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3章 神州固有的浪漫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61
  第0163章 神州固有的浪漫

    卫渊在梦中穿行着。

    最后回到他自己梦里的时候,发现无支祁居然调出来了拳皇97的隐藏人物,开始用隐藏人物把普通角色一个一个地打过去,去看一个个角色的大招效果,尝试不同连招,乐此不疲。

    一直到了第二天白天,无支祁才不得不放下手里的游戏,离开了梦境。

    在无支祁离开梦境之前,卫渊再度卜算了几次,山君现在藏身于应天府,卫渊第一次是测算江南道会不会出现危及到普通人的灾害性事件,得到了清晰的征兆,是一切安全。

    这和卫渊的推断相同。

    以山君的谨慎,在发现自己被注意到的时候,不可能做暴露自身的事情,尤其是现在山君虽然舍弃一切外物,走上正统修行道路,但是在刚开始,实力恐怕不升反降,处于最弱小的状态。

    这段时间内的山君,会相当谨慎。

    而后卫渊算了算和自己相熟的老道士,后者虽然一身道行,但是毕竟年老,现在也在应天府,若是被山君盯上也有危险,得到的卜算结果是安全,老道士并没有被卷入山君肆虐的事情里。

    卫渊稍微放下心来,从梦中苏醒。

    接下来,就要等到张浩那边搜查出结论了。

    山君的真灵气息,以及外貌,他刚刚都已经通过梦境告知张浩。

    张浩和他不同。

    卫渊并没有学习过将记忆中的画面刻录在玉简里的法术,想要留影给其他人看比较麻烦,也不像是张浩那样是道门弟子,张浩可以请道行高深的长辈,使用类似于他心通之类的神通,让那些道人一并看到山君外貌真灵。

    而卫渊却不可能允许旁人这样做。

    一方面是他本身秘密太多,不愿让旁人看到他的真灵。

    而另外一方面,卫渊自己也不知道,别人施展法术去窥探他的真灵,究竟会看到些什么,不知道他们会遭遇什么,只是能够确认,即便是道行足够高深的修士施展这样的神通,都有不小概率被反噬。

    想想某位真修施展法术,然后口喷鲜血倒下去。

    卫渊觉得自己有几张嘴都解释不清。

    张浩他们就没有这样的顾虑,也有足够的信任度,这或许就是宗门传承的好处之一。

    卫渊脑海中思考情况,将一件件事情整理清楚,然后躺在床上,完全不想起床,他看着外面升高的太阳,开始漫无目的地思考一个哲学问题。

    昨天应该睡了足够的时间才对。

    为什么不想要动?

    睡觉是为了休息。

    ……如果梦里也要工作的话,那么睡觉的意义还在哪里?

    我不就是007?

    在历经了挣扎纠结,以及闹钟之后,卫渊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水鬼穿过门,来找他道:“外面有行动组的人找你,额……老大你怎么还没醒?几点了都……”

    半睡半醒的卫渊脱口而出道:

    “我被被子封印了。”

    水鬼:“……”

    卫渊一下清醒,咳嗽了下,面不改色道:

    “我是说,我在思考一个封印的术法,行动组的人来了?在哪里?”

    水鬼决定遗忘刚刚听到的话,回答道:“在博物馆里。”

    卫渊让水鬼去负责招待来访的客人,一边嘀咕行动组的效率这么快,才刚刚托梦没有多长时间,就已经找到了山君所化青年的身份么?一边快速穿衣,抬手招出清水草草洗漱了下,迈步走出。

    确实是行动组成员。

    但是不是泉市的特别行动组,而是来自应天府的行动组后勤部成员。

    那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黑色正装。

    他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拿出证件给卫渊看过,而后取出了一封信,双手托着递给卫渊,道:“卫馆主,这是应天府姜华亮教授的遗物,是给你的信,遗书上说是要给哪天救了他的人。”

    “姜老是癌症研究的泰斗,一辈子贡献,局长派我把信给你送过来。”

    他补充了一句,道:“当然,我们没有看信的内容。”

    “这是一种道德。”

    卫渊想到先前巫煊那件事情里,被自己学生用来做人体试验的医学教授,他神色微有些怅然,虽然知道老人当初的情况就已经极为糟糕,但是得到消息,仍旧心有遗憾,道:“姜老去世了吗?”

