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4章 客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79
  第0164章 客人?

    张浩说,来自于龙虎山藏书楼,当年张道陵封印山君的卷宗,已经被带下山来,带到了泉州,要送到博物馆里,可卫渊等了很久都没能等来第二波行动组成员。

    外面天色都渐渐黑了下来。

    夕阳如火,映照在这一条老街上。

    而后天色渐渐暗沉,原本如火一样的夕光也带着一丝黑暗的意味,直到最后一片黑暗,唯独只剩下一丝丝的霞光落在大地上,昼夜开始交替,魑魅魍魉也开始逐渐苏醒,在人所不知的地方开始活动。

    在樱岛,这叫做逢魔之时。

    而神州也有入夜后的种种传说。

    西方则是有入夜后化身狼人,吸血鬼,恶魔的说法。

    阴阳交替,自然会有怪异之事。

    不过卫渊不觉得那些阴邪的鬼魅妖物敢走到这一条老街上来,不提其他,霸王枪上可是有着神州兵形势第一人残留的煞气,哪个厉鬼敢不张眼睛凑上来?

    卫渊看了看时间,估计这今天是来不了了。

    起身准备收拾东西做饭。

    可才起身,卫渊脚步微微一顿,听到脚步声音,然后博物馆的门被推开,卫渊看到走进来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先生,面容慈和,有一道道岁月留下的皱纹,看上去就像是个随处可见的老人。

    只是他穿着一身灰色的古朴长袍,腰间还垂着一枚玉佩,带着圆冠,卫渊认出,那是汉代术士冠,那老人才客气问道:“小先生是这家店的掌柜?”

    掌柜?

    卫渊眼底讶异,点头答道:“这家店现在的确是我开的。”

    “老先生你是……”

    老人微微作揖笑道:“一个行路人,路远迷了方向,想要在您这儿讨杯水润润嗓子,也歇歇脚,会不会打扰您了……”

    卫渊深深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当然不会。”

    “既然开了店,那自然要迎八方来客,老先生请坐。”

    卫渊邀请这个老人进来。

    老人坐在待客用的沙发上,卫渊也坐在老人对面,水鬼遮掩了自己的死相,老老实实上了正常的水,老人环顾博物馆里的东西,笑问道:“小先生这里,不知道做什么买卖?”

    卫渊不知道这老人究竟有什么打算,他有所感触,回答道:

    “收些古物,也听些故事,留下一些人的痕迹。”

    老人笑道:“原来如此,倒是个雅致的行当。”

    他声音顿了顿,道:

    “冒昧上门,老头我这里也有个故事,就当做是报答了。”

    “也不知道小先生你看不看得上眼。”

    卫渊伸手虚引了下,道:“请说。”

    老人似乎是整理了下思绪,而后才慢慢道:“小先生既然做的是收古物和故事的事情,那么应该知道很多事情,猛虎是山中之王,山中之君的说法,想来也知道,但是你可知道这说法是怎么来的吗?”

    卫渊答道:“因为猛虎额头有一个王字。”

    老人点头叹道:“不错。”

    “但是小先生可知道,这猛虎额头,一开始并不是王,而是三,后来机缘巧合,有人加了一笔,这才成了王啊,我想要和你说说的,就是这个故事。”

    他伸出手,手掌透着一股虚幻清气,道:“小先生有神通。”

    “老头儿一边讲,您一边看着,如何?”

    卫渊看了一眼这老人,让悄悄绕后的水鬼和拔刀的兵魂都后退安分,而后伸出手指,如同把脉一样按在了老人的手腕上,神通随心运转,却仍旧能够控制,随时可以挣脱,那老人用另外一只手举杯喝了口水,道:

    “故事要从西汉末年的时候说起了。”

    “这无关什么史书,还没有所谓的王侯将相,一开始,只是个被狼狈追杀的年轻人,还有一只在汉武年间被封为山神的猛虎罢了。”

    ……

    地祇,顺国运而生,与国同在。

    同样也会伴随国运衰微而失去法力。

    猛虎已经不记得最初的经历是什么样子,只是记得他曾经被山下的百姓所尊崇,祭祀,得了他们的好处,也就不再伤人,甚至惦念着那点情分,偶尔会帮助祭祀自己的居民,杀死那些危害生活的猛兽。

    于是在汉武年间,被国家敕封为山神。

    那一天,山下的百姓给他建造了神庙,把一个石头雕刻的猛虎神像,从山脚下一口气抬到了山上,举行了很盛大的祭祀典仪,祂看了很是畅快,而且,这一次他有了两个属官,一个是年幼的伯奇,一个是秦末霸王死的时候通灵的锦羽鸟。

    素来独处的猛虎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而后岁月悠悠而过,百姓对祂的祭祀香火不绝,祂同样庇护一地安宁,斩妖除魔。

