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2章 传递消息的古老方法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97
  第0162章 传递消息的古老方法

    原本的冷峻道人,转眼变化做斑斓猛虎,浅黄色的双瞳冰冷无情,一抬手袭向僧人,卫渊一只眼中见到是道人手掌,另一只眼睛看到的却是虎爪,洞穿了僧人心口。

    又只一拂袖,便是恶风凶悍,将老僧的魂魄刮散,将其心口洞穿。

    而后那冷峻道人侧目。

    卫渊所见真身,亦是猛虎抬额按爪,煞气腾腾。

    而后又隐约看见了之前的事情,卫渊恍惚间看到猛虎来到道观,看到这一头猛虎从山脚开始往山上爬去,一边爬一边吃人,第一个被它吃的就是真正的青年道士,然后是另外一个看上去有些圆滑的道士。

    猛虎越爬越高,也吃了越来越多的人。

    这个画面的含义,是这猛虎第一个所害的人就是那青年道人,而后就潜藏在这山中,不断害人,也借此机会,不断修行,而这一头气势磅礴的猛虎卫渊也认得,正是先前假借锦羽鸟脱身的山君。

    “果然……行动组在赤霞观击毙的根本就不是山君。”

    卫渊睁开双目,卜算的卦象已经结束。

    他稍微思考,就能判断出来,山君恐怕又一次玩了把金蝉脱壳的手段,甚至于不止于金蝉脱壳,它将肉身,神位,甚至于部分魂魄都一一割舍,按照修行上的说法,这是渐次舍弃一切外物为假,只留下自身眉心一点灵性是真。

    去假留真。

    这是修元神的大道。

    非但凶悍猛虎,而且狡诈如狐。

    卫渊沉吟,再度闭目,再度用六爻数法去算。

    宁心静气,一点真灵只是念着山君现在所在的位置,然后灵台中先前想到六个数字,用这六个数字成卦象,但是这一次,卫渊却什么都没能卜算到,他所见到的,唯独只有一片空白和茫然,是滔滔流水和起伏的山脉。

    卫渊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

    失败了。

    刚刚可能已经被山君察觉到。山君不可能察觉到无支祁的力量,它很有可能是察觉到自身的遮掩手段失效,继而推断出自己被推占,而后直接‘藏’了起来。

    卫渊旁边有无支祁在,倒是不用担心被反制,可是无支祁气息也只能让卫渊不被干扰,而无法让他的卜算推占能力强过本就是秦汉大妖,又获封地祇的山君。

    卫渊忍不住心中低语。

    非但狡诈如狐,更是谨慎如鼠。

    持如履薄冰心,行猛虎凶悍事,求道之心既深且坚,下手又狠辣绝情。

    这些古代大妖,真的一点都不能小看。

    卫渊按揉眉心,他确实是发现了山君本身,也因为这一点,被山君察觉,不过以山君的谨慎,接下来一定时间倒有可能不会再轻举妄动,会选择潜藏在山中,会争取一定的稳定时间。

    卫渊想要立刻起身去将消息传递出去,却又想到,这种真灵见到的画面,需要用特殊的玉简刻录,然后再通过其他手续,其中繁琐麻烦,需要少说两日左右时间,太浪费时间。

    他沉吟许久,看着梦境中打得不亦乐乎的无支祁,若有所思。

    道:“水君,你先玩着,我出去一趟。”

    无支祁摆了摆手示意卫渊自己去,一双眼睛则还是死死盯着游戏画面,祂控制了自己的实力,以能完美享受游戏的快乐,打完一局之后,心满意足喝了口酒,才反应过来。

    出去?

    这里就是你的梦,你要去哪里?

