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9章 九节杖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553
  第0129章 九节杖

    太平道,最强……

    林礼等人,以及这些修太平道的修士都面色愕然,旋即几乎同时想到了同一个可能性,他们的思绪顺理成章——在这个时代,修行太平要术达到最强境界的,毫无疑问就是这些邪道修士背后之人。

    那太平道人几乎下意识道:“你曾经亲眼见过我等道主?!!”

    林礼和贺阳文心底的警惕几乎瞬间提升到最高。

    却见到那博物馆馆主摇头道:

    “道主?他可不配。”

    林礼脸上的神色微微凝滞了下。

    仿佛陷入沉默。

    而在她心底却已经掀起层层波涛,回味那博物馆馆主自然笃定,几乎是理所当然的回答。

    他可不配……

    那是一种丝毫不需要怀疑的语气口吻。

    仿佛在说群星怎么能够和大日相比的从容笃定。

    他究竟是谁……林礼无声低语了一声,而那太平道修士在怔了下之后,就是一股震怒,仿佛要反抗,怒道:

    “你说什么?”

    卫渊手中的枪压了压枪口,面色不变扣动扳机,一般来说他用枪械都会调动锦羽鸟的妖力,让双目具备鹰隼一样的精准,但是这一次没有用,这么近的距离,再加上修行者的力道,不用担心压不住枪。

    哪怕是他,也根本没有打偏的可能性。

    那道人肩膀和大腿爆出血花,痛哼一声,倒在地上,面色瞬间惨白。

    周围有符豆所化的兵士围杀过来,卫渊手中八面汉剑双手握持,猛地重劈横斩,这些根本不是黄巾力士,而是寻常意义上的撒豆成兵,道家法术,在面对卫渊剑术的情况下,摧枯拉朽一般被击溃。

    而那两道黄巾力士,在失去了掌控者的情况下,残留的灵性已经开始散去,最后化作烟气消失不见,只剩下两枚失去了特殊性的符豆,随风散去,卫渊稍有遗憾,旋即收摄心神。

    抬手将手中八面汉剑斩落。

    双瞳深处隐隐泛起苍青。

    其速度与力量都受到锦羽鸟妖力加持,不过十数合,就将几名战意涣散的太平道人一一擒拿下来,旋即解除和锦羽鸟妖力联系,以自身道行迅速平复翻腾的内息,虽然说能够借用妖力,但是却有其限制。

    不能动用太长时间,也不能使用超过自己极限的妖力层次。

    否则有一定概率被妖力反噬,发生妖变。

    会从眉心开始生长出羽毛,双瞳泛青,如同妖魔。

    而就在卫渊稍微吐息回气的时候,突然心中一突,汗毛乍起。

    忽然——

    一阵狂风突兀地升起,这一股突如其来的暴风覆盖范围极大,直接将周围所有人,乃至于更遥远处都覆盖住,天地一片昏沉,卫渊面色微变,手中八面汉剑铮然鸣啸,钉入地面,借此稳定住动作。

    脑海中则是浮现出太平道术当中的一门秘传神通,飞沙走石,位列天罡法,施展这样的法术神通,来的人显然是太平道,而且是修为道行不低的那种——

    在这足以比得上龙卷风暴的狂风肆虐下,众人皆不受自由。

    各自寻找方式稳定身形,避开狂风。

    一道黑影自远方掠来,是个中年模样的道人,面色苍白,显然受了伤势,此刻动作却仍旧迅捷,瞬间抵达此处。

    借助狂风影响,直接将封锁着张角九节杖的金属盒子招来,握在手中,旋即不顾周围的太平道弟子,驾驭狂风,瞬间往远处奔去。

    卫渊面色沉凝,看来双方长辈交手的战场,太平道在不惜代价之下取得了优势,他注意到那道人气息不稳,在众人诧异注视下拔出八面汉剑,本来是系扣式的衣服,口子被吹开,衣摆飞扬,背后剑匣琴盒隐隐低鸣。

    旋即双瞳化作苍青,猛然竖劈。

    风暴在奔向卫渊的时候突兀地散开。

    唯独衣摆烈烈向后。

    他身子微微前倾伏低,趁此机会,迅速逼近,而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狭窄道路上,突然出现一道虚幻身影,和之前的黄巾力士不同,这一道身影穿着有些老旧残破的铠甲,看上去狼狈不堪。

    但是同样额系黄巾,除此之外手臂上同样系着黄巾,他的神色身上有狰狞的伤口,倒插着许多箭矢,却仍旧稳稳站在卫渊前方,手中兵器一摆,双目赤红,怒喝道:

    “与某停下!!!”

