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4章 与我无关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863
  第0114章 与我无关

    “所以说,各位先生,女士,我们应当警惕接下来的经济变化……”

    新大陆的紧急议会之后,那位首脑走出议会,面对着大量闻讯而来的记着侃侃而谈,自信从容,而且言辞敏锐。成功将大部分记者的注意力从超凡事件,牵引到这件事对于经济和自然的影响上。

    但同样还有足够清醒的记者询问:“那最后出现在海上的人,还有他口中的共工,大禹,又代表着什么,这两个名字似乎是来自于神州古老的传说当中。”

    白发男人双手微摊,耸了耸肩膀,笑着道:

    “我想,这就应该询问那个古老国家的外交官了。”

    “或许是科技投影,也或许,是神州潜藏的超级战士计划,你们知道,那个国家总是喜欢用神话里的名字给自己的最新科技起名。”

    这样的解释得到了大部分人的同意。

    他松了口气。

    他其实并不在意这个解释是否有些不符合逻辑。

    对于大部分的普通人来说,一个看起来正常的,能让人兴奋的解释就足够了,尤其是涉及到民主人权,破坏自然,以及那个古老国家则尤其有效。

    如果再加上一些像是电影里才会出现到的元素,比如超级战士计划,就足够引爆大部分人的兴趣,他不需要正确的解释,他只需要让大众觉得正确,并且引导这舆论。

    身穿正装的首脑微笑从容应对着记者。

    当这记者会结束,转身的时候,脸上才闪过一丝阴郁。

    只有高层议会知道,那并不是什么超级战士计划,至于其本身代表着什么,现在还看不出来,只是不知为何,他想到前几月在新大陆发现的那柄翡翠石锯剑。

    这本应该在两个世纪前的博物馆火灾中就彻底消失的,名为‘马夸威特’的古代兵器,被发现时正倒插在一座悬崖底部,而这兵器的材质并非是黑曜石,而是鸟羽或者蛇鳞一样的明亮翡翠色。

    剑身倒插的地面上,有密密麻麻的刻痕。

    上面的纹路像是那一枚收藏在博物馆的太阳历石放大版。

    只是被藏在博物馆中的太阳历石周围代表着地水风火四个太阳的二十天像图,这个新发现的似乎和之前那个有所不同——

    古代是地水风火四个太阳结束,第五个太阳的时代,而新发现的纹路则是第五个太阳也已经结束,最初的太阳再度诞生,达成一个新的循环。

    这代表着什么……

    正在想着,或许是太过出神,他踉跄了下,险些摔倒。

    动静不小。

    本来彼此交谈离去的记者们下意识回过头看向他。

    他勉强站直,微笑着表示自己没有事情,而后继续往后走,却一不小心再度踉跄了下,这次是扶住旁边保镖才站直,最后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身体无恙,他大力走上台阶,却因为晃动的心境而彻底崴了下,摔倒在地。

    ……

    樱岛最古老的神社。

    五大神社的继承人们开启了高天原会议。

    一名男子跪坐拜下:“神州水系冲入我们的沧海,希望须佐之男,素盏鸣尊冕下出面,给予回应。”须佐之男,也就是素盏鸣尊,是樱岛神系当中的三大神之一,天照的弟弟,樱岛这一岛国的海神。

    祂的兵器名为天丛云之剑。

    在整个世界都赫赫威名。

    但是众人拜下,天丛云之剑毫无反应。

    有白发苍苍的老者缓声道:“回去吧……”

    “可是……”

    “回去。”老者语气微微加重:“你们想要,要挟你的神吗?”

    “这,不敢,只是……”

    “没有只是。”

    老者闭了闭眼,望向五大神社的继承人,道:“这是素盏鸣尊的意思,潜伏了很久的淮渎水君有妄动,还不知道这究竟只是神州故布疑云,还是说那个神系真的再度开始动作,不能轻举妄动,更不可轻启神战。”

    直到那五人离去。

    这老者才睁开眼睛,看向供奉在最上层的天丛云之剑。

    之前他曾祈求天丛云飞出,但是此刻这柄樱岛神话当中具备最高知名度和神性的名剑正在不断地震颤低鸣,但是那并非杀戮或者战斗的兴奋,并非,而是一种混杂了恐惧的低鸣。

    “天丛云啊……”

