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8章 僧人,佛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853
  第0148章 僧人,佛敌

    眼前所见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视野不断地变得黑暗,能听得到行人的低声惊呼,听得到脚步声慌乱退避开的声音,汽车的鸣笛声,尖叫声,周子昌终于支撑不住身体,摔倒在地。

    他喘息急促。

    周围的行人们把他围起来,有人认出他是谁,看到他浑身是血,连忙掏出手机道:

    “是周医生?您怎么了?”

    “赶快报警,叫救护车!”

    周子昌迷迷糊糊听到了救护车,精神陡然振奋,挣扎起来。

    不能,不能让医生过来。

    他自己就是医生。

    所以他很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这样一个特殊的病例被发现,会遭遇什么,因为换做是他自己,也会做出同样的行为,他踉踉跄跄起身,不死药仍旧支撑着他的力量,让他撞开了行人,快速奔跑,然后拐到巷道里。

    对于不死的执念终于抵不过不死药带来的痛苦。

    周子昌踉跄倒地,剧烈咳嗽着。

    视线模糊,隐隐约约看到了前面走出一个高大的男人,后者穿着灰色的僧袍,头顶寸草不生,神色端庄慈和,似乎讶异,单手竖立胸前,道一声阿弥陀佛。

    ……

    巷道当中。

    年轻的僧人发现了身穿白大褂的周子昌,敏锐察觉到了后者其实已经死去,虽然周子昌浑身染血,神色狰狞,他仍旧半蹲下来,伸出手握住了周子昌的手掌,掌心宽厚温暖,低声安慰道:

    “阿弥陀佛……”

    “施主,生已尽,死已至,不必执着,放下即得解脱。”

    年轻僧人面容悲悯,口中念诵往生咒,以佛法超度死亡的执念痛苦,手掌始终握着周子昌,让后者心中的恐惧,心中的不甘,心中的畏惧都渐渐消散,只剩下了最单纯的情绪。

    但是对于他而言,最单纯的情绪就是对于不死的执念。

    周子昌感觉到僧人手臂上传来的温暖气息。

    不死药在调动他的气血,告诉他,这手臂下的血液里孕育着强大纯净的力量,能够让他跨越现在的难关,周子昌缓缓积蓄身体的力量,然后趁着僧人不注意,猛地翻身。

    周子昌双手握住僧人手臂,张开嘴巴,死死咬下去。

    他的牙齿不知道何时呈现出一种锐利的状态。

    撕裂了衣服,触碰到僧人的皮肤。

    然后,伴随着如同咬中花岗岩一样的声音,以及牙齿的整个酸痛感,疯狂的周子昌不得不停了下来,他茫然看向那一条手臂,发现上面肌肉结实,看到一块块肌肉夸张地鼓起,然后直接散发出一股金光。

    他因为服下巫咸之药,短暂超越人体极限的咬合力,完全没法咬破僧人的皮肤,僧人似乎终于察觉到不对,低下头来,而周子昌也下意识抬头看去。

    周子昌:“……”

    僧人:“……”

    僧人沉默,踟躇着整理了下语言,诚恳道:“施主……”

    “看您的样子,应该也是文明人,死亡并不可怕,至少要秉持尊严。”

    “活着时候要用尽全力,离开也要足够安详,足够体面。”

    “请松开口。”

    周子昌不管不顾,疯狂撕咬。

    僧人道:“……施主,麻烦您松一下牙,贫僧给您念完往生咒。”

    “您这样实在不大雅观。”

    周子昌双目通红,几乎入魔。

    “阿弥陀佛……”

    “六根,清净!!!”

    突然一声暴喝,僧人肌肉贲起,沉肃法号之音响起,周子昌只觉得痛苦袭来,满嘴牙齿都被金光闪闪的大胳膊给撑爆,而后一只有力的,粗壮的手掌从天而降,抓住了周子昌的头发。

    拧身,发力。

    像是一头太古猛犸象在肆虐。

    力量巨大,将现在这样状态的周子昌也拉着踉跄往旁边走去。

    而后另一种手掌按着周子昌疯魔般的脸颊,将他压在墙壁上。

    猛然一拉。

    脸皮子直接擦着墙壁,擦出一条沟壑。

    衣服烂掉一条手臂的僧人将他重重贯在地上,周子昌双目茫然,失去活动能力,从那种张狂入魔的状态挣脱出来,僧人双手合十,庄严威武,垂眸低语,道:

