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2章 商王青铜爵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70
  第0102章 商王青铜爵

    艺术品是有生命的。

    它们承载着制造者的情绪,它们注视着使用者的人生,然后将这些东西一代代地传承下去,直到它们也破碎的那一天,但是即便已经碎裂,在真正知音之人面前,那些许残留,仍旧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彩。

    ……

    不知道第几次又在梦中看到了那一个场景。

    汹涌地奔来的敌人,敌人不止来自于大地,不止来自于对方,也来自于朝堂的内部,甚至于来自于天上,五百年的岁月,原本强盛的帝国已经成为腐烂的战车,最后的奋力一搏,却只落得败亡。

    画面中高大英伟的男子放肆大笑着踏上了高楼。

    看着遥远的天上和大地上的敌人。

    举杯饮酒。

    高楼最终被彻底焚尽。

    伴随着帝王的伟业和野心一同被埋葬。

    青铜酒樽坠在地上,翻滚跌落在大地上。

    董越峰慢慢睁开眼睛,叹了口气,看向窗户外面,这一座城市还没有沉睡,外面还能看得到车辆的灯光,现代的晚上和他所熟悉的时候已经不一样,十点多了,外面同样还热闹着。

    他被吵醒,一时间没有了睡意。

    洗了把脸,索性穿着睡衣,举着灯走到了一个书架旁边,这里是他的收藏品,是他用一生来搜集回来的宝物,他已经决定在他死后,将这些藏品全部捐赠出去,但是有一件是否要捐出去,他还一直犹豫着。

    他抚摸着书柜上那个特殊的藏品。

    那是青铜器,是一尊青铜爵,扁体平底,流稍有加宽,尾部较短,上面有细腻的纹路,看上去古雅尊贵,底部有‘用献用酌’几个字,只是一个地方有坑洼下去的痕迹,似乎是摔到了石头上留下的痕迹,影响了整体的美观,让人觉得有些可惜。

    董越峰耳中听到了苍老的声音:“小家伙,你又做那个梦了?”

    董越峰已经满头白发,但是在这声音口中,仍旧只是小家伙。

    他笑了笑,道:“是啊,爵老先生,又做了,有些睡不着。”

    艺术品是有自己的生命的。

    这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但是这并不只是一句空话,或者说,所谓形而上的夸张描述,而是一个平实的结论。

    他自小就能够听得到古器的声音,而后一直将这来自于商朝的青铜爵保护在身边,在这青铜爵的指点下,慢慢的成为了整个神州范围内都数得上名号的历史学家,以及陶艺大师,一生也算是足够精彩。

    他坐下,将古雅厚重的青铜爵拿下来,扶了扶老花镜,叹道:

    “又梦到了啊。”

    “不知道我还能梦到几次,不知道我走之后,还要过去多久,你才能再遇到能听到你声音的人啊。”

    青铜爵并不在意,道:“总会遇到的,吾能生出灵智,得以见到这时代,已经是最好的造化,就此湮灭也已经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了。”

    董越峰没有说什么,只是活动了下身子,道:

    “爵老先生,难得你也苏醒了,再说说吧,帝辛的故事……”

    青铜爵闲散地谈论,它只是曾经被摆放在商王桌案上的酒爵。

    所知道的不多,只是曾经被不断当做珍宝流传过,所以对于陶器古物有着足够高的鉴别能力罢了,所说的故事也很简单,不过是商王如何奋力挣扎于那个时代的泥泞,最终失败。

    商是重视鬼神甚于律法的国家。

    到帝辛的时代,支撑了五百年的大商已经濒临崩溃。

    王室,亲族,还有巫家,诸侯,都虎视眈眈地盯着大商。

    青铜爵谈论,帝辛是以幼子的身份登基成为王。

    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那还是个少年,顾盼神飞。

    讲述他力大无比,英伟之器。

    讲述有个奴隶少年跪在帝辛的身前,被起用为将。

    还有个奴隶叫做飞廉,他的儿子能够力搏狮虎,效忠于帝辛,叫做恶来。讲述帝辛废除了万事都听鬼神的制度,不再以大量奴隶血祭祖先,甚至于让奴隶参军,起用没有祖先功业的小人,最后激怒诸侯和鬼神,兵败。

    这是董越峰听过许多次的故事,但是他仍旧没有表现出不耐烦。

    许久后,他伸出手抚摸青铜爵,叹道:“有时候我会回想这一声,是否只是个梦,这几十年来也走过许多的地方,但是再也没有见到和你一样特殊的古器了。”

    青铜爵似乎耗尽了这一段时间积攒的精力,不再回答。

    董越峰笑了笑,他已经习惯了这种间歇式的交流。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在它某一次短暂沉睡苏醒后,却发现自己已经先一步而去了呢,大概会吧,不知道到时候它会怎么想……

    董越峰叹了口气,将青铜爵重新放回去。

    准备休息的时候,手机闪动了下,老人性格较为一丝不苟,想到今日和学生说过的事情,以为是找到了对应的资料,打开之后,却发现是他带过的一届学生的学生群,有个学生发了个图片。

    是个青年正在制陶。

    董越峰本来不在意,但是看到那陶器的时候,整个人的却呆滞住。

    他霍然起身。

    几乎是猛地转过头看向被保护起来的商王青铜爵。

    他感觉到了相似的东西,只是一丝丝,但是极为相似,是了,是那青铜爵偶尔提及的,神州神代的气息,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手忙脚乱地将那张图片保存下来,然后搜索教程。

    花了很长时间用现在软件的各种做旧滤镜,当最高等级的仿古滤镜处理完之后,老人瞪大眼睛看向照片,手掌猛地颤抖了下。

    许久后,他拿起手机,打出一行字,删了又改,改了又删。

    “这是谁做的?”