    他轻抚这柄剑,面容隐隐苦涩。

    任何一个神系都要宣称自己诞生于遥远的天地初生。

    但是其实神系的历史都必须要和人间的历史结合起来,那才是真相。

    这些年轻的继承人们总是心高气傲,忽略一个问题。

    樱岛神系有两个来源,但是天照大神,素盏鸣尊这一系,是来自于一个古代典籍,《古事记》,而这一本书是在711年的时候,才由当代天皇要求属下编撰的,而此事的起源,是因为有派往唐国的遣唐使回来。

    自中土慷慨地带来了地祇之法……

    在天皇的授意下,诞生了三大神。

    而更遥远些的时代,在公元二世纪的时候,古邪马台国。

    那时候的神话传说,被记录于三国大魏之魏书,年少时候的他曾经找到典籍,在古代传说中被奉为太阳女神化身的邪马台女王,于魏书记录上,不过是擅以鬼神之事惑民。

    被赐予亲魏倭王的金印。

    希望只是淮水一系之神回归……

    他将天丛云剑收好。

    ……

    雾都·伦敦塔。

    这是雾都最标志性的宫殿,要塞,现在诸多的家族徽章都汇聚在这里。

    一位中年绅士用文明杖点了点地面,环顾圆桌周围的大家族成员,道:

    “神州的行为,未免过于过界了些,让这种世界出现在普通人当中,违背了我们一贯的做法,我认为,我们需要和神州进行交涉,这是世界的规则,他们不能如此肆意妄为。”

    这一说法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可。

    但是一位年轻的金发女郎却不置可否,她脸上的轻蔑和可笑让那位中年绅士皱了皱眉,道:“你的先祖高文卿是一位伟大而绅士的骑士,你这样的行为只会让他蒙羞。”

    女郎彬彬有礼回答道:“愚蠢才是令人蒙羞的,阁下。”

    金发女子收敛笑容,眼睛像是刀刃一样逼视着对方,道:

    “蓝星上有四大古文明体系,而在神秘界,这代表着四大神代体系,而这些神代全部存在于亚细亚大陆,东亚为神州,西亚美索不达米亚神系,西亚北非交界处的古埃及神系,南亚古印度神系。”

    中年绅士忍不住皱眉:“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说,这四大汇聚在古代亚细亚的古代神系,现在只剩下了一个神系和文明还存在,我想,这应该并不是因为和平友好导致的,毕竟,阁下,要知道,在所有古代神话中,没有哪位天神是真的无害的。”

    金发女子起身答道:

    “您可以思考一下,当将四头强大而古老的猛兽放在同一个牢笼里,存活下来的那一头意味着什么,如果这一次的淮水变化不是人为,那么,那个古老土地上,是否还残留着整个世界最后的神代力量?”

    “阁下的家族擅长炼金术和塑性类魔法,掌握有大量的财富,我一向非常敬佩。”

    “那么您是否已经做好,和最后且最古的神代战斗这一准备?”

    整个伦敦塔陷入死寂。

    ……

    龙虎山·天师府。

    张若素把手机放在桌子上,自己靠后半米左右的位置。

    捂着耳朵。

    有苍老浑厚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语气激怒:“天师,这就是你所说的安全无害?!现在整个世界都盯过来了,我们的压力有多大你知道吗?!几百公里河道变化,善后的工作又有多麻烦你知道吗?!”

    “还有网络上的舆论,删都删不过来!”

    “再这样下去,会有多糟糕的后果,张若素你知不知道?!”

    来自于当代武将的怒声。

    张若素背后的道士压力巨大,背后被汗水侵湿。

    张若素端着茶,叹了口气,无可奈何道:

    “差不多行了,收一收,扮黑脸给谁看呢。”

    “偷笑的声音就没停下来过。”

    对面的声音一顿。

    陷入一种古怪的尴尬当中。

    张若素道:“整体来说,应当是好事,至少应该能让现在的修行界安静一段时间,也能渐渐普及修行体系。”

    浑厚声音道:“可是,樱岛和高丽首当其冲,他们的神系……”

    张若素敛眸,淡淡道:“区区地祇而已。”

    “淮水之君是神代神,樱岛的所谓大神,不过是依附于天皇国运的地祇罢了,否则你认为天皇为何一直存在,即便在幕府时期都没有将他们废除?至于高丽,他们的神话当中,主神檀君确实是来自于五千年前,是神代天神。”

    手机对面的老者皱眉:“那岂非……”

    “但只是自称。”

    张若素打断了那苍老声音,道:“那所谓檀君主神记录于南宋时代所成的典籍,名为《三国遗事》,或者说应该是其中《魏书》的部分,而那位檀君,名字叫做王俭。”

    对面镇国将军声音一顿,似乎一时间懵了下。

    “王俭?”