    那位行动组成员点头,回答道:“昨天去世的。”

    “这信应该是姜老对你的感谢。”

    “他是一位让人尊敬的老科学家,他的离去,是全人类的损失。”

    男人站起身来,笑了笑,道:

    “我还有其他任务,就不在这里打扰了。”

    卫渊把男人送出去,看了看手里没有被拆封的信笺,没有立刻将信拆开,现在都已经十点多了,他有点饿得慌,连做饭的心情都没有,扫了一辆共享单车,先是找到了一家自家开的早饭摊子。

    这种店面是自家的门面,不是那种移动的摊子。

    所以在这个时候还开着。

    卫渊要了一碗豆腐脑,两个茶叶蛋,然后拿了三屉小笼包。

    老板看的咂舌,道:“小伙子胃口挺大。”

    卫渊笑了笑,解释道:“饿得慌,好长时间没吃东西了。”

    “那是得多吃点。”

    卫渊用油泼辣子和醋兑了一碗料汁,一半小笼包蘸着吃,一半则是原味吃法,两种方法交错着吃,保证口感的新鲜,保证每一口下去都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享受,最后要了一个大肉包,咬了一口。

    然后把最后的料汁从这个口子,倒进包子里,再吃掉。

    老板收钱的时候,看了看卫渊,道:“肚子挺大。”

    卫渊笑着答道:

    “之前太久没吃东西,这一次吃撑了,中午饭都省了。”

    老板恍然。

    卫渊付完钱,找到第二家店,道:

    “麻烦拿一碗面,对了,再多加三两面。”

    迎着老板质疑的目光,卫渊面不改色道:

    “之前几顿没吃,饿得厉害。”

    ……

    卫渊有技巧有目的地转了一圈,这才吃饱,武门修士对于食物的渴求,需要等到下一个层次才能减弱,而在这个时候,他收到来自张浩的消息,是说张浩已经和师长们汇合,在确认真灵之后就会立刻开始搜查山君踪迹。

    另外,之前所说,张道陵封印山君时留下的卷宗已经开启。

    被龙虎山修士带到泉州,应该很快就会送到博物馆。

    张浩解释完后,匆匆挂了电话。

    卫渊将手机收好,骑着车慢悠悠地回家,路过花店的时候,看到珏正在花店里,少女穿着蓝色背带裙,浅色衬衫,踏一双透明高跟的凉鞋,披肩长发没有如同往日那样束起,而是自然垂落,正在看书。

    似乎注意到卫渊,珏抬眸微笑颔首,姿容清雅安宁,一如往日。

    卫渊想了想,迟疑道:“珏你昨天……”

    “嗯?”

    少女稍稍歪了下头,双眸澄澈安宁,眼底疑惑。

    “昨天?”

    卫渊声音顿了顿,道:“没什么,你昨天画的画真好,类它喜欢得不得了,说要给张道友好好看看。”

    少女恍然,微笑点头道:“喜欢的话,我还可以给它再画的。”

    卫渊和天女寒暄了几句,告辞离开。

    心里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看来不但是一杯倒,而且醉了以后事情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好。

    省得见面尴尬。

    卫渊推开博物馆的门,在花店里,姿容清雅安静的少女收回视线,将一缕头发整理到耳后,露出了脖颈和耳朵,原本白皙的耳尖微微泛红。

    ……

    吃饱喝足,卫渊懒洋洋坐在博物馆那张桌子后面,用小刀拆开信封。

    他注意到上面干涸的鲜血,想了想,将信展开,是红色横线的信纸,上面文字刚正,只是笔迹略有颤抖,卫渊念出来——

    “展信佳。”

    “之前救命之恩,还有阻止周子昌犯下更大错误这两件事情,还未能和你道谢,心中过意不去,故而留下手信,聊表谢意,另外还有一事要坦白,我保留了一瓶子昌的研究成果。”

