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7章 引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836
  第0127章 引诱

    卫渊注视着手机屏幕上出现的那两个大字,思绪一时呆滞,那种心中的沉凝都被打断,一时间竟然在心底浮现出自己在哪里,自己为什么要询问巫女娇,自己在做什么的茫然。

    卫渊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巫女娇在现代社会究竟看了些什么。

    沉重的气氛都被直接打断了。

    不过她的回答也默认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不死花效力不只是一次。

    而从远古部族的渊,到现在的他之间,至少还有数次,他重新飘荡在人间的真灵,机缘巧合之下转世为人,在人间行走一遭,其中有一次,就化作了遭遇灾年,本该夭折的孩子。

    遇到了学成之后下山的张角,被救了性命。

    卫渊突然想到,女娇之前曾经说过,有些被珍重心爱的古物上,寄托有周围人的心念和思绪,那是魂魄无意识的溢散,接触这些古物,就会记起往日之事。

    这无法解释九节杖上为何会有他曾经的前世记忆。

    只是一次接触,不可能留下那么重的痕迹。

    那么只能顺势得出结论,‘他’不止一次见到张角,‘他’曾经频繁地接触过那把九节杖,这还导致九节杖上存在有他的魂魄溢散,这样推算,那个孩子很有可能是陪在张角身边最初的,真正意义上的黄巾。

    手机嗡地响了一声。

    卫渊思绪微顿,看着手机上女娇的消息,是个微笑的表情。

    “你猜啊。”

    卫渊额角抽了抽,回道:

    “你猜我猜不猜。”

    巫女娇:

    “你猜我猜你猜不猜。”

    卫渊:“……”

    大禹,请出来管管你媳妇。

    他抬手揉了揉眉心,道:“不要在这里套娃了。”

    巫女娇笑出声,这才随意打过电话,慢悠悠地询问道:

    “所以,你接触到了什么,是哪个时代的东西?又记起了谁?”

    卫渊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大略解释了下,巫女娇沉吟道:“张角……他的九节杖曾经是那个时代最顶尖的道人法器,虽然年少,但是横空出世,修为冠绝当代,可以说是哪个时代人间的第一真修。”

    卫渊讶然:“第一真修?”

    巫女娇道:“振臂一呼,从者百万,秦汉之年,上继神代余晖。”

    “本就是天纵奇才,若无真修手段,岂能动摇大汉根基?”

    “我只记得,他起兵之后,天师府也在巴蜀起兵,魁首名张修。”

    “但是在当时,张角的威胁令大汉直接无视了天师府,当时有个叫董卓的,也是一时名将,正当壮年,纵横往来,兵戈煞气竟然没能攻下张角所守城池,是一个叫做皇甫嵩的将领接过了职责北上。”

    “这是当时天下能作为他对手的。”

    “但是当时,张角病逝了。”

    卫渊皱了皱眉,道:“……神州第一真修,病逝?”

    他知道张角病逝于起义的那一年。

    但是神州第一真修,哪怕是有资格角逐这一个名号的人。

    年纪轻轻病逝就很不正常。

    巫女娇声音顿了顿,笑吟吟道:

    “是,不过此事,我也只是避世外人,不好去说,你自己去寻这事情真相便是,至于张角是否是第一真修,至少我等眼中如此……或许当时天下道行高绝者也有,但是从后世来看,罢了……不必多提。”

    “你可知后世道门护法神中最常出现的一类是谁?”

    卫渊凝眉不解。

    巫女娇道:

    “张角所长者,呼风唤雨,飞沙走石,撒豆成兵,被后世列为天罡法,借风,布雾,祈晴,祷雨,符水,医药,神力之流又被列为地煞法,他虽早逝,在后世道门典籍传说之中,哪怕是杜撰的封神演义,那里诸位金仙天尊,常常唤来的神将便是黄巾力士。”

    卫渊低语:“黄巾力士……”

    巫女娇细细讲解道:“你应当知道现代神州所谓天庭,不过是代代真修所创造的符箓体系,弟子开坛做法,能招来天兵天将,这天兵天将,是真,也是虚幻。”