    抬头的时候,卫渊已经不见了,但是既然这梦境还在,游戏还在,祂就没有多想,乐此不疲地低下头,顺手一按,开始了下一局。

    ……

    卫渊佩戴着灌灌的羽毛,从自己的梦境里跳了出来。

    深夜的泉市,陷入了沉睡。

    钢铁的城市潜藏在黑夜里,像是漆黑的丛林,而在这现代人建造的丛林上,悬挂着一个一个梦境,仿佛阳光投落下来的斑驳,阴影是阳光在大地上投落下的痕迹,而梦,这是生活穿过人们的内心留落下的果实。

    哪怕他们自己都不曾注意。

    一个个梦境,装点着黑暗中沉默的城市,而身穿黑色盘扣上衣的博物馆馆主轻轻落下,而后飞快地在这梦中的城市坠落,他抬起手,忽而手中出现一把黑色的伞。

    黑伞打开,卫渊的身体违反了现实的规律,一下被吹得飘荡起来。

    就像是一朵蒲公英划过丛林。

    他穿过斑驳的,破碎的梦,抬手按着头发,防止被风吹得过于凌乱。

    飘了好一会儿,卫渊的脚步才总算是落了地,手掌一抖,手里的伞就消收束起来,卫渊看了看自己的手,赞叹道:“果然是梦,想什么都能变出来。”

    “要是现实中也能这样就好了。”

    他手里出现一块糖,塞到嘴里。

    卫渊辨认了下方向,在一个个梦境里跳跃,快速前往目的地。

    他在寻找特别行动组张浩的梦境。

    他其实想的很简单,与其自己找到玉石刻录,然后再告诉张浩他们,还不如直接在梦里让张浩见一见山君,简单快捷,无论真灵,还是气息,来龙去脉,都交代得清清楚楚。

    卫渊佩戴着灌灌的羽毛,能够梦中保持灵智。

    而这东西在山海异兽被禹驱逐出去之后,人间界就很少见了啊。

    他一时间都没想过,灌灌的羽毛还能这样用。

    如果这东西能普及的话,或许……

    卫渊思绪微凝,然后嘴角微微勾了勾。

    嗯。

    或许会出现一堆被薅秃噜了皮的灌灌,拉着横幅,愤怒控诉行动组压榨山海异兽?

    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收敛了自身情绪。

    停下脚步,前方是特别行动组成员居住的地方,当然,对外称呼是某某公司家属小区,相当接地气。

    卫渊直接找到了属于张浩的梦境,然后走了进去,虽然这一次梦中行走没有类帮忙,但是他本身道行领悟水涨船高,做到这一点轻而易举。

    张浩是一个人居住的,行动组制服笔挺挂起,房间整洁。

    梦中,张浩站在花园小路上,往前走去,他看到前面快步朝着自己走来的沈寄风,心跳加速,少女仍旧一身研究员标准搭配的白大褂,简单素净的白马尾,眼镜也很难遮掩住那一双明净的眼睛。

    张浩鼓起勇气想要开口。

    可是沈寄风却只是低着头,装作没有注意到他一样,快步离去。

    张浩张了张口,抬起的手都落下来。

    他已经记不得第几次,少女忽视了他,他担心这个常常和自己配合的师妹是不是已经心有所属,旋即想到,一定如此,所以才故意不愿意搭理我。

    每次和她聊天都神不在焉,漫不经心。

    张浩心情低落纠结,梦境也变得昏沉,甚至于不知道从哪儿飘落花瓣,意境凄冷。

    “……”

    卫渊嘴角抽了抽,他完全没想到平日精悍的张浩会有些多愁善感。

    他收敛杂念,手指孕育一点灵性,将山君画面放入,张浩正在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发现自己眼前的道路发生了巨大变化,他脚步一顿,已经出现在了一个屋子里。

    因为是梦中,所以张浩没有任何狐疑,没有感觉任何不对。

    他看到前面一老一少两名僧人,还有一名道士。

    正要上前打个招呼,突然看到那道人居然悍然出手,右手直接化作利爪,将那青年僧人击杀,而后一拂袖,老迈僧人咳血倒地,张浩神色一怔,旋即本能踏步上前,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柄剑,左手则是枪械。

    他将枪里的子弹一口气打空,但是那青年道人居然毫发无损。

    再一抬头,那道人直接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双目冰冷。

    张浩猛地抬手出剑。

    道人手掌按下,剑锋寸寸崩碎,一枚枚碎片飞起,张浩瞪大眼睛,清晰无比看到了道人的真容,看到了他浅黄色的瞳孔,而后,这青年道人直接化作了一头斑斓猛虎,震天撼地的咆哮当中,朝着他扑杀下来,煞气扑面。

