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8章 梦中故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33
  第0118章 梦中故人

    卫渊将这个手机收好。

    又取出了自己提前准备好的三个充电宝,一并收纳在盒子里。

    他打算将这些东西送给无支祁后,每过一段时间给无支祁送一次货,也要考虑到,无支祁虽然被称为水君,但是本质是征服淮水之神,不知道对方是否掌握了类似于雷法的手段。

    也不知道没电的时候,利用法力雷咒能不能充电……

    或者应该给祂准备一个便携式变压器和稳压器?

    卫渊脑海闪过一个念头。

    将这杂念压下,把手机收好,又准备了一份烈酒,想了想,又弄了一份快乐水。

    不知道无支祁会不会喜欢这东西。

    不过在前往淮水之前,他还要在这里等一位客人,之前那陶艺工作室联系他,说有位老先生会来拜访,卫渊提前准备了茶,准备见完那位老先生之后,再直接出门。

    他又看向自己的右手,摘下那手套。

    从手指根部开始,到手腕下数寸为止,一道赤红色的符箓清晰无比。

    没有丝毫变淡下去的趋势。

    尤其是那敕令二字,在这民俗博物馆中,既神秘又有一丝诡异,在得到这敕令的时候,卫渊就感觉到自己似乎隐隐和天空中某种无形之物产生了联系,但是还不能靠着这敕令引动那力量。

    或许应该寻找道门正宗,借阅典籍。

    了解打醮做法的典仪。

    功勋难得,既然有不必花费功勋的方式,卫渊自然会倾向于选择这种。

    原本最好的方式是前往正一道宗坛龙虎山,但是卫渊却本能觉得,自己暂时不应该去龙虎山,他担心手背上的敕令在踏入龙虎山总坛的时候,发生某种异变。

    排除龙虎山,最近也是最大的道观是应天府白云观。

    但是那属于全真一脉,卫渊这敕令是正一盟威之箓。

    大家山门都不一样。

    你用正一的箓,施我全真的法,就像是拿着钥匙去开隔壁邻居的锁。

    总觉得有砸场子的感觉。

    卫渊沉吟许久,决定前往玄一,周怡他们所在的微明宗,后者同样是正一道分支,也因此门下弟子多参与天师道斩妖除魔之事,二来,章小鱼也在微明宗中学习,也该去看看孩子了。

    卫渊想到章小鱼,复又想到,自己手中还有来自于张道陵的玄元剑诀。

    现在又得了正一盟威箓。

    和天师府的纠葛越来越深,应该想办法,将这一门失传千年的法剑重新传给正一道,嗯,大可以先寻找一个根骨不错的年轻弟子,将这玄元剑诀悄悄传下去,最后这一柄张道陵的剑也可赠给他作为护身之用。

    尽量不暴露身份。

    哪怕被认出来,就说是物归原主。

    孕育正一盟威箓的长剑由张道陵赠与班超,卧虎代代相传直至而今,而玄元剑诀为古代卧虎从天师道所得,现在却又要由卧虎转交给天师府,卫渊站在两千年后往回去看,竟然有一种宿命般的感觉。

    外面有出租车停下来,卫渊将右手手套带好。

    一边收一边思考有机会是不是找一找那种具备遮掩气息的手甲套。

    看到车上下来了一位白发苍苍,却打理得一丝不苟的老人,右手提着一个袋子,看了看地址,然后推开了博物馆的门,门上的铃铛微微响起,卫渊自然地招呼道:“欢迎光临。”

    ……

    董越峰按照短信上的地址,找到了目的地。

    他抬起头,看到这是一家有些古朴的民俗博物馆,是老式的装修风格,对面是一家花店,却还关着,隔壁是老书店。

    这种店铺本来就和越发快节奏的现代社会不大相符,却又都开在老城区,给人一种停留在上一个时代的,缓慢悠闲的感觉,让人怀念。

    他推开门。

    “欢迎光临。”

    清脆的铃铛声音,还有博物馆馆主的招呼声。

    他看到了那博物馆的馆主。

    一身简单的衣服,安静坐在博物馆,笼罩在一件件古物的阴影中。

    作为历史学家的董越峰恍惚之间竟然觉得,那年轻人也化作了一件古物似的。

    ……

    “您好,卫馆主……”

