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2章 踪迹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28
  第0142章 踪迹

    卫渊将手机放下,如果说一开始刚刚复苏的九节杖还不能跨越比较长的距离回到他身边,那么此刻接受了十万黄巾最后祝愿和意志,初步复苏灵性的九节杖,已经能够轻易做到这一点。

    只是放下手机时,心中有些古怪,刚刚似乎听到玻璃碎掉的声音?

    还是错觉?

    想了想,卫渊还是抬手牵引一道流风,打开窗户。

    然后才舒舒服服靠着沙发靠垫坐下,打开了信笺,看到了一封用繁体字写的信,随信附赠的两道甲马符证明了写信者的身份,正是曾经借给他马甲符的老人,卫渊默默将信笺读了一遍,终于恍然,是那位老道长,也就是天辰子,受到天师邀请在周围道观巡查。

    本来是为了拜访老友,前往白云观呆了几日,却有些受不得那里的铜臭气。

    可是先前话说的满了,要等待老友破关而出才离开。

    老道士一辈子看重脸面,实在不好意思就这么食言离开。

    所以信中告知卫渊,收到信之后一月之后,就去白云观一趟,借口有事,快快将他老道从这铜臭窝里捞出去,他老道士千恩万谢,给你小子作揖了。

    卫渊读完之后,对于老人的苦恼,有些忍俊不禁,不过也知道老一辈更看重这些东西,所以取出信笺写了回信,然后网上选择了加急快递给送去,信中答应了老道士的要求,又善意提醒了老人,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下手机之类的现代通讯工具。

    他算算时间,猜测这封信应该是好几天之前就已经到了。

    只是一直没有人收,连续送了好几次。

    不过,涉及到了白云观,卫渊又想到了特别行动组搜查山君可能栖身的地方,想了想,先是在手机软件上,将虞姬之事简练告知于张若素,而后给张浩打了个电话,询问山君之事,可有更多进展。

    “山君?”

    电话里的张浩怔了一下,旋即恍然道:“啊,是我疏忽了。”

    他语含抱歉道:“因为这件事情,这几日忙得厉害,都没有来得及和馆主你说,山君之所在,我们已经找到了,并且于前日发动了攻势,调动了特殊材质的狙击枪,以及上百名具备一定道行的修士,发动了总攻。”

    “最后断掉一整片街区的电路,高人以五雷法连续轰杀。”

    “最后成功将山君击毙于道观之内。”

    卫渊怔住:“……被击毙了?!”

    他想到之前山君借助锦羽鸟,假死脱身之事,心中仍旧不敢置信,那极为棘手的古代地祇就这样被击杀,忍不住问道:“确认真的是山君吗?”

    张浩答道:“是的,我们寻到了其遗留物,馆主你之前曾经将一副怪力乱神图卷拓本交给我们,这是以真灵作为遵循痕迹的宝物。以其进行确认,遗留物中具备有山君极浓烈的真灵,而且,道门长辈也在那个道观里找到了一个神像。”

    “里面具备有地祇根本之灵,神像已经被打碎,其中的灵也尽数溃散了。”

    “真灵和地祇之身皆在这里,应该确实是他无疑。”

    卫渊不得不承认张浩的话。

    肉身,真灵,以及高于真灵的地祇之身。

    如果确凿无误都在的话,那基本代表着山君已经魂飞魄散,化作齑粉。

    想到那样狡诈的敌人会是以这样的方式被击杀,卫渊心中众鬼有些异样之感,有种对于敌人已经消失的恍惚和不敢置信,那边张浩又道:

    “因为这山君似乎曾经是龙虎山的祖天师所封印的,所以按照流程,要将这些遗留物送到山上,和典籍进行对比,一切结束之后,封存档案,馆主你如果想要看的话,我可以给你送过去。”

    卫渊回过神来,道:“那么,有劳了。”

    “对了,先前山君是藏匿于哪一出道观?”

    张浩答道:“赤霞观。”

    ……

    结束和张浩的通话许久。

    卫渊沉吟许久,却未曾思索出不对之处。

    因为山君死之前自己不在,山君也并非死在自己手中。

    作为考核卧虎功绩之一的怪力乱神图录不曾有反应,也很正常。

    而山君先前抛弃肉身,自身处于魂魄灵体状态。

    这种状态本身极为弱小,尤其受到雷法这样刚正神通的克制,死于五雷法下也很正常。

    他也只好暂且将山君的事情放下,顺势掏出几个一元硬币,抛接在手中,在桌子上一抖,三个硬币滴溜溜打转,这个时候他就有些遗憾,太平道真传不擅长这一类卜算天机的手段,否则倒是可以算上一卦。

    医卜巫武这几门里,太平道尤其精擅于医。

    既然想不到山君之死的问题,卫渊只好决定等到山君遗物从正一道带回来时候,再亲自去看,将手中的信笺收好,寄出,打算在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就去白云观转转,顺便将那困于面子里出不来的老道士救出来。

    ……

    龙虎山,天师府。

    张若素看到卫渊发来的消息,陷入沉默。

    又有一个故人,阔别人间常世已久,短暂要居住在那一条街道,希望能够由天师府安置。

    想到淮水之神,想到了那敢于调侃淮涡水君的女子。

    老天师很想要仰天长叹,问上一问。

    你这个故人,她是不是他所想的那一种?

