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9章 离去,后续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40
  第0159章 离去,后续

    那古镜最中间裂开一道缝隙。

    伴随着这栖身之器的破碎,镜子里的世界也开始剧烈波动颤抖,屋子坍塌,墙壁崩碎,一阵阵天摇地动,柳绍英的真灵看到墙壁坍塌,有一块石头朝着自己孩子砸下去,下意识张开双臂,护住孩子,自己则因为恐惧而死死闭住眼睛。

    卫渊并指一点镜子,一道法力发出,将镜中真灵护住。

    镜子里两道邪灵则是没有这样的待遇,伴随着镜中世界的崩溃,被石块砸中,自然破碎崩亡。

    占据肉身的两个镜中邪灵还想要逃。

    见到卫渊似乎专心护持镜子里的魂魄,无心管自己,心中大喜,几乎要逃出去的时候,背对着他们的卫渊右手并指一引,神念分开引动,带动两件法宝灵性爆发,拦截这两道邪灵。

    卫渊剑匣当中一阵清越鸣啸,法剑飞出,化作一道赤色流光,直接抵着一名邪灵肉身咽喉。

    剑气一激,柳绍英身体软软倒下,而一道惨叫却在空中散去。

    卧虎腰牌当中,灵韵散发,化作一虚幻猛虎,前爪虚踏,将那小男孩压下,继而伏首张嘴,将邪灵咬出,抓碎。

    猛虎双目注视法剑,毫不示弱。

    法剑轻鸣。

    两道邪灵自始至终没能逃出七步范围。

    卫渊小心翼翼打破镜子,以太平道法术将母子二人魂魄引出。

    顺手放了一道安心宁神符,稳定住两人的心情,这才望向那胆怯的孩子,语气温和道:“能告诉叔叔,你的镜子是哪儿来的吗?”

    小男孩有些畏惧,藏在母亲身后,道:

    “是,是放学回家的时候,路边一个老爷爷卖给我的。”

    卫渊道:“你还能记起来,那个老爷爷长什么样子吗?”

    男孩听到他的问题,下意识回忆,卫渊驱鬼神通无声无息使用,顺着男孩的回忆,看到了一幅幅画面,看到他下学之后,孤零零在街道上走着,路边多出一个摆摊的老人。看到那老人白发稀疏,发际线靠后,眼袋很大,牙齿发黄,脸像是个软烂的胡萝卜,手上拿着一个旱烟管吧嗒吧嗒抽着。

    摊位上有古镜,有木雕,有一本一本线装书,书籍上写着各类法术名字,而后,这小男孩似乎是被吸引了,改变了原本的方向,朝着摊位走过去。

    这画面缓缓崩碎,而那孩子却低下头,嗫嚅道:“我不记得了。”

    担心给家人带来麻烦么?

    卫渊若有所思,安慰道:“这样的话,没关系。”

    柳绍英看向卫渊,看着这一幕幕不敢置信的画面,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她之前就有预料,但是亲眼所见,感触还是有所不同,卫渊伸手牵引两道魂魄,进入肉身,对柳绍英最后说了一句话。

    而后双手结道门印,让两人魂魄彻底和身体契合。

    柳绍英感觉到真实的身体,她看到那穿着黑衣的年轻博物馆馆主双手结印,看到他面容像是笼罩一层雾气,看不真切,而后视线模糊,强烈的疲惫感袭上心头。

    她感觉到自己对于这青年的认知开始快速变得模糊起来。

    最后视线当中,一片模糊的世界里,却唯独那青年无比清晰,赤色云纹弥漫,如同簇拥。

    妖异而奇诡。

    旋即视野一歪,整个人倒下去,陷入沉睡。

    看着两人都陷入沉睡,而先前就因为余波而陷入沉睡的老人则是睡得更沉。

    刚刚高深莫测,轻易将古镜镇压的博物馆馆主面色肉眼可见变得苍白,他一只手扶着墙壁,突然弯下腰,张口干呕。

    “呕……”

    “草,差点就绷不住了……”

    “我尼玛,这玩意儿就是走马灯,可我这走马灯走地太长了,我……呕……”