    “对,平壤仙人王俭,按照我等的称呼,应该叫做平壤炼气士。”

    “而王姓始于东周列国末年,而其记录于魏书遗漏,大概是在三国乱世之中,避世遁去的炼气士罢,选择了远离神州的地方修行,虽然不成正果,反被奉为一国神系之主,倒是阴差阳错。”

    镇国将军愕然,突放声大笑:

    “还真的是他们的风格。”

    张若素道:“另外,现在高丽土地上的高丽人已经并非古代高丽居民,其本身神系是萨满教一类,崇拜先祖,但是已经不需要警惕了。”

    “不需要,哦,是指的古代萨满教是不会庇佑现在占据他们土地的高丽人罢。”

    “不……”

    张若素回答道:“因为在古代,神州儒家和道家修士踏入过高丽。”

    “两派学说的影响之下,那一片土地的古代神话体系已经式微太过漫长的时间,另外一小部分则被儒道禅三宗认可后记录下来,所以他们原本的神话,已经不可能再复苏了。”

    镇国将军略有不解。

    张若素道:“类似的事情,我龙虎山的祖师也曾经做过。”

    镇国将军沉默了下,缓声道:

    “伐山破庙……”

    张若素神色宁静。

    “破除淫祀。”

    两人无言一段时间,镇国将军转移话题,道:“说起来,三国纷争,也算是神代结束之后的事情,可为何吴国和季汉都没有记录类似的事情?无论是樱岛原初神话,还是高丽,皆在魏书。”

    张若素道:“有过,诸葛卧龙曾降服南中一带。”

    “而另外的原因,大概相较于孙权刘备,魏武终究不同,孙权是孙武后人,兵家出身,刘备皇室正统,先祖斩龙而起,而魏武相较于这两位,曾经担任过一特殊职位,缉捕怪力乱神,所以魏书会无意识关注这些。”

    “卧虎?!”

    “正是。”

    ……

    卫渊从泉市边上的洛江上岸。

    现在明明是早上,但是街上人居然很少,就算是有行人,也都握着手机疯狂刷新,打字,满脸兴奋,今日淮水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一个重磅炸弹,不管是表面上的世界,还是背后的世界,都被直接引爆。

    卫渊掏出手机,扫码一辆共享单车。

    慢悠悠地骑回去。

    一个塑料袋里还放着几尾鱼。

    刚刚结束东巡的时候顺手抓的,很新鲜。

    一路骑回博物馆的时候,正好这老街上一位邻居出来买菜,见到卫渊后很热情地打了个招呼,是之前他刚来博物馆时候,隐晦提醒他博物馆可能不干净的邻居,她笑呵呵道:“是小卫啊,这么早。”

    卫渊停下共享单车,客气道:“是啊,您也早,买菜去了?”

    那邻居脸上有些不大开心,咕哝道:

    “是啊,那爷两个今天把这个手机,眼珠子都快粘着上面了,可不得我去?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离那些电子产品远些,也不要老是上网冲浪,再大的事情,和咱们也没有什么关系不是,过好日子才重要对不对?”

    “是您说的这个道理。”

    “唉,难得你同意我,要是我家那小子也像你就好了。”

    “咦,小卫你这鱼有些新鲜啊,哪里买的?”