    “阿弥陀佛……”

    卫渊赶到的时候,看到失去活动能力的周子昌躺着,不再挣扎,不再疯狂,安详体面地躺在地上,双目无神,一边吐血一边呢喃着什么,看到穿着僧袍的年轻男人盘坐在地,双手合十,念诵往生咒。

    僧人注意到了赶来的卫渊,思绪凝滞,然后僵硬解释道: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情况并不是贫僧所致。”

    “在我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处于死亡的状态。”

    卫渊看向旁边墙壁,看向砖石上留下的巨大划痕,最后看着僧人脸上溅出的鲜血,陷入沉思。

    僧人沉默了下,道:

    “这位施主主动攻击了贫僧。”

    “我只是,尝试让他冷静下来……”

    卫渊看着因为激动而晃动手臂的僧人,感觉到劲风刮面,默默退后一步。

    然后看着陷入特殊状态的周子昌,并没有施法救助,后者此刻仍旧还活着,而且这种人应该交给特别行动组,让那些专业人士处理,才更为恰当,只是要提前告知对方巫咸之药的危险性,让后者能保持警惕。

    卫渊安抚那位僧人,然后给特别行动组成员打了电话。

    很快这一片街区就被封锁,而后有专门人员抵达这里,先是被墙壁上破损的地方,看着地面的狼藉,陷入沉默,直到自己不会被抓紧去,冷静下来的僧人尴尬挠头,却没有头发好挠,只好双手合十,连连鞠躬道:

    “此事是贫僧做的不好。”

    “我会专门找这里的人赔礼道歉,而后赔偿损失的。”

    因为特殊情况,卫渊和这高大僧人都回到了特别行动组所在的办公室,进行了笔录,花了一个多小时的功夫才出来,僧人从斜挎着的老旧背包里取出了一沓钞票,一张一张数清楚,全部放在了桌子上。

    想了想,抽出一张钱,歉意道:

    “贫僧这几日还要吃东西。”

    然后才双手合十,面带歉意一礼,走出门去。

    那些钱数目不少,叠得很整齐,卫渊略有诧异,问道:

    “……这是你化缘得来的?”

    “数目不小啊。”

    僧人讶异,然后回答道:“不,是打工挣来的。”

    卫渊愕然,道:“打工?”

    他道:

    “不是说,比丘需要参悟佛法,救助众生,所以不需要工作吗?”

    僧人老实回答道:

    “救助众生?”

    “……不工作自己都要饿死,大家一块儿上西天,又救了谁?”

    “况且,贫僧一脉也没有不需要工作的说法,几位祖师曾经有的是渡船的船夫,有的是跛脚的医生,也有祖师曾言,一日不劳作,一日不得食,再不工作的懒和尚就敲满头包赶出门去。”

    “再说贫僧还有几把力气,去工地上打个零工,那边还管饭。”

    卫渊讶异,想了想,又道:

    “你要度那周子明的怨气,还连累自己钱都花光了,不后悔?”

    僧人摇头道:“见死者不甘当度。”

    “伤良家有罪当偿。”

    “施主,这分明是两件事,又怎么能一概论处?”

    卫渊对于这僧人倒是有了几分兴趣,道:

    “那你不好好修行,为什么要来这里?”

    僧人正色回答,道:

    “贫僧圆觉,来此,只为降服佛敌。”

    卫渊思绪微有凝滞,回忆起来之前借助无支祁之力,远远和佛门圣地一击,将佛门古像击碎,以及最后那僧众仓惶低语,佛敌二字,复又看向眼前,身高至少两米三,浑身肌肉贲起,却又诚恳实在的僧人。

    卫渊沉默了下,问道:“你抓住佛敌,要做什么?”

    “佛敌亦是生灵。”

    “当然是给他剃度,然后抓回山里,教导他日日参禅学法,等到有朝一日,大彻大悟,就可以继承我这一脉的衣钵了。”

    圆觉说着说着,不由出神,收回念头,道:

    “施主,您曾经见过佛敌么?”

    卫渊神色温和,摇了摇头道:

    “佛敌?那是什么?”

    “我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