    卫渊面色惨白,干呕了好一阵,差一点把隔夜饭给呕出来。

    幸亏没有吃太多东西,幸亏武门修士的消化功能永远值得信任。

    否则颜面直接扫地。

    在干饭这件事情上,你永远可以相信自己的胃。

    他刚刚确实是把那邪灵给撑爆了,可自己也差不多点就要直接嗝儿屁了,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看走马灯都能看晕车,第一次知道,回忆太多负面情绪是真的想当场吐给邪灵看。

    他只能绷着脸,用语言把那两个邪灵吓跑,用法宝压制击杀。

    至于最后让这里的人陷入沉睡,已经算是在脸面的支撑下,超越了极限。

    最后卫渊施展的那个小法术,让柳绍英和那孩子直接陷入沉睡,还有早早因为余波而沉睡昏迷的老人,他们醒过来,会以为一切只是个梦,毕竟魂魄出体,进入镜中世界,再加上这波折,对于一般人精神刺激很大。

    刚刚是因为外界压力,两人没表现出异样。

    后面他们回忆这件事情,必然会影响到自身的魂魄稳定,会影响精神的健康,会在他们的心里留下芥蒂,还不如以法术让他们将这件事情的经历和梦混合在一起,让他们逐渐忘却。

    有朝一日超凡普及,如果走上修行道路,才会慢慢记起来。

    卫渊将佛像和碎裂的古镜都收拾了下。

    准备走的时候,看到了刚刚最后邪灵逃跑时候一片狼藉,地面上有打翻的水,有洒落一地的坚果,嘴角抽了抽,如果这样直接一走了之,他留下的那个小法术就会直接出现漏洞,会直接破碎。

    卫渊看了看那边的扫帚。

    他终于明白,那些故事里面的高人风度,都是需要代价的。

    你搞完事情要扫地拖地。

    白衣如雪剑气如霜的少侠杀完人,也得蹲在河边老老实实洗衣服,人前显圣之后,还得把一片狼藉给收拾了。

    卫渊在自己打扫和一走了之之间挣扎了片刻。

    最后找到了这一家人的厨房,找到几粒黄豆,三根香,让香凌空燃起,双目闭合,双手结印,诚心诚意地祷告道:“老师,弟子渊拜求神通敕令,施黄巾力士,可撒豆成兵,能覆护真人,降妖除魔,万邪避退。”

    “万望老师保佑。”

    而后法力落在黄豆上,生生在上面覆盖完一层法力符箓。

    比那些现代太平道的守法精妙得多,也古朴得多。

    然后往地下一甩,法咒念完后,卫渊口中喝一声道:

    “撒豆成兵,急急如律令。”

    黄豆转眼变化做了身材高大,身穿铠甲,手持刀兵,额头黄巾的精锐战士,因为本体是黄豆,多能打不说,起码卖相足够,撒豆成兵没有真灵,但是会本能听从施法者命令,会有基本的反应能力,抱拳道:

    “请真人下令。”

    卫渊满脸苍白,刚刚一动弹又想吐了,捂着嘴,一指屋子:

    “打扫一遍。”

    ??!

    撒豆成兵所化力士面色凝滞了下,下意识道。

    “打扫?”

    “嗯,打扫。”

    “是杀人灭口的打扫?”

    “不,是扫地擦桌的打扫。”

    “……”

    穿戴铠甲,背负刀剑,直如真人护法,每来世上降魔的豆兵沉默许久,艰难回应道:

    “……领受真人法旨。”

    ……

    柳绍英慢慢睁开眼睛,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记得,自己刚刚好像做了个梦,梦里面自己和孩子被锁在镜子里,还有穿着黑衣的年轻人,将那镜子收好,而后一切都变得模糊。

    模糊的世界里,有赤色云纹游动,像是梦里有一条游动的苍龙。

    柳绍英呆了一会儿,那些许残留的记忆就如同是春雪一样地消去了,她看到屋子里一片整洁,并没有最后记忆里狼藉的一面,一切就像是梦,是自己不小心睡着了做的梦。

    她现在甚至于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去了思文所说的那家博物馆。

    在那家古老泛着昏黄色的店里,见到了年轻,穿着云纹上衣的年轻人。

    柳绍英抬头看到时间已经有些晚了,自己这几日没能睡好觉,刚刚睡了一会儿,晚饭还没有准备好,连忙起来去准备晚饭,她做饭的时候,看到母亲在焚香拜佛,看到孩子开始看书,心里突然出现一种久违的安定感觉。

    旋即疑惑,为什么会觉得这种日常习惯了的生活是久违难得?