    平日和锦羽鸟饮酒,和伯奇谈论梦境,前往其他山脉河川拜访好友。

    肉食的话,山中野兽滋味足够丰美,气血更是足够雄浑。

    这样的生活几乎不逊于神仙。

    但是地祇终究和神灵不同,伴随着时间流逝,大汉也开始走下坡路,而猛虎自身的法力也开始不断变弱小,只是祂原本就是积年的猛兽大妖,仍旧还能维持自身存在,不因此而消亡。

    但是其他本是凡人,因为功德被国家封为山神土地的好友,却不断消亡,如同人寿尽死去,地祇也会有死去的那一天,猛虎并不在意这种事情,直到后来有一日,大汉的龙脉剧烈变化,气运移位,天地巨变。

    地祇们迎来了终点。

    ……

    又因一位好友消亡,猛虎大醉一夜,却被嘈杂声音吵醒,等到祂出去一看,却见到了一众精锐士卒,正在追杀一名年轻人,而那年轻人身上,竟然有着祂所熟悉的炎汉气运。

    作为曾经受到大汉供养的山神和武神,猛虎毫无迟疑,现身而出。

    祂轻易冲散了那些导致天地气运变化的精锐,救下了那年轻人。

    众人皆被虎威震撼到瘫软在地。

    猛虎烙守地祇信条,不曾杀人。

    只是以虎尾卷起青年,扔到背上,而后怒咆声中,背着那青年翻山越岭,来到了足够安全的地方,那青年面色苍白,却还是口气很大,对猛虎道谢之后,发誓往后必然有报答,要封他作万兽之王。

    猛虎不屑一顾,但是看在这青年身上气运的缘故。

    祂照顾了青年一段时间,甚至于指点后者的兵法和武艺。

    大汉龙脉移位,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众多地祇有的仓惶不可终日,有的却反倒豪迈不羁,仍旧鼓盆而歌,终日饮酒欢聚,猛虎和众多地祇保护这个青年,使得后者始终不曾被追兵发觉。

    那青年虽然有个很女儿家的名字,性格却极为豪迈不羁。

    和众多地祇谈兄论弟,称呼猛虎为兄长。

    青年名为刘秀。

    伤势痊愈之后离去。

    而后,猛虎等地祇仍在原本所封的山水之间,只是再如何旷达的性格,也只是在自己生死上能够看得开,当看到好友故交一个个虚弱不堪,几乎可能神魂散去,猛虎亦是心中烦闷,时时仰天长啸。

    之后,那导致炎汉气运移位的人寻找到了祂。

    那男子叫做王巨君,名王莽。

    王巨君和猛虎所化黑甲男子,谈论七日七夜,阐述自身希望的天下是怎么样的,猛虎虽然是猛兽,却也冥冥中觉得,这样的天下如果能够做到,似乎比之前烂到根子里的模样好很多,至少那些祭祀自己的百姓会过得更好。

    但是做到他说的样子,非常难,几乎是逆天而行。

    而这个时候,王巨君抛出了猛虎所无法拒绝的招揽。

    他愿意重新确立地祇祭祀,这样猛虎就不必眼睁睁看着数百年的故交好友神魂尽散,穿着黑衣的男人朝着他伸出手,从容地微笑道:

    “如何?要来和我开辟一处新的天下么?便名为新朝。”

    猛虎同意了。

    于是王巨君守信守诺,重新祭祀地祇,让猛虎的众多好友得以活下来,猛虎也将自身所知的兵法,武技一一讲述告知于王巨君,双方互相引为知己,甚至于为了报知遇之恩,亲自为他练兵,收下了九名弟子,皆有一时豪勇,被王莽拜为九虎将。

    猛虎为他安定天下。

    但是祂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站在王莽敌对阵营的,竟有当年的兄弟刘秀。

    王莽对于猛虎推心置腹,有活命之恩,更是救下了他诸多好友。

    而那青年更是曾经将猛虎奉为兄长,彼此兄弟相交。

    猛虎不愿看到二者相残,于是去找到了青年,希望后者能够停手,猛虎愿意以性命给他担保,保证他无恙……

    ……

    老人喝了口水,声音微顿,卫渊已经知道故事的走向,没有开口,水鬼听得有些出神,下意识询问道:“那那个青年同意了吗?”

    老人叹道:

    “怎么可能同意啊。”

    他声音顿了顿,道:“但是在猛虎回去之后没过多久,刘秀就找到了锦羽鸟,对于锦羽鸟许下了种种封赏,要锦羽鸟将猛虎独身带来,就说自己思考之后,决定答应大哥的提议。”

    水鬼怔了下,然后笃定道:“这肯定有诈!”

    “那猛虎去了吗?”

    老人面容浮现一丝丝复杂,道:“去了,怎么没去?”

