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4章 以正驱邪,以一统万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496
  第0124章 以正驱邪,以一统万

    在诸微明宗道人都先陷于失神当中之时,卫渊已经散去了御水幻象,而后迈开大步朝着弟子局方向奔去,以伪造出是听到声音,从藏书楼出来直奔弟子局,和众人错开的假象。

    那柄张道陵法剑被反手藏于剑匣下层。

    手背上那一道赤色符箓散发灼热气息。

    卫渊能够感觉到,那把剑和自己手背上的箓文有某种联系。

    而现在这个联系已经被激发出来。

    只要自己远离一定范围,这把剑就会直接追过来。

    这样看来,这柄法剑是没有办法还回去了。

    卫渊甚至觉得张道陵是不是在这剑上留下了收剑符箓,毕竟斩妖除魔,开坛做法,在锁定妖邪之后,敕令长剑飞遁千里取人头自然正常,可斩杀妖邪之后,这法剑如何回来,自然还需要有另外一个定标点。

    否则开坛做法,飞剑诛魔之后。

    总不至于还要张天师再跑过去把剑收回来吧?

    这画风似乎就有点不大对了。

    法剑汲取地肺阴火之气,即便是被收入剑匣,仍旧有灼热感传来。

    卫渊在微明宗众人回返弟子局之前赶到。

    和值守弟子局的道人见礼,帮忙安抚受惊的小道士们。

    不片刻,玄一等人回来,远远地就看到卫渊所在,只当做他听到动静后直接赶到了弟子局,而没能及时赶到事发地点,下意识将他和那施展出高深法坛的道人分开。

    尤其双方一个是短发,卫衣,一个是长发道袍。

    有着极为明显的差别。

    怎么可能是一个人?

    赵义和玄一心中自嘲,只觉得自己因为先前那三千年养魂木而有些杯弓蛇影,疑神疑鬼。

    卫渊上前询问情况,玄一和赵义定了定神,简略解释了一下,只说是山门下镇压了一只近千年的蛇精,那蛇精逃脱出来,已经被一位道门前辈出手镇压回去,卫渊神色讶然,感慨道:“原来如此。”

    “只可惜不在现场,没能看到那蛇精。”

    玄一安慰道:

    “卫馆主不必遗憾,那化蛇其实也没有显出真身,只有个影子罢了。”

    旁边林玲儿和章小鱼瞪大眼睛看着卫渊,看到他面不改色,神色温和遗憾,就像是真的可惜没能见到化蛇一样,两个小道士都茫然了下,下意识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难道真的不是馆主?

    然后看到卫渊右手手指有力,看到他手上那个黑色无指手套。

    这才彼此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激动,仿佛发现了某个不为人知的大秘密,现在再看神色温和诚恳,好像真的很遗憾的博物馆馆主,林玲儿心中下意识想到了故事里隐藏身份,游戏人间的道士前辈。

    这才是高人的风范啊。

    小道士有些羡慕。

    背负隐秘的大前辈,隐藏身份说假话的时候都面不改色。

    真厉害!

    她看向旁边章小鱼,忍不住悄悄道:“这就是大人吗?”

    “我们有一天也会变成这样吗?”

    章小鱼想了想,道:“可能吧。”

    “等我们长大了。”

    林玲儿摩拳擦掌:“真希望快点长大啊。”

    那虎目道人大步赶回来,提着葫芦,找到了丢掉一个影子的圆脸小道士,从葫芦里把那个影子拽出来,大体捏成了个人形,点着灯,让影子重新回到小道士身后。

    那小道士这才长呼口气,只是一抬头看到师叔祖黑地跟锅底一样的脸,又吓得脸色发白,竟是比影子丢掉之后还要来得害怕,虎目道人盯着低头发抖的小道士,最终只是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下不为例。”

    小道士惊喜抬头。

    “去将戒律抄写百遍,此事便揭过了。”

    咦咦咦?!

    百遍?!

