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9章 昆仑有恙,帝王如故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84
  第0109章 昆仑有恙,帝王如故

    眼前的水流自然而然地分开,卫渊不断地下沉,能够夺取生灵性命的水流极为顺服地缠绕在身边,而后伴随着卫渊的心念牵引着他往前往下,越过了很长的距离,卫渊抵达传说中禹镇压无支祁的地方。

    他忍不住浮上水面,望向周围。

    这里原本是起伏的山区,但是现在已经不见了当年各部族的人躲藏的地方,五千年岁月如流水,再多的痕迹也已经消失不见了,他重新回到水中,在水流牵引之下抵达了淮水水底。

    伸手按了按河底。

    眉心的符文亮起,手中浮现了代表着河神的印玺,往下轻压。

    本来坚硬真实的大地豁然破碎。

    卫渊坠入黝黑深渊,周围一道一道白色水流像是水龙一样缠绕在他身边,让卫渊的衣摆稍稍晃动,让他的发梢扬起,双目紧紧往下看,一片漆黑之中,却能听得到锁链的声音,然后是两道漠然的金色亮起,注视向卫渊。

    而后是锁链上的涂山文字,渊。

    卫渊双眼化作金色,能在水中视物。

    他看到了破碎坍塌的宫殿,看到被锁链封锁住的无支祁,看到那一道道锁链直接没入虚空当中,不知倚靠着什么将祂封印,锁链晃动,引动水流波动,无支祁就这样悬在凡人无法触及的淮水之底。

    祂看着出现在这里的卫渊,沉默了下,道:

    “……你是真不怕死啊。”

    锁链一阵晃动。

    无支祁道:“你就不怕我直接将你镇杀在这里?”

    卫渊提了提手里的酒坛,笑道:

    “我带着酒来的,你应该不至于这么做吧?”

    “酒?杜康造的那东西?”

    “应该比当初劲儿大的多。”

    卫渊一牵引,这些大都是那种很刺鼻烧喉咙的烈酒,无支祁手脚皆被束缚,但是操控水流将酒坛击碎,刺鼻的酒香味道让祂怔了一下,然后牵引这些酒水大口饮下,转眼间已经吞下一坛的分量,长呼口气,道:

    “好!”

    卫渊盘坐在水中,也提起一个酒坛子,和无支祁碰了下。

    他自然没有这种怪物一样的酒量。

    但是至少在这个时候他还有水神地祇的权限,轻易做到天龙八部里段誉类似的事情,况且喝酒这种事情更看重的是个氛围,倒不是说拼酒,无支祁狂饮烈酒,卫渊见他畅快,又外出一趟,买来了烧肉烧鸡之类熟食。

    无支祁只是一口就将这些肉食吞下。

    阔别数千年的酒肉让这古之大妖祸神极为痛快。

    卫渊顺手掏出了刚刚到手的那玉龙,以他对于古代历史的了解,只能看得出,这大概是战国年间的风格,至于具体的年限,以及其特征倒是看不出来,他握着玉佩递向无支祁的方向,道:“你认得这东西吗?”

    无支祁只看了一眼,便即摇头,道:“不知道。”

    “只看样子,应该是昆仑山的玉石。”

    昆仑有玉。

    卫渊略作猜测,心中疑惑,难道这真的是应龙庚辰的佩饰?但是应龙本身就是龙属龙神,一位龙神配龙玉,似乎有些不对劲,况且以应龙的审美,应该更趋近于古代,战国的风格未必受到他喜欢。

    他摸索着这玉石,想到女娇曾经和自己所说的,古器之上往往会掺杂有不同之人留下的意念,能够看到曾经经历过的过往,这玉石之上显然也缠绕着类似的气息,略作沉吟,看向无支祁,道:“我且看看。”

    无支祁摆了摆手。

    卫渊坦然盘坐在地,右手扣住玉器,与此同时,卧虎腰牌微微亮起。

    驱鬼神通本就可以运用于这种情况。

    无支祁金色双瞳看了一眼闭上双目的卫渊,满脸古怪。

    “你是真的不怕死。”

