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1章 争执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38
  第0141章 争执

    龙虎山上。

    苍老的声音低沉紧张:“小心!”

    “避开些,否则怕是有危险。”

    “知道了。”

    “知道个屁,老林你让开,我来处理这些家伙。”

    “糟糕,是陷阱!”

    伴随着画面一阵抖动,张若素陷入沉默,然后将手里手机默默放下,端起茶盏吹了口气,风轻云淡地道:

    “看来现代的小家伙们还是有点本事的,不错。”

    林守颐叹了口气,看着张若素手机上变成灰色的画面,看着他再度倒下的角色,无可奈何:“你怎么又死了?”

    张若素打了个哈哈道:“没办法,对手比较强啊。”

    林守颐默默道:“你刚刚开的是人机。”

    张若素:“……”

    上清宗的老人叹了口气,有些跟不上老友的思维,道:“若真想要感受到所谓的刺激,为何不去真枪实弹地试试?”

    张若素笑言道:“真枪实弹,反而没有手机游戏里能刺激人。”

    林守颐哑口无言,想了想对方修为,只好道:“你说的倒也是。”

    “那么,现在你说的放松也已经放松过了,是不是该回去处理那件事情了?若是让人知道,符箓一脉各大传承的高层都在争执,你这天师却跑到这里来,少不得被人暗地里说几句。”

    张若素叹道:“他们说便说去。”

    “不过,老林啊,你也真会给我找麻烦。”

    老天师站起身来,慢慢走向天师府议事殿,林守颐笑了声,双手笼着宽大道袍,跟在老天师身后,道门议事殿当中,此刻气氛凝滞,有身穿不同制式道袍的修士坐于两侧,彼此对视。

    中间桌子上放着太平九节杖。

    此刻是在争论于,这件古代真修至宝,应当存于何处。

    张若素坐于上首,端起旁边茶盏抿了一口,垂眸,神色平和,其余诸修士仍旧彼此之间丝毫不让,而其中争执最盛的,是灵宝宗一脉和天师府另外一位真修。

    前者认为灵宝宗和太平道一直都有渊源。

    太平九节杖理应存放于灵宝宗坛。

    而一者认为,太平部早已经在宋朝失传,到现在更是没有传承。

    那么这一件道门宝物就应该存放在龙虎山天师府。

    其余上清宗,神霄派之类倒是对于这一门宝物并不在意。

    灵宝宗所来者,是一位年约五十余岁,两鬓已白的老人,名为葛岩之,是葛家一脉嫡传,灵宝宗本就是天师葛玄所创的道门宗派,代代相传,以三洞之一《灵宝经》为根本法门,为符箓三山之一。

    阁皂山灵宝宗坛,也是和正一宗坛,上清宗坛并称的三大法坛。

    葛岩之嗓音平和中正,道:

    “诸位同修应当知晓,太平道和我灵宝宗素有渊源,三洞四辅之列,太平部辅弼洞玄,而洞玄部正是我《灵宝经》,《太平经》失传千年,我灵宝宗也再没能出现修为臻至灵宝经最高层次的真修,而今九节杖出世,还请让它归于我派宗坛。”

    天师府之中主管俗务的道人张仲瑄道:“此事还有待商议。”

    “灵宝经唯独修行太平部之法,才能有臻至真修的可能,但是并不意味着,太平九节杖需要被封入灵宝宗坛。”

    “一者我天师府乃道门魁首,太平部既然已断绝传承,九节杖自然应该留在天师府,和雌雄龙虎剑共处于祖师堂,二来,三洞四辅之中,太平部可以辅弼洞玄部,而正一部同样可以辅弼太平部,让太平道更为精湛。”

    “若是从九节杖中悟出太平部,那么在龙虎山上,当有利于太平部,而入了阁皂山,却是有利于洞玄部,一者以己利人,一者以他利己,孰上孰下,自然分明。”

    两人争执不休。

    因为这毕竟涉及到真传。

    能够参悟其法,自然对于自身道行大有裨益。

    古道藏曾言,宗三洞玄经,谓之大乘之士。

    而现在这个时代,洞真部上清经,洞玄部灵宝经还有传承,分别是上清派和灵宝派,而三洞之一《三皇经》,却已经在唐代时候,卷入一事,为太宗李世民焚烧,而三大道门宗派最早的三皇派也直接没落。

    往事越千年,现在四辅之中,太玄只剩下道德五千言之类‘重玄’,无人领会。

    太清也没有了原本传说中金丹修持之法,算是失传。

    只是丹鼎一系修行者,多少继承其中部分精要,结合武门,儒道养气,禅宗内修之法,三教合一化作了全真体系。

    三洞四辅,流传到如今,只剩下了二洞一辅,化作神州道门符箓三山。

    即茅山,阁皂山,龙虎山。

    可见正统道藏的地位和重要性。

    而今三洞四辅另外一部的传承法宝重现人间,哪怕是惯于修心的修士道人,都会浮现出一览玉书,精纯修为的念头和渴望,反倒在此争执,林守颐等待众人争执不休,再度提出先前已经说过的事情,道:

    “太平部道主,或许已经重现人间。”

    “今次我等一同运九节杖回天师府,他曾经展示过极为深湛的太平道道术,也曾运用九节杖,施展出太平道雷霆要术,而九节杖在他手中极为顺服,并无反抗的行为。”

    “是以我想,或许九节杖本就应该物归原主,归于太平道道主之手。”

    争执之音刹那顿了顿。

    众人对视沉吟。

    灵宝宗葛岩之抚须道:“若真是太平道主,那么九节杖自然应该归属于他,可是林道友,你当真能够认定他就是太平道道主,而非只是因为修行了太平要术之类的太平部真经,所以能够驱使九节杖吗?”

    他脸上有迟疑之色,道:“并不是我故意如此怀疑。”

    “但是如果那位道友也是而今太平道之人,亦或者是某个神州隐蔽修行组织成员,故作苦肉计,要骗九节杖入手,我们这么简单就把九节杖送过去,岂不是为人所趁?”

    和他争执的天师府张仲瑄也在这一点上表达了相同的意思。

    担忧且不相信林守颐所说之人真的是太平道道主,担心将九节杖送入敌寇手中,反倒资敌,担忧那人表面上与世无争,实际上暗中和某些存在保持有隐蔽联系来往。

    林守颐本要开口反驳,却又想到,自己所说,有一部分是因为亲眼见到过那人表现而做出的推测,若非亲眼所见,就是他自己都难以相信。

    一时间拿不出什么证据,难以说服两人。

    正当此时,张若素放下茶盏,道:“他是否是这一代的太平道道主,我并不知道,不过如果说他是眼下那冒牌货色,倒是大可不必。”

    他声音微顿,复又摇头道:

    “再来,你们不过是心底不愿九节杖落入旁人手中,自己不能第一时间参悟修行罢了,清修这么多年,断绝外欲心魔,可最后反倒是在这‘清修’本身落下了执念。”

    葛岩之和张仲瑄微怔,皆面色涨红。

    张若素道:“既然你二人都想要此物,林道友又说应物归原主。”

    “不若你三人争一争。”

    “神物有灵,看看着太平九节杖会跟着谁。”

    葛岩之和张仲瑄刚刚都尝试过,未能成功拿起九节杖,心中都知道,如果那所谓太平道道主真的通晓太平要术,那么这九节杖十有八九会更倾向于对方,但是他们旋即皆有其他念想。

    一者是自家宗坛灵宝宗和太平部有千年的缘法,未必不能引动九节杖,另一者这想到四辅之中,正一部可以辅弼其余六部修行,未必无法引动太平部宝物。

    于是都一一同意下来。

    张若素本来打算去取手机,可顿了顿,最后还是停止动作,反而示意林守颐联系他口中的太平道道主,后者不知道前面这老天师也有卫渊联系方式,只是取出手机,寻找到卫渊的联系号码,拨打出去。

    “喂,卫馆主吗?”

    ……

    卫渊在和女娇联系之后,原本已经整理了思路。

    确认了该要如何和天师府解释虞姬的事情,恰好受到了一封信,是来自于白云观,他怔了下,看到了上面是个道号天辰子,拆开信封后,看到那一对甲马符,这才反应过来,是之前应邀前往白云观的老道。

    之前因为伯奇的事情,通过伯奇先前托梦的道观,以及其所化之人在江南道应天府,基本可以判断出,山君也同样是在应天府范围内的某个道观,卫渊之前已经将此事告知于应天府特别行动组,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什么收获。

    卫渊一边想,一边将马甲符放在旁边。

    准备读信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来。

    是林守颐。

    卫渊讶然,沉吟了下,将信笺放在旁边,拿起手机接通,林守颐语言简练,将大致的事情说了一遍,尤其是关于九节杖归属的问题,当卫渊知道老人提议将九节杖放入他这边保管的时候,倒是稍微诧异了下。

    老人旋即打开了免提。

    即便是卫渊并不在这里,葛岩之仍旧起身,拱手道:

    “卫道友,在下灵宝宗葛岩之。”

    之后又将先前和老天师说过的事情又皆道一遍,那边张仲瑄同样如此,旋即葛岩之道:“往事千年,我灵宝宗只愿得九节杖,参悟其上秘文,以补足我灵宝经所欠缺的那一部分,所求者并非此宝,但是宗门正法所在,不得已要和道友相争。”

    张仲瑄同样道:“贫道亦是想一参此宝……”

    张若素忍不住吧嗒了下眼皮。

    旁边林守颐听到他似乎咕哝了一句丢人。

    卫渊讶然,旋即轻笑,笑声在众道人耳边响起,葛岩之听到他笑声止住,方才道:“既然是要求太平部法门,又何必要参悟九节杖?那最初也只是登山用的手杖而已。”

    他声音顿了顿,自然而然道:

    “至于太平道,若要学,我教给你们就是了。”

    葛岩之和张仲瑄怔住。

    老道忍不住道:“道友,这可是正法,其中所蕴含大道……”

    卫渊道:“所以呢?”