    圆脸小道士小脸煞白。

    ……

    安抚了一众受到惊吓的小道士,并且由师长给予足以在记忆留下深刻阴影的惊吓之后,众道人离开了弟子局,重新去商议先前所说之事,卫渊见状主动告辞,重新回到藏书楼当中。

    那几位须发已白的老道对于卫渊主动避嫌的行为,神色缓和许多。

    卫渊回到藏书楼一层的屋子里,坐在床铺上,稍微吐出口气。

    强行施法,导致他现在仍旧颇为疲惫,眉心隐隐还有几分胀痛,但是也有好处,知道了自己现在的上限是什么,知道了那些法坛威力虽大,但是却不应该涉及。

    眼下看来,那些需要特殊修行方式,特定法坛,以及神将打醮护法的。

    现在的他都不应该去用。

    即便是能完成勾连天地人这一步,但是道行不够,接下来催动法术根本无法完成。

    卫渊揉了揉眉心,去寻找了几本道藏,慢慢翻阅,寻找其中更为适合自己现在道行修为的法坛咒决,然后默默将其记在脑海当中,打算等到自身状态恢复过来之后,再找机会,稍作尝试。

    ……

    微明宗众真传此刻都围坐在一起。

    提及今日发生的事情,又是后怕又是气得牙痒痒,那化蛇竟然靠着不知从哪里学来的照影法术,引诱那些年幼弟子,也不知究竟是谁告知于他这手段的。

    若是真的让化蛇遁逃出来,不知会造成多大损伤,到时候他微明宗还有什么脸面面对天下道门?

    众道人交谈之际,那位始终看守在藏书楼顶楼的老道人却不发一言。

    虎目道人叹道:“还不知道,那位突然出现的前辈,是哪一家哪一派的,不过能够开坛做法,应该也是正一道,只是不知是否是龙虎山嫡传。”

    他在提起开坛做法的时候,声音微微顿了一下,回忆起拾石做坛的行为,一时间也是不知是否该将那个动作称之为开坛做法。

    其余道人也都各自低声交谈,不知此人身份。

    全真和正一都着道袍,各自在细节上有所不同。

    双方都有各自戒律,和民间法派不同。

    而全真相较于正一则规矩更甚。

    众人也算是见多识广,却都不清楚这一种道袍的式样属于哪一家哪一派,可虽说如此,却又都有些印象,有点眼熟。唯独那位始终看守藏书楼的老者叹息一声,道:“那道袍,我见过,你们也都见过。”

    众人愕然。

    那老道士道:“你们等等。”

    他起身回去了藏书楼中,见到卫渊还在捧着道藏研读,是从一些基础法坛和打醮仪典开始,有些讶异,倒也没有主动搭话,只是上楼再拜后,取出了两幅卷轴,确认无误,这才回到众道人所在的地方。

    他将其中一幅画卷打开,悬挂墙上。

    诸多真传道人都下意识起身,面容恭敬。

    画卷上是一位中年道士,眉宇清冷,一身道袍,旁边有弟子捧剑,有弟子看炉,这是祖天师张道陵的画像,据传说是他当年开坛炼丹,即将入蜀之时的模样,虽然已经六十许岁,看上去却不过是三四十岁的样子。

    众道人原本还不明白老人的意思。

    当看到画卷上张道陵后,就都面色微变,发现之前曾经出手开坛的道人,身上所穿的道袍样式,隐隐和画卷上张道陵的道袍风格相同,老道又叹息一声,道:“再看看这一幅画。”

    又一次抖开,画卷上是一清秀少年,眉宇飞扬,腰间佩剑。

    是张道陵年少时候的画像。

    唯独在天师府中流传,微明宗是正一分支,也曾拓印。

    老人指了指画像上少年的佩剑,不言不语。

    众人看去,旋即神色都各有凝滞,面容变化,虎目道人回忆那一柄腾跃而起的古剑,深深吸了口气,道:“祖天师入蜀之年的道袍,还有祖天师年少时候的佩剑,那位道长前辈他……”

    一个荒谬念头同时出现在诸道人脑海中。

    屋子里的气氛霎时沉凝。

    那道人叹息那句‘未曾想到,这个时代还有化蛇……’突兀地在众人脑海中响起,让他们心脏跳动加快,让他们思绪凝滞,各有茫然。

    老道人却反笑骂道:

    “想什么呢?”