    一声暴喝,战场杀伐惨烈之气瞬间浓郁,扑面而来。

    贺阳文面色煞白。

    心脏疯狂跳动。

    他积蓄的五雷气,竟然被这一声暴喝震散了。

    卫渊好歹已经阅读过不少的典籍,知道这恐怕是魂魄残留下来的,类似于执念之类的存在,但并非是鬼。

    鬼是执念不死,而这一类执念,是其本身已无怨无悔坦然死去,但是当时的执念足够强烈,足够炙热,生生留在了这一片天地,没有自我意志,只知道完成执念中残留下的目标。

    这里是广宗,曾经有黄巾军在这里大战过。

    只是没有想到太平道修士还有这样的手段。

    卫渊看到那带着九节杖的一部分离去的道人已经越来越远,手中剑一挑,旁边一个太平道人衣袖被撕扯下一截,卫渊将这一截黄布系在头上,然后就只顾着埋头往前奔去。

    ??!

    林礼三人看得一呆,心中觉得荒谬。

    这可是战魂执念,又被道术影响复苏挡路。

    这么简单就能糊弄过去才有……

    卫渊带着黄色头巾,直接掠过那一身煞气冲天的黄巾战将残魂,在他奔过去的时候,那看上去惨烈至极的黄巾军左手猛地一挥,让卫渊心中一突,可前者只是将他头顶黄巾抓下来,未曾伤害到他。

    众人看到卫渊脚踏禹步避开这被太平道看作是后手的黄巾军残魂。

    而后直脚下踏风,手中长剑斜持,直奔着前方冲去,头都没回。

    林礼,贺阳文,赵建柏思绪凝滞。

    这样也行?!

    三十余岁,沉稳冷峻的赵建柏呆了呆,然后同样将那太平道人身上撕扯下一道黄巾,往额头一系,旋即手捏道决,冥息闭气,小心翼翼过去,但是才走到七步之内,那黄巾战魂突然眼底一股煞气腾起。

    赵建柏面色一变,心底寒气大作。

    几乎是本能朝着后面翻滚,退避,而此刻那一把刀已重重斩下。

    仿佛远古战场重临大地。

    只是一刀劈斩,其中蕴含着,唯独经历过残酷战阵才能体悟的煞气决绝就重重撞击了赵建柏的神魂,让他面色煞白,让他手掌因为本能而不受控制地颤抖,无法稳定心境。

    如果反应再慢一点,甚至可能被当场斩杀。

    他数息后才回过神来,面色苍白,心中后怕,旋即心中也有不解,为什么同样的方法,那个博物馆馆主就行,自己就不行,差一点就交代在那战魂刀下……

    看上去面相憨厚,战躯惨烈的黄巾军双手拄着剑,肃然而立。

    凝重气息仿佛有千军万马,决然无比,不允许任何人通过。

    ……

    锦羽鸟妖力天然可以御风。

    在这样的风属妖力加持下,卫渊的速度不断攀升。

    而那中年道人之前就已经受过伤,虽然在不计代价的情况下成功抢占先机,但是正一道的道术也不是那么好接的,损伤了根基,不片刻竟然被卫渊追上,那道人面色几无血色,一咬牙,再度施展撒豆成兵。

    意图阻拦卫渊。

    但是这一次出现的兵将却带着一股森然阴气。

    不像是道门正宗,倒像是用生魂祭炼出的,有了几分左道邪术的阴冷。

    而那道人的气息也刹那间降低,他手中动作不停,打开了手中的金属盒子,取出了九节杖,而后又从背后一个长条状的盒子里取出了另外一物,那是九节杖的另外一部分,道人苍白无血色的面容浮现一丝殷红。