    董越峰回过神来,客气地打招呼。

    然后注意力就不由自主地被博物馆的藏品吸引了,而后他便分辨出这里几乎全部都是赝品,收回视线的时候,却微微一怔,看到在木柜上的一个古朴陶器,似乎和旁的不大一样,忍不住凑上前去观察。

    陶器被一个玻璃柜子扣着。

    里面有一张纸,但是被反扣着,看不清楚上面的文字。

    董越峰入神看着那陶器,看了许久才收回视线,忍不住感慨道:“朱绘兽耳立式陶器,这个风格很古老了啊,没有想到在这里能够看得到。”

    他看到那年轻的老板微笑道:

    “这是我做的。”

    董越峰看到周围那些显而易见的赝品,若有所思,没有多想,只是很抱歉地笑了笑,道:“年纪大了,有的时候见到这些喜欢的东西,就忍不住想要多看看,倒是叫馆主你见笑了。”

    “哪里,请坐。”

    卫渊请董越峰坐下。

    老人注视着年轻的卫渊,就算是从于雪松那里知道,是个年轻人,但是这也仍旧是太年轻了些,心里难免有些失望,旋即期待着能否见到这年轻人的老师。

    想来,那种特殊的,有古代风味的陶器,就是他从某位老先生那里学来的,或许那位老先生也曾经遇到过类似商王青铜爵的古器,董越峰想了想,在寒暄片刻后,忍不住询问道:

    “卫馆主的陶器做的很好,不知道是从哪里学到的?”

    卫渊动作顿了顿,微笑回答道:

    “一开始是从部……村子的老人那里偷看学会的。”

    “然后就是自己随便琢磨了,觉得哪里画一笔比较好,便加一笔,偶尔也有些失误的地方,可想了想,重造有些麻烦,也就随它去了,陶器本来就是为了使用。”

    董越峰讶异愕然。

    然后就觉得卫渊是在欺骗自己,忍不住皱了皱眉——

    那种可是极为明显且正统的古代风格。

    关于古代陶器的纹路,色彩,乃至于规格都有极为严密的研究,这是一个成体系的学科,各种著作几乎能够装满一整个书架都不止,他刚刚看到了,那陶器上每一处都极为地符合古陶器规矩。

    几乎可以说是正统地不能再正统,连一丝丝的错误都没有。

    哪怕是研究古陶艺历史最厉害的大师和教授过来,都无法挑出任何一丝的问题,只能够感慨赞叹,制造陶器的人已经将古代陶器的规矩研究透了,这必然需要极为认真的学习,才能如此正统。

    怎么可能是自己琢磨的?

    还什么,觉得错了,所以懒得去改……

    那上面明明尽数都是正统,都是发掘出的古陶器极为尊崇,为后世陶艺师所严苛遵守,不敢有一丝丝逾越和违规的定矩啊!

    董越峰就算是脾气很好,可面对着这样轻而易举就能拆穿的谎言应付,也还是险些被气笑了,尤其是耳边还有背包中商王青铜爵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在偷笑,道:

    “这小家伙是在骗你啊。”

    “这东西,哪怕是放在我那个时代,都绝对是正统典范级别的东西。”

    董越峰没有因为商王青铜爵开口而失色,因为他早已经知道了,只有自己才能听到商王青铜爵这古器的声音,其他人无法听到一丝半点。

    比如前面这年轻人,仍旧面色不变。

    显然是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虽然因为这个年轻人在糊弄自己,有些许失望生气,但是董越峰仍旧还是勉强开口道:“卫馆主,我这一次来打扰你,是因为见到你之前做的古代风格陶器,我这里恰好也有一个,想看看馆主你有没有什么看法。”

