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8章 伯奇食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46
  第0098章 伯奇食梦

    化名为王琪的伯奇皱着眉头注意这个奇特的梦境。

    绝大多数的梦域都会很完整。

    但是这个梦域却诡异地很残缺,看上去是古老原始的聚集地,但是在遥远的地方能够看到现代钢铁丛林一样的都市剪影,既古老又新潮,而其中有许多大段大段的空白,就好像是因为某些原因而无法出现在梦中。

    这让伯奇提起了警惕心。

    她注意着那在梦中最真实的陶匠,这应该是梦境之主。

    也是她的印记烙印的人。

    但是很奇怪,她并不认得这个人。

    是人类用这个人作为诱饵诱导她?她很快否定了这个可能性,天师府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毕竟是张道陵的后辈弟子,她打算直接将这个梦境之主擒下,在梦中拷问。

    但是就在她准备出手的时候,制陶的男子微微抬头,轻轻道:

    “你终于来了。”

    伯奇心中并不觉得惊异,她在入梦的时候就做好了对方有所准备,是针对自己的心态,但是她立刻发现,那制陶的男子并不是和自己所说的,而是另外一名高大英朗的男子。

    伯奇下意识看过去,旋即神色骤变。

    那个青年男子身上隐隐有一股极为可怖的气势,堂皇正大,让她从灵魂深处感觉到了畏惧,伯奇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感觉到隐隐的寒意,转过头看到另外一侧又出现了一名极美的女子,黑发垂落,额头用线编织的装饰,镶嵌着一颗彩石。

    忽然间,整个梦境变得真实过来。

    一个个穿着古朴甚至于简陋服装的人来来往往。

    他们用伯奇都无法辨认的古代语言交流,来回走动,有着人神共处年代所特有的自信和从容,仿佛刹那间来到了原始的人神时代,粗狂而又波澜壮阔,真实无比,而伯奇站在他们当中,就仿佛一个局外人。

    即便伯奇都恍惚失神。

    正在这个时候,那制陶的匠人松开了手。

    手中的陶器化作了一柄剑,而后瞬间斩向了伯奇。

    ……

    卫渊是在入梦的时候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灌灌的羽毛让他在梦中能够保持清醒。

    然后他就发觉到,自己的梦是残缺的,并不真实的。

    按照黑猫类的说法,经历过的事情,会变成梦境的来源,所以古代强者的梦极为危险,因为在那梦中,会有各种各样强大的存在,会有各类危险的秘境,但是卫渊却发现在他的梦里,无法出现那些曾经见过的存在。

    无论是雍容华贵的西王母。

    聚集于涂山的万国首领。

    还是远远见到的,从天空中掠过的山海异兽。

    这些‘他’都曾经见过,但是梦中却无法出现。

    或者说出现了,却只不过是个虚假的造物。

    卫渊只是略一思考便猜出了大概的缘故,过往经历,无法放下才会变成梦,重点并非过往,而是经历,那些强大的山海异兽,他只不过是曾经远远见到过,或者听说过,不曾认知,不曾接触,不曾与其战斗。

    对于那些山海异兽的了解情况几近于无。

    因为在现实中接触过了桌子和大地,梦中才会出现真实的质地。

    而在遥远的过去,作为工匠的渊对那些强者,只不过是有过远远一瞥,不曾感受过其存在,不曾和其交手,自然不可能让他们在梦中具备有足够的实力。

    而靠着对于梦的掌控来人为强化梦中造物,对于伯奇这种梦境的大妖来说,并无作用。

    而西王母……

    卫渊的梦中,甚至连虚幻的西王母都无法出现。

    只有一片空白。

    卫渊在这一刹那,有捏碎灌灌羽毛,强行挣脱梦境的冲动,然后发现伯奇极为地谨慎,一个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当中,他并不是真的没有接触过那个时代的强大存在。

    于是他装作了仍旧沉沦于梦境的模样,而后在梦中出现了诸多强者中,唯一较为了解的禹和女娇。

    伯奇的警惕心成功放在了这两位的梦中身之上。

    而后。

    卫渊掌中出现了真实存在的八面汉剑。

    猛地横斩。

    ……

    当!!!