    卫渊持剑斩杀诸阴兵。

    这些低劣阴兵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即便只是以左道旁门的方式修成的撒豆成兵,也具备了这一门道术神通最基本的特性,以多打少,哪怕单个修为不够,但是数量太多,而在卫渊迅速逼近那道人的这个时间里,道人已经将两截九节杖凑近。

    卫渊总算看明白了太平道的打算。

    他们不傻,已经看穿了正一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打算,知道这是陷阱,但是他们还是决然地跳了进来,还做出不计代价拦住了道门长辈,要强行把这鱼饵吃下的样子。

    而后却在应对道门长辈的那边,同样不计代价,抢占一丝先机。

    卫渊原本心中有疑惑,哪怕太平道不计代价,将道门所有的那一部分九节杖夺走,但是道门长辈很快就会赶到,到时候这个失去底牌,还受到重伤的中年道人不一样必死无疑?

    眼下看来,这太平道道人是直接将另一部分九节杖带来。

    这等灵性至宝,能够自我愈合,能自然恢复成完整状态。

    到时候完整九节杖在手,如同天师道弟子手持雌雄龙虎剑,如同神霄宗弟子手捧神霄玉书,有足够大的可能性,从包围当中杀出重围,带着这至宝前往安全之地,至于失去的符豆,弟子,相比较九节杖,完全不值一提。

    一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一个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外加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都是老狐狸啊……

    不过看来正一道还是低估了太平道得到九节杖的决心。

    可就在卫渊心中这个念头升起的时候,那中年道人脸上的殷红之色退去,他手中两截九节杖完全无法愈合,这道人看着那自微明宗处夺来的九节杖,面色铁青,突然怒喝一声,将这九节杖重重砸在地上。

    那运送一路的九节杖突然崩碎成齑粉。

    卫渊微怔,然后就反应过来。

    是假的?!!

    但是运送到微明宗的时候还是真的……下山的时候,还是说在下高铁的时候掉了包?金属箱子根本不是为了遮掩气息,而是为了防止被看出是假的?

    卫渊张了张口,有些说不出话。

    所以说,正一道那帮老道士早就看准了中年道人的背水一战,所以索性来了个狸猫换太子?不……是空手套白狼。

    让太平道豁出去老本,却抢到了个假货。

    卫渊觉得,如果是自己的话,现在杀人的心都要有了……

    他想到那些和善客气的老道士,感慨低语。

    全都是狐狸精啊。

    不过,既然另一半的九节杖也在,卫渊却不打算放过,收摄心神,手中战剑一摆,步步往前,气息凝聚,将那一个个阴兵击溃,那中年道人先前本就已经损耗本源,又强行施展撒豆成兵,气息萎靡至极,此刻眼底死灰之色。

    看到那崩散的九节杖,突地却又癫狂大笑。

    “好好好……”

    “好计策!”

    “我今日着了道,但是至少也带着你们的年轻弟子一同上路。”

    他抬手突地取出一道古朴黄符。

    上面有歪歪扭扭的纹路。

    仿佛有极为沉凝的雷鸣之音轰隆隆炸起。

    这是一道古符。

    卫渊看向那符箓,一怔,旋即眼瞳微微收缩。

    先前那种昏沉的感觉再度出现,有画面飞快从眼前闪过——

    ……

    “这是雷符……”

    年轻道人微笑,但是他的脸上不再是那种初次下山时候的兴奋从容,而是带着一种,让旁人,哪怕是兄弟都无法理解的沉凝,脸颊不再有酒窝,他很少再真的发自内心地微笑了。

    他笑不出。

    他指了指桌上。

    “你们按照我这样画,白骑,阿燕,你们看顾着这些师弟。”

    在众多被年轻道人收养的弟子们里,有两个青年起身。

    他的弟子有很多,非常多,远远超过了最初的梦想,但是他收弟子的缘故,却不再是要传法,只是因为,如果他不管的话,这些人都会饿死在某一个地方吧,所以他一路走,只是想要救人,可跟着他的人却越来越多。

    在众多弟子中,有个面色苍白,颇为虚弱的孩子,不断咳嗽着。

    因为身子虚弱,画出的符箓也有些扭曲,他面色赤红,想要将这符箓揉了,那青年道人却止住他的动作,孩子咳嗽着道:

    “大贤良师,这符箓没画好……”

    青年道人难得笑起来,他道:“不,画好了的,有人说符是沟通鬼神之法,这也算是对的,但是天地鬼神哪里会懂得凡人的文字呢?再说最初之人所画的符又是模仿谁来的呢?”

