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1章 推占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43
  第0161章 推占

    卫渊看着眼前虞姬狐疑的视线,觉得自己距离社死就差那么一步。

    他尽可能让自己表现得真诚,然后手掌托着糖果,诚恳解释道:“这真就是糖啊,虞姬你信我,要不你也吃一颗?”

    “你吃了你就知道我没说谎……”

    卫渊还没说完。

    听到水鬼压低声音,语带震撼道:

    “老大药倒了一个还不算,还打算药第二个?”

    卫渊:“……”

    虞姬愕然,而后本能后退一步,远离卫渊手里的糖。

    背后霸王枪已经不再是嘶鸣了,那几乎是震颤如同咆哮。

    这个时候,天女珏眨了眨眼睛,本来想要站稳,却脚步踉跄了一下,似乎掌握不好平衡,朝着前面跌倒,迷迷糊糊,面颊醉红,卫渊一惊,下意识向前,打算将少女搀扶住,却听到凌厉声音,逼迫面颊,不得不止步。

    而虞姬伸出手掌,环绕少女肩膀。

    然后稍微用力,让天女珏从前倾变成后退。

    让少女的头靠着自己的肩膀。

    右手顺势自身后抓握装霸王枪枪头的匣子,调转匣子,仿佛长剑,指着卫渊,剑眉凌厉,双目明艳,红裙黑发,英气逼人,动作一气呵成。

    草,好帅,好羡慕。

    卫渊下意识就要化身围观群众大喊666,然后发现自己就是被指着犯人,嘴角又抽了抽,勉强解释道:

    “虞姬,你信我,我真的是无辜的。”

    虞姬用霸王枪指着卫渊,语气柔和道:“卫馆主,我不想怀疑你。”

    “其实我很相信你,嗯,很相信,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所以麻烦你把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双手抬起,往后走,站在墙边上,对,就是那里,墙角。”

    卫渊:“……”

    他有苦说不清,只好将糖果放下,步步后退,而后虞姬小心翼翼地打开糖果,施展法术,查看这东西究竟是什么,看上去就像是糖一样,而后,法术所检测出的构成,得到了结论,成分也和糖果一样。

    于是穿着红裙,英气勃勃的女子沉默了下,道:

    “是糖啊……”

    卫渊叹气道:“是糖啊。”

    众人陷入沉默,而后看向迷迷糊糊,脸颊醉红的少女。

    然后道:

    “是糖啊……”

    ……

    片刻后,不断道歉鞠躬,满脸愧疚表示之后会有所赔礼的虞姬,在不甘心的霸王枪嘶鸣声中,将天女珏带走,送入对面的花店,卫渊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

    回头看的时候,博物馆里一片安静,水鬼,兵魂都不见踪影。

    红绣鞋老老实实躺在木盒里。

    哒的一声。

    木盒的盖子不小心掉下去。

    红绣鞋小心翼翼探出来,把木盖子盖起来。

    然后继续装死。

    卫渊回过头看着博物馆,盯着藏起来的水鬼,道:

    “叉出去……”

    “不,算了。”

    水鬼大喜。

    卫渊叹了口气,然后面无表情指了指门口,道:

    “你们三个,自己把自己叉出去。”

    ……

    虞姬将满脸醉红迷糊的天女珏送到了花店里。

    看着仍旧有些迷糊的少女,叹了口气,让她睡在床上,盖上被子,睡去的少女仍旧有昆仑天女一贯的清雅模样,只是醉酒时候却和往日不同。

    虞姬放轻脚步离开。

    过去了十几个呼吸,天女小心翼翼睁开了眼睛,眨了眨,看了看周围,发现虞姬确实离开,才松了口气。

    躺倒在床。

    她其实在刚刚一开门,被冷风吹了一下就清醒了。

    毕竟本质上是九天之上的昆仑清气。

    但是想到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想到那一个酒嗝儿,天女珏沉默了下,觉得西昆仑和天神们,清冷雅致,从容淡然,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受到了损伤,认真思索该要怎么办,最后没有找到任何解决的办法。

    王母,我该怎么办?

    沉默许久,少女的头和脚默默缩进被子里,缩成一团,双手握起抵着下巴,闭着眼睛,语气温和安慰,道:

    “梦。”

    “这一切都是梦哦,珏。”

    “睡一觉,什么就都过去了。”

    ……

    卫渊在打发了水鬼几个家伙之后,便回到了自己修行的静室之内,行气一周天,安心宁神,然后才用功勋,换取了大汉武库里面的周易原本,里面有着汉武帝时期董仲舒的注解。

    提出天人合一,大一统的董仲舒,就算不是那个时代最强修士。

    也足够有资格角逐这个身份。

    即便是有前辈的注解,易经同样晦涩难懂,极为深奥,卫渊曾经跟随张角很长时间,被后者一手教导出来,对照着董仲舒的注解,倒是很顺利地入门,至少初步掌握了这一门神通。

    卫渊一手握着卷宗,然后按着易经上的注解去尝试算卦推占。

    先是算了算简单的事情,确认了确实能勉强用的出来,靠着自身道行,虽然比较慢,没有办法心念一起即成一卦,但是提前做好准备,是能进行占事的,更何况,还有那老僧传递给自己的灵性在,能提升数成概率。

