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0章 往昔如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03
  第0130章 往昔如梦

    林礼三人回过神来,彼此对视,眼底皆有一丝惊愕,赵建柏更是如此,他看上去年纪是三十来岁,实际上已经是五十岁,修为在这三人中最高,辈分也要高一层次。

    但是刚刚面对那年纪轻轻的博物馆馆主时候,居然下意识拿出了应对长辈的样子。

    回忆先前他称呼太平道当代道主时的平淡语气,以及刚刚打断古符箓的行为,赵建柏越发觉得自己无法看破那个年轻人,后者就像是潜藏在云雾里一样,看不真切。

    思绪翻腾间,三人已经赶忙上前,确认上面的秘文,小心翼翼将九节杖的另一部分收好。

    又通知了当地的特别行动组成员,尽快将那死去道人的尸身收敛。

    然后才带着九节杖回去,在先前交战的地方,原本太平道人都已经被拿下,又被之后赶来的特别行动组成员带走,而到此时,众人分成两部分,微明宗成员负责接下来对于太平道人的处理,而林礼三人和卫渊,则是护送九节杖前往京城。

    而卫渊也知道了,刚刚那一道战魂是残留在广宗战场上的执念,而不是太平道的后手,那战魂执念只是被那中年道人以符箓短暂唤起,等到符箓有效时间过去之后,就自然沉寂下来。

    这车中诡异的沉默。

    卫渊闭目坐在后面,林礼三人下意识都安静,只有汽车的声音。

    过去许久,卫渊突然开口道:“林道友,不知道那带着九节杖的道人是谁?他应该不是太平道这代的道主吧?”

    林礼怔了下,没有想到卫渊竟然不知道这一代的道主。

    可既然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笃定他所认识的那个人,道行要高于太平道道主?

    思绪凝滞,下意识回答道:

    “并不是,但是他也是太平道高层。”

    “这一代的道主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古代太平要术的原本,并且依靠上面的记录,借助灵气复苏速度提升的机遇崛起,只是我们没有想到他背地里居然广收门徒,把太平要术改变成了速成的邪法。”

    “馆主你拿下的道人名为贺泰平。”

    “是太平道之中的高层。”

    “太平道主被几位长辈牵制住,也反向牵制住了我等的宗门前辈,然后由这贺泰平负责突围,太平道没有授箓之说,所以他是领受了古代太平道的三十六渠帅之一的名号,自称为白骑。”

    “渠帅?白骑……”

    卫渊意味莫名低语了一声,想到记忆里那个青年,道:

    “他可配不上这个名字。”

    声音顿了顿,又道:“那个太平道主有《太平要术》的原本?”

    林礼答道:“正是。”

    “据传说,是大贤良师张角所留下的,因为即便是原本的太平要术也有许多缺失,所以他才极为渴求九节杖,认为大贤良师的传承分成了两个部分,其中之一在太平要术,其中之一这是在九节杖。”

    “我们推测他之所以将太平要术改为速成之法广为传授,应该是为了得到九节杖,或者尝试太平要术上更为高深的神通而做的准备。”

    卫渊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想到那奔波行走在乱世中的道人。

    又想到了这在盛世中散播邪法害人性命的太平道。

    默默将太平道主这个名字记下来,如果张角还活着,他肯定会亲自将这些害人的所谓后辈弟子一一铲除,现在张角不在了,被冒领名号的三十六渠帅也早已经埋葬于历史,只剩下道行化作黄巾力士。

    那么清理门户的事情,只能由曾经最弱的他来做了。

    林礼三人也安静下去,过去了一会儿,林礼还是有些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询问道:“卫馆主,你说你见过整个天下修行太平道最强的道人?”

    卫渊道:“是。”

    “不过他没有什么大的志向,他只希望治病救人,然后攒些钱,开一家道观,然后收几个徒弟,把道法和医术传承下去。”

    林礼讶然,似乎是没有想到有极强修为的道人会是这么朴素的愿望。

    “那他肯定成功了。”

    卫渊沉默了下,回答道:“不。”

    “他失败了。”

    三名道人惊愕,贺阳文好奇道:“那那位前辈在哪里?”

    在哪里?

    卫渊思绪微顿,想到了那笑起来脸颊有婴儿肥,有两个酒窝的少年道人,想到那很少微笑,但是却仍旧温和,仍旧坚定的青年道人,想到他手掌温和曾经按在自己头顶。

    林礼看到那年轻的博物馆馆主双眼微敛,幽深无光。

    有点像是突然意识到某种现实的,怔怔失神的感觉。

    像是大梦苏醒后空空落落的样子。

    许久后,他才像是梦醒一样,如此回答:

    “他死了……”

    ……

    北直隶本就是都城直接管辖的区域,距离京城很近。

    护送着九节杖的车辆驶上高速,卫渊也知道了他们打算怎么将这九节杖恢复,其实类似于这种,曾经属于神州某一个时代最强修士的兵刃法宝,本身有极强的灵性,将九节杖破碎的部分合在一起,就能自然恢复。