    葛岩之不知该如何接话,能够听到年轻的声音回答道:“诸位以为,道法所用,在于何处?”

    葛岩之迟疑道:“在于逍遥清净。”

    张仲瑄答道:“在于荡除外魔。”

    年轻嗓音温和回答道:“皆是对的,可于我看来,道法在自度,也在于度人。先度人,后度己。这道法代代真传,可如果藏着掖着在自身,也修不出玉液金丹,藏进五岳山川,也出不了真人,藏着又有什么用?”

    “自然,太平部真法,我只会讲述养气总纲,以他山之石攻玉应以足够,若欲要求神通法门,诸多咒术,就涉及到各家隐秘,诸位当知,那也不是度人之法。”

    葛岩之和张仲瑄怔住,年轻的声音和谈及道术时候的沉静从容,形成极为巨大的冲突感。

    而卫渊想到那少年道人,想到了八百师兄弟,以及百万黄巾军,张角到了最后的时候,早已经没有了所谓门户之见,再说,堂皇正宗,三洞四辅,又如何会是敝帚自珍的气度?于是敛眸缓声道:

    “此法,盛明治道,证果修因。”

    “足以澄清大乱,功高德正,故号太平。”

    “诸位且静听。”

    天师府议事堂当中,诸多道人皆面色微变,下意识起身,长施一礼后,方才正襟危坐,面色郑重,卫渊这将太平部曾经第一部分养气之法徐徐道出,这也是张角曾经广为传授的部分。

    只是经历漫长岁月,这些部分早已经离散消失在历史洪流。

    这已经是阔别千年第一次有人细致讲述。

    而那议事堂当中诸多道人皆静心倾听。

    唯独老天师见众人听得入神,便取出手机,随意点开,‘TIMI’之音突然响起,他下意识掩住了声音,见得众人皆未曾注意自己,方才悄悄将声音关掉,真经正法在前,却兴致勃勃地去打游戏。

    葛岩之听得如痴如醉,那声音虽然年轻,但是对于道法领悟却毫无疑问足够深湛,深入浅出,剖析明白,即便是基础的部分,仍旧引人入胜,显示出足够的道行修为。

    一番讲述,直到卫渊不再讲述,众人才慢慢回过神来。

    旋即有些惊诧于此人身份。

    葛岩之和张仲瑄皆感觉到自身若有所悟,感觉到自身根本修行的功法有所变化,但是却一时间难以形容出这种变化的所在,只是心中感慨,而视线这是下意识都落在了平平放在中间的九节杖上,心中下意识浮现出渴望。

    旋即被自我克制,反倒觉得羞愧。

    真经既得,尤自渴求此宝,不过一贪字。

    张仲瑄道:“这位……道友,可需要将九节杖送还?”

    卫渊喝了口水,今日讲道,一则是顺势而为,二者是为了让太平部回到三洞四辅,重开道统结一个善缘,闻言道:“不必,有劳道友挂心。”

    想了想,又道:“林老,有劳把手机靠近些。”

    林守颐愣了下才意识到他是说把手机靠近九节杖,依言去做。

    葛岩之忍不住正色道:“……前辈可是当代太平道主?”

    卫渊回答道:“当代道主?自然不是。”

    “况且也当不起前辈二字。”

    葛岩之怔住,声音都微微提高了几度,道:

    “前……道友不曾修行养颜驻容之术?!”

    卫渊笑言道:“自然不曾。”

    说话间,手机依言靠近了装着九节杖的盒子。

    众人好奇,不知要用何种道法,亦或法坛驱动此宝。

    九节杖如同一块死木头,毫无反应。

    却只听到那声音顿了顿,叹了口气,温和开口道:

    “罢了罢了,且回来吧。”

    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让众道思绪略微凝滞,旋即便听到低沉之音,众人回头,看到那原本横放在桌上,像是完全没有半点灵性的九节杖突然跃起浮空,其上秘文一一亮起,旋即皆浮现黄色火焰,携带极强气势,直接撞破了旁边窗户,飞到天穹之上。

    九节杖欢喜鸣啸,仿佛一团黄色烈焰升腾。

    转瞬远去。

    屋中数道人面色看着被撞破的窗户,看着远去的黄色流光,默然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