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6章 代行淮水神权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070
  第0106章 代行淮水神权

    现实世界,本来平和躺着的卫渊猛地一个挺身坐起,下意识抬手捂住自己的鼻子和脸,还能记得到那巨大陶器压脸上的感觉,生疼生疼的,卫渊忍不住咧了咧嘴:

    “那猴子……”

    都已经醒了,都还能觉得隐隐的痛啊。

    下手绝对没半点客气。

    这是五千年怨气的重量。

    卫渊抬眸,他的眉心有水神符箓,好不容易才将双瞳之中的异象压下,这其实并不是力量,而是代表着某种资格,而且毕竟只是外来的,正在缓缓消散当中,卫渊握了握手,看向时间。

    只过去了不到三分钟。

    梦中是思绪层次的交流,和现实的时间流速不同,时而快时而慢。

    卫渊看了看距离,泉市在江南道,但是现在天师府所在的地方是淮水龟山,两者之间的距离数百公里,以他肉身前往的话,哪怕是坐高铁也得几个小时,不知道那边情况是否危急。

    若是迟了,那几位天师府弟子恐怕会遇害。

    卫渊思绪顿了顿,转身快步走到博物馆内室,里面那钓鱼的水鬼正在闲着摆弄他的渔网,戚家军兵魂则是修剪此刻作为他寄魂之所的养魂木,看上去很寻常,水鬼看着卫渊打了个招呼,道:“卫老大你来了?”

    “可乐又快没了啊。”

    卫渊将他两个直接拉过来。

    先将天师府弟子遇到危险,以及祭祀童男童女之事说了一遍,无论是那懒散水鬼还是说力战而亡的戚家军兵魂都勃然变色,前者不提,后者能直接触怒任何人,水鬼磨牙,兵魂起身,气度肃杀,道:

    “将军可是要吾等随身帮忙?”

    卫渊道:“不,是要你们先去,我随后就来。”

    戚家军兵魂愕然,道:“可是,龟山距此,何止千里。”

    卫渊道:“水中魂将,自然能瞬息而返。”

    ……

    卫渊按了下眉心。

    手持八面汉剑,剑刃微抬。

    无支祁暂时给予他的是淮涡水君的部分权限,类似于后世王朝分封的山水地祇,但是卫渊不是精怪魂魄,也不是天生神灵,对这种用法有些一知半解,故而就以天师道打醮做法的手段,指着那两个鬼魂,脚踏禹步做法之后,口中低喝道:

    “……授你淮涡君府黄金甲,予你壬水巡江诛魔剑……”

    “再拨给你水精一万,涡卒三千。”

    这些类似于开坛做法的法咒,卫渊这种没有得到授箓的修士是无法做到的,这需要动用各家各派道门的底蕴,但是现在他只随口一说,便即成真,两个原本死状凄惨的鬼物转眼便被水汽包裹,身披铠甲兜鍪,抬手扶剑。

    看上去堂堂正正,分明是道家真法才能养将出来的阴将。

    只是那所谓水精,涡卒自是不存。

    而同样和卫渊手中印玺一样,只是短暂的加持,时间过去之后自然消散。

    两个鬼物讶异看着彼此,而后明白了卫渊的意思,戚家军兵魂和那水鬼本就是无形物质的魂体,在这种情况下有了水中遁术,泉市周围本就有洛江流过,两只鬼物便靠着此刻短暂的加持,白日离开博物馆,奔入水中。

    继而直接和水流融入一体。

    先前的一万水精,三千涡卒此刻才显现。

    并非是真的有兵将,而是对于水的操控,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淮水龟山而去,卫渊想了想,给那边的天师府弟子发了稍等两字的消息,以免他们失去坚守之心,也跟着出门。

    出门的时候看到博物馆有一张古朴面具,将面具握在手中,才往洛江而去。

    ……

    张涛靠着一侧的船身坐着,气机急促而微弱。

    手中的法器八卦盘早已经崩碎了,身上的衣服被鲜血染红沾湿,船只勉强继续往前,但是在船身的后面,那七对童男童女所化的水鬼,扛着诡异的红轿子仍旧是不紧不慢地跟着。

    发青发胀的脸庞上有浓重的白色粉末,脸颊上红色胭脂。

    脸上带着诡异渗人的微笑,始终死死盯着船上数人。

    原本开船的老者早已经因为极端的恐惧而倒在船上,满脸煞白。

    就好像是他很清楚如果被这些水鬼追上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张涛捂着胸口,支撑着坐起来,这个时候他突然懊悔这此行动带着的符箓有些太少了,不过旋即想到,就算是再多些,似乎也不够用。

