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0章 你看我像人吗?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77
  第0090章 你看我像人吗?

    苏玉儿一直循着那妖气追踪那潜藏起来的狐妖。

    她的天赋让她比起其他同族更为敏感。

    也因此,伴随着逐渐靠近气机的源头,她就越发不喜,一双眉头皱起。

    修行大体分为两类,一者是吸纳日月精华,天地元气,和人类真修的道路一样,这样修行的兽类会化作精怪,会被称为旁门仙,出马仙;而另外一类就是采补,可以直接食人吃妖,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掠夺生灵阳气精气。

    后者的妖怪道行不够艰深,会有浓郁的不正妖气。

    这样的狐精总会让她觉得烦躁,那种骚狐狸的味道简直刺鼻。

    三位青丘狐女一路追到东北方向的一座荒山上,才慢慢放慢脚步,各自警惕,寻找到了一处水幕般的幻境,狐族大多擅长魅惑之术,其中惑术能创造幻境,让人视之不见听之不闻。

    她们知道这应当是找到了那作恶狐精的所在之处。

    苏玉儿手中扣着一柄古朴青铜短剑,伸手放在胸口上,深呼吸了下,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迈步踏入这一处地方。

    内里和外部截然不同,竟然是一座古朴的楼阁亭台,前方是极为高的树木,上面丛生各种枝丫,仿佛一刹那回到了古代的山林之中,路上毫无半点声音,唯独沙哑魅惑的哼唱声袅袅传来。

    苏烟儿有些许的害怕,而胡玫则是跃跃欲试,一双褐瞳明亮,盯着那阁楼之前的一道身影。

    身影背对着她们,能够看得出是身材丰腴的美人。

    正在对镜梳妆。

    口中轻轻哼唱一首调子古朴的曲子。

    似乎是早早察觉到有不速之客,女子动作顿了顿,然后轻轻转过头来。

    娇俏的鹅蛋脸,明亮有神的眼睛,带着一丝笑意的嘴巴。

    若只是说这些,那这应当是一位出色的美人。

    但是白皙的面容上长满了棕黄色的长毛。

    看上去惊悚又诡异,像是生生地将狐狸的脸缝到了人的头上,苏玉儿三人都被骇了一大跳,那女子却被逗笑了似的,咯咯笑道:“怕什么,人模人样久了,连狐狸都害怕么?”

    “这可不是狐族。”

    苏玉儿压下心中的惊悚感,隐隐带一丝羞恼和惊怒道:“你……你根本道行还没够,就去向人讨口封了对不对,而且,还不只是找一个人讨了口封?你知道这后果是什么吗?”

    那诡异狐女面上讶异,然后笑答道:“知道啊。”

    “多借点人世间的气运,帮着我化形,不也挺好?”

    苏玉儿眼神里先是惊愕,旋即转冷。

    讨口封是山野中妖物代代流传的取巧法子。

    苦修的话,有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化形登仙,至死都是兽形。

    但是人族特殊,占据人间的正统,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气运所在,所以便有妖怪求行人一道口封,静默之时,拦住一人,问那人看着他像不像人?若是说像,便是会消耗行人自己一脉的气运来助这妖物化形登仙,可若是说不想,便会坏了这妖物百年修行道行,妖物不忿,自会追杀。

    但就是助那妖物化形,得来的也未必便是好报。

    有的妖仙会心怀愧疚,对于人类损耗的气运进行弥补。

    而有的,却盯上了剩下的气运和阳气,不将其骨髓都榨干绝不肯离去。

    眼前这狐女,身上各类人的气运掺杂在了一起,显然已经害过许多人,还将这些黑锅都扣在了狐妖这一族上,苏玉儿冷声道:“为了一己私欲而肆意作恶,执迷不悟。”

    对面的狐女却面有讶异之色,旋即放声大笑起来:

    “一己私欲?!”

    “你们这些出身于名家血脉的妖怪,知道什么?”

    狐女起身跃下,声音变得尖利嘲弄:“你们出身于青丘,是古国涂山的祥瑞,是大禹和纣王的妻族,两代帝王的气运在身,你们不需要小心翼翼地去讨口封,就能轻易地摆脱兽形,修行个百年都能化作人形,我们呢?!”

    “在外苦修,风吹雨打,餐风饮露,却还是不得其法,不脱兽形。”

    “你们哪里有资格来指责我?”

    “我只不过是想要修成正果,化作妖仙罢了,无论用任何手段。”

    “我都不要再做那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捕杀的野兽,原本以为会引来几个道士,没有想到会带来你们青丘狐族,比起道士,你们身上的精气更适合于我,吞噬你们的内丹,我今日就能彻底化形。”

    图穷匕见,狐女不再伪装,扑杀而上。

    苏玉儿面色微变,手中青铜匕首反握,脚步轻灵从容,将狐女利爪皆一一挡下,苏烟儿和胡玫于一旁辅助,将这凶戾狐女的攻势拦下,后者并不着急冲杀,虽然其本身实力未曾展现出多少,但是动作委实灵敏迅捷。

    苏玉儿三者并不擅长这一类战斗,一时间未能将其拿下。

    时间慢慢过去。

    苏玉儿以一道法术将这诡异狐女迫开。

    却突然惊觉身边的苏烟儿和胡玫不再帮忙牵制,视线余光一扫,却见到两位同伴面色都有些发白,正自不解,突然身子一晃,手脚隐隐有些发软,面色骤变:

    “你下毒?!”

