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8章 传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43
  第0158章 传讯

    镜子里倒映出了完整的房间。

    一切都和现实的房间一模一样,但是透露出一股不祥的味道。

    卫渊将这镜子调转看向一侧。

    看到佛像是个胸口被贯穿出狰狞伤口的老僧人,满脸痛苦,闭目呢喃诵经,鲜血淋漓,死相狰狞可怖,让人见之心寒,看到拜佛的老人则是面容铁青,双目全黑,没有眼白的模样,只知道虔诚拜佛。

    而镜子里那老人旁边,还有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同样的阴森可怖。

    同样仍旧只知道拜佛,双目茫然。

    卫渊眉头皱起。

    又看到镜子里的孩子是正常的,只是小脸上满是茫然悲伤,仓惶恐惧。

    结合旁边失去一半魂魄,半人半鬼的男孩,卫渊下意识以张角曾教导过的知识进行推测——换成现代的说法,镜子代表着相反的世界,镜子里照出的人也代表着人的反面,是恶灵一类的存在,但是一般来说,它们只能生活在镜子里。

    除非占据人类的身体。

    现在看来,这孩子第一个接触到镜子,已经被替换。

    真正的孩子已经被骗到了镜子里,外面躯壳里是原本镜子里的恶灵。

    而佛像照出来的老和尚,应该是依附于佛像的僧人,有修为在身,本能诵经,导致这一家人里的老太太和那男人,无论真灵还是邪灵,到了晚上都一并诵经,至少能防止人被邪灵替换,被邪灵占据肉身。

    白天阳气充足,这家人又都在外面,倒是不用太过担心。

    看来,只要是正面照过这个镜子,镜子都会找到他们内心的黑暗面,不断放大,产生对应的邪灵。

    而邪灵不甘心于被困于镜子。

    会想要通过种种方式,蛊惑,诱骗,恐惧,尝试和人替换,占据肉身。

    卫渊正在思索,突然察觉到一丝丝异样——

    接触过镜子,会在镜子里产生邪灵。

    邪灵会通过各种手段,折磨,打压人的灵魂,让人心里产生恐惧缝隙。

    依附在佛像上的僧人残魂,可以同时压制人的真灵和镜中的邪灵,无论真灵还是邪灵都只知道诵经礼佛,反而能防止被侵入,而第二天白天,镜子里的邪灵也无法害人。

    不对,柳绍英……

    卫渊突然想到那面色苍白,不愿意害人的大学老师。

    她是第二个接触到镜子的,曾经在镜子里见到了恶鬼一样的自己。

    但是后来看到的就是正常的自己。

    她梦中没去诵经,甚至有自我意识。

    她被母亲和丈夫说‘有问题’。

    一个个先前被认为正常,被忽略的细节浮现出来。

    脚步声一下一下响起。

    听到脚步声,卫渊从镜子里看到那大学老师的影子,镜子里的柳绍英面色苍白,不敢置信,疯狂焦急地砸着镜子,而旁边走出来的柳绍英,在卫渊双眼中,却是面色苍白泛青。

    卫渊动作顿了顿。

    视线余光看到柳绍英从陶思文那里得到的符箓,缓缓燃烧。

    那男孩子扑到柳绍英身边撒娇:“妈妈,你可过来了。”

    “叔叔刚刚吓唬我。”

    ‘柳绍英’温和道:“叔叔在跟你玩儿呢。”

    “是不是啊,卫馆主?”

    她看向卫渊。

    卫渊神色转冷。

    而在这个时候,那面镜子突然一晃,主动出现在了卫渊身前,照在卫渊双目上,几乎是瞬间,镜子里出现了卫渊的模样,身穿黑色盘扣上衣,稍有类于练功服,但是却更为精练,衣服底部有精巧云纹。

    只是原本清亮的双目瞬间变成了黑色。

    这镜子照到了卫渊。

    镜子里出现了对应于卫渊的邪灵。

    无论是外界已经占据了人类肉身的邪灵,还是念诵佛经的两个邪灵,都在这一刹那顿住,转过头来,看着卫渊,露出微笑,死去的老僧面容悲苦,鲜血流淌地越发快,佛经念诵的声音急促。

    在这种情况下,却反倒有一种邪异无比的感觉。

    邪灵以人类心底的黑暗不甘之处为根基产生。

    卫渊本能运转太平要术,护持真灵,旋即注意到了镜中世界的老僧,他之前曾经从追踪圆觉的僧人手中得到了佛珠,看到了失踪的两名僧人模样,所以认出这老僧就是其中之一。

    眼下看来,原本附着于佛像上,现在这被吸取进入了镜中世界。

    卫渊略作沉吟,他法力虽然不够深,但是得益于前世经历,在单纯道法领悟和运用上却称得上一句深厚,卧虎决运转,护持自身,而后真灵则是由太平要术裹挟,主动迈入那镜中世界。

