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4章 祭祀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772
  第0104章 祭祀

    特别行动组档案,编号三十五。

    代号·祭。

    你们听说过祭吗?

    有这样的说法,千万不要住在新建的庙旁边。

    不是寺庙,是那供奉着本地神的神庙啊。

    庙里头有神仙,孤零零一个,庙建成以后,这个村子里一定会死上十个年纪轻轻的棒小伙子,都给带到庙里去了,去做什么?当然是给神仙做仆役,扛轿子。

    这是地上的神庙神仙。

    那水里的呢?

    “现在算是好了,二十年,三十年前,修桥的时候,过江的时候,都得有祭的,怕冲撞了江老爷,打桥的时候,得用钻头钻孔,有的时候,现代那大钻头居然都能脱落了,你说奇怪不奇怪?而且死活拉不上来。”

    “这个时候,得要有水鬼下去,那水性好的,不怕死的,捞上来。”

    “你们现在叫什么工程潜水员,想着三十来年前,当时可就叫水鬼,水性都好,下去了一般是能上来的,再说他们腰上都有粗麻绳,能拉上来。”

    “一般?你什么意思?”

    “嘿嘿,一般的意思就是有二般啊,你看啊,当时那么大钻头,钻地的啊,十几个人拉都拉不下来,在水里都能脱落下来,就不奇怪吗?会不会是什么东西,我是说可能,可能是什么东西,把这个给悄悄解开了……”

    “你们知道吗?钓鱼的时候能遇到那种凶狠的鱼,专门咬掉钩子上的饵料。”

    “时间长了,就把来钓鱼的人当做送吃的了,那钻头有时候,就像是个鱼钩一样,只是鱼钩引来的鱼,钻头引来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一般情况下,江里的东西不凶,给点糯米和酒也就过去了,可有的时候,实在没法子了,东西拉也拉不上来,走也走不开,就只能把水鬼腰上那粗麻绳割断了,一般来说,这钻头就能拉上来,桥也能修成,这个叫做生祭。”

    “也有的时候,这过江江水又大又乱的,像是要把人给拍下水里去。”

    “那时候,就也得要祭才行,糯米,酒水,还有,还有……”

    “嘿嘿,两位知不知道,其实有点可惜的事情就是,生祭的时候,那些性子不好的水鬼可不是最好的选择,最好的选择其实是……嘿嘿,咯,哈哈哈……”

    ……

    日头刚出,阳光落在水面上。

    将道袍换成了寻常衣服的张涛,和天师府在淮水这一代的师兄弟们乘坐观光用的船只,在淮水上巡视着,只是水面上难得平静,什么都没有,所以这一切就有些乏味无聊。

    导致他们不得不来这一趟的缘由是因为师祖手机上的消息。

    没有命令,是不能够调动属于天师道的势力的。

    但是既然是当代天师的道友提及可能的隐患,还是会习惯性派几名菁英弟子过来,先进行提前的检视,如果确有问题,就会再度走天师道的程序,调动相对应的力量,解决其内部隐患。

    但是现在,放眼望去一片的晴天,水波不兴,手中的八卦盘也没有察觉到丝毫的问题,显然没有什么邪祟,但是张涛不敢怠慢,他能从师兄弟中脱颖而出,得到真传,就是因为做正事的时候一丝不苟。

    开船的老者和另外一名道士闲聊。

    这船是沿着淮水的一个渔村里的,那儿的人淳朴老实,只靠着淮水吃饭,平时打打鱼,偶尔也载载客人,老人很有聊天的兴致,和他的师兄聊了好一会儿不见停下。

    张涛则是不断借助法器勘测水面。

    另外一名道士忍不住笑道:“师弟,这江面上一看就知道是没有丝毫邪佞邪气,你这样释放法术,难不成是打算把整个淮水水系都勘测一遍吗?你哪里有那么多的法力?”