    “所谓符文,乃心之语,秉持赤城,便可成法。”

    他伸手在那显然没有效果的符箓上拂过。

    于是那一道道扭曲的纹路亮起。

    青年道人伸手按在他头顶揉了揉:

    “道是没有定规的,你要记住,这一道符你留着护身……”

    ……

    画面迅速地掠过,又迅速地溃散,卫渊脚步顿了顿,思绪恍惚,险些被一名阴兵击中受伤,是身体本能抬手一剑将这阴兵击溃,才免去此劫。

    而这个时候,那中年道人已经开始起咒。

    古代太平道的法咒,和现代天师道的符箓不同。

    有配合的道门印法。

    周围雷霆暴起,空气中已经出现了滋滋啦啦的声音,带着令人心中惊慌的感觉,此刻颇为狼狈的林礼等人才匆匆赶到,不知道他们是以什么方法,才勉强通过了那黄巾战魂的封锁。

    才过来,便看到了那开始激发的古代符箓,面色骤变。

    下意识后退,神霄派贺阳文看到卫渊还要往前,下意识喊道:

    “回来!”

    “这不是现代五雷法,这是古战场所用的古箓!”

    “专门克制兵家煞气,会覆盖大范围面积,你避不开的!”

    眼见着雷霆几乎化作一团,卫渊却迈步上前,他伸出手去,在那中年道人起咒的时候,无比娴熟,又无比陌生地以单手起印点在黄符另一面。

    雷霆之气骤然有安静的趋势。

    那中年道人猛地抬头,不敢置信,迟滞一息后,不断快速起印要引爆黄符封印的神通,卫渊这边同样起印,以相反的太平道法印对应,更快一息,生生将起符的动作压制下去。

    中年道人本就是强撑着生机。

    此刻一咬牙,索性张口喷出精血,要以血催符。

    卫渊抬手抵着黄符。

    蘸着那精血,顺势又增加了两笔。

    黄符彻底安静。

    他抬手,那黄符缓缓飞入他手中,林礼三人失神,而中年道人蹬蹬蹬后退,不敢置信看着前面的青年,看着他黑色衣摆微微后拂,看着他背后剑匣琴盒,双眼瞪大。

    他还想要再动手,又因为强行以生机起咒而生机飞速消弭,口中流出鲜血,不甘怨愤地低语。

    “为什么会没有效果……”

    “为什么!”

    卫渊将这符箓收起,回答道:

    “这道符……”

    “我画的。”

    中年道人眼瞳收缩,看到那黄符之上的纹路,一部分扭曲一部分刚劲,但是却诡异和谐,仿佛不同时期同一人的手笔,稚嫩的孩童,有力的青年,跨越千年岁月,重新相连。

    铮——

    而在这道人逐渐黯淡下去,语言难以描述的眼神当中,他失去了生机,就此死去,九节杖脱手坠下,倒插在地,卫渊敛眸,没有立刻在这种局势下去接触九节杖,他侧过头,看到了后面失神的三人,神色平和,道:

    “这九节杖,会放到何处?”

    三人下意识回答道:“会在京城修缮之后,送入天师府。”

    卫渊敛眸,转过身来,将手中剑收回剑匣。

    “那么,到时候,在下想要一观,如何?”

    赵建柏本能微直身子,下意识回答:

    “……是!”

    外貌年轻的博物馆馆主颔首,背负琴盒剑匣,仿佛无视了背后跪倒的太平道,无视了那倒插在地的九节杖,他迈步走过因为雷霆余威而焦黑的地面,走过三名道人,轻轻道:

    “那么,有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