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6章 真灵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24
  第0126章 真灵

    卫渊有些好奇地远远打量了下抵达微明宗的道人。

    他从玄一口中已经知道要运送太平道的某一件宝物,然后靠着这宝物来引诱那些邪道人,再趁机将其擒拿下来,虽然心中好奇,不知道这件会引诱邪道蜂拥而至的宝物究竟是什么。

    但是他没有立刻赶过去询问,只是在微明宗山门中散了会儿步。

    心中默默思考回忆昨天看到的那些法坛典仪。

    抽空还看了看正一丝不苟做早课的章小鱼,小家伙穿着道袍,扎着丸子头,一丝不苟的模样,倒是有了几分道士的模样,之后和那些道人一起吃过了早饭,就在这个时候,玄一主动找到了卫渊。

    “卫馆主,请跟我来,运送太平道之物的道友已经到了。”

    “好。”

    卫渊没有意外,点头起身,跟着玄一走去。

    路上心中有好奇,对于微明宗接下来的打算有些不解之处,沉吟了下,还是开口询问道:“玄一,你们打算要怎么吸引那些邪道人?他们不可能看不出这有可能是陷阱,会有危险……”

    玄一却很笃定,回答道:“他们会来的。”

    “事实上,只要他们还修行《太平要术》,无论是走正法大道,还是说走了歪门邪道,都不可能会抵挡住这个诱惑。”

    卫渊讶然,看来那被押送而来的东西对于太平道的价值,似乎比起自己原本所预料的还要更高些,正思考时候,玄一带着卫渊抵达了客房。

    卫渊看到赵义在内的四名道人正在那里休息,一个金属制的方盒放在桌子上,上面布满了符箓科文,显得既沉重,又神秘。

    玄一对那几名道人点了点头,对卫渊介绍这几人,道:

    “这几位都是在特别行动组当中行动的道门同道,和我微明宗一起负责此事,这位是赵建柏道友,净明道授箓弟子,符箓和内丹之术都有所长。”

    一位三四十岁,看上去沉稳冷峻的道人微微颔首,眼底潜藏好奇。

    他有携带符箓,气息却又悠深,显然是双法并修的路数,道袍下穿着衬衫,没有留道髻,而是短寸。

    玄一又指了指一位面容白皙,五官清秀的女子,道:

    “上清派林礼道友,是小琳儿的长姐。”

    那是位二十多岁的女道士,笑吟吟点头,眼眸清亮,倚靠着桌子,双腿修长,黑发扎成马尾,卫渊不由想到要是这个道士见到小鱼儿,会不会也像是林玲儿一样抽出符箓就上?

    玄一最后指了指一位面容漠然的男子,道:

    “神霄宗贺阳文道友,去年冬授箓。”

    卫渊神色微有沉凝,道家授箓有特殊的意义,在现代体系就代表着道行高低,代表着能够施展哪一个层次的法坛,施展什么层次的神通,譬如正一授箓道人,初步授箓已经能做到擒拿妖鬼,做法驱邪。

    而神霄宗授箓弟子,代表着他已经初步掌握神宵雷法。

    贺阳文颔首行礼,三名各家年轻真传或者好奇,或者平淡注视着玄一旁边的卫渊,赵建柏沉吟了下,开口道:“玄一道友,这位是?”

    玄一声音微顿,介绍道:“这位是卫馆主,和我微明宗有旧。”

    “同样会参与此事。”

    林礼讶然,笑道:

    “不知是哪家哪派的道友,馆主,莫不是开了道馆?”

    卫渊拍了拍背后有几分古朴的琴匣,温和笑道:“并非道观,只是开了家民俗博物馆,那些古物有很多有潜藏隐秘,会引来些神神鬼鬼之物,时间长了,也就慢慢掌握了些手段,倒是我家的孩子,就在微明宗。”

    林礼有些讶然,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微明宗会找到一个博物馆馆主参与这件事情,但是这里毕竟也是道门正统之一,她们相信微明宗的眼光和判断,想来这看上去年轻的博物馆馆主应该有几分道行。

    卫渊视线落在那布满符箓科文的金属盒子,道:

    “这就是太平道之物吗?”