    他们会去拜访一位有许多收藏的前辈。

    借用他的阵法,以及部分珍藏,能够将恢复的过程缩短。

    最大程度地避免在这一过程当中灵性的溢散。

    京城是整个神州气运和龙脉所聚集的地方,卫渊等人抵达那地方的时候,卫渊才诧异地发现,那里竟然是一家博物馆,算是同行,进去的时候,也有几名道人走出来。

    只是他们身上却缠绕着一股股淡淡的气运。

    卫渊微有诧异。

    而这几名道人似乎和林礼三人认识,也微微一怔,彼此勉强见礼,冷淡而疏离,然后才离开,其中为首道人抬眸扫过众人,只是略微诧异于一身盘扣黑衣,背负琴匣的卫渊。

    思绪微顿,不记得正一道和全真道之中的授箓道人也这么一位年轻人。

    倒也没有在意,只是记下来面目,就此退去。

    卫渊感觉到双方隐隐的那种关系,等到那一批道人离开后,才开口询问道:“那些人是……”

    神霄派贺阳文语气有些复杂:“是走扶龙庭一脉的道人。”

    “借助神州气运修行,攀附龙鳞的修士。”

    卫渊诧异,想到微明宗的道藏记录,自然询问道:

    “违背道门戒律,接触龙脉气运,也算是正统修士?”

    这一次倒是林礼三人愕然古怪,博物馆里面传来爽朗大笑声音,道:“道门戒律不准接触气运?这是哪里来的老古董啊,哈哈哈,你说的可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戒律了,眼下现代,哪里还有这个说法?”

    里堂走出一个精神健硕的老人。

    林礼三人见礼。

    卫渊也微微抱拳一礼。

    那老人就是他们这一次来拜访的那位老前辈,据说此地的库藏,整个神州所有道宗禅门的修士都会眼红,不过因为某些缘故,也没人敢打这些宝物的心思。

    那老人摆了摆手,看到卫渊模样年轻,忍不住取笑道:

    “你就是他们所说的那位卫馆主?”

    “年纪轻轻,怎么还遵循那古戒律?比我都像是个老家伙。”

    卫渊点头,道:“只是在道藏中曾经看到过。”

    老人忍不住笑道:“那你看得肯定是汉代古道藏,那个时候接触龙脉气运修行,可是真的找死,之后嘛,慢慢的借助气运修行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到了宋朝时候不还出了那什么青词宰相,终南捷径么?”

    “虽然说这扶龙庭,一向被正统真修不喜。”

    “可借助气运,仿照地祇一脉修行,那修为可是蹭蹭蹭往上走。”

    “这一脉可是真出了几个,号称是法力雄浑,不逊天师的人物啊,不多说不多说,正一道老道士已经把事情告诉我了,来来来,九节杖在哪里,取出来我看看。”

    林礼依言取出那宝物。

    老人将这九节杖捧着走了后堂,然后就让他们先等着,九节杖损坏并不严重,一日不到便可自然恢复,但是他明言在先,此物在过往岁月当中,经历过太多的事情,已经不复曾经灵性,哪怕是恢复原本九节杖完整状态,也只能够作为藏品,而无法作为法宝。

    ……

    卫渊在特别行动组给安排的住处住下。

    他默默等待着,依旧每日画符,修行剑术,吐纳行气。

    之前拿下太平道得到的功勋他短暂压下,没有动用。

    三日后。

    将身上道袍换成一身寻常衣服的林礼,看上去就像是个时尚漂亮的女生,而不是得到上清宗授箓的真传道人,懒洋洋地盘坐在沙发上,抱着个电脑追剧。

    在京城逗留的林家老爷子道行高深,学识渊博,为人更是威严。

    但是有一点,宠孙女。

    所以林礼这种在道门会被师父拎着耳朵教训的行为,曾经把她师父拎着耳朵教训一顿的老爷子直接视而不见,反倒有时候还会跟林礼一起看一些年轻人喜欢的东西。

    老爷子这种随你喜欢什么都可以的样子,连林礼有时候都有些不好意思,在老人端着果盘送过来的时候,咳嗽两声,良心发现,默默把视频关掉,装作认真思考的样子,然后等老人坐下的时候,就认真问道:

    “爷爷,我有个问题想了好几天没想明白。”

    老人笑出声,也不戳破她装模作样,应付家长的行为,只是笑道:

    “什么问题,说出来听听?”

    林礼思考了下,道:

    “爷爷你通读道藏,知不知道太平道修士里有没有一位堪称最强的道人,可修为冠绝一代,却只希望开个道观,治病救人,最后明明有通天贯地的修为,竟然连这么简单的愿望都没能实现,就已经去世的人?”

    老人讶异,没有想到真的有问题。

    想了想,只能摇头道:“不知道……”

    林礼也塞了快切成兔子的苹果塞到嘴里,笑道:

    “对嘛,我后来想想,怎么可能……”

    老人却又笑道:“不过若是说起来,还真有一位符合。”

    “谁?”

    “大贤良师,张角。”

    林礼动作凝滞。

    谁?!!

    她下意识要反驳怎么可能,这太荒谬了。

    可突然就想到那博物馆馆主见到九节杖时候失神许久,想到主动护身的黄巾力士,想到被制止的古代符箓,想到他那仿佛梦醒一般恍惚的‘他死了’三字,想到那个时候,年轻的博物馆馆主曾背负剑匣,无比笃定地微笑:

    “我只是曾经见过,这个天下修行太平道最强的道人罢了……”

    他说的最强,难道是……

    林礼思绪凝滞,不由失神。

    ……

    静室之中。

    卫渊伸出手。

    完整的九节杖放在匣子当中。

    他的手掌缓缓握在九节杖之上,九节杖上的秘文开始亮起,眼前再度浮现埋葬于历史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