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0章 轮转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21
  第0140章 轮转

    如同暴怒猛兽的霸王枪,在没有主人的情况下,最终还是被压制住,而后卫渊重新找到了一个盒子,颇为艰难地将挣扎至短暂灵性耗尽的霸王枪枪头封了进去,然后默默以太平道次天师的立场,以封印之法压了一招。

    想了想,又回到内室,解开右手的袖口,露出赤红之色的正一敕令。

    咬破手指,屏息凝神,卧虎注灵之法,正一道元命赤箓加持,一气呵成写了一道封印,这样在三洞四辅,道门七部无上玉书之中足足两部的封印加持下,霸王枪总算不甘不愿,老实下来。

    而面对虞姬询问,卫渊面不改色,神色温和而讶异,口风很紧。

    他原本的打算是,坦然接受,讲解过往。

    现在却决定接受心的指引。

    间接导致霸王末路,把霸王枪折断,这仇可不小,很难保证虞姬得知后会有什么反应,而他难以确认这一反应的具体内容是,这位古代奇女子是会直接抽出剑来削自己,还是用霸王枪戳……

    虞姬双目注视着卫渊,她是虞美人这一类花所化形。

    眼角自然而然有类似眼影的淡红色。

    同时具备有女子的柔美和侠客般的英气,她抱着匣子,心中依然笃定了眼前的人绝对是前世故人,只是看来,他仍旧未曾复苏记忆,未曾记起自己是谁,片刻的寒暄之后,她开口询问道:

    “卫渊你和天女,是这一段时间相识的?”

    卫渊点头答应。

    虞姬嗓音柔和道:“那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既然珏能够在这里住下,我也希望能在此处逗留一段时间,转世之身本就难以寻得,更何况你很可能是我等故人,我希望你能快些记起来,也希望能通过你寻找到藉。”

    卫渊沉吟了下,霸王枪的反应虞姬已经看在眼里,此刻拒绝反倒有可能被后者生疑,况且她若真的想要居住在附近,并不需要和自己两人说,此刻主动提出来,已经是足够坦荡从容,便回答道:

    “这自然是欢迎,不知道虞姑娘要住在哪里?”

    虞姬面含歉意道:“我想,珏的情况大概也是卫馆主帮忙的,所以可能需要馆主和当代天师府说一声,我并没有和他们联系的方式……”

    是要通过天师府,特别行动组来解决现代生活身份认证一系列的麻烦?

    卫渊微怔,旋即若有所思。

    虞姬声音顿了顿,道:

    “虽然我可以直接上天师府,但是也终究不妥。”

    “毕竟我等虽然不能够和昆仑清气相比,但是草木灵株所化,寿数也是漫长,当年故人,恐怕早已经零落,便是还活着,也已经不复当年模样,我这般模样见到他们,他们心中也会难受吧……”

    “不老,对于生活在人间的生灵,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好。”

    卫渊沉默了下,往日的他对这种话并无感触,此刻却隐隐有所明悟,道:

    “无妨。”

    “我会和天师府的好友去说。”

    复又寒暄片刻,虞姬说要去看看往日曾经在泉市行过的地方,主动离去,卫渊注视着这位独自一人跨域漫长岁月的女子起身,收回视线,沉思了一会儿,又见到天女珏主动要去为虞姬带路。

    卫渊接过她放在桌上的花,摆放在一处空着的木柜上,道:

    “难得苏醒过来,这一次沉睡恢复了些么?”

    “嗯?怎么盯着我看……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珏收回视线,想了想,笑着回答道:

    “本身修为上,还需要一定时间,只是想起来一些往日的事情,刚刚从那个角度,倒是觉得你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可是仔细一看,你和他根本不像啊……”

    卫渊心中微突,装作若无其事道:“嗯?很像?”

    “谁啊?”

    少女温雅笑道:“我曾经和你说过,我往日见到过诸葛武侯两次,其中第一次,他在南阳,那个时候我们之中有人询问他,为什么他作为琅琊世家出身,会选择躬耕自足,以他的出身,高门大院并不算难得。”

    “他回答说,是因为有人曾经告诉过他,‘百姓所求的其实并不多,只要被当做人看待,能够吃饱穿暖便是了,再不济没有读书的天赋,没有好的出身,种田种菜也好的,有几亩地就能过上很好的日子了’……”

    “后来我曾见到那人,他神色总是沉郁,身体并不好,似乎背着很重的担子,道行不高,但是对于道法的理解很是深湛,应该是出自大能门下,只是可惜,先天根基决定他无法抵达很高深的程度。”

    卫渊沉默下去,他指了指自己,道:“我和‘他’很像吗?”

    天女珏认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回答道:

    “初时很像,但是时间稍长便可知不同。”

    少女伸手拍了拍他肩膀,道:“我也不希望你和他像。”

    “他看上去,太苦了。”

    天女珏和虞姬两人离去,卫渊坐了许久,突地轻笑。

    天女所说的那句话,是大贤良师张角曾经对阿渊说的。

    看来,‘他’又告诉了诸葛亮。

    卫渊莫名地便有种宿命般的感觉——自己曾经见过刘备,告知了他老师和大家所渴望的盛世,却又流落江湖时候被时代裹挟着去了琅琊郡,又见到了诸葛亮,将同样的火焰和梦想告诉了本该是大世家子弟的诸葛。

    最后渊或者离世或者消失于历史,而拥有同样大愿的君臣相遇。

    刘备重塑大汉气运,诸葛亮成为了司隶卧虎。

    几多历史滔滔流转。

    现在,卧虎流传在他的手中。

    卫渊在沉思许久后,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前往这个时代的诸葛家看看,或者能够找得到,有类似于九节杖一样,沾染那一世留下真灵气息的器物。

