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3章 商谈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167
  第0093章 商谈

    那位狐族男子轻描淡写说出的话,却是卫渊前所未见的直球。

    直接的让他的思路都有些卡壳。

    旁边的胡玫脸色红地几乎要烧起来,头低得快要埋下去了,但是眉眼反倒有之前英气勃勃时候没有过的天然妍丽,让人心动不已,卫渊收回视线,看向含笑的狐族男子,整理语言道:“这……多谢这位长老。”

    “但是,我和胡玫姑娘,恐怕不配。”

    狐族男子讶异道:“哦?为何,可有什么理由吗?”

    “莫非是嫌弃玫儿姿色太薄,不足以陪侍身旁?”

    卫渊怎可能这样说,连忙否认,看了眼胡玫,斟酌语言,尽可能不伤到她,道:

    “胡姑娘国色天香,在下岂敢。”

    “只是我们认识还不到半月时间,彼此都不了解,胡姑娘也未必对在下有什么感情,这种情况下就谈婚论嫁,是否有些操之过急了?”

    狐族男子笑道:“这算什么,感情的事可以慢慢培养。”

    “你们往后有的是时间。”

    卫渊神色一滞,又道:“这对胡姑娘似乎有些不公平。”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当年都是这样来的,也没见出什么问题。”

    “在下只是一个寻常的人族,而胡姑娘是为狐仙,恐怕不配啊。”

    “感情之事哪里有什么身份匹配之说?”

    卫渊无言,看着那位笑眯眯的狐族青年,觉得对方的应答似乎太过熟练了些,一身青纹长袍,腰间的腰带是三十三匝红线绳所制,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从容的自信,以及摆明了今日要将他拿下的气魄。

    狐族青年笑呵呵地道:“卫公子心中还有其他什么迟疑的事情吗?”

    卫渊见到他神色执着,又见到胡玫只低垂着头,似乎对于这种古旧的风俗并没有什么异议,心中只得道一声封建欲孽害死人,他自己却也不知为何,胡玫明明是他从小到大见到过数一数二的美人,心里的那一头鹿就像是撞死了似的毫无反应。

    相识太短无法说服对方,人狐之别也被否决。

    青丘狐寿数至少都有几百岁,眼前这只狐族青年少说有三百年的岁数。

    不知道面对过多少类似的场景。

    找理由推脱,用话术规避,以自己的经历很难能应付得了这只狐狸精,况且拖延太久,指不定便被带着节奏绕进去,所以说若要给一个理由,就必须是足够简单直接,并且有力,让这遵循古礼的青丘狐族无法继续下去。

    卫渊思绪逐渐清晰。

    胡阳云笑眯眯看着眼前这青年。

    虽然不知对方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似乎是老祖先开了口。

    那他便使出一身本领也要将这小子拿下才是。

    且放弃抵抗,乖乖地做我狐族东床快婿罢。

    “其实……”

    那青年正坐于对面,低沉开口,胡阳云趋身往前,做侧耳恭听的模样,心中则已经开始转动思考,该如何反驳,却见到那青年微微抬头,一双黑色的眼瞳里泛起碧青色的光,像是九天之上盘旋的长风。

    有说不出的沧桑悠远的从他身上溢散出来。

    连那声音都似乎带上了一缕厚重,平淡道。

    “其实,在下已然两千岁有余……”

    “和胡玫姑娘,委实不配。”

    胡阳云的神色微微一滞。

    ……

    在藏书之处。

    苏玉儿手指轻轻拂过另外一本典籍。

    这里讲述着某位古代将军遇到邪祟拦路,非要讨口封,反倒遭遇军中煞气冲击,坏了道行,夜间入梦,连魂魄都给斩杀了的事情,苏玉儿有些讶异,手指轻轻抚摸这典籍上文字,秀眉微皱,终于回忆起来了当时老狐对那青年所说的话,眼眸瞪大,嘴唇微微开合:

    “上将军?”

    ……

    片刻后,胡阳云连连告罪,鬓角冷汗都有些流下来,带着胡玫离开。

    胡玫悄悄松了口气,冲着卫渊吐了吐舌头,然后小声行了一礼,这才追着胡阳云离开,显然她其实也不是想这么快就被安排婚嫁之事。

    卫渊解除了锦羽鸟的气息。

    卧虎腰牌上的羽毛收敛下去。

    卫渊抬手擦拭额头上冷汗,没有想到,生平第一次被催婚居然是在狐族,心中实在是五味繁杂,摇了摇头,起身出去透透气,却发现了这几日都很少见到的天女。

    她穿着深色柔软的长裙,宽松的浅色衬衫,手腕上还串着青丘国的五彩石手链,似乎正在纠结思考一个问题,眉头都皱起来,继而有些讶异地看着离去的胡玫,看向卫渊,好奇道:

    “胡家的提亲,你没有答应吗?”

