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1章 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177
  第0101章 缘

    天师府。

    当代天师张若素正自闭关修行。

    只着一身素净道袍,盘坐在屋内蒲团上,其他东西都放在了屋外,由自己的徒孙去看顾,这是老天师的习惯了,虽然平日里没有长辈的架子,和和气气的,可每个月都会有专门时间去修行。

    修行时候修行,生活时候修心。

    他并非是张家弟子。

    而是之后改姓为张的。

    这就代表着他超过了他们那一代所有的弟子,甚至于是张氏嫡传,被收入门墙,作为下一代天师,也可见其苦功,在他的东西杂物前,一个青年道人盘坐沉思,突然手机闪了闪。

    青年讶异,伸手打开手机,天师的东西这段时间由他看顾着,以免误过什么消息。

    上面是来自于一个叫做馆主的帐号。

    馆主,这是师祖的同辈道友吗?

    奇怪的称号。

    青年道士好奇念道:“张道友,我已经得到了伯奇的分魂,只是可惜之前的烙印已经耗去,另外,如果天师府有余力的话,还请关注一下淮水龟山一带的变化。”

    这显然是平辈交谈的语气。

    果然是某位百岁以上的大前辈。

    张云恍然没有冒昧为师祖回消息,只是默默记下了这些事情,然后去找到了殿内值守的师叔,拱手道:“师叔,师祖有一位叫做馆主的道友传讯说,要我们关注一下淮水龟山一带。”

    “淮水龟山?”

    那名道人诧异道:“那一处地方近百年间也无异状,为何突然提及?”

    张云也是不解,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是师祖的道友,那么肯定是哪一位游戏人间的高人长辈又察觉到了什么异样,才传讯给师祖,现在师祖正在闭关,也该由我们去看看情况。”

    那值守道人略做沉思,慢慢点头,道:“你说的是。”

    “我这就派遣弟子持拿法器过去一趟。”

    将事情吩咐之后,值守道人以天师府观察水系的法器观察,又对应天星起卦卜算,仍旧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同之处,摇头心中直道古怪,却也只得将这事情暂时放在心底。

    或许这事情只是那位叫做馆主的前辈和师祖的约定。

    他们这些小辈看不懂其中玄机啊。

    他摸了摸花白的胡子,心中感慨。

    ……

    卫渊在泉市一家陶艺爱好工作室停下脚步。

    晚上做了一个噩梦,反正也睡不着,他想要试试看能不能通过一些努力,减弱之前渊残留在身上的影响,其中陶艺肯定是最优选择,只是去了才发现,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说就是如此,今日上课的二十多个人里全部都是年轻时尚的女生。

    就只有他唯一一个男性。

    那些看上去青春美好的女生好奇地看着他,作为老师的,是一位三十多岁,成熟温和,气质优雅的女性,头发只是简单梳成了马尾,讶异地看了一眼卫渊,然后微笑点了点头,请他坐下,取出了一个样品,介绍道:

    “今天我们来教大家做一个花瓶的陶器,比较简单大方,也比较实用,等到彻底完成之后,大家可以带走,在家中插花,或者单纯作为摆设都是不错的选择。”

    卫渊看了看那样品,是很常见的陶器类型,相较而言,画素描的人对这种东西应该会很眼熟,那位老师稍微介绍之后,就开始教导一些基础的制陶方法,之后就是自由创作。

    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工作台,上面有很多工具,类似于陶轮,转盘,以及各类切割和镂空的工具,密密麻麻,看上去就给人一种极为专业的感觉。

    卫渊在听的时候几乎没有漏掉一句话,以他现在对于身体的掌控力,也能轻松地完成这些并不复杂的技巧,但是在真正上手的时候,之前听到的课程还有那些现代化的制陶技巧就全部都被抛之脑后。

    身体更早一步地动作。

    于雪松在那些学生里走动,纠正一些常见的错误。

    哪怕只是网购的体验课,她也足够用心和认真。

    虽然说大部分的人来这里只是为了体验一下陶艺,算是兴趣爱好,基本不会有第二次,但是今天教的内容本来就很基础,加上完备的工具,很容易出成果。

    即便会有各种各样的缺点和问题,但是至少看上去是一个陶器,会很有成就感,这就足够了,这种成就感能够留下一部分人第二次来体验,之后会有一小部分人真正地对陶艺产生爱好,这或许是这个工作在金钱之外的价值。

