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8章 太平道:我举报,黄巾力士里有二五仔!!!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923
  第0128章 太平道:我举报,黄巾力士里有二五仔!!!

    伴随着那一道雷光,太平道修士一并齐出。

    而微明宗众人本来就是引诱他们动手,早有准备,这短兵相接之下,那些太平道修士一时间也没能占据好处,卫渊持剑走出这辆车,见到周围众人已经交上了手。

    微明宗是正一分支,能够在平日开坛做法,将咒术封在符箓之中。

    在有所准备的情况下,可以说是所有修行者都不愿意面对的对手。

    譬如眼前,符箓就像是不要钱一样,一道道砸出去。

    禁气,雷咒,甚至于还有驱鬼之流。

    几乎没有哪一家符箓的全面程度能和正一道相比。

    几名微明宗道人身周符箓盘旋,动辄化作流光飞出。

    一道道符箓加持下,原本气力雄浑之人,也会因为内气被锁,阴气缠身变得虚弱不堪,有些咒术高深的,若不走正道,甚至可以让武门高手倒在地上,被自己的体重压死。

    神色漠然的贺阳文迈步踏前,右手五指微张,印压在一名男子胸口。

    沉闷暴响。

    那男子面色一白,被这掌心雷打得抛飞出去。

    神霄五雷法若不做法坛,就要提前积蓄五气,以五气化五雷,一掌拍出,便是掌心雷法,故而神霄宗除去剑术符箓,还有独传的一脉掌诀,眼下看来,贺阳文就是主修内丹掌诀的一脉,极擅掌心雷。

    雷法刚正。

    寻常鬼物之流,一掌之下必然溃散。

    即便是邪修,面对雷法也会被极大克制。

    卫渊微微抬眉,握剑的手掌不为所动,仍旧沉凝,只是护持在有着九节杖一节的车辆旁边。

    太平道既然知道这是陷阱,还往里面钻,自然不可能只有这点手段。

    果然,交手片刻,便有一太平道人撞开一名微明宗修士,脚下生风腾云,急电般朝着这有九节杖所在的车辆掠来,林礼迟疑了下,看了一眼卫渊,将那金属盒子放在座位上,而后腾跃而出,和那道人交手。

    她一动手,便彰显出极为深的道行,竟然是比贺阳文更强三分。

    上清宗茅山法,那也是曾有道门魁首之势的宗派。

    手中桃木剑施展一路剑法,辅以雷诀,交手数合,林礼脚踏禹步,抬手取符,神色郑重,口中低喝:“天清地灵,兵将随令,兵随印转,将随令行,吾奉上下茅山法主敕令,急调神兵速来!”

    腰间玉佩亮起,平地生出一阵阴风煞气,却又有堂皇正大之意。

    但听得一声鼓响,仿佛雷霆一般,从这阴风煞气里斜地里杀出一道兵马,为首降临骑乘战马,领着这些兵马就朝着前面太平道人冲去,气势磅礴地很。

    这是正宗的养兵马之道。

    和之前那邪道养兵马完全不同,是一宗一派的底蕴。

    林礼也是这一次有特殊任务在身,才能调遣兵马,这一路手段也算是仿照天庭兵马所造,前辈真修以自身的道行,在生前就养出这些阴将,待得自己死后,也算是留个宗门一个依仗。

    而一个宗门,如果代代真修都走正道养兵马,那些阴兵神将就会越强。

    足以作为一个宗门的根基。

    那太平道给冲杀着节节败退,可几乎便要被法咒擒拿封锁之时,众人心思稍微松懈,那道人突地扣出一把金灿灿豆子,上面刻画有符文,猛地一甩,其余太平道修士也同样做法,转瞬之间,便有兵戈煞气爆发。

    卫渊眼底波动了下。

    撒豆成兵。

    此地转眼出现了一个个穿着古代战甲,佩戴黄巾的兵士,所有人都知道,太平道已经不复当年,更何况急功近利,把太平要术修行成了邪道,他们不可能有这种神通,能施展撒豆成兵之术。

    这些显然是过往前辈们所留下的符豆,被这帮败家道人砸出。

    而远处天空突然阴沉下去,有低沉的雷鸣声音不断响起,雷光照亮大片大片的天空,旋即又有喊杀声隐隐传来,又有狂风四起,众人立刻判断出,本应该及时来援的宗门长辈怕是被太平道的高手不惜代价阻拦住了。