    “自古有云,食气者不死,代代授箓修士驱使天庭兵马,他们身死之后,符箓会被烧毁,魂魄真灵,归于大千,而一身道行却不会如同先秦时那样归墟。”

    “而是靠着这一道箓飞到所谓天庭,化作生前模样,为后世晚辈提供帮助,只是可惜没有自身意识,只是一股清气。”

    “所以施法的仪轨才不能有错误,否则的话,那些没有意识的所谓天将可不认得你是他家晚辈,只会依律行事,无箓施法则轻则不应,重则受罚。”

    卫渊沉吟许久。

    女娇道:“其实并不需要看一家一派的说法,也不必在意历代王朝的记录,毕竟张角本身就不为那些王公贵族所喜,只是……能令黄巾力士一法成为后世道门的上位护法神将之一,连小说家言都称赞。”

    “已经足可以看到,张角在后世人眼中的看法了罢。”

    “黄巾侧畔,金环日耀喷霞光;绣袄中间,铁甲霜铺吞月影。”

    “常在坛前护法,每来世上降魔。”

    “渊你既然有缘法寻到真灵讯息,不妨去看看,去找找。道门真修炼神反虚,魂思即神,若能让过往残留于世真灵容纳自身,对你自身道行自有好处。”

    女娇难得郑重柔和地嘱咐。

    卫渊沉吟了下,点头答应下来。

    ……

    张角九节杖,哪怕只是一部分,也要被封印在可有符箓的金属盒子里,以避免其中的气息外露而出,而引诱当代太平道的事情,可以说越早越好,事不宜迟。

    众人当日便即出发。

    除去了押送九节杖前来的三名他派真修,微明宗也派遣了六位弟子,和卫渊一同,凑够了十人,送此物前往京城,一开始的时候,是借高铁这种现代交通工具,等到抵达北直隶,这才下来。

    转乘坐三辆汽车,从偏僻的地方赶往京城。

    在这里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以及避开了人流繁杂的地方,是为了防止那些修行太平道走了捷径,反倒修成邪法的道人悍然动手,伤害到普通人。

    卫渊和那几位真修坐在中间的车里。

    自从昨天,他看着九节杖失神之后,贺阳文等三人对他就有一种淡淡的警惕和戒备,似乎是笃定了他是见过九节杖,怀疑他是太平道之人,将九节杖牢牢保护住,不让他和九节杖单独待在一处。

    也让卫渊没有办法接触九节杖,看看能否看到过往经历。

    他现在基本已经知道了微明宗的打算,他们带着九节杖作为诱饵,而真正有高深道行的道人则是潜伏于不远处,这算是直钩饵咸的钓法,博物馆水鬼都不肯用的,但是太平道十有八九会上钩。

    旋即想到,现在九节杖并不完整。

    如果能够将九节杖彻底恢复,是否能够看到更完整的记忆画面?

    卫渊想了想,问道:“九节杖是损坏的,剩下一部分在哪里?”

    林礼讶然,回答道:“大贤良师病逝之后,九节杖无人执掌,也不知道后世何时变作两截,剩下的一部分,应该和那本太平要术手抄本一并被那些邪道修士所得了,所以他们才必然想得到这剩下一部分。”

    太平道修士手中吗……

    卫渊若有所思。

    林礼从后视镜看着坐在后座上,闭目冥思的年轻馆主。

    她回忆之前所见,这博物馆馆主看到九节杖时候闪过的表情变化。

    许久后才吐出一口气。

    当车辆驶入广宗之后一段时间。

    当驾驶员因为长时间枯燥的架势而稍微有松懈的时候,卫渊感觉背后剑匣当中,八面汉剑低吟,一股肃杀之气沁润他后背,让他神色一凛,低声道:“来了。”

    话音刚落。

    从远处突然一道白色雷光击来。

    速度迅捷无比,直接将前方道路旁边的大石和树木轰塌,将道路阻碍,前方的越野车猛地踩下刹车,剩下的两辆车紧随其后,那些真修之士都瞬间做出反应,各持符箓在手。

    卫渊抬手抚剑,在张道陵法剑上迟疑了下,选择了八面汉剑。

    剑刃低鸣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