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1章 你确定?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75
  第0111章 你确定?

    卫渊眼前的幻象,以及耳边杂乱纷扰的佛经声音许久才慢慢平息下去。

    他眼前仍旧是涌动的淮水,是静谧的渊底,无支祁将按在卫渊肩膀上的手掌抬起来,看着后者踉跄坐倒在地上,喘息急促,若有所思询问道:“先前所见到的那个,就是所谓的僧伽?那观音大士的转世身?”

    卫渊面色苍白,点了点头。

    无支祁嗤笑道:“看来这一脉在神州的传承很强盛。”

    卫渊没力气回应他,好不容易喘匀气息,想到刚刚所见,眉头微微皱起。

    一个念头在他心里盘旋不下。

    刚刚会因为玉龙蕴含的僧伽幻象,联系到了南海观音院,卫渊只能得到唐朝时来到中土神州的僧人僧伽真的存活于世这个结论,但是这几乎荒谬到不可能的程度,张道陵都不曾做到,他是怎么做到的?

    而若将此事放下,追溯时间来看,僧伽是唐朝时抵达神州的。

    也就是说,应龙庚辰很有可能是隋唐年间离开。

    昆仑事变也在那个时间段发生。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隋朝,唐朝……

    卫渊按捺心潮汹涌,闭目沉思,无支祁也不管他,只自顾自饮酒,卫渊沉思许久,突而意识到了一个时间点上的巨大问题,微微色变,唐朝时候神州乃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朝上国,万国来朝。

    就是在这个时代,出现了樱岛僧人东渡,出现了玄奘西行,以及僧伽入关,甚至于有来自于遥远欧罗巴的传教士,不远万里抵达,将他们的宗教传播到大唐,被称为景教,建立庙宇。

    这在凡人眼中代表着是文化交融,但是在此刻,将超凡世界观也联系起来之后,这就没有那么单纯了,这不仅代表着唐朝时候国力强盛无双,也代表着,外界超凡修行者进入神州的难度大幅度降低。

    东汉年间,西行僧人可是要进贡佛宝,才能在司隶校尉和千二百中都官徒隶的眼皮子底下建立寺庙,可谓是战战兢兢。

    也即洛阳白马寺。

    卫渊想到了自己所查到的,司隶校尉的传承。

    源于大周,始于汉武,而终于隋唐。

    在唐朝时代,卧虎已经不存于神州,而各方势力伴随着被大唐征服,涌入了中土,四海升平之时,也为这强盛无匹的天朝上国埋下了未来崩溃的隐患,僧伽也是这一时期进入中土的。

    可惜了……

    卫渊突然有些遗憾,如果大唐仍旧存在卧虎,那若不是尉迟敬德,就是秦琼这一类战神级别人物。

    而若大唐卧虎尚在,僧伽又有什么胆量敢触碰神州神性,卧虎缉捕天下,谁敢这么做,少不得亲自上一次怪力乱神图卷,可是历史之事潜藏于雾中,更不可能更改,思来想去,也唯独只有可惜这两个字的评价。

    卫渊手指在地上写下唐这个文字,略微失神。

    他稍微整理清晰了过往的一些事情,却又发现了更大的不解,唐朝,或者说隋唐年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能够让卧虎消失,又是什么情况,导致了昆仑有恙,应龙西去?

    僧伽若是还活着,现在又藏身于何处?

    他是怎么做到的?

    思来想去,却又想不清楚,看不真切。

    只是想想先前和幻想对视就险些遭遇危机,卫渊也很清楚自己现在绝不应该触碰这些事情,应当想方法提升自身的实力道行,以应对这些潜藏在过往岁月里的事情,便按下心中疑惑,将那个唐字抹去。

    无支祁金色双瞳看了一眼卫渊,略有些幸灾乐祸道:“你将他们祖师石像砍了,出去了以后可能有的是麻烦,那些和尚可未必会放过你,我刚刚听到了,他们可是叫你佛敌。”

    卫渊沉吟,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卧虎令时候的情形,于是答道:

    “若严格来说,本就是佛敌。”

    无支祁诧异。

    卫渊将面具解下,正坐于地,他双手放在膝盖上,脊背笔直,神色沉静,双目注视着无支祁,回答道:

    “犯我神州者,虽怪力乱神,皆当缉捕诛杀之。”

    无支祁眼眸瞪大,看着卫渊许久无言,突放声大笑,笑得极为酣畅淋漓,让整片水域都震动翻滚,锁链发出鸣啸,重重一挥手,大声道一言:“好!!!”

