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3章 世上最残酷的诅咒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137
  第0133章 世上最残酷的诅咒

    一言从容。

    这浩大磅礴的一句话,这是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那道人眉宇飞扬的模样,是他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神州第一真修。

    符箓化作流光,缠绕在那一柄短剑上。

    张角奋力斩落,剑气纵横澎湃,那强大无比的气运真龙刹那间四分五裂。

    而后。

    渊看到在那崩碎的气运,化作了一道道小的龙兽,猛虎,在这暗淡昏沉的幻境当中,这场面壮阔而浩瀚,让人不由看得失神,像是天地变色。

    大周气运崩溃孕育出了春秋战国。

    而这,也必然将孕育出足以和春秋战国相媲美的璀璨时代。

    但是春秋战国,那是漫长的五百年岁月。

    而这一次,这些灿烂的人物将会同时出现在短短数十年间,群雄豪杰并立,那是即便放在浩瀚五千年的神州都极为明亮的岁月,而在同时,洛阳宫中,年仅二十七岁的灵帝毫无征兆,突然昏厥了一炷香时间。

    并于短短五年之后去世。

    汉帝再不复先前权柄。

    渊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呆呆看着那灿烂的光芒来去流转,有些看得惊呆了,突然,那站在这光前方的道人摇晃了下,朝着后面倒下去,在他倒下的时候,那分散开的气运,像是一道道璀璨的星光一般,猛地迸散向神州四面八方。

    渊搀扶着张角,看到那流光迸射向神州四处。

    其中一条腾龙在飞过阿渊的时候,被少年的手掌轻轻拂了一下逆鳞。

    而这一次,张角彻底病倒了。

    他几乎已经没有办法下地,吃东西也很少,阿渊就在张角身边照顾他,眼睁睁看着这个年轻道人一点一点消瘦下去,有一日张角突然兴致很好,吃了一碗粥,还吃了一个鸡子,渊心里却有极为不详的预感。

    张角让渊将《太平要术》取来。

    他抚摸着这被自己重新推陈出新过的典籍,沉默许久,突然打开其中的内容,将其中涉及到斩龙脉的书页撕下来,直接扔到了火炉里,阿渊惊住,下意识去火盆里抢,却被张角拦住。

    这一个动作让张角的身体更糟糕,剧烈咳嗽着。

    少年连忙给张角捶背,可就在这个时候,火盆突然晃动了下。

    其中几页被火上风卷起,飞出了屋子,渊一惊,受张角所说奔出去寻找,却见到突然有平地恶风卷起,让这几页太平要术的书卷飞得远了,以少年的脚力,根本就追不上。

    张角有些疲惫,望着远处,沉默许久,道:

    “罢了,天意如此么……”

    他将手中剩下的太平要术递给了少年,轻声道:“拿着吧,这里面是我一生道术所学,天地,阴阳,五行,十支,灾异,神仙皆有……”

    少年知道自己的身子状态,道:

    “老师,我没有这样的天赋能学完。”

    张角笑着伸手按在少年头顶揉了揉,柔声道:

    “没事,你学不好的话,那就再收几个徒弟,把这些东西传授给他们,如果这些学识,能够辅佐他们其中之一,平定乱世,那就最好了,那些天象阴阳之学,多少有些用处……”

    少年沉默许久,认真点头。

    张角道:“你这孩子身子骨本来就差,往后要多注意着点,原本这担子应该给白骑或者阿燕更合适点,可再想想,他们是那种得势而起的性格,恐怕更加不适合吧。”

    他躺在床上,呢喃道:“这世道要乱了啊,可这乱事又由我开始。”

    “其实想想有些可笑,我作为道人没能留下完整的传承,作为汉人却打破大汉龙脉,想要治病救人,却反倒害得更多人死去,但是我想,沉默不出声,那么安静死在角落里,是更不能容忍的事情啊。”

    “阿渊,你说打破龙脉之后,会不会出现同样念着普通人日子的霸主呢,如果有的话,你就去找他吧,实在不行,种田种菜也好的,有几亩地就能过上很好的日子了啊。”

    “其实我还是希望,你就找几个弟子,开个道观治病救人,然后呢,就把小道士养大,教导他们道术啊,医术啊什么的,然后小道士长大了,再去治病救人,世道清平,再开道观,再收几个小道士……”

    “其实师父告诉你,师父只是个骗子而已。”

    “我告诉他们有黄天盛世,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后世会不会有真太平。”

    张角笑着摸了摸孩子的头。

    “不要饿死啊。”

    少年仰着头,泪流满面。

    年轻的道人眯着眼睛,慢慢开始打盹。

    最后他呢喃着道出此生最后一句话:

    “师父累了,睡一会儿……”

    ……

    张角去世了。

    刘牛和张梁赶赴了回来,历经血战,刘牛看上去气势凌厉很多,他看着呆呆抱着九节杖,一言不发的少年,伸出手掌重重揉了揉他的头发,什么都没有说,张梁统帅了冀州部的黄巾。

    而紧随其后,就是来自于皇甫嵩的军队攻杀过来。

    哪怕是阿渊,也要上战场了,在这广宗之地,刘牛拍了拍他的头,递给他一杆长枪,或者说是长矛,道:“小家伙你总是这么弱,但是没关系,战场上和单对单比武不一样,简单的动作未必没有用处,你跟着我学。”