    陶艺和陶器曾经伴随人度过很长的岁月。

    但是现在渐渐地已经消失于大部分人的生活当中。

    作为陶艺工作者,于雪松对此多少还有些怅然,又指点了一位少女出的漏洞,她突然听到了一声讶异的惊呼,下意识转过头去,看向最边缘坐着的,那唯一一个男性学生。

    而后瞪大了眼睛。

    陶艺经历过漫长的岁月发展,在现代已经有了很多很多的辅助工具,可她看到那个来体验的青年却放弃了那些工具,只动用了快轮拉胚,一个陶器很自然流畅地出现在了他手中,而后用手指修饰,用木刀雕刻纹路。

    手很稳,甚至于在她看来稳地可怕。

    一切的动作从容不迫,没有丝毫的多余,几乎像是艺术一般。

    而那制陶的青年则是全神贯注,神态一丝不苟。

    于雪松有些失神,她在那一刹那几乎觉得自己见到了自己的老师,那位一生钻研陶艺的老先生,同样的一丝不苟,同样的专注和温柔,不,不止,于雪松心中隐隐有一种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认知。

    就好像在这青年面前,那位德高望重的长辈都显得逊色下来。

    就仿佛是传说中的那些大宗师。

    但是他明明还那么年轻……

    她下意识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惊呼,打扰到对方。

    出现在对方手中的,是一个简单却又古朴的陶器,和用来展示的截然不同,这一尊陶器风格强烈而原始,具备相当冲击力的美感,无论是弧度还是上面的纹饰都极为自然,就像是天然形成的一样,有着和这个时代不同的神秘感。

    这几乎是艺术品。

    她忍不住想要开口,却突然发现那很年轻的青年呆呆看着陶器。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泪流满面。

    卫渊看着手中几乎是自然出现在手中的陶器,一种连他自己都无法形容和描述的悲伤突兀地浮现,眼泪几乎不受控制地出现,而后是失神,他回过神来,用袖口擦了擦眼泪。

    突然听到咔嚓一声的手机拍照声,卫渊回过头看到于雪松拍下了自己的陶器,后者不好意思地笑笑,道:“……这实在是太美了,而且似乎是很古老的那种风格,您不是初学者吧?”

    卫渊沉默了下,微笑回答道:“算是吧。”

    他注视着这个陶器,仿佛看到了渊的年少,看到渊的苍老。

    于雪松会觉得自己的老师都比不得,很正常,这个时代的人只是将陶艺当做爱好,但是在神代,这是渊的一生……

    卫渊突然伸出手,将刚刚做好的陶器直接拍烂。

    将于雪松吓了一跳,而后有些遗憾地看着那陶器,卫渊深深吸了口气,原本还说着造好了陶器就给珏送过去当花瓶,现在看来不大好送,他还没有做好表明一些事情的心理准备。

    卫渊起身道别,给了五星好评之后,从那陶艺工作室里出来。

    看着外面的阳光,抿了抿唇,渊曾经残留的记忆和经历,对他现在造成了相当大的困扰,而且显然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依靠修行和冥思,增加自我应该可以减弱这种影响,但是卫渊觉得自己是不是得看看心理医生比较好。

    回到博物馆之后,打开电脑,重新访问了江南道最大的心理医院。

    点开预约的部分,询问客服,在详细地分辨了性价比,以及综合网络上患者评价之后,卫渊选择了一位据说是出身于名校,曾经在海外留学的高材生作为自己的心理医生,并且预约了时间。

    虽然医院是在应天府,但是现代交通工具极为发达。

    倒是也不算太麻烦。

    很快卫渊的手机就受到了一条通知他预约成功的短信,他看了看网站上的医生照片,那是一位短发,面容清秀温和的年轻女人,神色和微笑给人一种安宁的感觉。

    名字叫做王琪。

    ……

    下班之后,于雪松送走了最后一批学生。

    她筋疲力尽地坐下休息,翻开手机玩了会儿,突然记起来了今天见到的那个青年,还有他显然是仿古风格的陶器,觉得新鲜,就把那张照片发到了同学群里。

    其实她本科是在美院学习的雕塑艺术,之后才转为了陶艺。

    毕业之后,群里的同学都很少冒泡,她很有兴致地等了会儿,还是没有什么回答,感慨着毕业之后大家的感情都淡了,也就没有太在意,收拾东西回家,洗了个澡,懒散地躺在沙发上的时候,手机屏幕闪了两下。

    是那位记忆中德高望重的老教授。

    “这是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