    张涛只是道:“职责所在。”

    同时手指并指点在八卦盘上,再度起了一道符咒。

    但是这一次法咒落下的时候,整个江面上却骤然出现波涛。

    像是整个江面都涌动起来,平地起了风浪,先前还笑呵呵和他们闲聊的那船家面色一变,几乎是大步地跑到了船边,盯着起伏的江水,用力从船上取出了一个口袋。

    里面是白生生的糯米,糯米撒到水里的时候,水面上的波涛稍微平和了些,可是很快就更加地剧烈起来,像是被激怒了一样。

    老船家面色煞白,这一次把糯米全部都倒了进去。

    又拿起旁边一瓶青绿色瓶子的二锅头,咕嘟咕嘟全部倒到江水里。

    哗一下地跪在地上叩着头道:“淮渎爷,淮渎爷,您老大人有大量,小得好几辈在江水上讨生活,世世代代都没有违背过您的意思啊!”

    他满脸煞白,显然是害怕到了极处。

    张涛死死盯着水面,他有道行,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江水从中间出现一道裂缝,里面晃晃悠悠走出来了一个轿子。

    血红血红的轿子下面,有七对轿夫,穿着白色的衣服,脸上扑粉,像是墙壁上的白腻子一样白地厚重,两边儿脸颊有大团红色胭脂,抬起头来,白腻子下面是发青发胀的皮子,脸上带着诡异渗人的笑。

    张涛手掌攥紧:“是死人,水鬼……”

    “年纪不满十三,童男童女,穿着这种衣服,是被人故意抛下水的。”

    他猛地后退,手里八卦牌运转,想要起符。

    后面听到了低惨叫声,才拈起符咒,就感觉到手掌一颤,几乎握不住八卦盘,低下头看到一只青白色的手死死抓住八卦盘另外一个方向,发青发胀的皮子上,两只眼珠子诡异地扬起,注视着张涛,咧嘴一笑。

    咔嚓咔嚓。

    八卦盘直接裂开。

    ……

    张涛的师兄及时起符。

    诛邪符直接命中那个伸手的轿夫,伴随着嗤嗤嗤的声音,那个轿夫跌在水里,其中一名道士跑去开船,可不管怎么走,不管怎么加速,似乎都总是逃不脱,后面那轿子不紧不慢地跟着。

    张涛用手机拍下,打开一看,照片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他给师门传讯消息,然后突然想到了提醒他们来这里的那位前辈,事情紧急,他一咬牙,靠着记忆的号码,给那位前辈发出了申请消息。

    ……

    梦中。

    浩瀚巨大的水柱砸落下来。

    卫渊不知道是第几次被那淮水水神给打得梦中之躯崩溃,艰难重聚,在不知道第几次挂了之后,卫渊的火气也上来了,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

    那金瞳白面的无支祁只越发肆意大笑,手中淮水水脉再度抽击过来,卫渊一整晚将各类惨状都体验了一遍,有时候他都不知道这是他的梦还是无支祁的梦。

    直到大早上的,无支祁的梦中躯再度出现了锁链。

    这堪称折磨的一夜才终于结束。

    卫渊茫然睁开眼睛。

    决定自己往后再也不尝试做梦了,必须靠着符咒和冥思,维持住无梦之眠的状态,早起洗漱之后,果然看到对面的花店还关着,没能见到天女,卫渊叹息一声,打开手机无聊地翻看着天女的颜文字。

    想着她神色平和清冷,又认认真真在聊天之后补充颜文字。就觉得有点想笑,正在这个时候,手机提示有新的消息传来。

    卫渊看到那申请上一行字:“天师府弟子请求前辈相助!”

    卫渊神色微怔,通过了申请。

    继而就是一通在线电话——

    “前辈?!冒昧打扰,在下天师府弟子,如前辈所说在淮水查探,发现邪佞踪迹,咳咳咳……”

    伴随着水声和痛苦的咳嗽声,那青年弟子声音断断续续:

    “……发现穿着古装的七对童男童女……”

    “是原始血祭,对淮水之神的血祭,而且,而且淮水之神回应了。”

    隐隐约约还能听到苍老声音惊慌失措的哭嚎。

    “死定了,死定了!”

    “撞着淮渎爷出巡了!”

    卫渊:“……淮水水神?”

    可是,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