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8章 相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51
  第0138章 相见

    在失去九节杖,尤其是远离了广宗城之后,卫渊隐隐能够感觉到的,某种特别的联系就渐渐地消隐,渐渐不在掌握,直至最终彻底消散。

    在汉末那一世的真灵只有一部分回归,显然,刚刚是因为广宗城,因为太平九节杖,才短暂提升了他的位格,让他能够以‘太平部次天师’这一身份,给予某种程度的干涉和回应。

    而且,也必须是有太平道修士说出‘奉太平道次天师敕令’这样的祷词才有意义,大概流程应该是,对面焚香祷告,打醮做法,说祖师爷亮家伙,咱们准备上,这边儿祖师爷回了一句滚。

    卫渊没有太过于遗憾。

    那是属于九节杖的力量,而不是属于他的。

    是属于广宗城执念残留的加持。

    此刻他头痛的是,是要先去找无支祁,还是先回博物馆,思来想去,问题还是要面对的,晚痛不如早痛,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根本没有办法跑开,就算是人在天涯海角,那猴子如果打算强行入梦,好像也拦不住。

    反正现在回去博物馆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卫渊沉吟,做出决定,先去一趟淮水,见见无支祁,再回自家博物馆,用先前斩除太平道邪修的功勋,换取下一个层次的《卧虎决》,毕竟回归的真灵,只是九节杖上所带,最后不过是十三四岁,先天根基缺失的渊。

    那一丝道行纯则纯,若论强度,却并不强。

    而且以那一世先天根基来看,小时候落下了病根,恐怕一生难有所成。

    卫渊心中思绪涌动,因为方才施展的雷法,也有精神疲惫之感,就在这车上沉沉睡去,之后同样是乘坐高铁回返,卫渊婉拒了众人相邀前往天师府的打算,换乘之后在泉市下车。

    林守颐抚摸手中封着九节杖的金属盒子,神色沉吟。

    此次回山,恐怕要就此物是归于龙虎山天师府,还是灵宝宗坛产生一场争执,毕竟,洞玄部真传就是葛天师一脉的灵宝经,而太平部和灵宝经,相辅相成,失却了太平部的灵宝经已无法臻至最高。

    他们对于九节杖必然有所渴求。

    但是林守颐思绪翻腾,想到第三个选择。

    将此宝送入那博物馆。

    他想到那震天撼地的狂暴雷霆。

    或许,这才是物归原主。

    ……

    为了安抚无支祁,卫渊好生准备了一番酒肉,又准备了足足五个大容量充电宝,都是满格点亮,这才在洛水边迟疑徘徊数次,最终叹息一声,带着这些东西踏入水中,以御水之术分开波浪,前往无支祁所在之处。

    无支祁是淮水之主,在卫渊抵达附近的时候就已经有所感应。

    祂未曾想到,卫渊居然不足五天就已经回来。

    在失去网络足足两天之后,祂竟然对这家伙提前过来的行为,产生了一丝不应该出现的庆幸之感,连带着愤怒都瞬间消失,只剩下一种渴望以手指触碰屏幕,接触大量信息流的期待。

    旋即无支祁将这种庆幸,轻松之感直接按死。

    祂端坐在神代淮水的封印之中,双目闭合,周围是足以锁住神灵的锁链,气息缓和沉凝,神色漠然从容,仿佛丝毫不为所动,而直到卫渊提着箱子和一个盒子出现,口中道一言:“水君,许久不见。”

    复又过去数息,无支祁方才缓缓睁开双瞳。

    金色淡漠的瞳孔注视着卫渊,祂缓缓道:

    “你是真的不怕死。”

    卫渊无奈抱拳一礼,道:“先前确实是有失礼之处,不过那也是迫不得已,而今人间,讯息繁杂,我是人族,自然担心有人妄言会触怒水君,导致最终不愿面对的场面。”

    卫渊绞尽脑汁,在尽可能不会触怒到无支祁这太古神灵的范围内,将自己的担忧隐晦道出,复又面不改色道:“至于前次,确实是手机出现了问题。”

    无支祁金目开阖,嗓音平淡道:

    “你会觉得,本座会和凡人一般见识?”

    祂道:“我曾在太古时候经历诸多事情,也知道人间生灵多喜欢以自身立场揣测万事万物,而我也曾和你说过,若是我对寻常的人类出手,即便是禹,都会耻笑于我吧……”

    卫渊沉默了下,自嘲笑道:“是我以小人之心度水君之腹了。”

    神灵,哪怕是祸神,仍旧是神啊。

    复又不咸不淡,仍旧有部分距离感地寒暄了几句话,卫渊松了口气,主动告辞离去,而无支祁居然不曾说什么,就任由祂离去,竟然像是真的已经不在意先前的事情,让卫渊心中即是感慨,又是觉得古怪。

    这和那猴子记了那一发陶器足足五千年似乎有些不同。

    带着淡淡的诧异思索,卫渊离去。

    卫渊离去之后,无支祁仍旧双目闭合,盘坐于水中,有神灵气度,直到——

    一。

    二。

    三。

    心中默默数过了三秒,且确认卫渊已经离去,无支祁猛地睁开双目,一双金色瞳孔仿佛燃烧的火焰一样锁定了卫渊带来的箱子,急不可耐地一抬手,那些东西朝着自己飞来,祂带着阔别五千年的欣喜,打开了盒子。

    祂看到了一瓶一瓶透明的,有着刺鼻酒香味道的液体。

    祂看到了足足五个满格的充电宝。

    充电宝的电量显示几乎像是绝妙的嘲讽。

    无支祁脸上的欣喜一点一点凝固,祂的眼睛缓缓瞪大,双臂扬起,怒吼:“卫渊!!!”