    复又纵声大笑。

    将那些烈酒尽数吞下。

    卫渊将那玉龙收起来,饮酒之后起身,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他终于也看到历史上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但是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无支祁身上的锁链晃动,却又开口道:“我方才算不算又救你一命?”

    卫渊诧异,不知道无支祁这个时候提这个是做什么,但是仍旧点了点头。

    无支祁道:“我要你做一件事情。”

    祂指了指周围水域,叹道:

    “此地的淮水沉积于此也有几千年了,万水东流,它们一直在这里,我出不去,它们也几千年不曾入过东海,区区斩杀一些不值一提的小妖,还远远不够,我要你带着这些淮水巡游淮江,重入东海。”

    卫渊眼角跳了跳。

    之前他做了做所谓水君东巡的事情,但是之前做的和无支祁要做的事情完全是两个概念,祂是要在斩杀这一片水域的精怪妖魔之后,像是示威一样从淮水至东海走一次。

    这绝对会带来相对应的影响,且极为巨大。

    卫渊看了看无支祁,看出对方眼中是真的希望和他一并被困在这里的淮水水流能够重归东海,但是考虑到带来的影响,卫渊仍旧有些迟疑,无支祁未曾动怒,只是道:“若是难为,便就此罢了。”

    卫渊略作沉吟,看着无支祁,没有欺瞒躲避,直言道:

    “这种事情会给现代社会带来影响,我也是这个时代的人,所以不能够轻率地答应,不过,我可以询问一下当代人间负责这一类事情的人,询问他们可否同意此事。”

    “水君稍等。”

    无支祁诧异,也有好奇卫渊会用什么法术去通知对方。

    这里可是淮水之底,距离人间的门派可有很长的距离。

    然后看到卫渊从兜里掏出一个手机。

    无支祁愣了下:

    “???!”

    ……

    事实证明,特别行动组宣称哪怕是在沟里都能收到信号绝不是自夸。

    只要不受到超凡因素的干扰,你完全可以信任这东西的信号。

    卫渊给认识的天师府网友张若素发了个消息。

    “道友可在,我有一个朋友,可能会在淮水闹出点动静。”

    “不知道有没有办法遮掩?或者此事是否方便?”

    这个时候,张涛等人已经将自己所遭遇的事情传递给了天师府。

    突兀出现的两名护法神将,已经足够让人头皮发麻。

    之后又是淮水孽神。

    又是将淮水孽神尽数斩杀的神秘男子。

    在天师张若素闭关的时候,这等事情将门下的各类弟子几乎磨得头痛,正当这时候,张云却又跌跌撞撞捧着老天师的手机,寻到了门中几位师叔。

    那些正因为淮水异状出现的事情而头痛的修士见到这一行字,眼角都跳了跳,相顾无言,许久后才开口讨论道:

    “这就是那位馆主……”

    “据张涛说,那两位护法神将,极有可能是此人一道符箓招来。”

    “他的朋友又是谁?是那出手斩杀孽神的修士吗?”

    “这……恐怕未必吧。”

    “想要将神将招来,那道行要多高?”

    众多道人彼此争论,最终才做出了相对应的判断,认为对方应该和淮水发生的两件事情无关,其之前所说注意淮水,可能和他的这个朋友相关,那朋友有可能是淮水水域的某只精怪,打算外出翻腾一次。

    “但是无论如何,此次淮水当中有孽神,以及有修士出手将孽神斩杀两件事情,已经足够大了,再惹出什么麻烦来,恐怕会影响到山下普通人的生活,师祖现在闭关,我等只得按照天师府规矩回绝了。”

    开口的是一位中年道人。

    他接过手机,正要回绝,还没有动手,却有一只手掌无声从后面探出,轻描淡写就将手机抓了回去,让这道人心中悚然一惊,回过头来,见到穿一身朴素道袍的老人站在那里,诸道人一怔,都连忙起身行礼。

    先前开口的中年道人行礼道:

    “师祖。”

    他解释道:“此刻淮水两岸已有诸多事情发生,弟子担忧此人朋友再有异状,恐怕会给凡间造成不利影响,干扰普通人的生活。”

    张若素慢悠悠道:“干扰就干扰吧。”

    那道人愕然,抬头道:“这……师祖?”