    ……

    卫渊第二天的时候出发前往应天府的心理医院。

    高铁抵达目的地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他去的有些早,在他之前还排着一个小女孩,整个人低着头不说话,散发出阴郁低沉的气息,还有一丝丝的死气,那种死寂是自然地从她的魂里散出的,卫渊都能感觉得到。

    那孩子低着头,一动不动。

    卫渊拈起一道安心宁神符咒,然后将这符咒的气息打在小女孩身上。

    那种气息消散了些,但是仍旧还在。

    是那种最麻烦的状态,卫渊叹了口气,这种状态,可能有的道长能够处理,但是绝不是他这种修杀生护法剑的修士能解决的,如果是修行法剑的道士,愿意出手的话可以斩碎心魔,让她的心境恢复正常。

    很快有人叫,那小女孩的父母拉扯着她走进去。

    卫渊安静等待着。

    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门打开,那小女孩走出来,眼角有泪,卫渊惊异地发现,这个小女孩身上的阴郁之气居然已经散去了许多,甚至于快要尽数消失,有穿着白大褂,面容清秀安宁的女子走出来。

    她半跪下身子,和那小女孩对视着,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嗓音柔和道:“记住,你要面对它。”

    小女孩重重点了点头。

    女医生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一块糖,递给了那孩子。

    然后站起来,看向卫渊,道:“请下一位患者进来吧。”

    卫渊站起来,对这医生有些许的好感,然后走了进去,医生询问过了卫渊的情况,微微沉吟,给出了意见,然后指了指旁边的病床,微笑柔和宁静,道:

    “这不是很棘手的问题,只需要平时注意些,配合药物治疗能很快恢复。”

    “你先睡一会儿,我会给你催眠治疗。”

    “当然,如果不好意思的话,可以在沙发上躺着接受治疗。”

    卫渊决定坐在沙发上。

    放开心神,叫做王琪的医生坐在对面,伸出手指轻轻点在他的眉心。

    手指有点凉,卫渊的身子险些紧绷住。

    并非是因为接触。

    而是卧虎腰牌震颤低鸣,于他灵台闪过了一道念头,卧虎低沉咆哮指向前方容貌清秀气质安静的医生——

    大妖·伯奇!

    ……

    现在这一只在秦汉年间被广泛祭祀的妖族大妖手指正抵着他的眉心。

    卫渊已经预想过很多次遇到山君侍女,以及山君的情况。

    可他绝没有预料到这种场面。

    自己是患者,而对方是一个看上去很负责的医生,相遇的时机场合是治疗,不过她居然没有认出自己,是因为伯奇这类梦妖只靠着梦中烙印确认本体,而没有在意自己的容貌吗?

    卫渊思绪转动,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适合出手的时机,自己未必是对方的对手,而在医院这种高人口密度的地方,一旦将伯奇逼到绝路,可能会造成卫渊绝不愿意见到的画面,巨大的伤亡数字。

    而如果不管的话,对方可是食梦大妖,食梦貘一族的上位妖族,自己的梦境未必瞒得过对方,会落入被动,现在最重要的目的是自保,以及让对方不至于当场暴走,杀伤无辜。

    应该以相对的优势,让伯奇失去出手的勇气。

    应当选择制衡,让对方投鼠忌器,不敢出手,换句话说,类似于核威慑之类的方式,不主动出手,不表现出慌乱或者过于冷静,表现得从容,让对方自己心中担心畏惧,从而不敢出手。

    卫渊脑海中思绪飞快转动。

    在短时间内做出了判断和决定。

    他神色安宁,控制身体自然放松,然后闭上了眼睛。

    伯奇入梦。

    这是已经进行过许多次的工作,但是这一次,女子的神色却突然一变。

    她听到了有节奏的轻响。

    在那古老又现代,真实又虚幻的梦境当中,熟悉的男子正在制陶,动作神态一丝不苟,又带着千锤百炼的娴熟从容,伯奇身子微僵,一种恐惧自然地浮现出来,而后制陶男子抬起头,看向她的梦中之躯。

    现实中,本来闭上眼睛的患者睁开眼睛。

    梦中,现实。

    真假虚幻。

    黑色的眸子幽深平静,同时看向王琪。

    紧接着伯奇听到了耳边有平淡的笑声。

    “想要预约到您还真是花了我一些功夫啊,王医生。”

    卫渊坐在沙发上,稍向后靠,双手十指交叉,语气尽可能从容而自然,道:

    “还是说,我应该称呼你为,伯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