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9章 霸王枪的恨意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06
  第0139章 霸王枪的恨意

    “故人?”

    天女珏讶然注视着身穿红衣的女子,稍微思索,已经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只是还有些奇怪,道:

    “你说的故人,是指的这家博物馆的主人?”

    红衣女子回答道:“我也不知。”

    “只是被气机牵引来此。”

    天女珏想了想,注视着那被背负在后的匣子,温软笑道:

    “既然如此,那不如进去稍微等等。”

    “渊的话,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正要从花店走出,视线稍微下移,看到自己身穿浅色长裙,看到裙摆摇曳之时,露出一双浅黄色,像是某种猫科动物爪子的毛茸茸拖鞋,看到上面夸张可爱的斑纹,脚步微微顿了下。

    少女抬头,脸上带着卫渊常见,柔和清雅看不出丝毫破绽的微笑,道:

    “且稍等。”

    红衣女子颔首。

    天女直接关门,风铃声音急促空灵,她吐出一口气,将居家用的拖鞋换成了一双白色帆布鞋,然后才出门,道一声久等,白裙白鞋,黑发披肩,端着一盆白色的花,走到了对面博物馆前。

    仿佛刚才只是去取花,然后敲了敲门。

    吱呀一声,水鬼干脆利落把门打开。

    红衣女子看到博物馆内部装潢,看到了几个鬼物,但是她本身就不是人类,甚至于和大部分的妖类也不同,所以并不在意,被这几个年轻的鬼物灵物折腾地厉害的商王青铜爵本以为是卫渊回来,可却是两个女子。

    商王青铜爵物灵凝滞,突地觉得这两人都有些眼熟。

    水鬼因为之前曾经得了‘水神敕封’,所以至少死相不那么狰狞,可以短暂幻化为正常人,他咳嗽两声,彬彬有礼地道:“两位客人需要什么茶,我们这里有红茶,绿茶,乌龙茶,茉莉花茶,龙井茶……”

    天女珏讶异,然后微笑道:“绿茶就好。”

    红衣女子道:“红茶。”

    “好的。”

    水鬼干脆利落点头。

    过了一会儿,桌子上摆了两个五百ml的饮料瓶,水鬼优雅介绍:

    “您的绿茶,您的红茶,请慢用。”

    商王青铜爵觉得自己要气地当场裂开缝隙。

    在水鬼靠近的时候,忍不住提点道:“你不觉得自己忘记什么事情了吗?”水鬼愣了下,然后恍然大悟,又取了两个一次性纸杯,将茶倒在杯子里,而后,像是雾都执事一样躬身行礼:

    “两位,请慢用。”

    商王青铜爵:“……”

    在古物里绝对算是老爷子级别的青铜爵忍不住了。

    “这玩意儿脑子怕不是进过水。”

    戚家军兵魂蹲在旁边,嘴里嚼着什么东西,讶然道:

    “你怎么知道?”

    他认真道:“这家伙是个水鬼,哪哪儿都泡过水。”

    ……

    天女珏无奈,莞尔一笑,道:“取来茶具,我来沏茶吧。”

    虽然茶艺之类是在后世所诞生,但是她学习这些一向都很快,动作舒雅,将一盏清茶轻轻推过去,道:“久闻大名了,虞姬。”

    “你来这里,是为了寻渊?”

    虞姬并不好奇对面能看出自己的身份,事实上珏的气息比她的更容易辨认,那是来自于昆仑虚的长风清气,她将手中的匣子放在桌子上,手指轻轻摸索着这木匣,道:

    “如果说他就是让这兵器产生反应的人,那应当就是他。”

    “我在人间行走过很多年,已经很久不曾见到它的变化,想来,你口中这位渊,应当是我的故人转世,重新来到这人世间,此来一者是为了看看这故人,二来……”

    “二来我也希望,从他身上,能否看出转世的缘由和可能。”

    天女珏若有所思:“故人?”

    虞姬没有隐瞒,道:“应当是敌人,但是过去两千年,再大的仇恨也被冲淡了,若是藉还在的话,应当也不会放在心上……”

    ……

    在经历过一翻内心认知坍塌之后。

    卫渊总算是将无支祁所要求的‘好酒’以及机关重新送了回去,而后告知祂,虽然说需要电流,但是还有电压这个东西,得稳定,似是雷法之类神通,重在杀伤,根本就不够稳定。

    也不知那猴子听进去了几分。

    卫渊忍不住有些头痛,打开手机随手扫了一眼,恰好就看到了天女珏发出的几条消息,知道少女自恢复些的沉睡中苏醒,直到此刻,卫渊的心情总算是稍微变得好了些,自泉市洛水上岸之后,就往博物馆赶。

    其间天女也发过几条消息,说是有客人来拜访。

    而后又有消息传来,是虞姬循着气机来寻他,似乎他曾经是虞姬霸王的故人,甚至于更确定的是敌人,看到这一条的时候,卫渊思绪微微凝滞,如果是在以往,他会付之一笑,并不在意,会认为是虞姬那边出现了问题。

    甚至于会判断,是因为在月露留影幻境当中和霸王交手的缘故。

    但是经历过真灵复苏,尤其是这一次东汉末年之旅,卫渊却开始对自我产生怀疑,女娇不肯说昆仑不死花的效力有多强大,但是显然不止一次,既然说东汉末年有,那么秦末出现一次真灵转世似乎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难道说不但在那个时代生存过,还和霸王交过手?