    祂嗤笑一声,自然而然移开视线,只是自如饮酒吃喝。

    ……

    卫渊的意识和玉佩上残留最浓烈的气息融合起来。

    视线逐渐变化,像是以玉的视角去看了一幅幅画面,看到一个个故事。

    这是古玉,为周穆王前往昆仑见西王母得来的,但是那传说中曾经和周穆王相识的西王母,却并非是卫渊记忆中的西王母,只是其出身于昆仑虚则毫无疑问,这玉石是周穆王从她那里得来。

    来自于昆仑的天女为神州的君王而倾心。

    ‘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毋死,尚能复来。’

    周穆王再不曾前往昆仑虚。

    这玉石始终留在了中土。

    而后一代代地流传,历经一代代帝王,诸多人物纷纷而过,未曾在这玉上留下痕迹,它在勾践称霸之年被雕琢为龙,但是即便是那枭雄霸主,也不曾让此玉留下太过于浓重的痕迹。

    这毕竟是来自于西昆仑的玉石。

    大片大片的帝王将相,豪杰之人,也只在其上浅浅沾染的气息,数百年的岁月悠悠而过,被封藏在匣子里,暗无天日,微弱的玉灵不知时间流逝了多久,有人得到它,很快又换了另外一个主人。

    这些主人当中,甚至于有带着冕旒的周王。

    它对于这些权贵毫无在意。

    当又一次长时间被装在盒子里,它被挑选出来作为佩饰,拥有了新的主人,打开盒子,和其他诸多庄严的玉器一同放在了桌子上,隐隐约约有男子走过,他穿着一身墨色的衣服,腰间一柄剑,那剑比起其余长剑更长。

    有苍老的声音苦苦劝说道:“大王,陛下,您要祭祀淮水之君,这是四渎之神,您至少在这个时候得要穿上这十二章服啊,还有这帝王冕旒,这可是帝王威严所在,乃是象征天下万民之心和万民所向……”

    他手中有一套相较于男子身上衣服更为繁复厚重的衣服,上面有日月星辰的图案,极为威严,玉冕之上有十二旒,玉灵对这有印象,好像无数的人都希望得到这些东西。

    哪怕它最初的主人也是见到穿着这一身衣着的周穆王,才讶异之下与其相识,这一身衣服就代表着地位和威严。

    穿着墨色衣着的男子却毫不在意,只是道:“吾以剑立国,自战国而称帝,若是这东西就是万民所向,周何以亡?”

    老臣无言,只得跪地叩首道:

    “冕旒为轩辕皇帝所创,三皇五帝,代代如此,这是定规。”

    男子扶剑回望:“黄帝所创冕旒,又如何?”

    老臣愕然惊慌。

    男子语气自然道:“一则,吾大秦以战国而一统天下,周已废去,周礼当灭,为何这所谓章服冕旒尚在?三皇五帝又能如何,朕之功绩,远超于他,二来……”

    男子顺手将那极为奢华,自三皇五帝代代传下的帝王冕旒放在跪地臣子头顶。

    臣子大惊失色,面色煞白,冕旒玉珠一阵晃动。

    那看上去仍旧年轻的男子只大笑道:

    “卿若戴戴便知道,前后十二旒压在头上,太沉了些。”

    “朕不喜欢。”

    男子持剑迈步而出,他只是戴冠,身穿墨色的袀玄,但是双目平视前方的时候,一位位穿着黑甲的军士半跪于地,皆面色狂热,玉灵第一次知道,原来真正的帝王根本不需要那所谓的十二章服,不需要十二旒珠的冕……

    衣着因为帝王而尊贵浩大。

    而非帝王因这衣着而伟大。

    他在淮水之岸拜下祭祀,祭祀四渎之神。

    男子扶剑端着酒,看着滔滔涌动的江流,道:

