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9章 公平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016
  第0099章 公平

    淮水——

    龟山。

    在这一座山的山底,有一片凡人无法触及到的极为深的水域,无论是肉眼还是某些观测性的仪器,都只能看到宽阔平坦的大地,而在这一层古代幻境之后,却是破败的宫殿,是极为宽大的锁链。

    这些如同山一样的锁链深深没入了大地,锁着一道身影。

    那身影一动不动地沉在水底。

    祂的身躯被泥土覆盖,生长出了水藻。

    保持这样的姿态已经过去了数千年。

    祂仍旧还沉睡在梦中,沉睡在过去的那个时代,共工还活着的时代,那个时候祂是淮水的君主,祂发动磅礴的洪流,让淮水的下流和长江联系在了一起,他的意识高高在上,掠过大地。

    自桐柏山以南,直至浩瀚的云梦大泽,更通到湘水之源。

    浩瀚大地,无尽水域,那都是祂的臣属。

    木魅,水灵,山妖,石怪尽数都跪伏。

    突然。

    他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波动。

    睁开双眼,漆黑的水底出现两道冰冷的金光。

    ……

    卫渊僵硬地注视着前方的巨大猿猴。

    无支祁,淮涡水君。

    在大禹治水之前,就已经在淮水之中为害。

    作为在山海异兽纵横神州的古代,比起后世帝王天子分封的水神具备更高的神话特性,抛开一切不谈,作为神灵,回应祭祀这是本能的神通,就像是人天生会呼吸一样。

    古代的巫们祭祀时候,最关键的并不是之后的祭祀之舞,或者祭品,而是要能够直接指向对应神灵的指向性。在他这梦中所梦到的无支祁,在遥远的古代或许并不算是什么优先度很高的指向。

    但是在这个时代,很有可能就是唯一的那种。

    所以,被压了五千年的无支祁,理所当然地进行了回应。

    曾经击败过大禹派出的童律,乌木由,被天神庚辰出手才击败,古代淮水的君主低头冰冷注视着卫渊,他没有认出这弱小的人类,只是本能感觉到了一丝不喜,但是祂压制住了这样的不喜,道:

    “人族?”

    卫渊僵硬地低下头,揉了揉脸,把梦里陶匠的面容悄悄换掉。

    看上去就像是畏惧于无支祁的威势而无法回答。

    无支祁摇晃了下身子,金色的眼睛注视卫渊:

    “没有想到,再度将我唤醒的,居然还是人类这种弱小的种族,但是这或许也是所谓的因果,禹将我囚禁于水系之下,弱小如你都能将我唤醒,看来,他已经将其他的种族都驱逐了,现在的神州,恐怕只属于人族。”

    卫渊不知如何回答这位古代的水神。

    无支祁平淡坐下,巨大的身躯变化做凡人的大小,道:

    “说说吧,凡人。”

    “这个时代怎么样,当年禹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呢,我也很好奇。”

    卫渊讶然看着这猿猴,斟酌了下言语,道:

    “你……您不打算让我帮你解封吗?”

    无支祁淡漠地注视着他,然后道:

    “你太弱了。”

    卫渊:“……”

    无支祁嗤笑道:“等待你解封,还不如等待禹的封印自然失去效果,也不必担忧,我不会对你出手,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啊,禹,庚辰,西王母才是我要报复的对象,区区一个凡人,我还不屑于对你泄愤。”

    “如果我做出那种事情,禹就算已经死了,都会嘲笑我吧。”

    “堂堂的淮水水君,居然做这样下作的事情。”

    “而就算是我破封而出,也没有了敌人,没有了故人,只想要重新回到我的淮水罢了,你也不必担心,来,说说看,淮水的故事,还有那个禹,最后做到了什么?”

    卫渊暗自松了口气,保持镇定,盘腿坐在了无支祁身前。

    然后按照自己所知道的,大概的神话时间线,从大禹治水开始,讲述商汤灭夏,继而周武王灭商,然后是周朝末年,礼崩乐坏,春秋战国,大秦一统,而无支祁意外地很安静,只是偶尔会发出评价。

    譬如禹王死去,他的儿子启建立了大夏国。

    “这一定是女娇那只九尾狐的想法,她不可能容忍自己丈夫为之死去的九洲落入其他部族首领的手中。”

    譬如纣王沉迷于苏妲己,不理朝政。

    无支祁嗤之以鼻。

    “九尾狐族并不是邪魔,也没有附身于人的神通,他们一族每一代都执掌涂山和青丘国,没有折磨凡人取乐的天性,吾那一代的涂山首领是舜的掌狱官,最重视规则,这是假的。”