    卫渊复又想到幻境中被霸王蹂躏的记忆,忍不住出现一个念头。

    敌人?

    历史上和霸王斗将交手,估计就直接转世了……

    但是虞姬带着霸王枪来是为了什么,正当卫渊思索时,来自于珏的消息又悄悄发了过来,似乎是,虞姬觉得往事已经过去千年,即便是敌人也已经是故人,没有什么仇恨值得铭记两千年。

    卫渊才稍微按下些心,略作思索,既然已经上门,自然避不可避。

    再说,就算是霸王之敌又如何,导致霸王失败没落的又不可能是他。

    珏既然没有感觉到虞姬的敌意,应当可以信任,况且卫渊心中多少有些许好奇,过往的自己究竟经历过什么,霸王的敌人,脑海中想到一个莫名的念头,若是真的,当年能撑几枪?一枪,还是两枪?

    他将手机关上,看着博物馆大门,沉吟了下,还是推门往里走。

    吱呀声中,博物馆大门被打开。

    看到了身穿浅色长裙,神色温和安宁的珏。

    看到了身穿红衣,如同虞美人花怒放的虞姬。

    虞姬抬眸看向卫渊,却似乎有些遗憾有些诧异,因为她未曾在眼前之人身上感觉到任何的熟悉之感,这似乎代表着只是这一次来错了,而就在此刻,那封闭着古代兵器的匣子突然传出剧烈的鸣啸。

    而后匣子被煞气撕裂,霸王枪的枪头破空而至。

    直接穿刺向卫渊。

    那股极致的杀意并非来自于人,而是来自于通灵的兵器,卫渊下意识后退半步,背后剑匣调转挡住这一击,剑匣应声碎裂,八面汉剑倒插在地,张道陵法剑则是悬浮半空,碎裂的木屑纷飞,兵器的鸣啸清烈。

    卫渊顺手握住这柄法剑,猛地下斩,将仅剩下枪头的霸王枪拦住。

    枪锋剧烈嗡鸣震颤。

    这是直接来自于兵器的杀机,而后,两根白皙手指压制在枪锋上。

    毕竟失去了主人足足两千余年,霸王枪被天女直接压制住。

    即便如此,仍旧还在剧烈挣扎。

    而后,枪锋之上,一缕极为细微的气机涌入卫渊眉心,让他眼前闪过了极为短暂的一幕画面,和最初的记忆不同,和九节杖所蕴含的漫长岁月和感触也不一样,没有传承没有磨砺,那几乎类似于偶尔想起一件被遗忘的往事。

    ……

    天空中被兵家煞气染红,像是四年前被烈焰燃烧的咸阳。

    一处老农家中。

    男人将身上的钱全部给了这一家人,让他们快走,然后穿着简朴的衣服,默默等待着,过去数日,终于不算太远的战场上发生了大战,他还在等待着,这一次过去没有多久,很快马蹄声靠近。

    是那位霸主的江东子弟,只不过只剩下百余骑。

    人数虽然少,却绝对是天下一等一的猛士猛将。

    有人驱马来问,道:“老农,你可知大路往何处去?”

    男人沉默着抬起手,指向左边。

    这百余骑飞快离去,这里地方崎岖又偏离大道,不适合骑兵战马。

    他们必须尽快抵达大道,得以加速。

    而他们并不知道,那农夫指向的方向,那是一处大沼泽,导致最终被汉军追上,男人沉默着摘下斗笠,在霸王被杀之后,他讨来了霸王枪,在始皇帝曾经伐山的地方,将霸王枪折断,抛掷在地。

    面朝着咸阳城,右手手掌抚心,取出一枚玉龙佩,垂首道:

    “始皇陛下,焚咸阳之暴徒已死……”

    “您……好生安息罢,神州,未裂。”

    而后,将这玉龙佩扔入淮水水流。

    画面戛然而止,而那霸王枪枪头越发愤怒,几乎欲要将前方之人洞穿,卫渊下意识看向木柜子上的玉龙佩,不知为何,本能感觉到一丝古怪……似乎有些过于巧合了。

    先得玉龙佩,又见霸王枪,都围绕着那个时代……

    甚至可以说,还有‘不死药’这一概念。

    而后感觉到这股来自霸王枪的煞气,来自这通灵兵器本身的愤怒和敌意,思绪回到现实,虞姬亦是不解,很难才将霸王枪枪头控制住,凝眉看向卫渊,语气轻缓抱歉道:“它……很久不曾有这样的反应。”

    卫渊将视线从玉龙佩上收回来,回答道:

    “这……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

    “可能是这个霸王枪枪头坏掉了?”

    卫渊面不改色,指了指断裂的霸王枪,双手微摊,道:

    “毕竟,我只是一个二十四岁的现代人。”

    霸王枪愤怒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