    “按我思来,这应当是祖天师他老人家的另一脉弟子。”

    老人道:“正一龙虎山上有玄坛,有雌雄龙虎剑,而对应的,这一脉手中也有祖天师年少时候的佩剑,也倒能够解释,也难怪他能轻易动用之前的法坛,而不必太过于遵循仪轨。”

    玄一和赵义脸色微有诧异,不解其意。

    老道将两幅画卷收好,难得解释道:“你们都是我微明宗的弟子,也算是正一一脉,可知道现在正一道授箓的规矩么?”

    赵义老老实实道:

    “我们这代授箓是依据五十三代天师张洪任所传的《天坛玉格》,初受《太上三五都功经箓》,升授《太上正一盟威经箓》,加授《上清五雷经箓》,加升《上清三洞五雷经箓》,《上清大洞经箓》,《三清三洞经箓》,不过最后的上清箓是只有天师才能得受。”

    老道人叹道:“不错。”

    “可是你可知,古时的授箓要比当代繁琐许多。”

    “且不提那上清箓二十四阶,就只是寻常道人,所受之箓是为太上三五正一盟威宝箓,太,最尊也。太也,极也,通也。三界独尊,众圣之极,即所谓道君也。此箓而言老君也,授正一盟威箓于三天法师,以传于世。”

    玄一好奇道:“盟威箓?”

    老道人摇头答道:“并非当代太上正一盟威经箓,而是太上三五正一盟威宝箓,此箓共有二十四品阶,以应上八景、中八景、下八景,自仙灵百五十将军箓启,历经修持得以授箓。”

    “其中繁杂,也有一些箓是专门应对特殊情况而授,并非是常规的箓,譬如《太上三五正一盟威斩千鬼万神箓》,位列盟威宝箓之一,道藏曾言明此箓凶性太强,不可常用。”

    “而等到修行高深,也会有《太上三五辟邪箓》《太上解六害神符箓》,我们现在只知道这些箓文位列于十余阶,却不可定数,随师而传。”

    “当时的箓分类极多,针对性也强,相对应的,施法就会简单许多,对于仪轨的要求没有特别严苛。”

    “当时的三天法师外出,若是要对付鬼物,便请一道《太上三五正一盟威百鬼召箓》,若是要代表天师府外出巡查各处地祇,便请《太上三五正一盟威考召箓》。”

    “各有针对,极为有效。”

    “但是也曾经出现过弟子面对的敌人棘手,而所配之箓又无法应对这情况,又因为代代天师真传,不断开辟新的法坛,若是还按照往日的规矩,箓文种类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繁杂。”

    “那种明明道行足够,却因为配箓不妥当而陷入险境的情况也会越来越多,所以五十三代天师便将箓文删繁去简,变作简单的五类,譬如盟威箓,只要是授箓弟子,掌握法坛仪轨,道行足够,便能施展二十四品阶一切法术。”

    “当然,相对应的,法坛会变得更为繁琐,仪轨禹步更是一步不能出错,可能错了一步,你想要施的是除魔法,施展出的就变成驱病咒,这也算对于弟子授箓要求变高。”

    “但是困难也比因为发现配箓不同而落入险境要好得多。”

    赵义和玄一听得入神,反应过来:“您是说,那位道长之所以能随意施展法咒,是因为他还遵守古代箓文体系,所以对于仪轨的要求没有那么严格?”

    老道人叹道:“是啊,只是不知他此刻佩的是龙虎斩邪箓,还是都天九凤破秽箓这种专长于斩妖除魔的箓文,不过,封土为坛,他能垒石为坛,道行和辈分定然极高。”

    “好了,既是祖天师传人,也不必再担心,都下去吧。”

    “太平道的东西,明日应该就到了。”

    玄一和赵义神色一凛。

    太平道之物抵达微明宗。

    这意味着,即将押送此物入京,引邪道现身。

    皆起身行礼退去,赵义离开时候,忍不住问道:“师叔祖,您说还有天师上清箓二十四品,那二十四品都有些什么?”

