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7章 伯奇入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94
  第0097章 伯奇入梦

    这是一个梦,我很清楚。

    梦里的一切都朦朦胧胧,迷迷糊糊。

    我看到草长莺飞,我看到一望无际的原野,看到骑着高大战马的英伟男子,张弓射猎,看到美丽无比的女子微笑着抚摸我的头,可一转眼画面变化,平和的国家被战火所点燃,射猎的英伟男人带着胜利者的从容踏马而入。

    那位美丽的少女抱着我潸然泪下。

    一切的画面都太乱了,又太过于纷杂。

    画面再度变化的时候,那英伟的男子看着我,从容地微笑,周围是骑兵和旌旗,青铜的长戈像是密集的丛林,他翻身下马。

    将一柄短剑递来。

    青铜的短剑上,有着玄鸟的纹路,在烛光倒映之下几乎要活过来。

    他似乎说了什么话。

    展开双臂。

    ……

    在大日升起的时候,苏玉儿准时睁开眼睛。

    那柄有着玄鸟纹路的青铜短剑放在枕头旁边,在阳光的照射下,玄鸟孤傲振翅,周围则有象征天地之主的圆环,这纹路似乎要活过来,短剑的剑柄上有一个字,但是似乎已经磨损了,苏玉儿摩挲着剑柄,脸上看不出表情。

    又做了这个梦。

    但是始终没有看到那个字,也不知道那高大男子长什么样子。

    她将短剑收好,然后取出了一个又大又简陋的眼镜,戴在脸上。

    施展了法术,看上去没有了那种能够惊艳众人的外貌,而是普普通通,一打眼看过去,根本不会在心里留下半点印象,等到她开始吃饭的时候,胡玫才打着哈欠下来。

    今天是她们第一天上学的日子。

    她看了一眼隔壁的博物馆,今天居然没有见到那古怪的馆主。

    ……

    卫渊葛优摊在沙发上,手里抱着一杯可乐,生无可恋。

    水鬼在旁边,心疼地看着可乐里的气泡慢慢消失,生无可恋。

    卫渊叹了口气,稍微低了下头,看着眼前再度变成零的功勋,再一次地仰起头,拒绝接受这个现实,进入了葛优瘫的状态。

    这是回到泉市的第三天。

    他第一天就已经将那邪道身份,以及他们的道术可能来自于《太平要术》的事情告诉了特别行动组。

    又出于自己的目的,给网友张若素发了几条消息。

    得到了猫猫头比耶的表情包收藏*2。

    卫渊短时间内回到了正常生活当中。

    他之前击溃擒拿了野狐精在内的五只妖怪,得了二十余点功勋值,又见识到了霸王枪的霸道,手痒不已,打算再度体会体会霸王枪的神韵,于是花费功勋,重新进入垓下战场。

    抢马,夺枪,拍马上前,枪挑霸王,一气呵成。

    然后就无了。

    用霸王枪对阵西楚霸王,跪的比剑术都快些。

    不知不觉,功勋也无了。

    卫渊忍不住心中自嘲,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个滑稽的表情包,只是表情包的脸变成了他卫某人。

    我功勋呢?

    我那么多功勋呢?刚刚还在这里……现在,啪,没了。

    这合理吗?这不合理。

    卫渊叹了口气,勉强起来准备做饭。

    在功勋消失这件事情之外,他发现自己身上出现了极为不对的情况。

    应该是出现了初步的生活认知障碍。

    或者说,初步的人格障碍。

    让卫渊这个生长在现代的人感觉到有些抓狂,感觉就像是自己身体里住进去一个原始人的习惯,这些习惯包括并不局限于喜欢裸睡地板,不爱洗漱,习惯搭一片布料就往出走,吃饭时一切水煮,外加上完厕所本能寻找枯草树枝等等……

    至于是要做什么,卫渊表示在第一次顺手用了下杂草之后这一辈子再也不希望回忆起来,并且深切感受卫生纸这一现代人类科技发明的伟大,将其列为自己心中的十大发明之一。

    简直要死。

    卫渊无意识地将饭做好,然后用筷子夹了一筷子放到嘴里,面色一变,呸呸呸将嘴里的东西全部都吐出去,低下头默默看到了一堆水煮的蔬菜,因为某些遗留的影响,他在这水煮蔬菜里面加了很多的盐巴。

    似乎是因为潜藏着的习惯认为盐巴是好东西,应该多汲取。

    卫渊在水鬼可怜巴巴的注视下用可乐疯狂漱口,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预约一下心理医生,看看能不能调理一下这个认知障碍的问题,再这样下去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

    卫渊才打开了江南道最大心理医院的预约网站。

    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

    门外是一位道士,即便是在现代的街道上,仍旧固执地穿着传统道士的打扮,但是他并不是陌生人,卫渊之前曾经见到过他。

    在大振村拐卖事件时候,这道人质问他为何纵鬼杀人,但是本身却也没有阻拦,相反还在他下山的时候,赠送了一对甲马,一对缩地符。

    “许久不见了,没有想到真的是你小子啊,哈哈。”

    迎进门来的老道士坐下,环顾这博物馆,笑着打了招呼。

    卫渊给他倒了一杯茶,道:“道长怎么会突然造访?”

