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0章 卧虎——历史作弊器失败!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88
  第0160章 卧虎——历史作弊器失败!

    出租车师傅展示了在这城市里久经磨练的车技。

    车开得又快又稳,而且安全。

    经年的老司机,交警都不查的。

    卫渊吃了两粒糖,稍微从那种干呕虚弱的状态里恢复过来,路上在琢磨着等会儿该换取哪一门推占之术,神州体系的占卜术,基本上分为上古和上古之后,而划分点是《易》的诞生。

    之后孔夫子整合注解《周易》,让易经能为更多人所学习。

    《广雅》中有记录,数,术也。

    周易基本也是儒家弟子所必修的东西,大汉武库当中的是汉武时期,董仲舒所注的《易经》,这一门推占手段所擅长的是占事,而不是算命,卫渊现在的功勋,只能换取有注解的手抄本,而无法换取其中的灵韵讲解。

    但是对于这一点,卫渊倒不是很在意,他本身就是由张角一手教导出来的,自身道行领悟足够。配合有大儒做注的手抄本,已经足够让他掌握推占的手法,至少眼下是足够用了。

    到了地方,卫渊用手机付款之后,晃晃悠悠走了下来,现在时间已经有点迟了,他看到博物馆开着灯,好奇推开门,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天女珏,穿着浅卡其色长袖上衣,还有深蓝色的牛仔背带裤,头上戴着棕色八角帽。

    黑发垂落下来,袖口的风格有蒸汽朋克风格。

    看到她全神贯注,仍旧在以黑猫类为模特画画。

    但是这一次,少女笔下的画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活灵活现,或者从笔触上看,还称不上是什么有造诣的大师,但是也已经是一个相当出色的画师,而这距离上一次将黑猫类化成那个样子,才过去很短时间。

    这样的进步速度,几乎称得上一句可怕。

    卫渊讶异,天女珏落下最后一笔,满意点头。

    注意到卫渊视线,她神色从容不迫道:“画得如何?”

    卫渊这一次真心实意道:“厉害!”

    少女微微一笑,放下画笔,表面上风轻云淡地道:“毕竟活了很久,也曾经和神州上许多的画师学过画画的道理,触类旁通,学东西很快的。”

    黑猫类本来已经躺平认命,听到这说法,倒像是有转机。

    一下从瘫坐的模样抬起头来。

    它跳起来,看到画上一只神态慵懒,神色凌厉的黑猫,都给吓了一跳。

    而后认出来,这就是自己。

    当下心满意足,满意端详,伸出爪子指了指这画:“喵喵,喵啊……”

    少女的背带牛仔裤上,白色帆布鞋上,都有残留的颜料痕迹,她看到卫渊神色,右眼眨了眨,微笑用手中的画笔抵了抵头顶的褐色八角帽,滑落一缕黑发,压低声音,带一丝得意微笑道:

    “作为补偿,小小用了点艺术技巧。”

    卫渊看着那心满意足的类。

    这艺术手法,可不是用了一点点。

    他旋即注意到了少女刚刚说的话,讶异道:

    “昆仑山会让你们下山学东西吗?”

    珏笑着回答道:

    “是啊,我们也不总在山上的,总有下山透口气的时候嘛,那时候,王母就会安排一些人间的人来教我们东西,而且人间也往往会涌现出让西王母都震惊的大才,祂会把这些人的书带到昆仑虚,保留起来。”

    卫渊想了想,突然想到周易,周易最初是由孔夫子整合并且留下注解的,如果珏也学过的话,他向少女请教,不就就像是让古代大儒的弟子给自己讲解一样,这样他的推占术应该能够更快入门,当即好奇道:

    “那珏,你会儒家的《易经》吗?”

    珏面色似乎变白了下,问道:“儒家?夫子的儒?”

    卫渊道:“是啊,儒家都会学这个,就是周易。”

    他注意到少女脸上那一丝残留的惊愕,道:“怎么了?珏?”

    少女手掌轻抚胸口,吐出一口气来,道:“我,我没学……虽然是有过机会,可那时候我还小,夫子又把我吓住了。”

    “最后我和几个姐姐就都没学他的道理。”

    卫渊怔住道:“夫子,吓住?”

    他还没有继续说下去,水鬼和戚家军兵魂听到声音凑过来,两只鬼的鬼脸是满是好奇,水鬼拍了拍自家胸脯,大剌剌地道:“孔夫子有什么吓人的,万世师表,我记得他的画像,不就是老头儿吗?”

    戚家军兵魂赞同点头,道:

    “那些儒生,一股子酸腐气,让人恨不得抽刀子砍掉。”

    “就知道动嘴皮子,百无一用是书生。”

    两个死鬼老哥成功达成共识。

    记忆最后残留在晋代的少女怔住,眨了眨眼睛,道:

    “……和善?只知道动嘴皮子,百无一用?”

    戚家军兵魂挠了挠头,勉强用法力在空中构筑幻象,道:

    “儒生嘛,就这样。”

    空中出现一个身材消瘦面色苍白的书生。

    “拿着这个。”

    书生手中多出一本书。

    “说着这个,什么之乎者也,就知道动嘴皮子。”

    卫渊多少明白过来,他看向旁边少女,道:

    “珏你见过孔夫子?”