    “朕愿天下四海,祥和无波,淮水上下,再无灾祸。”

    “此祭,淮水之神应知。”

    祭祀之后,将手中玉石和酒抛入淮水。

    这样的祭祀让微弱的玉灵茫然,它来到神州从不曾见到过这样的祭祀,旋即男子度过淮水,一直抵达了湘水之地,本来是要顺着这里,回返都城,但是在度过湘水的时候,湘水之上突然升起巨大波涛。

    哪怕是百战将军都压不下这波涛,生生阻拦男子的脚步。

    男子招来那苍老臣子,询问道:“湘君神是谁?”

    苍老的臣子恭恭敬敬回答道:“听说是尧帝的女儿,舜帝的妻子,被葬在这里,成为了湘水之神,接受祭祀。”老迈的博士官员迟疑了下,还是叩首道:

    “陛下,您曾自称功高三皇五帝,恐怕惹来此事,引来湘水神不喜,若要除此难,可下罪己诏,也可自谦以示天下,平各国遗民之心,亦可平复此祸。”

    男子问道:“朕自灭六国来,书同文,车同轨,可知出巡为何祭诸神?”

    博士斗胆道:“是如同周天子登基祭祀诸神?恭敬地献上人间的五牲和各种祭品,以雅乐取悦于诸神,以恳求天神眷顾神州,免除灾祸,风调雨顺。”

    男子笑言道:“错了。”

    苍老的臣子讶然,他夙夜难寐,不知道王的意思,而第二天他终于知道了。

    第二日,君王持剑指向前方,风雨之下,名为泰阿的长剑纹丝不动,在暴雨狂风之中显露森寒,双目宁静,就像是他望向六国和天下时候的眼神,这一日,王令三千刑徒上伐湘山。

    伐山,留了一步余地,不曾破庙。

    于是江水平复,不起波澜,他平静回到都城,对苍老的博士官道:

    “天下的文字太多,所以各国无法交流,所以要书同文,各国车轨不同,影响驿传,所以要车同轨,各国皆有祭祀的神灵,现在神州一统,各国子民若仍按照以往祭祀,必有大祸。”

    “他们皆是我大秦子民,当有相同祭祀。”

    苍老官员突然明白了什么,面色煞白,颤抖着跪倒在地。

    君王手掌搭在他的肩膀按了下,神色平静地转过身离开,道:

    “顺秦者为正祀,逆秦者为淫祀,既是淫祀,自然就当破除,朕知道你们口中那句话的意思,但是对于这遍布于神州各地的所谓神灵地祇,朕却也只有这一句话了。”

    “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

    苍老官员叩首于地,许久不曾抬起头,第二日时候辞去了官职。

    玉龙真灵彻底为之折服,心潮澎湃。

    “既生得龙形,自当如此人器量,当如是哉!”

    虽然很久不曾再被那男子佩戴于身,它却不曾忘记那身影,哪怕是自己真灵显化,也下意识具现出了一如当年那男子装扮的袀玄,却因为愧疚而又下意识换成了更为繁盛的帝王装束。

    短短十四年后,咸阳被破。

    斩杀白帝子的刘沛公,力能扛鼎纵横天下的霸王。

    纵横捭阖,天下无双的兵仙。

    虽在民间却有草莽龙蛇之气的陈胜吴广。

    大秦最后的名将章邯。

    在祖龙归天之后,一个个潜伏于神州的豪杰就像是之前不存在一样,一个个地出现,让人不敢相信,在过去数十年中,这些曾经搅动天下的豪杰英才为何会默默无闻。

    而此玉被席卷而走,最终坠入了水流,落入了另外一个男子手中。

    淮水的水君,应龙庚辰,之后它一直在这位新的主人身边修行,直到有一日,那位始终控制着淮水,使其不至于暴动的应龙神色却发生了变化,来自于遥远地域的法术传讯给他。

    “昆仑有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