    张若素拿眼睛看了一眼众人,道:“灵力复苏之世总会到来,也该慢慢让没有修行的人知道些事情,省得事情真的铺开时候,造成真正大的慌乱……”

    中年道人道:

    “这……师祖说的是,但是让普通人修行的功法还没能研究出来。”

    张若素笑道:“那不正好,逼逼他们快些出成果。”

    “再说了,普通人,什么是普通人?你我都是普通人,我们能修行,所有人都能修行,我看不是拿不出来成果,是不愿意拿出成果啊,平素觉得自己有道行真修,觉得旁人都是普通人,更有甚者是凡人,这叫什么?”

    “哦对了,按着那些年轻人的时髦说法,这东西叫优越感,人上人。”

    老道士扶了扶须,为自己嘴里蹦出来的弹幕语而有些得意。

    中年道士连忙道:“这,弟子何敢?!”

    张若素看了他一眼,问道:“那我问你,我龙虎山所修的是什么……”

    中年道士恭恭敬敬道:“体合大道,知道法自然。”

    “弟子入山以来,一心修持,不敢忘却半分。”

    张若素点头,又问道:

    “那么,若是天下修行的人变多了,会影响到你自身得道吗?”

    中年道士道:“……不会,道法修行在于自身。”

    张若素又道:“那天下就只有你一人修道,你便能得道吗?”

    中年道人面色渐渐苍白,道:“不能。”

    张若素叹道:“天下皆修道法,不能损你一毫;天下唯你真修,也不能利你一毫,你们又为何要阻碍普通人接触真修之法,得以修行呢?”

    “是否是觉得如果人人修真,自己就不再特殊,变得和普通人一样?那么你们所修的就不是大道,而是高于众生的位置,那个可以叫做权和利,也可以叫做欲或者位,却唯独不叫道啊。”

    “尔等来龙虎山是求权御,还是求道?”

    老道士平静望向远方,眼眸微敛,道:

    “修行数十年。”

    “可还记得正一盟威之道,可知何为‘真一不二’?”

    这句话极为有分量,众人听在耳中几乎像是平底一道霹雳,惊地冷汗涔涔,说不出话,竟未曾发觉自己心中如此的私欲,哪怕是现代,都拜伏而下,面色苍白,心中浮现惭愧之意。

    张若素叹息道:“未来的天地大势不可逆转,堵不如疏,也该慢慢让普通大众接触到世界的另一面,而后普及修行之法才能顺利,如果灵气复苏加快,也不至于造成慌乱,这正是一个机会。”

    他随手给对面的卫渊发出消息,询问道:

    “是我神州之力吗?”

    卫渊很快回答:“自然。”

    然后看到张若素那边紧接着发来一句话:“动静有多大。”

    “估计会很大。”

    老天师沉吟了下,道:“能再大点吗?”

    卫渊:“……道友说的是多大。”

    “别伤人,要多大有多大。”

    卫渊看着这一行字,沉默了下,然后看了看旁边的无支祁,觉得张若素应该不大清楚情况,这种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他本意是希望张若素询问天师府高层,而不是将张若素拉下水坑,于是沉吟了下,发出去一段话。

    而张若素旁边,此刻才起身的道士下意识瞥了一眼,看到手机上出现新的一行文字。

    “这是道友你的意思,还是道友师祖师公的意思……”

    那几名天师府道士大脑一懵。

    下意识看向年逾百岁的当代天师。

    排除内容,他们很容易就能够看得出对面的人是在考量,语气很慎重客气,带着一丝的怀疑和善意的劝告。

    但是,师祖师公……

    他们张了张口,一时无言。

    张若素却知道对面大概率将自己当做了年轻人,才有这个问题,可老道士看了看旁边弟子们的神色,觉得相当有趣味,于是根本没有打算解释,不错,老道士本就是个年轻人嘛。

    洋洋得意。

    张若素飞快按下回答。

    卫渊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下,看到张若素那边发来一个表情包。

    一群猫猫头比耶。

    卫渊松了口气,给张若素发了个消息。

    老天师忍不住大笑出声,然后环顾弟子道:“他同意了。”

    而周围道士们张了张口,对两人的交流方式满脸茫然不解,复又安慰自己,或许这就是长辈们。

    自己跟不上节奏很正常。

    卫渊转过头来看向无支祁,谨慎道:

    “可以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