    老道士年纪大了,有点受不住折腾了。

    但是卫渊既然不曾开口道出姓名,自然是有其隐含考虑,也或许是那一位前辈不喜欢暴露自身,不喜欢和太多人接触,所以才会交由卫渊来沟通此事,而负责安置神州上那些寿数较长,脱离人世太久的修士,本身也是天师府的职责。

    于是他叹息之后,也很快回答。

    卫渊讶异看着手机上猫猫头比划了OK的表情包。

    这么痛快的吗?

    他原本还以为,这位张道友会询问究竟是哪一位前辈,然后他再顺势回答虞姬,这样会让双方之间有所交流,有缓冲,不至于一开口直接提出要求那么干巴巴的,没有余地。

    没想到他这么干脆利落……

    根据张若素的风格,卫渊回了个一黑一白两只猫猫爪子握住的表情包。

    他动作微顿,察觉到气机的变化,站起身来,远空中隐隐有一道黄色火焰气息,很快,就有一道流光直接从打开的窗户里飞回来,是九节杖,此物悬浮卫渊身边,微微震颤,发出低沉声音,卫渊神色温和,伸出手按住九节杖。

    在这一刹那,他再度感受到了隐隐的呼唤。

    不只是施展特定法术的时候会祈求祖师敕令加持,道门一般在早课晚课,修行炼气之前,都要给祖师爷敬香祷告,这会直接指向祖师真灵,在通过符箓起咒施法的时候,可以更快些完成。

    而卫渊已经收回那一世的部分真灵。

    本身道行虽然不足,但是在九节杖加持下,也能隐隐感知到弟子祷文。

    他主动松开手。

    这种状态对于眼下的他而言,弊远大于利。

    思绪微顿,复又想到,有朝一日和那太平道道主对敌的时候,倒是可以想办法用一用九节杖,在对方起咒施法的时候,以太平道次天师的身份,在关键时刻将其打断,运用恰当,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

    你祈求祖师加持。

    祖师把你的符箓丢了下去,并且表达了嫌弃。

    卫渊思绪微顿,他伸手轻拂九节杖,叹道:

    “终于又回到我手里了啊,老伙计。”

    “算一算,快两千年了。”

    九节杖低声震颤,如在回应。

    ……

    张若素给自己负责泉市事务的师侄打了个电话。

    将卫渊所说的事情交给师侄处理。

    看上去远远比张若素年纪大许多的老道人讶异,对于安置前辈的事情,他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但是当他看到去往的目的地是那家博物馆的时候,还是思绪微顿,忍不住回忆起了之前的经历。

    先前和自己几位晚辈前去,为门下弟子冒昧冲撞天女之事赔礼。

    却反倒在那博物馆馆主潜层梦境当中,看到了他和霸王交战的一幕。

    老道人对这一经历的感觉,多少有些负责。

    他记得自己年幼时,有穿着红裙的客人负匣上山,自己当时因偷偷看了客人所带的霸王枪而害了一场重病,一朝被蛇咬,数十年过去,老道人此刻对那霸王枪仍旧有些忌惮,心中本不欲去,但是师叔吩咐,他也不好推辞,只好叹息着安慰自己,只是去记录一下暂居的修士。

    本欲顺手卜算一次,却又忍不住哂笑自己,年纪越长越是胆怯。

    不去入梦,自然也和霸王枪牵扯不上关系。

    老道人留下一个字条,带着沈寄风一同前往。

    ……

    卫渊认真清理出了一个干净的柜台,然后双手托着,将手中九节杖轻轻放在上面。

    一如过往,找到了纸笔,用碳素笔随意写了一会儿,轻轻放下,压在九节杖底,自顾自忙着将珏带来的花摆放在更为恰当的地方,那一张纸上有几行字,商王青铜爵竭尽全力,方才隐隐看得清楚,旋即失神——

    博物馆藏品。

    太平九节杖。

    吾师年少时手制。

    为杖,行道。

    弟子渊,谨奉行之。

    编号——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