    天女深深吸了口气,小声道:

    “我没有见过你们口里的万世师表。”

    “但是如果你说的是一个两米多高,至少两百来斤重,出身武将世家,能够扛起负担国运的都城城门还哈哈大笑,跑步速度比兔妖还快,能单手驾驭四匹马的青铜战车,单手使用作为礼器的青铜戈和青铜戟,带几十个学生就敢在乱世里跑来跑去,还偏偏喜欢讲大道理的大叔,我确实见过……”

    少女这一连串话一口气说出来,才长呼口气。

    戚家军兵魂:“……”

    水鬼:“……”

    珏似乎觉得语言无法表达自己的认知,想了想,也用法力构筑了虚像,认真解释道:“夫子的话,他是这样。”

    首先是一条身材高大威猛,力扛城门的齐鲁壮汉。

    “他驾着这个。”

    画面上是一辆四匹龙马拉车的巨大青铜战车。

    “挥舞着这个。”

    继而浮现出一柄超过两米高,手腕粗细的巨大青铜戟。

    “如果必要的话,他可以穿戴铠甲,高声吟唱着汤誓,或者诗经里的战歌,或者哈哈大笑,然后单手控制住战车,另一只手挥舞需要很多人才能使用的重兵器,以狂风一样的速度朝着你飞掠过来。”

    “他的弟子,每一个都要掌握礼,也就是神州的律例和规则,要熟练掌握术数推占,还必须得熟练操控青铜战车,掌握那个时代最先进的远程兵器和近身兵器,射术和剑术,嗯,还要能讲道理。”

    “而这样的学生,他有足足三千个。”

    “你们怎么会觉得他是只知道动嘴皮子的?”

    少女眼睛瞪大,满脸不敢置信。

    “那个时代的神州很乱,他可是在乱世里到处跑都没事的啊。”

    戚家军兵魂讷讷道:“那帮儒生说是,靠着圣人道理。”

    天女认真道:

    “但是这句话是一个勇过虎贲,力扛国门的人说的啊,他还说有仇报仇,以直报怨,结了大仇就要枕着兵器睡觉,提醒自己别忘了,路上遇到仇人,直接提着拳头上去报仇,说不共戴天……”

    “就这样的儒生。”

    她指了指戚家军兵魂显化出的,想了想,语气里有为认识的人表达不忿的情绪,却仍显得温和克制,道:“夫子只要驾驭战车一个冲阵就能打倒十个,不,一百个以上……”

    卫渊嘴角抽了抽,道:“那珏你和夫子是怎么认识的?”

    少女把手收回来,回答道:“嗯……我们在外游玩,见到过夫子,听他讲过几日道理,然后因为丢失了玉符,有昆仑山的神将急急找来,和夫子讲道理,没能讲赢。”

    卫渊讶异,回忆那些高高在上的昆仑神将,诚心实意感慨道: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讲道理,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

    少女张了张口,悄声道:

    “是先打,打输了。”

    “然后才和夫子讲的道理。”

    神将被孔夫子揍了?

    卫渊沉默,然后下意识看向旁边,驾驭战车豪迈而来的男人。

    他突然知道,珏为什么会知道夫子‘御车挥戈’的画面了。

    珏理了下头发,轻声解释道:“……所以,因为那件事情,我没能跟夫子学易,否则的话,应该有机会能够经历夫子搜集残篇,加以整合注解为《周易十翼》的过程。”

    卫渊有些遗憾,那毕竟是孔夫子对于周易的理解,如果珏学过,自己向少女请教,进境肯定很快,可眼下看来,只能自己啃书了,旋即安慰道:“没事的。”

    思绪微顿,道:“对了,那位昆仑神将后来呢……”

    珏沉默了下,回答道:

    “夫子那时候还没有三千弟子呢。”

    卫渊了然点头,明白那位昆仑神将最后应该成了夫子的某位弟子,伴随夫子一世,而后才复归于昆仑。

    毕竟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

    卫渊摇了摇头,突然想到一事,伸手掏出剩下的酒心糖,微笑道:“对了,珏,吃糖不?”

    珏拈起一枚红色的,道:“你出去买糖了?”

    卫渊随口道:

    “没有,就是今天解决了个麻烦,那家小孩儿送给我的,嗯,谢礼。”

    卫渊记起一件事,道:“对了,珏你喝过酒吧,这糖果里有点酒精度……”卫渊声音顿住,看到少女吃下糖果之后,一张白皙的脸庞肉眼可见变红,双眼瞪大,浅褐色的眼瞳里像是氤氲水波。

    卫渊:“……”

    几千年没喝过酒?!

    没事就被关山上,放风下山就学东西,上山下山不给喝酒,西王母你这是什么封建家长?

    等等,神仙里也有一杯倒吗?

    天女张了张口,“……怎么,有点晕。”

    退后一步,脚步踉跄了下。

    卫渊突然察觉到背后的诡异视线,转过头,看到戚家军兵魂不敢置信看着自己,看到水鬼瞪大眼睛,注意到两只鬼的视线落在自己手上,死死盯自己手上剩下的糖果,盯着那五彩斑斓的糖纸。

    卫渊突然觉得脑壳儿疼:“不是,你们听我解释,这就是糖啊。”

    水鬼退后一步,双手环抱胸前做自保状:

    “老大,你下药了?”

    戚家军兵魂痛心疾首:“将军,怎可如此下作?!”

    红绣鞋悄悄出来,摸到座机那里,悄悄点了第一个数字键。

    机械音节清晰明亮地响起:“1……”

    卫渊:“我尼……”

    门外铃声响起,一身红衣的女子踏入,旋即注意到这一幕,注意到面容泛红,晕晕乎乎的天女,注意到卫渊手上的糖果,虞姬神色微凝,剑眉掀起,两道目光直直落在卫渊身上,道:

    “怎么回事?”

    卫渊只好看向天女,道:“珏,你跟他们解释一下,这就是糖啊。”

    少女双眼茫然,张了张口。

    打了个小小的酒嗝儿。

    这一刹那,卫渊感觉到身前那炙烈如火的女子双目冰视线如同刀剑。

    感觉到她背后霸王枪的欢喜雀跃——

    戳。

    戳死他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