    老道人抬眸,双目于烛光之下极为幽深昏沉,面容平静缓和,道:

    “天师箓……”

    “我只记得,第十一品,名为元始玉皇谱箓。”

    “还有兴趣听一听吗?”

    元始玉皇?

    赵义脸色一僵,知道自己好高骛远了些,咳嗽一声,郑重行礼,道:

    “不听了。”

    “那啥,您老早睡,弟子告退,告退。”

    ……

    等到众道人离去,老道士才叹息一声,再拜后将两幅图卷收起来,回到藏书楼,看到那来借阅经文的年轻人仍旧还在聚精会神地看,而且看得是很基础的道藏。

    想到刚刚自家弟子跳脱,老道士一边觉得自家晚辈碍眼,一边对这年轻人充满欣赏。

    于是主动讲解道:“此咒法坛施展繁杂,你可在平日里开坛做法,将神通封在黄符之中,虽然效力会伴随时间不断流逝,但是猝然临敌,仍旧能发挥出很好的效果。”

    卫渊讶然,起身行礼,道:“多谢前辈。”

    老道人摇了摇头,见卫渊背后剑匣,又道:“听玄一说,卫馆主擅长剑法,还以为是兵家武门的弟子,没想到对我道门正一仪轨也有所掌握,听闻馆主要来借阅,老道倒是诧异。”

    卫渊回答道:

    “武门长于战场厮杀,但是面对很多妖魔,法坛效果可能更大。”

    老道人笑道:“原来如此。”

    “我道门法坛打醮,祈风祷雨,降妖除魔,通鬼招神,三洞六科,还不知卫馆主擅长哪一类?”

    卫渊看了看手中道藏,只好道:“都会一点点。”

    “不过,更长于降妖除魔吧。”

    “……原来如此。”

    老道人和卫渊闲聊数句,便即离去,稍有些遗憾。

    若是这年轻人在道门,可能已经授箓了吧。

    他迈步上楼,将画卷都收起来。

    将少年张道陵画卷收起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一卷道经,看到那道经落下,老道人将这《正一法文十箓召仪》拿起,拍了拍上面灰尘,看到这经文才想起,其实天师府的符箓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多。

    在古早时候其实只有十类箓文。

    他看着这经文上所记载的箓,分有十阶,有武甲箓灵官召,青甲箓仙官召,而第一道箓的名字……老道人手指划过道经,指着那一行文字,动作顿了顿。

    叹息。

    元命赤箓。

    赤箓二字,不过是用朱砂所写的箓文,翻译便是红色的箓,形容可谓简单朴素。

    而元命不同。

    惟时天罔念闻,厥惟废元命,降致罚。

    老道人感慨低语,将这卷经文收起。

    元命,天之大命!

    第一道箓,是曾经那少年道人一吐胸中气魄的开始,他将最朴素的赤箓和最狂妄的元命组合起来,便是正一法文古十箓第一。

    元命赤箓。

    以正驱邪,以一统万。

    惜哉,古十箓不存,何况于古箓第一?

    ……

    淮水水系·龟山之底。

    在凡人所无法涉及的神代封印之下,锁链微微鸣响。

    无支祁翻看手机,看各类不同视频,直到盯上了西游记,当看到齐天大圣被压五行山的时候,心中有极端不喜的感情,却又有期待,他知道那只叫做孙悟空的猴子足够地桀骜狂妄,足够地强大。

    祂知道他决不会屈服任何敌人,面对任何的难关都能一一打破。

    这一次不会有任何不同。

    无支祁正要看着这猴子掀开五行山,打上西天灵山。

    突然手机画面一卡。

    “您已连续使用手机六个小时。”

    “按照青少年防沉迷模式,手机自动锁机。”

    无支祁瞪大双目:“……”

    “哈??!”

    “青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