    清脆的声音炸开。

    卫渊的脸上还罩着一层梦中的幻影,仍旧是工匠渊的模样。

    伯奇已经挣脱退后,手中也出现了一件盾牌。

    盾抵御住了剑。

    伯奇是梦中的大妖,在秦汉时代有着极为崇高的地位,而相应的,在梦中具备有等同于梦境之主的创造力,不会轻易被驱逐出梦,卫渊面色不变,掌心中的剑朝着伯奇杀去,外貌同样被遮掩的伯奇很轻易地将卫渊的招式抵挡住。

    旁边没有真正实力,只不过勉强是虚影的女娇和禹朝着伯奇攻去。

    哪怕是梦里的幻影,伯奇仍旧感觉到心底本能的恐惧和压抑,不得不后退躲避招式,而后勉强防御住了卫渊的剑劈,盾牌震颤,发出巨大的声响,但是卫渊很快发现,伯奇逐渐开始适应梦中幻形的压制。

    卫渊的神色仍旧沉静。

    突然,在伯奇攻向卫渊的时候,伴随低沉的怒吼,卫渊的背后出现一头极为狰狞的巨龟,有着食肉鸟的头颅,毒蛇的尾巴拍击空中,发出啪啪的声音,张开嘴,朝着伯奇攻杀而去。

    “旋龟?!”

    伯奇骇然,本能后退,手中出现一柄长剑,刺入这巨龟之中。

    只是虚幻。

    卫渊手中的剑趁机迅猛劈落。

    这柄剑早已经通灵,之前被伯奇入梦时候曾数次护住,梦中斩妖,醒过来之后,剑身之上犹有鲜血,伯奇避开,微怒,准备再度出手的时候,突然又听到凄厉的大笑声。

    一只比得上三层楼那么巨大的怪鸟出现在卫渊背后。

    三首六尾,每一个狰狞的鸟首里都肆意地大笑着,伸出利爪飞扑而上。

    伯奇不得不退在此避开。

    这是鵸鵌,一种古代凶兽。

    但是,早就已经灭绝了才对。

    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梦里?

    刚刚那个古代梦境……难道说,不可能!

    伯奇心中越来越觉得荒谬,而且伴随着一只一只即便是秦汉年间诞生的她,都觉得极为古老可怖的妖兽变化出来,那种荒谬就变得越发得真实而且汹涌。

    这些异兽就仿佛是从遥远的历史中出现,哪怕只是虚影,没有力量,但是无论神态还是动作都无比真实,就仿佛有人曾经亲眼所见。

    而伴随着一只只山海巨兽的出现,她居然始终无法靠近那制陶匠人。

    对方闲庭散步一般,而自己始终差了那么一步。

    伯奇深深吸了口气,运用现代人类的心理学知识,结合神通强行将越发汹涌澎湃的内心压制住,保持着了应有的冷静,只是显露在攻击上,却多少有些急躁,甚至于开始无视那些带给她巨大心理压迫的古代异兽。

    第一次无视的是一只蛊雕,那只巨大的怪物像是婴孩一样啼叫着。

    然后冲向了她。

    伯奇觉得自己身躯都有本能的僵硬,当然,这只是虚影,所以她没有事。

    第二次无视的是一只穷奇。

    伯奇心中的恐惧消散许多。

    同样,那凶悍无比的穷奇也只是虚影。

    她渐渐能不再受到各种异兽的影响,能够逼迫这古怪的陶匠,当她的剑压迫到对方的时候,她甚至于自己都不知道缘由地轻轻松了口气,旋即听到一声低沉的咆哮。

    在对方背后再度出现了一头猛兽。

    那是一头白马,但是却有漆黑的尾巴,有猛虎一样的四爪,嘴中满是獠牙,头顶是狰狞龙角。

    驳,以虎豹为食的异兽。

    同样是虚影,不必在意。

    伯奇想着,手中剑剑路一变,往前刺杀,打算将对方梦中之灵扣押。

    但是旋即一股剧痛浮现心中。

    伯奇的脸上浮现愕然之色,那只本应该是虚影,不具备力量的驳兽嘶鸣着越过了陶匠,那一根尖利的龙角瞬间洞穿了伯奇的身体,流出鲜血,伯奇是梦中的大妖,现在这只是一缕梦境之身,所以如同是青烟一般散去,继而重新组合。

    但是她仍旧不敢置信地看着前方。

    心中不断压制不断压制的荒谬感恐惧感都一瞬间爆发出来,而且是以更凶猛的方式,伯奇忍不住在这梦中失声喊道:

    “真正的驳?”

    “你怎么可能见到过真正的驳?!不可能!”

    “禹王写完山海经之后,就挥剑把山海经当中一切猛兽异兽都驱逐出了神州,连那些凶悍种族的国家都被放逐出去,人间不可能还有驳兽,除非你是在那之……”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卫渊神色微顿了下,愕然道:“禹王以山海经,驱逐了异兽?”