    那狐女笑道:“不过是焚香罢了,是我在关外击杀了一只丈二长的黑铁蜈蚣精得来的,便是妖族也无力抵抗,他还觉得可以和我长相厮守,我在将他灌醉之后,抽掉了他的毒腺,制成了七根香。”

    “所以说,你们这些小家伙,还太嫩了。”

    因为没有了苏烟儿和胡玫的牵制,那狐女的动作更为敏捷迅猛,她并不以法术神通见长,而是以极大的速度和力量进行压制,相较于有完整传承的青丘一脉,更像是妖兽,而非是精怪。

    当的一声,苏玉儿手中匕首拦住了狐女攻势。

    突而,匕首上传来的压力骤然增大。

    先前那狐女是故意隐藏了一半的力量。

    完全不曾预料还有这样的变化,苏玉儿措手不及,身边蒙蒙清光开始剧烈晃动,狐女白皙手掌化作利爪,压住少女肩膀,猛地就地下头去,啃咬她的脖颈,却突然顿住,闷哼一声,朝着后面弹飞,惊疑不定地看着苏玉儿。

    看到她的眉心有一点朱砂似的痕迹,而自己根本无法靠近她。

    少女身边碎裂的清气环绕,化作了一只虚幻的九尾狐。

    狐女死死盯着狼狈的苏玉儿:

    “九尾天狐……”

    “不,你根本没有千年的道行,你不是正常的九尾狐。”

    苏玉儿重重喘息,面色苍白,却还是绷着脸道:

    “是不是九尾,你都不是我的对手。”

    狐女盯着那强硬的少女,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又笑起来:“我知道了,原来是你,传说是真的,你根本没有办法用这一股力量。可惜啊,可惜,虽然说我没有办法吃下九尾狐的内丹,但是青丘狐中苏家和胡家两脉的嫡系后裔,也足够了。”

    她冲向苏玉儿,而后在空中转折,展现出了极强的法力波动。

    化作黑影扑杀向胡玫。

    苏玉儿眼睛瞪大,那双常常自信的眼睛里一下几乎失去光彩,而胡玫也吓得身子一缩,她们并没有斗法的经验,在青丘狐中算是年少,大意之下便中了妖毒,就算不这样,这妖物起码有三百年道行,比她们这些小狐妖老道得多。

    忽然,平地里似乎炸开一声惊雷。

    狐女身上毛发炸开。

    踏着虚空,猛地变向。

    一侧的树枝上轰地炸开一团小小的火焰,而后粗壮的树枝被打得粉碎,摔坠下来,狐女目光狠厉,不管不顾仍旧扑杀,避开了一声声雷鸣般的声响,双手化作利爪撕扯,这次却被一柄宽剑阻拦。

    那剑一震一抖,便要斜着将这狐女十根手指利爪全部卷入剑光里斩断。

    狐女素来谨慎多疑,不肯硬拼,虚空弹动,落在后面。

    惊疑不定看着前面多出的男子。

    自己的幻境没能难住青丘狐,竟然连一个普通人都没能迷惑住吗?

    苏玉儿愣了一下,才见到是本应该在医院等着的卫渊,后者右手转剑,汉剑剑刃抵着地,似笑非笑道:“这便是你们说的散心?”

    她说不出话来,心中愧疚和歉意都涌上来。

    卫渊叹了口气,没有责怪这本来骄傲的少女,只是提了提手里的塑料袋,语气轻松道:“跑得这么偏,你们的奶茶,倒是让我好找。”

    “你是要柠檬水对吧?给。”

    卫渊将顺路买来的柠檬水抛过去,又将奶茶抛给了那边的苏烟儿。

    最后看着死死闭着眼睛的胡玫,这原本英气勃勃的少女似乎给吓得不起,不过,大概率是装的,卫渊看到她悄悄睁开的眼睛,掏出最后的香草味道奶茶,直接搁在了胡玫头顶。

    少女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柔软头发上的狐耳一抖,从原本英气勃勃竖起的样子变得朝后朝下,像是受惊的小兽。

    卫渊道:“你的,香草味道。”

    “握好。”

    “啊?哦哦,谢,谢谢”

    胡玫头顶着奶茶,下意识伸出手掌环住了头顶上的奶茶杯。

    一双褐色的眼睛悄悄朝上,小心翼翼打量着卫渊。

    卫渊的眼角余光注视着远处诡异的狐女,后者多疑谨慎,刚刚一直没有去攻击,只是看着卫渊,未曾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强大的气息,于是索性收敛了爪牙和面上的黄色毛发,化作了娇俏妇人,笑吟吟道:

    “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

    她复又问道:“你看我像人吗?”

    讨口封啊?

    司隶校尉带着一丝客气的微笑,点了点头,然后很礼貌认真地道:

    “我看你像个憨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