    “在酒宴上,刘秀劝酒,彼此推杯换盏,欣喜不尽。”

    “猛虎那一日足足喝了数坛美酒。”

    “他是千杯不醉的,但是那一次,他醉了。”

    “在他醉倒的时候,王莽军败,他教导出的弟子将军,全部战死,曾经是当世名将的九虎将军连姓名都没能留在历史上,而王莽最终也殒命了,新朝转瞬而亡,然后,刘秀也死去了,他完成了自己的约定,给猛虎额头增加了一竖,于此变成了山君。”

    水鬼听得忍不住咂舌,道:

    “这得醉了多久?”

    “什么酒,这么猛?!”

    卫渊若有所思,道:

    “狄希,中山人也,能造千日酒,饮之,千日醉。刘秀给祂喝的,是中山酒?”

    老人道:“小先生渊博。”

    “那的确是千日醉,那酒常人喝上一杯的量,就能够醉上足足一千天,何况是喝了足足好几坛,即便是山神,也酩酊大醉了足足数十年才苏醒过来。”

    老人喝了口酒,道:“祂是抱着兄弟不再争斗的心醉去的,所以在那数十年的美梦里,祂看到的画面,应该是王莽开辟新朝,而祂和刘秀,还有地祇好友一并饮酒高歌,天下安定祥和。”

    “可惜,千日醉也会有醒酒的一天,何况是梦呢……”

    他叹了口气,继续不紧不慢地讲述。

    ……

    猛虎缓缓苏醒。

    酒劲儿太大了,他似乎还没能缓过神来。

    只是不知为何,隐约记得,刘秀似乎一下变得苍老了。

    那原本朝气的青年变成了阴气沉沉,也威严霸道的样子,变得不像他了。

    祂觉得自己是醉死了,这一梦太长。

    但是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解决了,祂不必再夹在兄弟之间。

    猛虎欣喜不尽,打算将此事告知于王莽,也以性命担保刘秀的安危,但是等到祂进入尘世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已经变了,他发现自己熟悉的事物熟悉的人都消失不见,祂得知了王莽惨死,而祂自己在好友和君主最需要自己的时候,醉死过去。

    猛虎几乎发了狂,红着眼要寻找刘秀要说法。

    但是然后才知道,刘秀也已经死去。

    满腔的仇恨突然不知道要去何处发泄,猛虎漫无目的地行走,不知不觉去了山下自己庇护的村落,酒醒了,祂最后回忆起了醉酒时候看到的唯一的画面,看到了苍老到不像是当年兄弟,神色阴沉的帝王伸出手,神色眉宇隐约还能看到当年的意气风发,手指在自己的额头缓缓滑下。

    “抱歉,大哥……”

    “你纵是醒来恨我,阿秀也认了。”

    以东汉的国运为之加封地祇,不再是山神,是山君。

    有孩童唱着歌谣跑过去。

    “老虎头上三横梁,刘秀加竖在中央。今年救我汉刘秀,来年封你兽中王。”

    “头大耳小尾巴摇,周身上下锦毛梢。牙似钢锯爪似刀,常在山中逞英豪。行人见它胆丧,樵夫望见魂销。忠臣孝子它不咬,奸臣贼子命难逃。”

    猛虎听到那最后一句,奸臣贼子命难逃的时候,突然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浮现心中,他又看到了自己熟悉的王莽,闭住眼睛,深深吸了口气,猛然起身,大步离去。

    也是这一次,祂开了血食。

    老人叹息,看向卫渊,道:

    “假若是小先生,得知君主因自己醉死而亡,而做下这一切的偏偏是自己的兄弟。救了自己性命之人,最终因自己所救之人惨死,而最重要的,无论是恩人还是仇人,亦或者君王,兄弟,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你会怎么做?”

    卫渊未曾回答。

    老人叹道:“祂最后孤身一人,穿着王莽军的战甲,背后绑着王莽的新朝旗帜,像是寻死一样冲到了当年剿灭九虎的军队当中,不知死活,拼杀到力竭。”

    “不去躲避攻击,也不去逃跑,最后被擒拿,这是在寻死。”

    “冲击军营本来必死,可却因为祂和光武帝的关系,以及祂眉心的王字和大汉气运息息相关,最终擒拿他的将军和天师,也只是将他封印,效仿禹王,将他和那座山流放出人间界……”

    “祂是一切故事和传说的开始,是最初的源头。”

    “自此猛虎皆可自称山君。”

    “山中之君这一称呼,远古尚且还有其他解释,但是自光武开始,便指得是祂,也只是祂。”

    “不知小先生,对于这个故事有何感觉?”

    卫渊没有询问老人的真身,沉思了下,回答道:“忠义难两全,不能因为忠而破坏兄弟开创的盛世,也没有脸面就此苟活,穿着铠甲,举起旗帜,冲杀而死,这正是秦汉之风,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也会做这样的选择吧,这一点上,我可以理解祂。”

    老人眼睛盯着他,道:“那山君……”

    卫渊道:“过往恩怨,我并没有资格插手,我也可以明白祂的选择。”

    “但是在这个时代,祂已没有拘束,开了血食,杀人不少。”

    他声音顿了顿,平静道:

    “当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