    伯奇不说话,只是瞪大眼睛,死死注视着前面的陶匠,盯着他脸上自然的表情变化。

    她没有回答,但是这种沉默无疑代表了什么。

    卫渊闭了闭眼,克制住那种惊愕。

    难怪……青丘国都在人间之外,难怪没有山海经的异兽出现,原来如此。

    他突然就想到了遥远的过去,那在卫渊的记忆里几乎是潜意识遗忘的事情,禹看着远方对他说,轩辕黄帝定鼎了神州的中土,颛顼帝斩断了人神的天梯,而他们虽然治理了大水,却留下了这么多食人的异兽,后世的人会怎么看他们呢……

    渊当时以为,禹是要做山海经警示后人。

    原来,禹做山海经是为了彻底将威胁人族的异兽驱逐出神州……

    所以天下的九洲能够全部归于人的统治。

    并且在下一个世代,人团结在了一起,成为了国家。

    铸造九鼎,人神分居。

    卫渊抿了抿眼睛,仿佛时间在这一瞬间飞快地后退,他看到那看着遥远大地,双目明亮如同火焰的青年,看到他的担忧。

    那个时代是汹涌澎湃的,但是在众生之中,第一个将时代的波涛搅动起来的,正是那个叫做禹的男人,他做到的比传说中更多的事情。

    年轻的陶匠呆了许久,突然笑起来,他轻声地咕哝着道:

    “确实是他会做的事情啊……”

    伯奇的脑袋嗡的一声。

    她看到那只性格凶悍,在山海年间以虎豹为食的驳像是臣服一般,在那陶匠面前低下了头,而那陶匠在听到禹王和山海经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了一种特殊的表情。

    那是混合着悲伤,怀念和遗憾的神色。

    就仿佛在遥远岁月之后突然听到了熟悉的消息,熟悉的人,虽然你已经不再,虽然过往的时代已经淹没在时间当中,但是我看到了你所改变的世界,我独自举起杯对着遥远的长空,为之惊叹,为之高歌,仍旧举杯痛饮。

    她是伯奇,通晓人性和梦境的大妖,掌握着现代人类的心理学。

    她知道,这一瞬间的表情代表着绝对的真实。

    驳是山海经的异兽,纯血的驳已经消失于神州的人间,想要见到过它的力量,除非在禹王动手之前和驳兽战斗过。

    伯奇第一次在梦中生出寒意。

    这里究竟是谁的梦?!

    陶匠将剑倒持。

    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浩瀚的水流冲过了地面,隐隐有狂暴的风雷之音,继而,一头巨大的猿猴突然站立在了水中,站立在那陶匠的背后,昂首怒吼,让天地炸开巨大的雷霆,让仿佛海洋一样宽广的古代淮水出现了一个一个深深的漩涡。

    伯奇面色煞白,终于低啸一声,现出原身,她开始疯狂汲取梦境的根基。

    伯奇食梦,本就是他们一族固有的神通。

    汲取梦境的基础,让梦这一概念无法继续下去。

    她诞生之后第一次无比急迫,且主动希望做梦的人快点醒过来。

    这个梦简直是……

    她两千年岁月当中见到过最可怕最恐怖的噩梦。

    该死的,这个梦的主人,究竟是什么怪物!

    就在这个时候,本应该被汲取消失的梦境突然变得真实了些,伯奇惊愕地抬头,看向那平静的陶匠,眼底终于出现了无比清晰的恐惧,这个梦,竟然无法被主动汲取,而比现代恐怖许多的淮水汹涌地砸落,伯奇分出的这一缕神魂直接被拍散。

    最后化作了一个虚幻的残魂,双目无神。

    卫渊都忍不住从先前听闻禹王故事之后的一丝悲伤当中回过神来,有点咂舌,这无支祁有点可怕啊,以食梦这一大神通被秦汉年间广泛祭祀的伯奇,居然都吃不动有他的梦?这是得有多重才能让这样的大妖都噎着啊。

    这几乎已经超过梦的范畴了吧。

    卫渊忍不住失笑一声,准备醒过来,可握了握手中羽毛,却发现这个梦醒不过来了似的。

    耳边,水流的声音仍旧奔腾如雷。

    他动作僵了下,慢慢抬起头。

    风雷狂暴,金目雪牙,面白青身的巨大猿猴跨越汹涌磅礴的淮水水系,在同时低了低头,一双金色的眼睛突然有了自己的神采,和卫渊对视着。

    卫渊:“……”

    无支祁,好像是水神来着。

    而且这货没死。

    “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