    “给我回来!”

    淮涡水君一抬手,猛地震动水流,激流化作了肉眼可见的苍蓝色水龙,纠缠而出,卫渊正在沉吟着要不要顺路再抓一条鱼肉回去,才朝着那一尾鱼伸出手,动作凝滞,看到一只水龙出现,直接缠绕住自己双腿。

    卫渊:“……”

    因为这场面过于巧合,他脑海中甚至于闪过一个无辜而懵逼的念头。

    尼玛,我就只是抓条鱼。

    你至于吗……

    思绪微微凝滞,水龙直接带着他以远超过离开时候的速度,重新回到了无支祁所在的淮水底部,卫渊几乎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而后看到无支祁伸出手指,指向那五个叠在一起的大号充电宝,大声怒喊道:

    “我要的是手机,手机!!”

    卫渊给粗暴拉回来,也有些恼火,双目怒睁,手掌一拍虚空,道:

    “但是你没有告诉我!”

    无支祁更怒,直接晃动锁链道:

    “隔着这么远,我没有手机要怎么告诉你?!”

    卫渊怒道:“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你没有手机?!”

    “那你要先给我手机我才能告诉你!”

    “你……”

    卫渊思绪微顿,深深吸了口气,按揉眉心,把这极为具备既视感的行为中止,而后默默告诫自己,不能够和猴子一般见识,否则脑仁会被拉到猴子的水平,然后被这只猴子用肌肉和武力直接碾压掉。

    他冷静且克制地挥了挥手,道:“好,手机是吧,我给你带。”

    无支祁复又指了指旁边一箱烈酒,道:

    “还有,你说这个是酒?!”

    卫渊怔住:“这是酒啊。”

    无支祁道:“这就不是酒!”

    卫渊沉默,他整理思路和措辞,道:“打扰一下,水君你说的酒,是我之前给你送过来的,那种黑色,甜甜的,还冲鼻子的吗?”当看到无支祁郑重点头之后,卫渊张了张口,心中茫然。

    去他娘的神……

    ……

    而在这个时候,泉市中来了一位新的客人。

    博物馆中,水鬼一只手按着座椅,双目明亮,开口狂喷,红色绣花鞋快速起舞,正在兴头上,突地听到外面有节奏且克制的敲门声,一刹那众鬼直以为是卫渊回来,皆是齐齐一僵。

    水鬼的话直接卡在喉咙里,红绣鞋动作一滞,嗖一下跑回去木盒子里,还顺便把符咒给贴到了盒子上,风卷残云一般,只剩下了个水鬼,目瞪口呆,敲门声音还在响,它也只好苦着脸,不情不愿地凑过去。

    而后往外一瞅,怔住。

    外面回来的并非是卫渊,那是一位年轻的女子,穿着如同虞美人花一样灿烂怒放的红色长裙,黑发垂落,神色安静而潜藏英气,背后背着一个不算大的匣子。

    是客人?

    水鬼陷入迟疑,而在这个时候,它听到了风铃响起的声音,愣了一下。

    视线下意识顺着声音看去,看到在博物馆对面,关闭了有一段时间的花店从里面打开,穿着淑雅清淡,气质澄净的少女从里面走出。

    ……

    天女珏自并不算漫长的沉睡中苏醒。

    然后穿着卫渊也不知道,悄悄网购的毛茸茸熊猫睡衣,躺在现代柔软的床铺上,发呆了足足一个时辰,才有些不情愿地叹了口气,想起下来。

    打开手机,看到之前发的消息,看到了新建的群聊,没有往上翻浏览记录,只是一只手抵着下巴,翻阅颜文字寻找能够恰当表达善意的表情。

    原本做出了选择。

    之后又将颜文字全部翻阅了两遍。

    最终还是谨慎选择了最初的那个,点了发送。

    “(o*·ω·)丿欢迎。”

    原本打算晒晒太阳,也看看对面卫渊如何,少女以法术更换了衣物。

    选择了更为淑雅的风格,推开门,看到了对面博物馆大门关闭,看到本来懒洋洋的黑猫类并不在房顶上晒太阳,看到了博物馆门口有身穿红衣,同时具备有柔美和英气气质的女子。

    天女珏讶然道:“你是……”

    身着红衣,如同虞美人怒放的女子转过身,注视着珏,语言精练:

    “来此处,寻一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