    自己通知了天师府的师叔们。

    也告知了那位提醒淮水可能有问题的前辈。

    但是他心里其实也知道,这算是在胡乱抓着些救命稻草,无论是龙虎山天师府,还是那位不知道在何处云游的前辈,都很难能帮得上忙,委实是距离太远了些,鞭长莫及。

    现在只能想着多撑一会儿。

    运气好的话,还能够有活命之机,运气不好的话,也要诛杀几只水鬼。

    张涛抬手起符,口中低喝一声,那道符箓无风燃起,朝着前方水鬼飞去,其余几名道士同样不甘心就此死在这里,将一道道符箓打出,可旋即那水鬼却猛地尖啸出声,淮水水面涌动,出现漩涡,猛地炸开一道巨大的浪涛,直接将这符箓尽数都卷入其中。

    继而重重砸下。

    整个船只都剧烈晃动着,张涛险些就直接摔到水里,是师兄拉了他一把,才免去了当场落水的下场,他呼吸急促,一抬头就看到水面上拂动着的符箓,都已经停止燃烧,有的甚至只是激发到了一半,就被打断。

    张涛死死盯着那些符箓,终于惨笑出声。

    对方的修为远远高于自己等人。

    今日难道真的只能做一次水鬼,难道这淮水之中,竟然孕育邪神?

    正自心头惨淡,神思不由失守,先前始终只是跟在船只后面的童男童女突然尖啸,自水面上跳跃而起,扑向了前方船只,张涛不过一个失神,就已经落入险境,一咬牙,索性展开双臂拦上去,想着与其让对方上船,不如带着这几只水鬼一同下去,为同门争取时间。

    可一发力才发现这几只水鬼看似矮小,其实力量巨大,自己居然推之不动,张涛低下头,看到那发青发胀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张开嘴,牙齿全部都是尖利状态,朝着自己的身上落下。

    完了……

    张涛心中惨淡。

    铮然剑鸣。

    突然那两只水鬼动作凝滞。

    抬起头的时候,看到船只上倒伏数只水鬼,那七对童男童女所化的水鬼竟然已经被斩杀大半,此刻正似乎见到了什么绝不可能出现在这个时代的东西,仓皇逃窜,被赶上一一追杀,而前方出现了两员金甲将领。

    一者面白无须相貌堂堂,一者络腮胡威严深重。

    皆身穿金甲红袍,手持长剑,附身于袅袅烟气之中,看似魂魄,却毫无阴魂鬼魅之感,反倒有堂堂正正的气韵,身畔水流涌动,背后神光朦胧,张涛呆滞看着这只存在于道家典籍记载里的样貌。

    “护法阴神?”

    “这淮水当中怎么会有护法神将?”

    此刻其余诸道士手忙脚乱将张涛拉到后面点,他的手脚僵硬,当啷一声,手机不小心落在地上,屏幕亮起,一个简洁的未读消息显示出来,张涛下意识看去。

    “稍等……”

    消息来自于六分钟之前。

    他思绪凝滞,大脑一片空白,心中有荒谬至极的想法。

    ……

    卫渊用了一道隐身咒,避开普通人的耳目,然后走入洛水当中。

    打算从洛水取道去淮水,前往龟山。

    七对水鬼,童男童女邪祭,以及抬着的那一个轿子。

    显然只是开胃菜。

    真正的目标还潜藏着啊。

    卫渊想到无支祁的大笑,只是解决童男童女水鬼显然不可能让他满意,前方的水流自然而然的分开,他迈步往淮水的方向走,周围的水流簇拥着他,让他在水中也能够呼吸,水不再阻拦他的视线,卫渊的速度越来越快。

    水中的生灵感知到‘水神’的目的地。

    一条一条的鱼儿汇聚。

    这些鱼成百上千地汇聚在了一起,像是一头巨大的凶兽,托举在卫渊身下,而后伴随着水流越来越宽广,水中的鱼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远远望去,几乎如同一条苍龙潜藏于水。

    卫渊不再行走,他坐在‘龙首’之处。

    想了想,将那古朴面具戴在脸上。

    水流碰撞身躯,化作白色的激流,水流沿着他的手臂,身躯往后拉扯,像是宽大的白色袖袍,他闭了闭眼睛,再度睁开,代行水神权柄,双瞳被神力侵染,短暂化作苍茫浩瀚的金色。

    览冀州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

    代行神权。

    在戴上面具的时候,他就要附带另外一重含义。

    自神代开始,阔别人间五千年之久,远古的大妖,淮涡之水君,再度东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