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6章 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130
  第0156章 梦

    爸爸妈妈不陪我,我只能和镜子的自己说话。

    说开心的事情,我和他一起笑。

    说不开心的事情,我和他一起皱起眉。

    我看他,他也看我。

    我笑他也笑。

    我哭他也哭。

    那天我打扮成鬼脸吓唬妈妈,路过镜子,他也鬼脸模样,把我都吓了一跳。似乎是化妆化得太好了,我把妈妈吓得脸色发白,我安慰妈妈说,我刚刚看到镜子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但是妈妈却看着我,疑惑道:

    “……你的房间里,什么时候买了镜子?”

    后来啊,朋友不见了。

    我去门口找他,我去窗户边找他。

    门口没有他。

    窗外没有他。

    我放开声音去喊。

    只听到我的声音回答——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

    博物馆。

    那年轻人的话语温和宁静,柳绍英下意识就坐下去,坐在了桌子旁的椅子上,卫渊起身,本来打算给她倒茶,拿起水壶,却突然记起这是刚刚水鬼曾经碰过的。

    动作一顿,面不改色,转而去取了冰箱里的饮料。

    将茶饮向女子方向推了推。

    柳绍英接过茶饮,迟疑了下,主动介绍自己道:

    “我叫柳绍英,大学老师,是我学生陶思文告诉我这里的,她说这里能帮到我。”

    柳绍英取出一张粗陋的符箓,轻轻放在桌子上。

    卫渊看到那符箓,认出那上面的纹路,毫无疑问是他自己的手笔,是他刚刚开始修行的时候画的废弃符箓,也记起柳绍英所说的那位陶思文,记得她是难得两次进入博物馆的客人,第二次还向自己讨要符箓。

    当时自己给了她一张无效的,并且告诉她这没有效果。

    但是现在卫渊却在这一道符箓上感觉出淡淡的灵力。

    他若有所思,视线落在自己右手手背,手套下面有着赤红色符箓敕令。

    正一道符箓需要授箓的身份,才能借助天地灵气。

    相当于一个身份证,或者签名认证。

    卫渊之前没有授箓,画符靠得是卧虎血液注灵,不去注灵自然没有效果,但是他现在有了正一道符箓,也就是合乎规定,原本无效的符箓,在他本身授箓的情况下就具备了一定效力,能够被‘人造天庭’辨认出来。

    时间慢慢过去,这符箓会逐渐积累灵力,从废符变得具备一定效力。

    卫渊看着这一道护身符,知道对方是觉得得是‘熟客’才能得到帮助。

    他没有多说什么,收回视线,神色平和,装作很有经验的样子道:

    “柳小姐,你在梦里究竟梦到了什么,可以说一说吗?”

    “嗯,如果方便的话,把你认为的,前因后果也讲一下。”

    柳绍英迟疑了下,点了点头。

    ……

    “那差不多是半个月以前的事情。”柳绍英回忆道:“我工作比较忙,除了教学生,还得去实验室,想要评职称,就得要拿得出科研成果,我现在虽然还比较年轻,但是也得要提前做准备。”

    “那天我提前回去,推开门却看到一张鬼脸,把我吓得厉害。”

    “后来才发现是我儿子。”

    “家里我妈和我们一起住,可她总喜欢出去和朋友一起搓麻,我老公也有自己的工作,家里经常会剩下我儿子一个人,我们心里也挺担心他,所以虽然被吓了一跳,我也没有生气,只是担心他一个人太孤单。”

    “他好像是看出我被吓了一跳,安慰我说他在房间里照镜子的时候,自己也被吓住了。”

    “可是我妈那一辈的人多少有些讲究风水迷信,他的房间里就没有安置镜子。”

    卫渊敛眸,若有所思。

    是镜灵?

    柳绍英微微吸了口气,面色微白,道:“我本来没有当做什么事,以为是我儿子他是在卫生间看的镜子,口误说错了,但是之后我就开始做噩梦,梦里看到镜子,镜子里的我像是鬼一样,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我。”

    “经常就给大半夜地吓醒过来。”

    “有一天我醒过来睡不着,去厕所洗把脸,抬起头看到镜子里的我就是梦里的样子,脸色都是青白的,直勾勾盯着我,好像要从镜子里爬出来,掐我的脖子一样。”

    柳绍英脸色苍白,低下头看着手里的饮料:

    “然后我就醒过来了。”

    “之前看到的就只是个梦,可我还是不敢一个人去厕所。”

    是标准的恶灵,镜灵一类的妖怪。

    卫渊心里下意识地做出了判断,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他看向眼前知性干练的女子,问道:“……是一个月以前?”