    林礼回答道:

    “不错。”

    “只要是修太平要术之人,都不会放过此物。”

    卫渊神色好奇。

    林礼索性微微一笑,开启了这个盒子,露出了里面的东西,是一个古朴的长杖,而且只有一小部分,其上有密文刻录,在场几名道人都面色沉凝,贺阳文手掌轻抚此物,缓声道:

    “道门‘师’字难得。”

    “正一道天师,上清宗太师,玄师,真师,代代相传。”

    “这是太平道大贤良师张角所用之物九节杖。”

    “其在太平道眼中,地位丝毫不逊色于正一道所藏雌雄龙虎剑,或者我宗神霄玉书,既能招神劾鬼,也可理九人九气之事,可以统摄天地万物,可以度人得道,为道门顶尖器物。”

    “所以他们明知有危险,仍旧会来。”

    “只可惜,岁月漫长,太平道九节杖也已经破碎,失去神通。”

    “而《太平要术》本乃道门正宗,也有后人不肖,耐不住苦修度世,走了那取巧捷径,可惜,当年大贤良师一死,黄巾军便没了原本精气神,沦落为贼寇一般,而今他的传承竟然也如此……”

    贺阳文谈及古代修行者,语气遗憾感慨,话也多了起来。

    卫渊突然察觉到一丝丝异样,下意识抬手轻轻触碰这九节杖,他眼底瞳孔突然微微收缩,看到九节杖上纹路开始快速游动,眼前玄一,林礼等人面目刹那间变得模糊不清。

    另外的声音从九节杖上传来。

    ……

    “孩子,呜呜呜,大师你救救我的孩子……”

    一个母亲,抱着一个才三四岁的孩子哭泣。

    卫渊勉强抬起头,看到自己变成了那孩子,看到那哭泣的年轻女子,看到破败的房子,然后另一只手伸过来,按在‘自己’头顶,卫渊转过头,看到那是个背着光的身影,等到他蹲下来,才看到,那是个少年道人。

    一身百衲道袍,个子不高,脸庞有点婴儿肥。

    笑起来嘴角有两个酒窝。

    他取出黄符化入水中,让‘卫渊’喝下去,然后像是个老妈子一样嘀嘀咕咕地吩咐道:

    “孩子身子有些虚弱,熬过来以后得注意些,饮食上也要格外关注……”他声音顿了顿,环顾周围,伸出手在怀里掏了掏,取出一个口袋,将里面的粮食倒出一半给母子,想了想,又倒出一点。

    笑道:“好好生活。”

    年轻女子感恩戴德,那有着婴儿肥的少年道士挠了挠头,认真安慰道:“我大汉国祚绵长,有光武中兴,现在年景差了些,往后定能好起来的。”

    他蹲下来看着迷迷糊糊的孩子,笑了笑,又掏了掏,掏出一个鸡蛋,摩挲了下,塞在了孩子手里,顺手在孩子头顶拍了拍:“最后一个鸡子了,给你咯,小家伙,要好好长大。”

    门口还蹲着两个年少道人。

    这施黄符的道士走出去。

    卫渊抓着鸡蛋,迷迷糊糊看到有另外一个消瘦的道人低头开口,和门外那少年道人说些什么,他想听清楚,就真的听清楚了——

    “大哥,接下来要去哪里?”

    少年道士想了想,答道:“顺着这大路走。”

    “年景不好,我们一身道行总不能白费,沿路救治百姓……”

    另一个少年闷声道:“可是,大哥,现在朝堂腐败,你一身道行,为什么不入朝整顿?”