    “但是,我并没有将其运用于不道德的研究,只是尝试体验了下这种药物,然后将部分数据留给后人。”

    “作为老师,作为一个人,周子昌的行为毫无置疑,是错误的,但是抛开一切,我也能够理解,没有任何一位医生可以抗拒让人类不死这样的成果和诱惑,我也一样,但是他走错了道路。”

    “人的寿命有限,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困难,或许一个人的一辈子,甚至于一代人都无法彻底跨越这些困难,但是只要确认这是值得的,我们仍旧要付出我们的一生,去开拓道路。”

    “这样后来人,就能在我们的基础上走得更远,甚至直接解决问题。”

    “而后遇到新的困难,他们也会为后来人的前进而付出自己这一生。”

    “看上去没有任何意义,也或许会被人嘲笑,但是放眼过去一百年,五百年,我们不就是这样,在嘲笑声里一步步走到前面,解决了一个个问题的么?以前连皇帝都有死于伤寒的,还有肆虐过一个时代的鼠疫,都以各种方式被控制消灭了啊。”

    “在往日看来,这不也是不可思议的吗?我们攻克了过往认为不可能的难关。治病救人,不断地解决疑难杂症,这一千年前,两千年前,学医之人的愿望,现在仍旧还被人接过来。”

    “其实我想,有如此大愿,代代相传。”

    “千年不变,不亦长生?”

    卫渊看着这千年不变,不亦长生四个字,突然想到了两千年前,想到了那笑起来嘴角有酒窝的少年道人,想到他说的治病救人,卫渊沉默了下,打开信笺第二页,看到上面几行变得刚劲有力的文字——

    “我知道,你或许不是普通人,你能够活很久很久吧。”

    “寿数绵长。”

    “不知道你能不能和我这普普通通的老家伙做个约定呢?”

    就在昨天,在孤独的房间里,病入膏肓的老人一边咳嗽,一边颤抖着写下了接下来的文字——

    “一千年。”

    “等到一千年以后,假如你还记得我这一封信,可以劳烦你看看那个时代吗?看看那个时代的人是否已经攻克了现在的十大绝症,看看人们是不是不用在被饥饿和疾病困扰?”

    “看看那蔓延几千年的梦是不是还活着。”

    “到那时,将这信笺烧给我的话,我是不是也能知道?”

    “算是我这即将寿尽之人,和你这长生不死之人的,一个小小的请求……”

    老人曾用最后的力气,将信笺认认真真地折好。

    而卫渊读着最后几句话,安静了很久。

    这是跨越千年的契约和约定。

    就算是已经倒在病榻上。

    仍旧有遥看来世一千年的豪气。

    亦是壮阔,也是浪漫。

    卫渊认真地把信笺放在桌上,取出笔,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而后划破手指,按下指印,卧虎注灵于这一张最普通不过,却也极为沉重的白纸上,他将信笺折好,而后,将这信笺放在博物馆的馆藏上。

    和最初的陶器,始皇帝玉龙佩,和太平九节杖放在一处。

    卫渊突然有一种感觉,在自己这小小的博物馆里,所藏的并不是器物,而是人。

    是人定胜天,是天下一国,是黎民求生,是医者大愿。

    他盖上玻璃做的柜门。

    于是这里,不只是有埋藏于过往的记忆,也有了对于未来的约定。

    阳光落入这本来普普通通的博物馆,没有开灯,因为老木的色泽,这博物馆里带着一种仿佛岁月流逝的昏黄色,卫渊站立在这沉浑的岁月里,安静看着这信笺,突然想着。

    会不会,是来世的自己,会偶尔发现这自己留下的东西呢?

    还是那时候,仍旧是自己。

    穿着黑色盘扣和细密云纹上衣,神色平和的博物馆馆主看了一会儿自己的藏品,转身离开,坐在老木桌前面,一边看书,一边等待着情报传递回来。

    博物馆藏品——

    信纸。

    医者大愿,千年不死。

    代号,004。

    契约,已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