    之后春秋战国,秦始皇灭六国,无支祁才道一句,这才有当年大禹横扫神州山海经,勒令九洲共铸王鼎的样子,只可惜,禹王死的早,这个秦始皇死的更早。

    无支祁足足数千年被压在了海底之下。

    这一次终于有人可以交流,似乎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始终保持着克制,没有暴怒,没有生气,只是当卫渊讲述到了唐朝大概历史的时候,无支祁却微微皱了皱眉。

    在这梦中,有巨大的铁链在空中浮现出来。

    这些锁链将无支祁困锁住。

    无支祁平静道:

    “到此为止吧。”

    “这就是吾为何说,你无法帮我破封的缘故了,这锁链是大禹用西王母所赠的材料,召集那个时代上千名铸造师,在天神的帮助下才勉强打造完成的,上面镂刻着的,就是那些匠师的名字。”

    “这是天神和人合力所做的啊,你一介凡人,又怎么能够解开呢?”

    “今日所谈尚算愉快,我……”

    卫渊在听到西王母的时候还想要凑过去。

    可听到上面还镂刻着名字时候,就察觉到不妙,下意识后退。

    但是已经迟了。

    在那将淮水水君无支祁牢牢困住的锁链上,有许许多多的古代符文,即便是梦中都将无支祁的真灵锁住,毫无疑问这可以针对魂魄真灵发挥效果,而现在,其中一枚符文微微地亮起。

    涂山部族文字·渊。

    卫渊:“……”

    无支祁:“……”

    一人一神面面相觑。

    气氛异常尴尬沉默。

    白面青身的淮水水君缓缓瞪大眼睛,回忆起了当初最痛恨的一战,禹王和西王母手下最强的神将们联手,自己伸出手,要将代表着淮水水脉的兵器取出来,那些凡人和巨人族的神裔扔出了石头阻拦自己。

    在那如同落雨一样砸下来的石头里,那些巨石被轻易阻拦。

    因此一个陶罐就没有在意。

    那东西直接落到自己眼睛里,陶罐碎裂,里面是女娇所制造的石刀。

    在自己当初震怒咆哮的时候,禹似乎喊了一声。

    他喊的是什么来着……

    无支祁缓缓起身,身躯变得庞大,锁链哗啦呼啦地响动着,他瞪大眼睛,嘴巴探出獠牙,拳头缓缓握紧,梦中所化的水系浩瀚磅礴,纠缠在这仿佛九山之高的猿猴身上,飞快奔涌地声音像是风雷。

    他记起来了。

    禹那个时候说的话是——“渊,避开。”

    “原来你就是那个叫渊的玩意儿!”

    “哈哈哈哈哈!”

    “五千年了,五千年,你小子居然还敢回来?!”

    巨大的猿猴突然放声大笑,因为巨大化的原因,能看到右眼眼瞳有一个个小小的伤疤,卫渊头皮有点麻,用力捏羽毛也醒不过来,只好道:“水君你认错人了。”

    无支祁大笑声音戛然而止,一双金色的眼睛疯狂暴虐,又带着一种难言的畅快,注视着卫渊。

    当初没有拔出来的兵器在梦中完成。

    他将整条淮水水系抽出,化作一把巨大的水棍。

    “认错?!”

    他道:

    “认错那就认错吧!”

    然后朝着卫渊狠狠地砸下来。

    卫渊疯狂在梦中躲避,怎么可能躲避得开,就要被直接淹没的时候,突然觉得手掌一痛,睁开眼睛,突然,整个梦境刹那间消失散去,卫渊躺在沙发上,剧烈喘息着,整个人出了一身冷汗,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

    黑猫类好奇地看着卫渊。

    他的手掌上有几个牙印,显然刚刚类在他手上来了一口,将他唤醒。

    类道:“你梦到什么了?”

    卫渊喘息着沉默许久,道:

    “……没什么,记起来一个很久之前的仇人。”

    类恍然,然后舔了舔爪子,安慰道:“我知道你们人,只要活在世界上就肯定会和人结仇结怨,很正常,不用在意的。”

    声音顿了顿,好奇道:“不过你说的这个仇,它大吗?”

    卫渊苦笑,没有回答,耳边似乎还有无支祁的声音响起:

    “等吾破封出来。”

    “我们一下换一下,很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