    他双手端着枪,猛地前刺,收回。

    简简单单的动作,却又有浓郁的杀伐气息。

    渊点了点头,一丝不苟地练习这些动作,他还要活下去,他要给老师找到真正的传承人,将天时地利,奇门遁甲,呼风唤雨之术全部传授给他,他想到大汉气运崩散时候那一条欣长雅致的苍龙,有些失神。

    头顶上挨了刘牛一巴掌。

    只好继续老老实实地练习这法子。

    皇甫嵩的军队很快赶到,围绕在这广宗城,一场大战几乎一触即发,那是真正意义上,大汉的精锐,而这广宗城中,只有最初追随张角的冀州部黄巾,而面对着这差距,张梁死死坚持住。

    哀兵必胜。

    即便对手已经不再是张角,只是张梁。

    皇甫嵩所率的大汉精锐仍旧月余不能攻下这城池,也无法攻下这孤立的黄巾军,但是这个时候,因为背叛太平道而获得赏赐的唐周再度赶赴皇甫嵩的军营。

    他穿着绫罗绸缎,出入有车马随行,吃的是上等佳肴,喝的是陈年美酒,周围有美人随侍,可谓风光至极。

    他求见皇甫嵩,道有计可破黄巾。

    皇甫嵩这才见了这个曾经的太平道弟子,询问计策,唐周跪坐于地,趋身向前道:“下官曾听闻贼寇张角已经病死在营中,俗话说,哀兵必胜,此刻强攻黄巾贼,必然不成,但是也有一句话,叫做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明日将军不妨闭营不出。”

    皇甫嵩抬眸,“哦?”

    唐周轻声道:“张角已死一月有余,连番征战,不能埋葬。”

    “明日他们定然会想办法先让他入土为安,哪怕只是简单的葬礼,可以张角人望,那些黄巾军定然心中悲极,夜间疲惫,到时候将军再趁着黎明之前冲杀,当可以一击克敌。”

    皇甫嵩视线冰冷注视着唐周。

    唐周阿谀笑道:“不过是为我大汉计。”

    皇甫嵩缓缓点头:“……有劳。”

    “若此计成功,有先生的功劳。”

    片刻后,唐周堂皇走出,气度俨然沉着,脚步生风,显然不曾将周围军士看在眼中,可走了几步,突然耳畔疾风声音,一枚箭矢居然直接穿了他头顶发髻,将他骇得面色煞白,回过头,看到了一身材寻常,身穿红衣的青年,有鲜衣怒马之气,漫不经心地张弓。

    唐周认得这人,狼狈不堪离去。

    那红衣青年旁边,有身穿铠甲的俊朗青年凝眉道:

    “阿瞒你又做什么?此乃军营,怎可如此顽劣?”

    红衣青年散漫道:

    “看不顺眼罢了。”

    “欺师背祖,卖友求荣,哪一日落在我手里,找个由头,杀了。”

    “本初你难道看得下这人?”

    俊朗青年冷哼一声,傲慢道:“他岂能入我的眼中?”

    红衣青年大笑,伸手连连指着那青年:“果然是你!”

    ……

    这一日,汉军闭营不出,而黄巾军终于忍不住悲怆,将张角下葬在了这广宗之地,那个道人曾经把他们从黑色的深渊里拉了出来,可现在他却比他们更早地离去。

    浓郁的悲怆萦绕在所有人的心中。

    在这悲伤之下,孤军面对皇甫嵩所率领精锐支撑一月的疲惫感爆发出来,大家都沉沉睡去,阿渊同样如此,他睡着了,突然回忆起很小的时候,那个笑起来脸颊有酒窝,递给自己鸡子的道人。

    他被突然惊醒。

    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烈焰熊熊,是烟气弥漫,兵器的碰撞声音,是血肉被撕裂的声音,少年呆住,前面一名身穿汉军服饰的兵士重重朝着他劈斩下来,动作突然一滞,而后朝着旁边倒下去,满脸惊慌的刘牛奔了进来。

    他告诉阿渊,汉军趁着黎明之前,睡得最沉的机会发动了突袭。

    必须立刻突围。

    阿渊提着师父的九节杖,怀里油布包裹着太平要术,跟着刘牛尝试突围,刘牛是在战场上磨砺的黄巾猛将,他背着刀,手中拿着长枪,哪怕是步战,这种长柄兵器也有更大的威力。

    少年看到了师叔张梁。

    他想要说什么,张梁却重重一拍他的肩膀,咧嘴一笑。

    而后奔向前方,放声大笑:

    “人公将军在此,谁敢取我性命?!!”