    张浩瞳孔收缩。

    而后,天地突然都凝固。

    世界笼罩一层昏黄色,像是琥珀,冰冷的青年道人虚像,真实可怖的猛虎,死去倒下的僧人,流淌的鲜血,飞溅的剑器碎片,一切真实,一切却又停止动作,像是默片。

    唯独张浩心脏疯狂跳动的感觉,让畏惧的感觉浮现。

    踏,踏,踏。

    忽然,有脚步声一下一下响起。

    张浩下意识转过头,看到身穿黑衣,衣摆处有赤色云纹的博物馆馆主,看到他手中一把黑伞,在昏黄凝固的世界里步步走近。

    张浩惊愕:“卫馆主?你怎么会在这儿?”

    卫渊道:“有事。”

    他指了指前面的猛虎,问道:“张浩你知道他是谁吗?”

    张浩心有余悸,答道:“是山君。”

    “我曾经在他的神像上,感觉过类似的气息,只是没这么强。”

    卫渊点头,道:“就是他。”

    “山君还没死,此刻还藏身江南道,先前就是以那青年的面貌行动。”

    “你记住了吗?”

    张浩点头,卫渊声音道:“麻烦你转告行动组了。”

    声音微顿,他抱歉笑道:

    “抱歉让你做了个噩梦。”

    张浩还有不解。

    卫渊微笑不答,手中的伞,往前面地面点了一下。

    异鸟的羽毛,以及前世对于道法的领悟此刻运用起来。

    而后,张浩的梦境整个破碎。一切的色彩和图案都像是摔碎的玻璃一样掉落,留下纯粹的黑暗,卫渊也顺势走出了张浩的梦境,床上的张浩还在沉睡,但是很快就会自然醒过来。

    卫渊本来打算离去,可是临走时候又想到,如果张浩觉得这就只是个梦该怎么办?

    瞥见桌上有白纸,以及行动组所用的印泥,卫渊若有所思。

    留了痕迹之后,才离去。

    出去之后,本来打算直接回去看看无支祁打得怎么样,却又恰好看到了不远处沈寄风的梦境,他的手机,无支祁的两个手机都是这姑娘提供的,先前鬼域里也和卫渊一同经历了些冒险。

    此刻这梦里似乎也是在路上遇到张浩的那一段,卫渊有些好奇,想了想,幻化出一枚古钱币,抬手以金钱卦卜算了一次,确认自己进入梦中不会撞见失礼的事情,这才进入看去。

    梦中,沈寄风在道路上走着。

    她完全无视了前面走来的人形生物是谁。

    无视了那人形生物抬起手是要做什么。

    黛眉皱起,陷入沉思——

    “唔……”

    “今天的实验,应该用第一个剂量组,还是说减半再试试?”

    “还是减半吧,再做一组。”

    少女快步离开。

    留下失魂落魄的张浩。

    卫渊:“……”

    ……

    张浩猛地睁开眼睛。

    他好像做了个噩梦,梦到了猛虎山君杀人,自己也差一点就被杀了。

    还梦到了卫馆主。

    这个梦太真实了,张浩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那种心有余悸的感觉才慢慢缓了下去,可不知道为什么,梦里的山君,还有青年道人长什么样子,他都极为清楚,甚至于清楚地知道这个是山君,知道自己得上报。

    可是,这只是个梦吧……

    是胡思乱想弄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可最近也没有想山君的事情。

    因为这梦太真实也太可怖,张浩感觉有点口干舌燥,他站起来去倒水,打开灯,端起水杯,视线顺势偏移,旋即看到桌子上有一张纸,怔了下。

    他记得自己睡觉前应该将桌子收拾了。

    于是下意识抬眼看去,旋即视线微凝,他看到纸张隐约昏黄,仿佛经历了漫长的岁月,看到了纸张上,红色的印泥化作了两个古篆文字,卫渊二字,清晰而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