机会,就来见一见他,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天辰子是卫渊相识的那老道士。

    他出发之前又算了一卦,顺便在梦里,用现实里一台电脑,和无支祁换了一枚御水神通的符箓护身,而卦象上显示,老道士天辰子仍旧安全,没有陨落,这委实是让他松了好大一口气。

    卫渊本来应该在确认了山君之后就离去的。

    但是没奈何老道士没手机,一场相交,卫渊只好亲自来找他。

    那早已经死去的年轻道士客气地给卫渊指路,卫渊礼貌地拒绝了道士带路的打算,自己朝着老道士住的偏院里敢去,越走越是能察觉,这地方处处妖气惊天,但是这妖气之中,竟然同时带着一丝丝佛门和道门的气息,庄严浩大,如同净土。

    而其中行走的道士又皆是死相人皮。

    触目惊心。

    卫渊好不容易绷住神色,且不动声色避开那些道人,避免和任何有可能会导致自己暴露的事物接触,转了好一会儿,总算是找到了屋子,索性快走几步,直接推门进去,里面传来老道士警惕的声音:

    “谁?”

    一头白发,精神健硕的老道捏着黄符,盯着门口。

    见到是卫渊进来,松了口气,又诧异道:“你怎么来了?”

    卫渊见老道士没事,旁边还放着一壶酒,没好气道:

    “真等到一个月后再来,就只能给你收尸了,快走!”

    老道士还有些茫然,卫渊上前数步,抓住道人手腕,转身迈步就要将他从这危险的地方带走。

    而后。

    他脚步一顿。

    因为他手里握着的手腕没有骨头,也没有肉,就像是一张皮。

    人皮。

    本被劲气封印的卧虎令突然剧烈震颤,散发出极浓的炙热,竟然撞破封印,发出一声声低沉的虎哮。

    老道人森然无声,盯着卫渊背后。

    卫渊猛地撒手,朝前翻滚,避开了背后森寒的一击,瞳孔骤然收缩,盯着那老人,他看到风吹而过,老道士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看到天辰子双臂垂落,道袍宽松,那熟悉的脸庞被吹皱,浮现一串串涟漪。

    刚刚被攥在手里的黄符尽数散落,上面的符文,尽是血色。

    像是纸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