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0章 上山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03
  第0120章 上山门

    卫渊看到无支祁已经基本琢磨懂了手机的用法。

    指了指充电宝,解释道:

    “这种机关需要电力才能使用,当这个地方变成红色的时候,就提示电量严重不足,需要充电,你能够操控淮水避开这个封印,加上这东西算是现代道门的造物,哪怕在海底也能发挥正常的效果。”

    “这段时间,就通过这个来了解外界吧。”

    “我近日恐怕要外出一趟。”

    “等到我回来,再来这里看看你。”

    无支祁并不在意点了点头,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卫渊随意。

    卫渊又依靠着御水手段重新走水路回到了泉市。

    无支祁在这淮水之低,本已经习惯于千百年间的安静,但是闭目许久后,终究忍不住好奇,打开了手机,有避水诀将手机周围的水流都引导开,祂一边尝试这新鲜玩意儿,一边饮酒。

    现在网络上最热门的便是淮水入海。

    而相对应的,以无支祁为原型之一而发展,完善而来的齐天大圣热度上升,无支祁误打误撞,找到了一段自制的大闹天宫CG,看到穿戴铠甲,威风凛凛的猴王,颇有兴趣。

    祂的时代并没有这造物。

    很快这一段CG就着烈酒就已经尽数饮尽。

    并不尽兴。

    无论是酒还是画面。

    无支祁试了试,熟门熟路找到了一个更多的视频文件系统。

    之前的CG不过只有三分钟,这个要长几百倍不止,而且已经熟悉辨认这个时代文字的无支祁看到,在大闹天宫之后,还有极多的内容,于是这位太古时期桀骜不逊的水神难得有了兴致,想要看看那只猴子之后的经历。

    烈酒已经饮尽了。

    无支祁随意盘坐在水底,想也没有想,打开了另外一个,呈现黑色液体的东西,利用水流水泡的放大效果,轻而易举利用手机作为源头,创造出了更大更真实的画面。

    无支祁仰脖灌了一口饮料。

    愣了一下。

    然后又喝了一口。

    舔了舔嘴唇。

    仰脖。

    咕嘟咕嘟。

    祂的时代,酒才不过是雏形,茶圣还没有出生,甜味只存在于果实当中。无支祁低下头,看着这饮料,眼底有惊奇的神色。

    “好酒。”

    祂想了想,难得夸赞一句。

    然后靠着锁着自己的石柱,开了新的一瓶,一边灌着这‘酒’,一边看到画面上出现的三个大字,西游记。

    ……

    卫渊回到了博物馆。

    一来一回,询问了书店里,穿着一身长衫,看上去儒雅博学的胡明,知道苏玉儿竟然直接回到了学校,显然短时间内不想要面对那来自于商代的青铜爵,而对面的花店仍旧关闭着,显然被封印,被沉睡的那些年,即便是对于天女来说,也需要时间去恢复。

    想了想,手头的事情已经解决。

    不如先去微明宗,尽早能掌控手背上的敕令符箓为好。

    卫渊掏出手机,翻了翻,找到了玄一的号码,如果他没有记错,在那邪道造畜之事后,受伤的玄一回到了微明宗修养,也因为这个原因在,他才能足够放心身为活尸的章小鱼在道门清修之地生活学习。

    他给玄一打过电话,寒暄过后,说明了自己希望去借阅道门一部分典籍的意思。

    手机对面的玄一似乎去询问了自己的师长,然后回答道:

    “卫馆主你帮过我们很多忙,这件事情没有问题,不过您什么时候来我们的山门……”

    卫渊道:“可能今天就会去。”

    玄一沉吟了下,道:“那卫馆主,弟子有一个不情之请。”

    卫渊听得出玄一语气的郑重,诧异道:“什么事情?”

    玄一道:“不知道卫馆主可知道,当年大贤良师张角赖以成名的天书,《太平要术》?”

    卫渊微怔,回忆起了在青丘国时候,自己擒拿下,那传播邪术的邪道,按照青丘国的说法,这邪道便是修行了太平要术,只是没有按照太平道正道法门去练,而是走取巧的捷径,几近于邪道。

    玄一不知邪道被擒拿和卫渊有关,只是道:“之前小鱼儿父亲的事情,应该也和这修太平要术的邪道有关系,我们得到他们身份之后,正一盟威动了几次手,成功将太平道在江南道的驻地拔除。”

    “有几个道行高深的邪修不敌五雷法,都被拿下。”

    “只是那只能够算是他们在江南道的总坛,在那地方之外,还有散落着的邪道修士,原本是没有办法将他们都拿下,但是我们在这个总坛之下,发现了一个特殊的法器,对于太平道的意义极大,他们不可能放弃。”