    阿渊被刘牛拉着,奔向小道。

    广宗城并不大,周围环境有些乱,这给了他们突围的机会,旁边是河道,能听到激烈的水声,刘牛的大手按着少年的头发,让他低下头去,有火把的光,其实营地中的火光就已经足够明亮,汉军追杀了过来。

    这里的黄巾军只是冀州一部。

    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家眷。

    比起汉军,根本不占据优势。

    阿渊瞪大眼睛,看到汉军正在逐渐靠近,看到河流里有漂浮的尸体,上面有箭矢,哪怕入河逃生,也会被听到水声赶来的汉军射杀,而前面汉军少说有上百,也可能有两三百,刘牛压低声音道:

    “放低声音,捂住嘴,咱们悄悄逃开。”

    阿渊点了点头,老老实实捂着嘴,背着九节杖。

    大叔从小把他养大,他一直相信刘牛。

    而就在他按照刘牛所说的,往后退的时候,腹部突然一痛,瞪大眼睛,看到刘牛手中应该是警惕前方的长柄兵器后拉,枪柄撞击自己,看到刘牛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看到自己被抛飞向河流。

    刘牛回过头,他伸出大手,像是以前那样按向了阿渊的头发。

    然后,将少年头顶那一道黄巾,直接拽走。

    扑通——

    阿渊重重摔在水里,发出的声音引来了汉军的注意,他挣扎着想要游过去,却没有办法对抗这一段河流的湍急,汉军突地大喊:

    “发现了,这里有黄巾贼首!!”

    “来人啊!”

    声音远远传出去,而后是密密麻麻的脚步声,刘牛将那手中的黄巾系在了自己的手臂,他双手握着枪,愤怒看向前方,怒吼道:

    “来啊,黄巾军渠帅,司隶在此!!!”

    少年在河中瞪大眼睛。

    不……

    不!

    刘牛双手持枪,站立在这狭窄的小路上,他气力突然像是再也用不完一样,手掌的枪不断刺出,不断地斩杀敌人,他怒目注视着前方,他手臂上来自袍泽兄弟的黄巾烈烈地起舞,像是不灭的火焰。

    他孤身一人站在这里,但是好像身边站满了兄弟战友,他咬紧牙关——

    来啊,我们再一次并肩作战!

    来啊,我们为孩子开辟道路!

    来啊!!!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铮的一声,兵器拄着地面,刘牛急促地喘息,周围倒伏了超过三十具汉军尸体,甚至于有一名将领,原来夜间战斗没有准备,真的会难受,原来最好的兵器,砍杀了三十人以上,也会折断。

    周围的汉军迟疑不敢上前。

    围绕在这面容甚至于有几分憨厚的男人身边,有人低吼道:“快上,他不行了!后面还有黄巾贼人,被他掩护,肯定是重要之人,那可是偌大军功!”

    噗嗤,断枪被抛掷出,洞穿了那小将。

    刘牛缓缓起身,他身上铠甲破碎,倒插着箭矢,他双目猩红,抽出旁边一柄刀,双手持刀,拄着地面,咬牙怒吼道:

    “岂能让你们过去!”

    “与某,留下!”

    战场之上惨烈至极的煞气,让汉军不敢靠近。

    天边已经亮起来,伴随着脚步声音,百人的弓弩队被调来,刘牛站直身躯,他再度用刀斩杀一人,突然听到了破空声音,下意识抬头,看到了不知道多少箭矢,像是黑压压的雨一样朝着他扑飞下来。

    这一瞬间,他思绪凝滞,变得缓慢。

    仿佛箭矢落下的速度都变得缓慢,亮起的晨曦,落在那精致的箭矢上,冰冷钢铁的箭簇下,箭矢在阳光下呈现出黄色,密密麻麻的——

    就像是小时候秋天的麦子啊。

    钢铁撕裂肉体,鲜血流出。

    刘牛仍旧瞪大眼睛。

    死死站在原地,眼底倒映着日出,染血的黄巾随着风而舞动。

    ……

    卫渊眼睛不知何时睁开,他安静地坐在静室当中,前面是那九节杖,旁边的檀香已经焚尽,他伸出手,看着手掌,明明近在咫尺却看不真切,而是极尽的模糊。

    他张了张口,似乎是在寻找某个理由。

    “为什么……”

    “那只是过去,那不是我的经历,不是卫渊的经历。”

    “但是,为什么,呵,是真灵的影响……”

    卫渊胡乱擦干眼泪站起来,他想到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庞,他的心脏却突然出现一种极致的痛苦,痛苦地他几乎无法站直身子,踉跄半跪在地,面色煞白,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家伙,你怎么还是这么病恹恹的?”

    “这样可不行。”

    好像有一只宽大的手掌按在自己的头发上揉了揉,按了下。

    抬起头,空无一人。

    泪水终于控制不住夺眶而出,在这静室之中,卫渊张了张口,跪倒在地,压抑着的,无比痛苦的声音响起,他突然地想起来,在得到那玉龙的时候,曾经一闪而过的画面。

    周穆王希望从西王母那里得到不死药,却被拒绝了。

    周穆王问,你不是说你倾心于我么?为什么不能给我长生呢?

    那一代的西王母轻声道:

    “我眷恋你,才不愿意啊。”

    “因为长生,是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