    少年讶然笑道:

    “我就只是一个山野道人,入什么朝堂啊?我根本不是那个材料,况且,大汉龙气强盛,你叫我做官,莫不是要害我一身道行?不行不行,道门有戒律,必须远离人间纷争,一不可参与逐鹿称霸,二不可触碰人间气运。”

    “就连留侯,国仇家恨,都是在人间事已毕后,才出世修行。”

    “若要去汝自去,勿要打扰贫道飞升。”

    少年道士笑骂两句,见到两个弟弟不服气,复又正色道:

    “再说我大汉国祚绵延,我曾观龙气,大汉龙脉仍旧稳固,那朝堂之事不过是小恙,只要度过这苦难,中兴之日必然到来。”

    另外一个道人挠了挠头,叹息道:“好吧,那要怎么做?”

    少年道士认真道:“治病,救人。”

    “待得世道清明,就回山里,攒点钱开个小道观,收几个小道士,把法门传下去,然后小道士再治病,救人,世道清平攒点钱,再开个道观,然后再收个小道士……”

    旁边的二弟忍不住垂头丧气:“小家子气!”

    “你就不能有点出息,总想着回山开道观,能不能有点志气。”

    “啊这,不能。”

    少年道士很光棍地摇头。

    “我觉得开个道观,养几个小道士挺好玩的。”

    “这辈子没什么其他念想了。”

    旁边自家二弟三弟目瞪口呆,这是何等的胸无大志,气地恨不得把自己大哥挖个坑埋了。

    那少年道士却满脸得意,提起靠着门边的杖。

    注意到什么似的,转过头来,对着那盯着自己的孩子咧嘴一笑,摆了摆手,少年道士有点婴儿肥,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酒窝,手中之九节杖,上有秘文,在九节杖下面系着讨来的百家布。

    其中有黄巾抖动,随风而起,似与长空连接。

    倒影在卫渊眼底。

    “卫馆主?卫馆主你怎么了?”

    卫渊猝然惊醒。

    睁开眼睛,下意识退了一步,旁边玄一手掌按在肩膀上,满脸关切地看着他,见到卫渊睁开眼睛,这才稍微松了口气,道:“卫馆主你想到什么事了……刚刚看到这九节杖,就一下呆住。”

    卫渊低下头,看到这九节杖的一部分。

    和刚刚画面中那少年道士手里的一模一样,只是更为古朴,仿佛历经千百年岁月冲刷,变得沉重沧桑,让他眼神微微变化,旁边林礼等人微微挑眉,刚刚这年轻的博物馆馆长在触碰到九节杖时,竟恍惚失神。

    似乎有些不对。

    然后他们看到这年轻的博物馆馆长低下头,注视着九节杖,贺阳文注意到他神色变化,微微一怔。那种眼神一瞬间几乎让他想到了家中的祖师擦拭曾经用过的长剑,看着剑身上痕迹而感慨岁月不再,剑身已经不复当年。

    仿佛一刹那的感慨。

    原来‘你’竟已经如此苍老。

    因为这种细微的表情,以及古朴苍老的九节杖,让那年轻的博物馆馆长身上气息有些变化,让人莫名联想到这是故人重逢,两人对视的画面,只是一个已经沧桑年迈,几近垂死,另一个则是仍旧年轻。

    这变化转瞬即逝,几乎让他们以为自己是看错了。

    那九节杖古朴如常,博物馆馆主年轻如旧,温和回答道:

    “只是没有想到,会见到九节杖,所以有些失神……”

    “毕竟,这等至宝。”

    玄一未曾多想。

    而片刻后,众人约定出发时间,卫渊回到了自己住处,心中沉凝,刚刚接触九节杖的一幕,有些类似于驱鬼时候见到器物过去的回忆,但是,但是这一次不同,他看到的视角并非是器物的视角,而是被黄符所治的孩子。

    而那持九节杖的少年道士,恐怕正是最初行走天下的张角。

    开辟太平道,有大贤良师之称。

    卫渊突然想到了一个被自己下意识所忽略的可能性,略作沉吟,短暂忽略了可能处于震怒的无支祁,打开手机,迅速找到了女娇,手指按下:

    “巫女,西昆仑不死花的转世效果,到底有几次?!”

    片刻后。

    巫女娇:

    “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