    “我觉得胡玫无论性格还是容貌,都和你很相配啊。”

    卫渊摇了摇头,笑叹道:“我和她不匹配的。”

    少女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道:“这样吗,这件事本就是你自己做决定的……不过渊你是怎么说服他们的?那个男子似乎是青丘狐族牵姻缘的长老,他的腰间有三十三匝红线绳索,证明他已经做这一行足足三百三十年了,你竟然能说服他。”

    三百三十年?卫渊心中腹诽一句难怪看上去经验丰富,面上则是如实回答道:“我只是调动了一下锦羽鸟之气,骗他说我其实是秦汉年间所生,距今两千余岁,和那姑娘实在是不相匹配,青丘狐族现在还遵循古礼,他也只好告罪之后离开了。”

    天女讶异,然后想了想,好奇道:

    “相差两千余岁,便真的不匹配吗?”

    这是一个很有思考性的问题,卫渊想到了胡月和那青年的经历,以及之前梦中所见人一生的生活,认真思考之后,道:“我想这应当和年岁无关。”

    “若是真心实意,那么其他一切并非关键。”

    “而若是虚情假意,那么哪怕其他一切外在条件都相匹配,最终大概率也会酿成恶果,伤人伤己。”

    天女若有所思。

    气氛一时间沉默,卫渊没话找话道:“说起来我见珏你刚刚皱着眉头,是在想什么事情?”

    少女点头,坦然道:“是我的一位长辈和我说了些奇奇怪怪的话,我一直都没有弄清楚。”

    “刚刚也一直在想。”

    卫渊道:“她说什么了?”

    少女一只手抵着下巴,凝眉道:“那位前辈说什么茶凉了,得加热水,还笑得有些奇怪,我没有好意思说我不懂,就只好勉勉强强回答了她,应付过去,此刻想来,还是有些不妥之处。”

    卫渊好奇道:“你回答她什么?”

    天女道:“我只能先嗯一声,然后认真听前辈的意见,说了一声是。”

    “最后按照礼数道谢。”

    “渊,我的回应应当无错吧?”

    卫渊按照天女的描述在脑海中复盘了下,毫无半点收获,便笃定答道:“那位前辈应该只是在告诉你喝茶的事情,只要保持礼数,不要失礼,应该就不会有问题。”

    天女点了点头,似乎终于将此事放下,不再郁结于心,又想起一事,看向卫渊,笑道:

    “对了,渊你跟我来。”

    “我来寻你,本就是前辈说要见你一面。”

    ……

    天女在前面带路,将卫渊带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

    他在这些天里也常常于青丘国游玩,却从来都没有踏足过这一片区域,而之前来往的青丘国民也都很有默契地在生活中避开了这一个部分,但是卫渊对这里并不陌生,在第一次和类入梦的时候,他曾经见到过许多极为古老的梦境。

    其中这里就是其中之一。

    其古老和厚重,给卫渊的感觉,甚至于足够和珏梦中的昆仑相比。

    而在现实之中,这就只是一座看不出任何异常的普通宅院,如果放在其他地方,一眼之下几乎无法和普通青丘狐的居所分辨开来,天女敲了敲门,轻声道了一句,便将门推开,卫渊跟在后面往里面走去,院落之中并无多少装潢,看上去朴素简约,石桌藤椅香茶,藤椅上躺着一位白发的女子。

    她的年纪已经很大了,眼角和脸上有了皱纹。

    但是毫无疑问,在她年轻的时候,必然是难得一见的美人,气度雍容而华贵。

    她对天女笑了笑,道:“有劳珏儿你了。”

    “这位便是这一代的卧虎了吧。”

    卫渊上前见礼。

    女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下卫渊,笑吟吟地道:“本来还想要给你和胡家小家伙牵线搭桥,没有想到你居然耍了个小花招,骗过阳云那孩子,倒是难得了。”

    卫渊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得又抱拳一礼,那女子倒了两杯茶,复又看向天女,笑道:

    “珏儿,我想要和卧虎单独聊一聊。”

    天女点了点头,然后就起身离开。

    这屋子里就只剩下了白发女子和卫渊两人,让他多少有些不自在,女子抬手虚引,笑道:

    “且饮茶。”

    卫渊颔首,压下心中奇怪感觉,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只觉茶香四溢,精神都放松下来,白发女子则笑看着样貌年轻的司隶校尉,突地叹道:

    “当真是,许久不见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