    “所以几位长辈有打算将计就计,引蛇出洞。”

    “让一部分道行足以自保的弟子押送此物,引诱他们出来。”

    “除魔卫道本来就是我正一盟威弟子所行之道,众弟子皆无悔,可虽然如此,弟子还是有些担心那些师兄弟……卫馆主你道行高深,看上去却和我们年岁相仿,太平道肯定不知前辈的修为。”

    “斗胆恳求前辈能和那些师兄弟一同押送此物上京,这样那些师兄弟必然无虞。”

    玄一一口气说完,略有忐忑。

    他原本没有打算麻烦卫渊,但是后者恰巧要来,他便有此意。

    卫渊略作沉吟,就答应下来,道:“可以,没什么问题。”

    玄一长呼口气,道谢道:“多谢前辈。”

    复又交谈了一会儿,约定好大概何时抵达山门,才结束了通话。

    卫渊答应玄一,一则是因为他和这些邪修本就有些恩怨要解决,二来,目前他卫某人很缺功勋,非常缺,而最重要的一点则是他要看微明宗的典籍,是承情,为其弟子护法一次,算是还了缘法。

    卫渊看向墙壁上的法剑,取出了琴盒。

    将八面汉剑放入上面一层,又将这一把张道陵的法剑放在了琴盒下层,断剑配在腰后,又将那把大威力枪械佩戴在隐蔽的枪套里,询问了类是否同行,出乎意料,后者竟然毫不犹豫地拒绝。

    它舔了舔爪子,道:“我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得去了结一番恩怨。”

    卫渊看到它说的认真,虽然不明白这一只整日懒洋洋的异兽有什么恩怨,但是也只好孤身上路,微明宗虽然离得稍微远些,但是现代科技作用下,高铁四通八达,从泉市过去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在卫渊离去之后,黑猫类立刻停下了舔爪的行动。

    它飞快地奔跑在泉市的街道上。

    以隐身咒混入了一家网吧,黑猫类的脖子上有一个小小的玉符,这是张若素给它的,当由黑猫类给凡人制造了损失后,张若素就会得知,会有天师府弟子无奈地给这位在天师府呆了五百年的异兽善后擦屁股。

    类自然不知道这种事情。

    它只是无比兴奋,用爪子拍在开机键上。

    游戏,开启!

    帐号,登陆!

    搜索,好友!

    申请,solo!

    博物馆。

    盒子上的锁打开,伴随着修剪养魂木的戚家军兵魂首肯的声音。

    红绣鞋一下子揭棺而起,而后轻快地步伐走向电脑,水鬼和戚家军兵魂凑在旁边,那位食用农药而死的画家也在旁边凑热闹,两个纸人儿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打气用的纸乐器,站在电脑旁边鼓足了腮帮子吹,不断加油鼓劲。

    唯独那黑铁剪想要出来却没法子,咔嚓咔嚓的声音似乎是在破口大骂。

    商王青铜爵目瞪口呆注视着在馆主离开后就群魔乱舞的博物馆。

    它茫然无语。

    看到了那一双轻巧的红绣鞋转过方向,一只鞋子脚尖轻巧点地,脚跟翘起,另外一只微微抬起,恍惚间仿佛看到一个小巧的舒雅少女,双手拈着裙角,向自己微微一礼,而后这双鞋子便跃上键盘。

    一改先前淑雅。

    像是有力的舞者。

    轻巧地将一个个把个老古董震得目瞪口呆的‘问候话语’喷出。

    水鬼一拍桌面,意气风发道:

    “削他!”

    ……

    日落昏黄的时候,卫渊抵达了微明宗。

    看到章小鱼正在山门前面安静等着自己,小姑娘换上了一身宽松的道袍,头发扎成了个小丸子,因为养魂木的缘故,看上去就像是个普普通通的小道士,旁边是道人打扮的玄一,还有同样是之前曾见过的赵义。

    只是赵义就不是道人打扮,而是一身现代装扮,戴着一双墨镜。

    赵义和玄一主动见礼。

    章小鱼望向卫渊,道:“卫叔叔……”

    卫渊看到她脸上没有了那种郁结的悲伤,微笑伸出手揉了揉小姑娘的头,“我来看你了,这段时间小鱼儿乖不乖?”

