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5章 博物馆开张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89
  第0155章 博物馆开张

    女娇看着卫渊,挑了挑眉,没有多说。

    卫渊亦是一时沉默,他此行只不过是解决了这玉龙佩究竟是从何而来这一个问题,知道了和霸王的仇怨从何而来,而他自己和佛门的纠葛还不清楚,佛门和道门一样属于是现代神州的庞然大物,特别行动组当中都有佛门弟子。

    卫渊想想就觉得头痛。

    他既不想和行动组冲突,也不想去寺庙吃斋。

    但是这却不是一时半会能处理的了。

    卫渊无奈叹了口气。

    来青丘国的两件事已经解决,卫渊心中有事,婉拒了女娇留着吃顿便饭的邀请,告辞离去。

    大地上,钢铁的巨龙以飞快的速度前进着,卫渊坐在高铁上,看着外面风景快速地倒着离去,回忆隐约所知,始皇帝出巡时候的样子,两千年岁月过去,而今普通人的享受也超过了古代的至尊,时代的变化,超过一切的神通。

    他揉着眉心,整理思绪,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过往真灵记忆,蕴藏于某些法器当中,可遇而不可求,暂且不去考虑。

    眼下摆在前面第一件事情,是山君,卫渊还是不相信山君就那么简单被杀死了。

    等过一段时间,应该能够得到天师府的卷宗,看看山君的根底。

    第二件,是佛门的事情,这得要去往淮水祭祀之处,看看能否发现些蛛丝马迹,弄清楚自己和佛门的纠葛究竟是什么,当然,这得要和无支祁打好关系,保证自己的安全,保证不被湘君女神寻仇。

    三来,算算时间,老道士的信路上花了好几天。

    再估摸着过上半个来月,就得去白云观,把老道士捞出来。

    “白云观……”

    卫渊凝眉,口中低语。

    想到先前画皮之事中,那人贩子用钱买来的玉符。

    他对这个道观毫无好感。

    ……

    在下午的时候。

    卫渊回到了博物馆。

    看到博物馆门直接关着。

    而水鬼一帮家伙围绕在电脑前面,不知道在做什么,看到卫渊回来,一下作鸟兽散去,卫渊皱眉,看了看,电脑保持在桌面上,干干净净的,伸手一摸,电脑烫手得厉害。

    古怪看了这帮鬼物一眼,道:“玩游戏了?”

    戚家军兵魂低头磨刀,两个纸人儿贴在窗户上装作自己是窗花。

    红绣鞋主动钻进自己的‘家’,顺便关上了盒子。

    卫渊失笑,觉得自己有点像是死板的家长,语气和缓,随口安慰道:

    “电脑游戏嘛,想玩就玩吧,只要不要过火就行。”

    博物馆里的气氛都顿了一下。

    似乎是诧异于卫渊这么好说话,兵魂抬头,纸人儿落下,连红绣鞋都顶开了盒子。

    那水鬼更是献媚地凑上来,要给卫渊揉肩敲背。

    卫渊抬手将这凑过来的水鬼推开,将背后的剑放在桌上。将玉龙佩摘下来,放在了原本的柜子上,看着这古朴玉佩,沉默了下,只得轻拂玉佩,低声感慨,便如祖龙,雄才大略,也不曾长生,自己竟能存活于此,世事奇妙,实在不讲道理。

    而自己能在此,还是因为不死花。

    因为当年还稚嫩的天女,不懂得人会有生老病死。

    一切故事的源头,都是那个稚嫩的孩子。

    卫渊这一路赶回来,同样是什么都没吃,腹中饥饿,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水鬼脸上恍然大悟,抬手一拍额头,匆匆往室内走去,而后端出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里面放了卤蛋,放了香肠,还有豆干,素毛肚。

    水鬼满脸阿谀地将泡面奉上。

    卫渊正饿着,顺手接过来,搅拌了下,只觉得香气腾腾,泡面这东西常吃就没兴趣,可一段时间不吃还挺想这味儿的,正要下嘴,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动作凝滞。

    他抬起头看着水鬼,道:“煮面的水,哪里来的?”

    水鬼露出羞涩的神色。

    “……”

    卫渊嘴角抽了抽,把这豪华版本水鬼泡面放下,打了个响指,手指指向前面的水鬼,面无表情:

    “叉出去。”

    ……

    最后卫渊还是自己下厨做了一份面,泡面的汤汁,配合专门为修士打造的压缩饼干,多少还能下嘴,能够填饱肚子,吃饱喝足,卫渊坐在博物馆里,一边看店,一边吐纳修行。

    仔细想想,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老老实实看店了。

    卫渊冥息吐纳,缓缓运转功法。

    感觉到自身的法力流转周身,一点一点强化血肉经脉。

    真实的感觉,将因为往日记忆带来的,虚幻的感觉驱除掉。

    但是在这修行才运转了三十六周天之后,卫渊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疲惫困倦,突然袭上心头,他自然地从修行状态中恢复过来,看了看外面天色,看到才不过下午,天色仍旧明亮,以及那不对劲的困倦,若有所思。

    卫渊没找到黑猫类在哪里。

    打开手机,设定了十分钟的闹钟,然后自然而然趴在了老木柜上,不过几个呼吸,就沉沉睡去。

    卫渊睁开眼睛。

    看到了周围白白茫茫的一片,看到了梦境当中波涛汹涌的神代淮水,看到了无支祁,看到了后者一身的锁链束缚。

    无支祁金色的双目和卫渊默默对视,两人沉默了许久。

    卫渊叹了口气,主动道:

    “水君,这一次是你施法寻我?”