    老道士牛饮一杯,答道:“还不是因为你个臭小子,结果害得老道士多了这许多的麻烦,被那张道士要挟着在这江南道各家道观里面来回地走,还要给你来送东西,来,接着。”

    他笑罢,伸手取出一物,轻轻抛给卫渊。

    那是一个木盒,上面贴着一道黄符,盒子里则是卫渊回来之后向张若素提了一句,希望从天师府得到的东西,他打开看了看,松了口气,道谢一声。

    老道士不在意道:“这算什么?顺手的事情罢了。”

    “这一次据说那山君潜藏在了我江南道的各家道院当中,这等凶悍妖物,老道之前只是不知道才未能出手,现在知道了,自然也要出一份力气,更何况我云游天下许久,江南道的诸位道友也许久未曾见过了。”

    “这一次趁着机会,能见一面是一面,我辈不得长生,时日无长啊。”

    道人叹息一声,颇有些意兴阑珊。

    此次兴之所至,前往了数家道观,才知道有许多故人逝去,甚至于有一家道院当中,已经没有了自己认得的面容,唯独那一株桃花仍旧如同当年,实在是物是人非。

    闲聊几许,道人最后将这一杯茶喝完,起身告辞,道:

    “东西既然已经送到了,那我就先走了,正好接下来去故友所在道观拜访一二,说起来我年少时也曾在哪里挂单修行,现在不知道当初的师兄师弟们还剩下几人。”

    卫渊道:“不知道是哪家道观?”

    老道笑道:

    “应天府,白云观。”

    ……

    送老道士离开之后,卫渊将那木盒放在桌上,轻轻打开。

    里面是一道被封起来的符印。

    和道士所绘制的符箓不同,这一道符印上有很浓郁的妖气,触碰的时候,会让人有昏沉入梦之感,哪怕不去直视,心中也会变得极端宁静,是之前伯奇在上山伐庙时众多行动组成员身上留下的印记。

    卫渊只是尝试询问张若素。

    没有想到,天师府居然真的还有。

    而自己这位还没有见过面的网友真的弄到了手。

    用手机道谢一声,卫渊方才注视着这印记。

    黑猫类跃下来,站在茶几上,用前爪扒拉着这个印记,古怪道:“你问张若素那道士要来这个东西做什么,虽然我和你说要在梦里对付伯奇,但是在你自己的梦里,你就不怕把你的脑子弄坏?”

    卫渊道:“那是以前……现在,我的梦里会是什么样子,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去梦里看看,类你如果察觉到我不对,就咬我的手腕把我弄醒过来。”

    黑猫点点头答应下来,又道:

    “可你为什么不让昆仑天女帮忙护法?”

    卫渊张了张口,不知如何开口。

    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和珏解释情况,更不知道到时候两人该怎么相处比较好,况且,在那像是梦一样模糊的记忆里,最后的渊都老的不成样子了,更何况,若是被认为是转世都要找到珏,一不小心被看作别有用心该如何。

    他叹了口气,自嘲道:“为了防止被当做变态……”

    猫猫震惊。

    类往后蹿了一下,爪子放在手机上,几乎按住了1这个号码,作势要按,卫渊头皮一麻,连忙阻止,哭笑不得地发誓自己没打算在梦里做什么,好不容易才让这黑猫打消了按下那三个数字的念头。

    给这么一打岔,加上对于在梦中等待伯奇寻来的期待,卫渊也没有了继续寻找心理医生的心情,用了简单的冥思技巧,尝试将那些糟糕的习惯排除到自己的潜意识之外。

    吐纳,炼气,将那柄八面汉剑横放膝前。

    看到外面已经入夜。

    将那符印重新放在手心,闭目沉沉睡去。

    而在今日,王琪惊异地发现,在之前已经被拔除的一个符印又一次得出现在了自己的感应之中,这毫无疑问是陷阱,但是伯奇并不认为,那些已经皆被她入梦一次的人能有什么方法对抗她。

    梦中是伯奇的世界。

    即便是天师也不能在梦中对伯奇造成伤害。

    她循着梦境的联系,跨越一个个凡人的梦域,最后看到了一个奇怪的梦,既古老又年轻,既虚幻又真实,梦中的主体是一个正在制陶的人,动作机械而干燥,陶器看上去粗陋古朴。

    伯奇谨慎且克制地,踏入了这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