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3章 高深莫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367
  第0103章 高深莫测

    卫渊注意到,在自己说出伯奇二字的时候,前面那个看上去清秀宁静的医生瞳孔微微收缩,呈现出类似于竖瞳的状态,并且散发出一种混合着惊惧和野性的气息。

    类似于遇到危险的巨大猛兽。

    卫渊的动作神态显得更为沉静自然,伯奇没有在受惊的第一时间出手,之后再动手的可能性会降低到最低,而伯奇心中则更是隐隐惊惧。

    对方刚刚所说的第一句话,‘想要预约到她花费了功夫。’

    潜藏的意思是,他是专程为了找到自己而来的。

    自己早就已经被他盯上,这个身份已经彻底暴露。

    作为习惯性潜藏在梦中的大妖,这种感觉让王琪极为不安,不知道是否是心理因素的影响,她感觉到那微笑坐着的青年仿佛有一种幽深暗沉的气机,将自己的一切都看破,旋即强行稳定住心神。

    以对方在梦中表现出的实力,他主动开口道破了自己的身份,显然不是为了将自己在这里擒杀。

    伯奇沉默了下,开口道:“……你想要做什么?”

    卫渊答道:“我喜欢这个时代的神州,也喜欢这个城市平静安稳的生活。”

    他声音顿了顿,望了一眼外面,从这个高度看出去,能够看到外面繁华的城市,来来往往的人群,看了一会儿,卫渊收回视线,注视着看上去和善安静的伯奇,缓缓道:

    “所以我希望你们遵守这个时代的规矩,不要影响到这种安稳。”

    “我并不想出手。”

    “毕竟,秦汉年间活到这个时代的大妖,本来就不多了,从卧虎和张道陵手中逃了性命,死在这个时代,未免可惜,不是吗?”

    他微笑着看向伯奇。

    ??!

    伯奇瞳孔微微收缩。

    一时无言。

    卫渊站起身来,在伯奇桌子上的盒子里拿了一块糖,语调轻松道:“这应该是惯例吧,患者结束治疗之后拿一块糖。”

    “医生你的治疗很有效。”

    他客气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推开门离开,脸上带着一丝微笑,似乎对于之前的诊断很满意,而王琪坐在椅子上,僵硬了许久,一动不动,背后的衣服被冷汗沾湿,很久后才缓缓低下头。

    对方不只看出了自己的身份,还看出了自己曾经活跃的年代?!

    甚至于还知道自己等人和卧虎张道陵的纠葛。

    她回忆起梦中古老虚幻的环境,以及一个个真实的山海异兽,王琪不能不去想,这个人是不是从更古老的时代一直活到现在这个时代,经历过一段段岁月,人世间的种种大事,都被他看在眼里。

    她仿佛看到人间波涛汹涌,看到一个个英杰豪雄彼此争斗,各类大妖和地祇之间的角逐背后,有一双眼睛平静地注视着这些时代,注视着豪杰出现又消失,注视着大妖们称雄又落寞,心中隐隐发麻。

    许久后才勉强回过神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虽然有些可惜和惆怅,但还是很快做出了决定。

    立刻离开,而且最近不能再和山君联系,以免将祸事引过去。

    ……

    卫渊神态自然地走出了医院大门。先是平静看了一会儿隔壁花园的风景,像是个喜欢日常生活的普通人,而后才慢悠悠地站起身来,打了一辆车,坐到车里,从后视镜上看到医院逐渐远去,卫渊才在心里松了口气。

    胸膛快速地起伏,额角有冷汗浮现出来。

    头皮都有些麻了啊。

    卫渊手掌按着胸口,控制住激烈的心跳。

    在一只秦汉大妖的本体前面,侃侃而谈,不至于说的太多,也不至于太过缄默而降低位格,对于他的心理素质实在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卫渊旋即又想到了一件事情,伯奇是山君的侍女。伯奇出现在了应天府,是否意味着,山君也在这附近的道观?

    卫渊慢慢将自己那汹涌的情绪都收敛起来,控制着自己去理智思考,在下车之后,开了一间钟点房,用符咒隔绝外界影响,特别是隔绝类似于鬼魂和法术的影响。

    然后才给张浩打过电话。

    将伯奇身份和所在位置,以及对于山君也可能存在于应天府这件事情告知于特别行动组,在面对应天府这种人口城市级别的时候,特别行动组毫无意义远比卫渊自己要来得专业高效地多。

    做完这一切之后,卫渊松了口气,在钟点房里稍微打坐行气,将自己的气息恢复。然后才买了对应的高铁票回到了泉市。

    ……

    等到他回到博物馆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因为苏玉儿三个狐女现在住在大学里,而胡明则是有事情回青丘一趟,博物馆隔壁的旧书店一片漆黑,而让卫渊讶异的是,对面的花店也关上了。

    询问黑猫类和几只鬼物也都没有得到什么情报。

    卫渊掏出手机的时候,才发现有新的消息,正是来自于天女珏。

    “渊,我要闭关修行数日。”

    “\(·o·)/!”

    卫渊看着后面的颜文字,忍不住失笑。

    想想自己似乎给她起了个坏头啊。

    天女被封印了快要两千年,又在刚刚复苏的时候施展过大规模大威力的法术,自身的修为受到了不小的影响,需要时间慢慢恢复,这件事情卫渊自己也知道,当即回了一段话,表示自己知道了,希望她能够早些恢复修为。

    想了想,又在后面补充了一段。

    “(·_·“)/\(·_·“)”

    黑猫类跳下来,落在卫渊的肩膀上,道:“你今天不是去看医生了吗?怎么样?”

    卫渊道:“还好,医生虽然没有看好,但是遇到了个想不到的人。”

    “谁?”

    “伯奇。”

    黑猫类都给吓了一跳,然后上上下下打量着卫渊,眼神里有探寻和古怪的神色,道:“你一个人遇到伯奇,还能活着回来?没有想到,你的运气这么好啊。”

    “这个可不能说是好。”

    卫渊自嘲一笑,倒也没有详细去说,只是在提起伯奇的时候,隐隐有自己遗忘了什么的感觉,但是仔细一想却又什么都没有把握住,只好暂且放下,做好晚课修行,将消耗的符咒补充好,卫渊早早休息下。

    ……

    梦中的卫渊睁开眼睛。

    这是他的梦境,真实又虚幻,古老却又有现代城市的剪影,有奔走的波涛雷霆。卫渊僵硬地一点一点抬起头。

    他注视着前面那白面青身,纠缠淮水水系的水神,终于记起来,自己遗忘了什么,在梦中遇到了无支祁之后,他就控制自己始终保持无梦的睡眠,但是今天,他接受了梦中大妖伯奇的催眠。

    也就是说,自己今天好像做了个梦……

    他仰起头,看着无支祁冰冷快意的金色眼睛。

    “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