    “其实你可以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的。”

    无支祁缓声道:“我担心你的手机又无法接通。”

    卫渊尴尬一笑,旋即面色不变道:

    “所以,水君你这一次寻我,可是手机又坏了?”

    无支祁摇了摇头,卫渊又道:“那是需要那种美酒?”

    无支祁再度摇头。

    卫渊明知故问道:“那水君寻我,可有何事?”

    无支祁沉默着,最后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推开一步,指了指旁边梦境浮现出的游戏电脑,指了指上面那些软件,缓声道:“我要这个。”

    卫渊看到那是这个时代最先进的游戏设备。

    看到上面蒸汽机图标,橘子图标,育碧图标,各类图标都有,密密麻麻,突然陷入沉默,他突然发现自己貌似错误估计了一个问题,自己只给无支祁发文明系列的合集,不代表着,祂只会看着一类游戏。

    卫渊面色凝重,指了指那电脑上的软件,道:“是哪个游戏?”

    无支祁摇了摇头,道:“全部。”

    “全部?”

    “全部。”

    卫渊:“……”

    现在跑还来不来得及?

    问一下,天师府给不给报销买游戏的钱?

    还有,把这几个游戏平台上所有游戏买下来要多少钱?

    急,在线等。

    卫渊嘴角抽了抽,动作突然凝滞,仿佛断线,而后梦境之躯缓缓淡薄,无支祁眼神不善地看着他,道:“你想要做什么?我能感知到,你外面没有什么事,我与你说……”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铃声响起。

    卫渊和无支祁都跨越梦境感知到,有人在外面迟疑犹豫了很久,推开了博物馆的门,于是这由法术所构建,虚幻的梦境随之破碎,无支祁在淮水底部睁开眼睛,金色双瞳注视着手中什么都不能做的手机。

    想了想,祂伸出手指,在手机上打字——

    “如何得到全图鉴游戏。”

    搜出了一堆答案,大部分都是买的,花钱,要么就是要让别人送。

    要不就是说家长送的。

    无支祁看得认真。

    但是却没有任何裨益。

    祂甚至不大清楚钱是什么,看着那一个被顶到最高,也被踩了很多的家长送的,回忆之前所看到‘描述越精准,越容易找到答案’,沉默了下,鬼使神差打出一行字——

    “如何让家长给自己买全图鉴游戏?”

    手指按下。

    搜索!

    ……

    柳绍英在这一家博物馆外面犹豫了很久。

    她是偶尔从自己一个学生那里听说过,这里的老板似乎是有‘真本事’的,作为大学老师,她一直都不相信这个,只是近来遭遇到了那些事情,逼不得已,才想着要不要来碰碰运气。

    她心里犹豫了很久,迟疑着推开门。

    这家店看上去很朴素,实木柜子,一件件古朴的东西,从古代陶器,到青铜器,应有尽有,在桌子上似乎有人在睡着,柳绍英下意识放轻了脚步。

    但是博物馆的门上有铃铛,伴随着动作而轻声响动。

    她看到那睡着的人似乎被惊醒,慢慢抬起头来,那是个年轻人,看上去二十来岁,头发稍微有些乱,身上穿着黑色盘扣有云纹的上衣,有几分古朴和神秘,右臂这是如同臂章一样的黄色长巾。

    是个年轻人。

    柳绍英心中的期望一下就低下来,她对这一行的认知,是那些仙风道骨,有一把长须的老人,而不是这样的年轻人,她打算离开,卫渊睁开眼睛,却感觉到了卧虎腰牌罕见地泛起热度。

    他怔了下,手指起法,双瞳看去。

    看到这知性娴静的女子背后,有一团黑绿色的雾气升腾。

    这是被脏东西缠上了。

    功勋值早就告急的卧虎明白,终于有买卖上门了。

    柳绍英本来想着该怎么样才能自然地离开,却见到那穿着盘口黑衣的年轻人抬眸,在自己开口之前,就主动开口道:

    “客人,是不是最近常常做同样的噩梦。”

    “而且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

    本来想要走的柳绍英被镇住,惊地愣在原地,一时忘记自己其实已经后悔踏入这里,忘记自己的本意是从这里离开,许久后,才低声道:“是的,持续很长时间了,你,你能看出来?”

    年轻的博物馆馆主指了指桌椅,微笑道:

    “请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