    卫渊解释道:“去帮朋友解决了点小麻烦,顺手从他哪里拿的。”

    他看到那阿姨眼里的神色,笑着抓出一尾鱼,道:“您要看着了,就拿去吧,邻里之间也没必要太客气。”

    “呀,这怎么好意思……”

    “一条鱼也不值钱。”

    卫渊说了会儿,那邻居阿姨才接下来,然后将买来的菜分给卫渊一大半,这才满意离去,卫渊把共享单车停好,发现自己月卡到期了,骑了一会儿直接花了好几块钱,有些心疼,想了想,靠着优惠券开了三个月的月卡。

    然后取出钥匙开门。

    把邻居送的快乐水放到冰箱,开始处理鱼肉。

    虽然已经没有了淮水神权,竟也残留下了些许控水御水之力。

    做些简单的事情还是可以的。

    水鬼躺尸,用吸管吸可乐,戚家军兵魂抽了那黑铁剪几个大嘴巴子,小心翼翼修剪养魂木,红绣鞋在木盒子上起舞,黑猫类从窗户里回来,伸了个懒腰,看到卫渊正在做鱼,眼睛一亮。

    “去哪儿了?”

    “看了个朋友而已,叙叙旧,帮了帮小忙。”

    “哦……”

    黑猫类没有多想,看着那鱼肉。

    卫渊道:“红烧,还是清蒸?”

    类道:“我想吃生的。”

    “否决。”

    “啧。”

    将黑猫类打发去看着火候,卫渊擦了擦手掌,开始收拾解决一些东西。

    ……

    龙虎山上。

    张若素和电话彼端镇国将军复又交谈片刻,终于结束。

    张若素背后道士感慨道:

    “不愧是师祖,您那位道友竟能令淮水改道,这么大的动静,弟子都要吓得失神了。”

    张若素道:“可曾伤人?”

    道士摇头。

    张若素道:“可曾有害神州?”

    道士再度摇头。

    张若素笑道:“那又何必惊慌失神?”

    老天师闭目,双目白须垂下,于是道士心悦诚服地退下,过了一会儿,老天师左眼微微睁开,瞄了一眼,看到自己徒子徒孙都离开,这才长呼口气,右手捂着心口大喘气,道髻里都崩出几根乱发来。

    差一点在晚辈面前丢了脸。

    吓死了!

    老道士掏出手机,找到那个人,手指噼里啪啦一顿狂按。

    卫渊看到手里出现新的消息。

    一只猫猫愤怒拍桌,让桌子上各种东西都蹦两下。

    “这就是你说的,一点动静?!!”

    卫渊愕然,然后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位网友,随手将半个古朴面具扣在桌子上,擦了擦手,回道:“我也不知道会是这么大。”

    “那带着面具的不是你的朋友吗?你会不知道?”

    卫渊道:“说是朋友,可其实我甚至没有和他面对面交流过。”

    “难不成造成什么大麻烦了吗?”

    张若素道:“这倒是没有……”

    卫渊笑了笑,回答道:“没有就好。”

    那边黑猫类开始叫起来,空气中能闻得到很香的鱼肉味道,卫渊随手将手中东西放下,将玉龙配放在柜台上,用玻璃罩住,外界的风暴渐渐浓烈,影响渐渐扩大,但是这地方仍旧平静。

    世界浩大,没有人会在意这样一个小小的博物馆。

    当当当的敲门声音响起,是刚刚那位阿姨的儿子,送来了一盘饺子。

    他竖起大拇指,笑道:“这饺子蘸醋,加胡椒粉,简直绝了。”

    掏出手机刷着消息,道:“卫馆主,你今儿个没看新闻吗?还有功夫买菜,我妈说了我好一会儿……”

    卫渊摇头道:“没有看。”

    青年带着没有办法和别人交流自己看法的遗憾,道:“可惜了。”

    又勉励他道:“卫馆主你可要好好看看新闻,要不然可是会落伍的。”

    “这可是大事儿!”

    “嗯,好的。”

    卫渊点头答应下来,然后在青年走的时候,一直送出去才回来。

    回来时候关门。

    清脆的铃铛声里,随手把手里写好的纸放在了木柜上。

    上面有一行文字。

    博物馆藏品·玉龙佩。

    西王母所赠,周天子所得,春秋勾践制玉,大秦始皇佩饰。

    曾为淮江孽神,惜其为昆仑宝玉,霸主所制,祖龙所佩戴,于庚辰身旁修行,却不修正道,坠入旁门,终至魂飞魄散,玉灵破碎,徒留玉形。

    憾甚。

    卫渊随手拿起一只记号笔,写了一串数字,002。

    和面具一同封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