    柳绍英嗯了一声,低声道:“在那之后,我妈去求神拜佛,好不容易从应天府请来了一位佛像,据说是高僧大德开过光的,能够辟邪,摆在家里,天天都拜,后来那个镜子的梦竟然慢慢不再做了。”

    “但是前些天我晚上被吵起来,却看到我妈站在佛像前面叩拜。”

    “口里念叨着阿弥陀佛。”

    “我过去想让她回去休息吧,都那么晚了,可是怎么推她都不理我,她眼里就像是只有那佛一样,跟入魔了一样,可第二天我问她,她又什么都不记得,我老公说,大概是老人家白天太想着这件事情,晚上梦游了。”

    “可是第二天晚上,我还是被吵醒了,我老公也不在旁边,出去一看,他和我妈一起在哪里拜佛,问他什么都不说,只知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个不停,然后是我儿子……我儿子……”

    柳绍英面色苍白,说不出话来,许久后,才呢喃道:

    “现在每到晚上他们都像木偶人一样。”

    “第二天问什么都不知道,我找了心理医生,他们反倒觉得是我有问题,然后我在睡觉的时候,又开始做梦,镜子里的他们就也在那里拜佛,像是成了个只知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的傀儡一样。”

    “现在我都有些分不清楚,这些是不是都是我做梦胡思乱想出来的了,有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我自己这里出毛病了。”

    她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头,笑容苦涩。

    “思文说能在这儿碰碰运气,我就来了。”

    那不是精神上的问题,而是梦境和现实中出现了妖怪怪异,从描述来看,连最初那个凶狠的镜中恶灵都已经给强行度化成了只知道‘虔诚礼佛’的信徒,真不知道谁才是恶灵。

    毫无疑问,那佛像百分百有问题。

    半个月之前?

    卫渊突然想到了前几日擒拿住那几个佛门弟子,想到从他们那里得知,有一老一少两个僧人曾经来到了江南道,而后立刻失去了踪迹,连佛宝舍利都被夺走,时间上能对得上。

    这佛像和这两名死去的僧人是否有关?

    是本身就是他们带来的宝物,还是说是他们被杀之后,残留下的些许真灵执念落在了这佛像上,而后被请了回去,导致了柳绍英的经历?

    但是无论如何,应该去看一看。

    嗯,提前按照流程和行动组报备一下,这是行动组那边的保险章程,一旦报备之后,在一定时间内没有再次地传消息回去,特别行动组就会采取进一步行动,控制危害程度。

    但是这些超凡力量影响普通人的事情越来越频繁。

    修行法门普及的事情,势在必行了。

    卫渊思绪恢复,而后站起身来,保持一本正经的专业模样,语气温和道:

    “大致的事情我明白了。”

    “嗯,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能去你家实地看看情况。”

    柳绍英怔了下,脸上还残留着先前的慌乱和无措,连忙起身,道:

    “好,好的。”

    “对了,需要多少钱,我现在就给你……”

    卫渊答道:“不需要的。”

    他指了指博物馆里陈列的东西,微笑道:“如你所见,我这里只是一家博物馆,不是什么除灵的地方,我对那个佛像很有兴趣,如果这件事情能够处理的话,希望能把那佛像交给我。”

    柳绍英怔了下,觉得对方和之前听说过和见到过的那些什么‘神婆神仙’完全不同,有真正市井高人的感觉,心中浮现出惊讶和愕然感叹的情绪,下意识道:“这……您真是一位真正的……”

    她本来想说大师,却觉得这似乎有点像是在骂人。

    顿了顿,认真道:“真正的博物馆主。”

    卫渊对这个称呼前面加了真正两个字觉得有点怪,没有多说什么,随手提起了旁边的剑匣子,迎着柳绍英视线,面色不变解释道:“这只是一些必要的小工具,用来把那佛像安全方便地带回来。”

    柳绍英不明觉厉地点了点头。

    看着那穿着有暗红色云纹墨衣的青年将匣子提起,神色平和,往外走去。

    而后,这位高人脚步顿了顿,回过头来:

    “柳老师,你开车了吗?”

    两个人骑着共享单车去除魔好像画风有点偏。

    柳绍英愣了下: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