    卫渊冥思凝神,轻易收摄自身的念头,让心中如同平湖,不起尘埃,然后引动那一点灵性,让眼前再度出现了有着浅黄色双瞳,穿道袍,气度霸道睥睨的青年。

    在这一刹那,卫渊行六爻数法,心生一数,作初爻数,心生二数,作二爻数,心生三数,作三爻数,一直到心中本能浮现第六个数,用作上爻数,配成卦象。

    然后再开始解卦象。

    按照寻常人的方法,这个时候要翻出易经,进行诸多繁杂的解释,以求靠近卦象所指示的结果,而卫渊属于有道行在身的修士,略作尝试,并指起一道符,而后以驱鬼神通,双目闭住,行周公解梦法。

    这是让这卦象自然演化,而后化作一个梦境,而后见梦解梦。

    于是,卫渊‘看到’了那穿着道袍的年轻道人,看到他变得年轻,从十六岁开始接触到道门,而后一直按部就班地修行成长,在二十岁的时候被收为正式弟子,接触到更高一层次的道法。

    而他因为少年时候的某些原因,极为讨厌佛门。

    在遇到僧人到来的时候,双方发生了争执,最后闹到了兵戎相见,最终愤而出手,将这一老一少两名僧人击杀,夺取舍利子,之后潜藏遁逃,已经隐姓埋名离去了,甚至于连这一张脸都不是他的真容。

    卫渊看到那白衣道人掀开人皮面具。

    露出一张粗狂,三十多岁的男人脸庞,这个中年男人满脸怨恨地注视着远处,在那道观里,真正的白衣道人正安静修行,按照解梦法,这是代表着,真正的凶手不是那个白衣道人,而是这三十多岁的男人。

    他一直嫉妒自己的师弟,厌恶佛门。

    故而如此陷害他。

    卫渊睁开双目,想了想,又对照着易经,重新尝试过其他几种推占卜算的方法,但是得到的推占结论都大同小异,杀人者是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伪装成那青年道人,是要陷害同门;击杀僧人,是因为厌恶佛门。

    卫渊随手抛出三枚硬币,做了一次金钱卦。

    确认自己先前的卜算推占是正确的。

    有老僧留下的一点真灵辅助,这占卜的准确性可以信任。

    卫渊将自己的推占结论写下来,又思考要怎么样将自己灵性所见的画面传递给其他人,一般来说是会运用白玉之类的灵材,将所见画面短暂封入其中,类似于之前圆觉他们所使用的佛珠传讯。

    可以想办法弄一个,将消息传递出去。

    卫渊看了看天色,已经凌晨三点了,打算先睡一觉,再将这消息传递出去,睡下的时候,他思绪微微顿了下,突然想到,推占天机并不是绝对正确,也有可能被干扰,会被引导向错误的结论。

    自己毕竟是新手,怎么能确认自己的推占没有被故意影响?

    想到那青年睥睨气度,卫渊仍旧觉得不对劲。

    但是一时间也想不到确认的方法,假如对方真的能影响自己的推占,那么后者显然在天机验算的领悟比自己更强,自己要如何才能排除干扰?

    沉吟许久,卫渊突然想到一个方法。

    他翻身坐起,取出了灌灌的羽毛,这能够让他佩之不惑,在梦中也保持清醒,而后收敛心神,躺在床上,安然入睡,很快,先前就因为柳绍英上门而被打断的无支祁缓缓出现。

    在梦境中,神代的淮水涛涛流过。

    卫渊看到无支祁的金色双瞳,看到祂身上缠绕着太古诸族工匠铸造的锁链,而无支祁未曾想到卫渊会主动入梦,祂想到自己搜索的东西,陷入内心挣扎当中,极为犹豫,自己要不要试试搜索出的东西。

    但是那有损天神的威严。

    但是游戏……

    天神的威严,即便长空崩塌,万物毁灭,也不可撼动。

    即便岁月流逝,沧海桑田,无无法改变。

    但是游戏……

    无支祁眼底纠结,正要开口。

    却见到卫渊在梦中主动具现出了电脑,饮料,道:“水君,游戏有很多,可以慢慢来,而且很多游戏会浪费时间,耗费电量,你也未必会喜欢。”

    “不如先试试这几个游戏,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慢慢来。”

    无支祁一怔,想到搜索的答案——

    ‘家长一定会服软的。’

    ‘可能不会一口气答应你的要求,但是在生气拒绝之后,就会心软后悔,会想办法弥补。’

    “这个时候,要见好就收。”

    “一点一点来,一次不要贪太多,花点时间,总会凑满图鉴的。”

    原来真的有用?

    而且无损于天神之名。

    无支祁眼底古怪,想了想,缓缓点头。

    卫渊古怪看着无支祁,觉得今日的后者有些好说话。

    他看着无支祁盘坐下来,看着祂手握手柄,打开了拳皇,第一次接触的无支祁,很快就沉浸入游戏当中,卫渊收敛心神,压下了疑惑,盘坐在无支祁旁边,周身能感觉到神代顶级强者溢散出的气机,而后双眸微敛。

    再度推占卜算。

    他不相信,有谁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干扰引导他的推占。

    于是他眼前再度看到那白衣青年,看到他的真容。

    看到他浅黄色的瞳孔微转。

    耳畔神代淮水的声音浩瀚,卫渊眼前恍惚,似乎有一层烟气被冲散。

    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已是一头猛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