    卫渊收拾情绪,一边在心里思索该如何对特别行动组解释,一边取出手机,恰好看到了来自于女娇的消息,是在询问自己是否已成功接触了那个时代的真灵。

    他简略回答了一下,而后手机屏幕闪动了下,女娇的回话出现。

    “黄巾之火啊,我确实是还有印象,那个时代山海之中的异兽,以及我们,都离开了人间界,在类似于洞天福地的世界开辟新的安居之所,碍于当年的约定,也不能干涉人间,只是知道那一把火焰,确实是晃动了炎汉根基,哪怕是螳臂当车,至少,值得尊敬……”

    “不过说起来,阿渊你当时,是不是哭了?”

    卫渊神色缓缓凝固:“……”

    女娇乐此不疲地打击卫渊:

    “哎哎哎?不会吧……”

    “有人会在回忆起以前事情的时候哭起来吗?你不会真的哭了吧?渊啊你可长点心吧,算算你自己多少岁了,这么大的年纪,还哭得满脸都是泪的,涂山氏后辈们怎么看你。”

    “啊呀,我险些忘记了,其实渊会不会还是个孩子呢……”

    卫渊嘴角抽了抽,默默看了看手背上的赤箓。

    这东西能叫魂吗?

    能不能把禹的魂喊回来?

    他勉强地整理思路,强行转移话题,道:“我还有一个问题,巫女,转世究竟是什么情况……为何,我已经知道的我曾经在人世的时代,都并不那么安稳。”

    女娇那边文字顿了顿,而后反问道:

    “你认为,什么是真灵?”

    “人死之后,道行化气,而代表着此人的真灵会飞到天空,最终散入大千,一些共性特质的灵,譬如勇武,刚烈,会从千万人,亿万人死去后的魂魄中分离,彼此聚合,这也代表着绝大部分人的魂魄会被分散掉。”

    “唯独真正的豪杰英雄,才有可能抵抗住这一个规则,保持着真灵自我凝聚,不至于溃散,不至于和其他真灵混合。”

    “但是这一阶段,无论是各类特质的聚集,还是保持自我的真灵,都是在人间界外侧。”

    “魂魄是很轻微的,所以有真灵能日游千里。”

    “在没有肉身的时候,这轻微的真灵只能在人间的上层漂浮,更不必说进入人间转世,就像是气球一样浮在空中,渊你觉得,什么情况才能让这些轻微的真灵进入人间?”

    卫渊沉吟,若有所思,道:“拽下去……”

    女娇道:“不错。”

    “所以有了借助某些特定灵体力量的‘请神’之法。”

    “但是这等法术,常常会请下来一些混乱的灵体,所以被正一道斥为邪道,有‘正神不附体,附体非正神’的戒律,而这是人做法坛去请,只能算是歪门邪道,而真正会导致大量灵体降入人间转世的,是神州气运变化。”

    “或者灾劫,或者大兴,一旦整个神州气运发生巨大变化,这一股神州气运就会被搅动,仿佛漩涡,而悬在空中,千百年代代相传的特质灵性,就会受到拉扯之力,进入人间,转世为人,这就是所谓的乱世之年,豪杰辈出。”

    “当然,作为被不死花维持住真灵凝聚的你,这也会顺者这一过程进入人间,所以,你若转世,其中绝大部分都会是人间发生巨大变化的时期,和平安稳的年代必然极少……”

    “这是神州这片土地所特有的特性……”

    “虽然不曾在我们这个世界发生,但是可以预想。”

    “如果真的有朝一日,这片大地陷入最危急的时刻,那么蔓延在那些比血脉更深层次的东西,会导致在寻常时代足以扭转局势的豪杰英才,像是井喷一样密集地出现在同一个时代,以最不讲道理的方式将最危险的局面打破。”

    卫渊道:“这是神代流传的规则?”

    女娇回答道:“不,这是五千年的积累,是无数人秉持同一个梦时必然导致的结果,也是唯独这一片大地上才可能诞生的奇迹,平时不声不响,但是需要的时候才会知道,底蕴却并不是一句空话。”

    卫渊若有所思,女娇又道:“你应该见过了自己曾经的过往。”

    “往后也可能会见到更多过去的自己,但是你要记住,阿渊。”

    女娇这时候是发来语音,语气温和而笃定,有让人安宁的力量:

    “他们每一个都是你,阿渊是你,司隶也是你,但是你却不是他们,不只是他们。”

    “你更是卫渊。”

    “你知道他们所有的过去,知道他们的经历和痛苦。”

    “他们却不知道你。”

    “这也代表,你是这一代代转世之中最为特殊的那个,记住,秉持自我,接受过去的自己,却不要被过分地影响,否则……”

    卫渊微怔,此刻感觉到对面的女娇像是长姐一般关切,让他有莫名安心放松的感觉,精神都仿佛放松下来,想了想,认真写了很多感谢的话,然后眼角看到一串文字。

    “否则,我就可以带着珏去青山精神病医院,推着你去晒太阳了。”

    “对了对了,阿渊,捏气泡垫和撕报纸你中意哪个?”

    “或者我干脆快点送你转世比较好?”

    ???!

    卫渊动作缓缓僵硬。

    沉默数息,面无表情地将刚刚的话都删掉。

    我居然以为她是可靠温柔的长姐……

    还是太年轻。

    ……

    而此刻,九节杖被林守颐亲自送到了天师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