    他小心翼翼从包里取出商王青铜爵。

    将这一角干瘪,仍旧显得古朴的青铜器往卫渊前面推了推。

    卫渊并无意外,他伸出手触碰着这商王青铜爵,这古器先前还在和董越峰笑着说又是在白费功夫,在卫渊右手触碰的时候,这诞生出的灵性却骤然一滞,刹那间察觉到不对。

    而心中已经失望的董越峰甚至有些后悔,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将这商王青铜爵取出来,要是惹出麻烦该如何?正要讨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老伙计突然停止说话,本以为是又一次的灵性疲惫,沉沉睡去,却察觉到不对。

    他下意识瞪大眼睛,抬眸看向年轻的博物馆馆主。

    在董越峰眼中,气质有如历史古物,却又年轻的馆主微微颔首,嗓音温和客气道:

    “稍等……”

    董越峰重重点头,心中激动,终于找到了还能听到声音的人,这样的话,在自己离去之后,青铜爵仍旧不至于孤寂千年,也有些失落,有些好奇,眼前这人究竟是什么人。

    卫渊看到了这商王青铜爵中潜藏的故事。

    看到了商王的一个个剪影,神色感慨,这果然是商代之物,可当他看到画面中,高大英武的商王迎向一位少女时候,神色却微微凝固,他看到那少女穿着商代时候的服饰,看到她眉眼清丽而美好,哪怕不加粉黛,仍旧是绝色之姿,眼角自然有天然娇憨的妍魅。

    但是让他神色凝固的不是这女子的姿容。

    而是他认得这女子。

    若是让她换上现代的装束,又年少几分,那她根本就是苏玉儿的样子,但是却又不同,因为卫渊这等人,认人都是从真灵气息看,这画面中绝色无双的女子和苏玉儿只是容颜一样,而无论气质还是神态尽数不同。

    不是一人。

    但是绝对有大渊源。

    卫渊感觉到手掌微有灼热,博物馆的铃铛声音再度响起,身穿白色束腰长裙,脚踏浅蓝色高跟鞋的少女手中握着信笺走进来,因为是在博物馆,并没有用遮掩面容的眼镜,露出了真容,开口道:

    “卫馆主,你的信……”

    董越峰下意识转头看去。

    然后眼瞳瞬间收缩,老人几乎猛地站起来。

    而那商王青铜爵的声音也再度响起,只是结结巴巴,不敢置信:

    “王,王后?!”

    卫渊感觉到青铜器灼热的气息在苏玉儿进来的时候,达到顶峰。

    青铜器一侧出现了残缺的地图,他低下头,有能辨认的文字——朝歌。

    苏玉儿看到那青铜爵,神色茫然,她梦中的一幕越发清晰,那看不清楚的脸,还有那容貌美好娇媚的女子都变得清晰,少女面色渐渐煞白,她突地后退一步,竟然转身便逃开。

    董越峰下意识想要去追,连那商王青铜爵都几乎忘记自己只是个古物似的大喊着:

    “王后,请等一等!”

    他们想要去追。

    但是旋即动作一滞,再动不得。

    博物馆的门直接关住。

    董越峰动作凝滞,不由自主坐下,低下头,才看到自己脚腕上有水流散去,刚刚似乎就是这些柔弱的水流把自己拉住的,他不敢置信地抬起头,看向了对面的青年。

    后者靠着藤椅,神色宁静,把玩着商王青铜爵,笑了笑,道:

    “看起来,她并不希望有人打扰她现在的生活。”

    董越峰好不容易才从见到和‘苏妲己’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仍是心潮澎湃。

    他望向卫渊,沉默了下,还是认真劝说道:“卫馆主,你看到了古器的画面,应该知道她是谁,为什么……这或许是整个历史学的巨大突破,对于历史学有很大的意义。”

    “但是她并不愿意。”

    “可是……”

    “这件事情上并没有可是。”

    卫渊握着青铜爵,在苏玉儿离开后,青铜爵上的地图消失。

    他给董越峰添了一杯茶,回答道:

    “毕竟我也勉强算是她的长辈吧。”

    “受人所托,多少还要护着点她。”

    卫渊的意思是苏玉儿,是女娇的托付。

    正在因得见那古代女子而激动的董越峰却思绪凝滞,他缓缓抬头看着把玩商王青铜爵的青年,看到他面容年轻,气质古老像是古物。

    心中澎湃的思绪凝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