    “这些东西是博物馆里那些家伙给你的。”

    他笑着提了提手里的背包,里面有快乐水,有养魂木落叶,有一幅画,是博物馆众鬼凑出来的,章小鱼眼睛微微瞪大,脸上露出笑容,把这背包抱在怀里,然后一只手拉着卫渊,卫渊放慢了脚步,和章小鱼走了一路,听小姑娘说些这段时间在道门的经历。

    一直到了道门晚课的时间,章小鱼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卫渊看着章小鱼坐在一堆小道士里,看上去没有丝毫的不同,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孩子模样,微叹了一声,看向旁边玄一赵义,感慨道:“小鱼在这里有劳你们两位看顾了。”

    “前辈多礼了,这是我们应当做的。”

    “她在这里过得怎么样?”

    玄一笑答道:“小鱼儿性格很好,就是之前不愿意她来的师叔也挑不出错,现在反倒是师叔最宠她了,平日对着我们都绷着一张脸,却会给小鱼儿买零食吃。”

    “和同龄人的关系也很好,只是有一个。”

    卫渊讶然:“她和师兄弟们闹矛盾了?”

    玄一摇头苦笑道:“那倒不是。”

    “有个来微明宗交换修行的小家伙,是茅山派的。”

    “有前辈你的养魂木牌,旁人都看不出小鱼儿不同,可那茅山派的小家伙家学渊源,硬生生是看出了一点问题,把小鱼儿当做了活僵,她这段时间天天都想着把小鱼儿贴一张符关棺材里,入土为安。”

    “不过小鱼儿得前辈传了一手战场剑术,那茅山派小丫头也没讨得好处。”

    卫渊正想要说自己何时传授过小鱼儿剑术,突地想到小家伙曾经在博物馆呆了很长时间,在自己修行的时候,是戚家军兵魂他们在看顾着这小家伙,现在看来那一段时间,博物馆那几只鬼是教了她些东西的。

    怕是担心小鱼儿在山上被欺负了。

    卫渊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有养魂木牌,加上玄一这层关系在,章小鱼在微明宗的安全可以放心。

    玄一可是已经授箓的弟子。

    在晚课结束之后,小鱼儿第一个跑出来,看到卫渊还在的时候,稍稍松了口气,而后又有个看上去有些高傲,穿着道袍的小姑娘站起来搜寻章小鱼,然后又发现了卫渊,微微愕然,然后大步走过来。

    她抬头盯着卫渊,道:“你就是章小鱼的……监护人?”

    她选择了个不容易出错的名词,然后小手叉腰,眼角一瞪,道:

    “你不知道生死有别吗……”

    卫渊随手掏出一份零食递过去:“知道,要吃零食吗?”

    “啊,谢谢。”

    小姑娘下意识接过去,脸上浮现笑容道谢,然后动作一僵,愤怒地重重一挥手,道:

    “不是啊,不是零食,我是说,你要知道死者长安宁很重要,不能够……”

    卫渊又点了点头,又递过去一瓶快乐水,客气道:

    “还要多谢你和我家小鱼儿做朋友。”

    “我不在她身边,就要靠你们这些朋友了。”

    “不不不,您言重……”

    显然出身家教严格的小道士下意识回礼。

    然后动作一僵。

    章小鱼悄悄冲她吐了吐舌头。

    茅山派小道士瞪大眼睛,气地厉害,最后想要把手上的零食和快乐水一扔,贼帅气地放一句狠话再走,可是还是舍不得,毕竟,哪个小孩子能拒绝快乐水呢?只好抛下一句章小鱼你等着,抱着零食和快乐水,兵荒马乱地跑开。

    卫渊失笑道:“还是个孩子。”

    “能看出小鱼的情况,看来她天赋很高。”

    玄一道:“嗯,茅山派林家的孩子,被寄予众望。”

    “卫前辈,晚课已经结束了,请这边走……”

    他由玄一带领着,去礼节性地拜见了微明宗的高人前辈,算是见礼,然后才由玄一他们带着去往收藏道藏的地方,玄一在前面带路,有些抱歉地道:“前辈,道藏当中有我微明宗,以及正一道的根本大法,所以只能向您开放一些打醮做法的仪坛,以及基础的法门……”

    卫渊点头道:“这样就可以了。”

    赵义其实也知道师长们的顾虑,只是他们毕竟和卫渊有旧,这种情况下有些尴尬,只好故意抱怨道:“也是那些老家伙们太小气了,开放打醮做法的仪坛,不也是因为前辈你没有我们正一道的箓吗?看了也没用,我都算是微明宗弟子,可没有授箓,那些法坛也没用,看了也白……”

    他声音突然顿了下。

    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嘴角抽了抽,看向旁边的卫渊,道:

    “前辈,您没有箓吧?”

    卫渊动作不变,转头微笑道:

    “符箓?”

    “你在说什么,当然没有啊。”

    赵义:“……”

    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