    这明明很普通。

    一顿饭做好,孩子也很乖巧,愿意和他们交流。

    柳绍英洗碗的时候,无意间回头,突然看到那有着许多佛像的佛台上少了一个双手合十诵经的佛像,微微一怔,旋即脑海中有记忆浮现出来,她双眸微微瞪大,看到身穿黑衣的青年嗓音温和,道:

    “按照约定,佛像就作为报酬,我带走了。”

    画面缓缓消散,如同做了个梦,了无痕迹。

    柳绍英眨了眨眼,自己都不知自己是否真的见到这个人,是否曾经邀请他来家里解决问题,这一幕是不是只是胡思乱想,在她思考的时候,记忆中从陶思文那里得知的博物馆的地址逐渐模糊,不再熟悉。

    在她回忆起卫渊最后一句话的时候。

    那恶灵的记忆彻底被埋入潜意识的深处,不会再影响他们的正常生活。

    最后连带着博物馆也逐渐被当做偶尔一场梦,渐渐淡忘,也许偶尔午夜梦回的时候,会记起来,某天午后,自己曾经踏入铃铛清脆的博物馆,见到一个年轻人。

    柳绍英洗了一盘水果,端出去,招呼孩子和母亲道:“吃草莓咯……”

    平静的生活是最值得珍重的,也是最宝贵的。

    传来孩子委屈的声音:

    “妈妈,我的糖怎么不见了?”

    “酒心糖,一块都没有了。”

    ……

    卫渊看着眼前的共享单车,收起了手机。

    抛出一枚硬币,正面就骑共享单车,反面就打车。

    硬皮被抛起。

    接住。

    好,是正面。

    卫渊沉思,伸出手,把硬币翻了个个儿,翻成反面。

    很好,决定打车。

    无量天尊。

    这是天意!

    ……

    卫渊决定今天奢侈一把,打了个辆车回家。

    他用一个写着万福超市的塑料袋提着佛像和古镜,把古镜和佛像塞到一起的时候,那古镜似乎都惨叫了一声,卫渊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把塑料袋抖了抖,让这恶灵古镜和佛像亲密接触,让古镜照出佛像,然后坐在后车座上。

    感觉到自己设下的小法术被激发,神色缓和,看着车水马龙,默默祝福那一家人能够有很好的生活,不再被超凡世界干扰。

    想了想,从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个酒心糖,剥开糖纸,放到嘴里。

    “师傅,记得打表。”

    “咱们按表给钱,对了前面右拐,从小道走能近点。”

    出租车师傅默默地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顺手开了计费器。

    卫渊稍微往后靠了靠,抿着糖,看着眼前虚幻的卷宗上,浮现出的功勋点数,有丰收老农的喜悦,沉思之后,决定先换取大汉武库当中,用于推占的神通。

    他在之前,在行动组说山君已经被击毙的时候就不相信,可惜自己不懂得推占,无法卜算此事是真是假,在那时他就决定要修行类似的神通,以应对各类情况。

    老僧传递给他的真灵画面里,有一股极强烈的妖气,让他本能警惕。

    打算两手准备,一边将这段真灵画面传递给行动组。

    另外一边,尝试推占将古镜卖出去的老人,以及动辄杀人的青年究竟是什么根底,卫渊回忆起真灵当中,那身穿白色道袍,眉宇睥睨傲慢的青年,回忆起那一双浅黄色的瞳孔,神色凝重,决定回去学会推占之法,就立刻着手算算这青年的跟脚。

    他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