    卫渊瞬间明白了这些太平道的打算,九节杖的重要性不用多提,太平道此刻家底又不厚,这一次是打算拿着祖业赌一赌,赌赢了光耀祖门,赌输了大家伙儿也用不着排队上天台,当场就结了。

    其中靠近此地的那太平道人施展的撒豆成兵尤其强大。

    其中两枚,竟仿佛有黄巾力士的气息。

    一者持枪,一者握刀。

    口中皆愤怒叱喝,手中兵刃仿佛沾染无边血腥。

    那上清宗阴兵神将,如何是能在诸多传说当中登场的黄巾力士对手,更何况还是有林礼所召,不过数合,便被其中一员面目悍勇之将抬手一刀劈落,亦或者被长枪洞穿咽喉。

    林礼措手不及,又是以少敌多,竟被击退,那道人面色大喜,伏低身子,朝着宽大的车辆奔去,此次为了九节杖,他们可以说是倾家荡产一般,这两枚符豆是古代太平道高人所祭炼,据传说能招出太平道曾经大将所化黄巾力士。

    一名五鹿,一名白爵。

    都位列七十将。

    而且是张角一部,曾追随在他背后的冀州部,而不是趁乱而起,冒领黄巾之名的贼寇。

    虽然绝不可能是神代时候的真正实力。

    而且历经岁月,符豆灵性也不断流逝,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足够了。

    他见到旁边只有一名年轻人,看到卫渊持剑上前,毫不在意,让那两个做将领打扮的黄巾力士杀去,自身则是朝着那金属箱子抓去,林礼面色微变,又见到其余方向的太平道修士抬手招符,雷霆化光直奔着卫渊后背冲去,急道一声:

    “卫馆主,小心!”

    卫渊抬手,准备以八面汉剑将两把沾染血气的兵器架开,双瞳泛起苍青之色,瞬间已经调动了锦羽鸟之力,速度力量暴涨,抬手横拦。

    而后,他突然察觉一丝异样。

    微微一怔。

    本是道行残留所化的黄巾力士,手中的兵器突然偏了偏。

    他们几乎是下意识避开了卫渊要害。

    就仿佛和厮杀战斗的经验一样。

    是生前的本能。

    而后擦着他肩膀两侧闪过,兵器交错往后。

    轰然暴响!

    林礼本来焦急抬头,定睛看去,面色缓缓凝固。

    整个战场都寂静一瞬。

    黑发黑衣的青年背负剑匣,神色平和,两尊黄巾力士在他两侧斩过,将本来是在袭击卫渊的雷法直接劈碎,劲气溢散,雷光纠缠,让两尊黄巾力士战袍微动,仿佛护法。

    而后自然变化方位,一左一右,兵刃则横拦前后之位。

    卫渊思绪凝滞,多少有所猜测这情况的缘由。

    而后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太平道人身上,他手中有剑和枪两种兵器。

    这个距离,他下意识抬起左手枪械。

    那太平道人本来已经要握住金属盒子,却突然感觉眉心一寒,咔嚓一声,一把枪已经抵着自己眉心,他僵硬抬头,看到自己的两尊古黄巾力士,居然未曾伤到了那年轻人,反倒代替他挡下了攻击。

    而在这隐蔽的角度,他看到那年轻人脸上还残留一丝混合着愕然,遗忘,以及怅然的感觉。

    那太平道人面色凝固。

    似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以神通召唤出的神将居然跑到对面阵营。

    不但没有攻击,还替对方防御。

    他张了张口,隐蔽扫过而下局势,突然开口道:

    “你也是我太平道之人?!!”

    林礼等人面色微有变化,有戒备,有惊愕,卫渊眼眸微敛,从见到黄巾力士自然护法的怅然中恢复过来,只是自嘲一句看来自己的过去,果然曾经和张角冀州部黄巾有关,而且在战场上是绝对的弱鸡,是需要保护的那种。

    而后便知道,这太平道人是在挑拨离间。这是简单的话术,可在黄巾力士自然避开攻势的情况下又无法反驳,于是卫渊手中剑斜持,嗓音平淡:

    “你们可算不上是太平道。”

    “至于太平要术,毕竟家中开了博物馆,什么东西都会一点,但是却谈不上精通……”

    他声音顿了顿,想到遥远记忆里,那微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少年道士。

    脸上的神色柔软下来,回答道:

    “我只是曾经见过,这个天下修行太平道最强的道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