    镜中世界其实和现实的屋子一样完整,那镜子只是出口所在。

    背后剑匣当中的张道陵法剑低沉嗡鸣。

    却因为卫渊示意而未曾爆发,只是主动护持肉身,隐隐惹来一声不愉虎啸。

    ……

    ‘柳绍英’看到卫渊不再反抗,脸上浮现欣喜,似乎是因为镜中世界多了一个恶灵,老僧诵经也无法再牵制住,原本在诵经的两个镜中恶灵竟然也离开原本地方,凑在作为出口的镜子边上,垂涎盯着外面真实的世界。

    柳绍英的真灵在镜子里,只能勉强保护自己的孩子,面色苍白痛苦。

    而那些邪灵盯着卫渊的肉身,只当做一块肥肉。

    卫渊主动探索镜中世界,他低下头,看到自己手背上居然还有符箓,竟是将那一道正一道敕令带了进来,散发红光,和太平部道行融合,护持自身,又拈一道障眼法,避开视线,迈步走到佛堂前。

    那面容悲苦的老僧手指快速转动佛珠,口中低声念诵佛经。

    念诵的速度越来越快,僧人脸上神色痛苦,鲜血不断流出,动作却不停,有纯净佛光遍照周围,净化杂念,却也因为这只是本能念诵,佛光威力强大,连凡人的真灵都会被净化,变成只知道念诵佛法的木偶。

    也因为如此,连带着真灵和邪灵一起被控制住,这半个月里才没有让这里的灾害爆发出来。

    卫渊开口唤道:“……道友?”

    僧人毫无反应,仿佛完全不知外界发生的事情,只知念诵佛经。

    卫渊调动法力,复又唤了几次,这老迈僧人却仍旧不做回应。

    卫渊声音顿住,此刻看到旁边镜中世界的佛像,看到佛像背后有,‘何处见佛’四字佛偈,按照一般僧众理解,便是要诵经千万遍,功德加身,自可以得见如来,眼前这老僧似乎也是如此。

    老迈僧人诵经的声音越来越快,卫渊想到圆觉所说的话,沉默了下,抬手抖落剑罡,突地便将那佛像劈做两半,连带那何处见佛四个字也被劈开。

    老僧诵经声音似乎顿了顿。

    卫渊指着劈碎的佛像,口中蕴含一道法力,道:

    “此处无佛!”

    又指着那老僧心口,道:“此处见佛!”

    老僧声音戛然而止,双目浑浊,似乎恢复了一丝丝意识。

    他恍惚着注意到被卫渊劈碎的佛像,呢喃道:

    “……破眼前佛,见心中佛。”

    卫渊学着圆觉回答道:“破心中佛,才可见佛。”

    老僧呢喃道:“……破眼前佛易,破心中佛,何其困难。”

    他勉强微笑,神色却仍旧庄严,仿佛还端着架子,道:

    “居士好佛性啊。”

    卫渊坦然道:“只是知道这句话,却不懂,照本宣科罢了。”

    “道友是……”

    老迈僧人回答道:“不过是残缺真灵,勉强寄居在这佛像上,却被那位施主带回家中……咳咳,本来想要除魔,但是贫僧这样,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诵经念佛,拖延时间罢了,还好居士到来,能够救这一家的性命。”

    说的轻松,但是一点真灵,抵抗天地大势停留,半月时间不停地念诵佛经,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

    那老僧想要再说,却突然面色痛苦,胸口伤势越发地厉害,不断流出鲜血,他的魂魄真灵剧烈咳嗽着,勉强环顾周围,双手合十,脸带期盼轻声问道:“敢问,居士可曾见过一名年轻僧人魂魄,大概有二十多岁,圆脸,看起来有些直愣。”

    卫渊知道他说的是和他一同失踪的那位僧人,沉默着摇了摇头。

    老僧张了张口,脸上恍惚,而后惨然点头:“原来如此。”

    “天地如同磨盘,真灵粉碎,本来就没有办法在地上久留。”

    “看来慧性是回西天极乐世界了啊……”

    他说话的时候,神色算是宁静,魂体真灵却不断颤抖模糊,显然心中悲苦至极,许久才稳住,旋即眼底浮现恳求,开口道:

    “居士慈悲,能否帮贫僧带个口信?”

    卫渊道:“……请讲。”

    一点真灵支撑半月的老僧手掌上浮现一点流光,朝着卫渊送去,道:

    “贫僧魂魄被碎,本该早早死去,只是有一事必须传递出去,这才苟活。”

    卫渊手掌触碰流光,眼前浮现一道画面,那是身穿道袍的青年,神色冷峻,双瞳呈现出浅黄色,口中说了几句话,皆是对于佛门的不屑一顾,抬手直接洞穿一名僧人心口,继而夺取了舍利子,最后将老僧杀死,霸道睥睨。

    这是残留真灵留下的执念,那夺取舍利子的青年模样无比清晰。

    连气质都无比真切。

    老僧咳嗽着道:

    “烦劳居士,将此獠真容告知我神州各大宗门,还有官家。”

    他道:“此獠口中虽然念及神州,但是手段狠辣,极端唯我,生杀由心,乃是大妖,不是善类,他口中的神州,恐怕是群妖做主,必不可让他成长起来,否则,我神州生灵必然受其危害。”

    “到时候恐怕有成千上万无辜者丧生,不可,不可。”

    心口不断流血的老僧颤抖拜伏下去,哽咽道:

    “烦请诸位,斩杀妖魔。”

    “降妖除魔,庇护苍生……”

    卫渊沉默下,道:“定然,带到。”

    听到卫渊答应,老僧吐出一口气,神色终于放松下来。

    一动不动。

    卫渊伸手要将这僧人搀扶起来,但是触碰的时候,老僧身躯寸寸破碎,心念一散,这苦苦支撑半月的真灵再无法维持,彻底魂飞魄散,卫渊沉默许久,单手竖立身前,轻声道:“阿弥陀佛。”

    “大师走好。”

    ……

    而此刻,围绕着卫渊的众多邪灵皆欢欣鼓舞。

    似乎是因为这新的猎物是修行者的缘故,新晋诞生的邪灵极强大。

    卫渊回到了自己的肉身当中。

    睁开双目,感觉到心中杂念涌动,而那汲取他负面情绪的邪灵正在快速成长。

    这一面古镜波光粼粼,似乎要映照出他最黑暗的东西。

    而在卫渊真灵回到肉身的时候,受到这气息影响,眼前恍惚,再度出现了让他绝对不愿意回忆的一幕,喊杀声震天,他看到了精锐无比的汉军冲杀入了城池,看到一位位熟悉的面容消失。

    看到大汉名将皇甫嵩。

    最后看到如火飘摇的黄巾。

    无边绝望,无边的不甘,是哪怕如此都要强撑着活下去的痛苦。

    卫渊双目有一刹那的失神,旋即立刻恢复清明。

    常清常静,应常清静。

    而镜子里正在成型的卫渊邪灵突然凝滞,刚刚所见的那浩瀚壮阔,残酷绝望的一幕,即便是邪灵,心底都颤了下——这是眼前青年心底最愤恨无力,也是心里最黑暗的东西,清晰地传递给它。

    这是他亲自的经历。

    但是,但是……

    怎么可能。

    无论如何,这都是绝对黑暗负面的情绪,邪灵感觉到自身迅速成长。

    成长到它几乎要被撑爆的程度。

    它脸上浮现出恐惧痛苦之色,而因为它变强得到裨益的其他邪灵却没有注意,只是越发欣喜,卫渊知道了这邪灵的状态,吐出一口气。

    汲取人心的遗憾痛苦,而后变强……

    这毫无疑问这存在极限。

    而现在已经快要抵达极限。

    卫渊不再反抗,顺着古镜的影响主动开始回忆。

    三国时的无力和愤怒,独自一人而活的茫然。

    和祖龙共享大愿,而后清晰地知道祖龙崩殂。

    无数负面情绪涌动,被邪灵汲取。

    邪灵已经痛苦到极致。

    它看向前方,突地看到了神色平静的卫渊,和那双幽深双瞳对视着。

    卫渊思绪微动,复又出现了太古之年,水流肆虐大地,异兽飞腾山海,人神共居时代的浩瀚和无力,主动将这情绪传递过去。

    这一次,邪灵面容彻底凝滞。

    而后,汲取黑暗为生的邪灵突然无比凄惨地尖叫一声。

    直接消散。

    外界的两个邪灵面容凝滞,镜中的母子也怔住,不敢置信,他们看到那穿黑衣的年轻博物馆馆主似乎只是端详了一会儿这妖异的古镜,然后就将镜子放下,然后语气平静,道:

    “镜子不错。”

    “可惜质量有点差,没有资格进我的博物馆。”

    镜子放在桌上。

    咔嚓咔嚓……

    至少五百年以上历史的古镜上,浮现出一道道狰狞裂缝。

    镜中镜外一片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