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7章 尾生抱柱,子衿篇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62
  第0087章 尾生抱柱,子衿篇

    桥是连通此岸和彼岸的建筑。

    自古以来在一些方术上有极为重要且隐蔽的含义。

    卫渊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一天里阴气最重的时候,天黑压压的,隐藏着那些狐首人身的狐族长老,苏玉儿是小辈,仍旧是人形,和卫渊站在一侧,无比复杂看着桥上的那一对情侣。

    她坚信着狐女多情,而男子薄义,这种观点却有些晃动。

    卫渊注视着那打扮普通的青年,对方只是魂魄。

    三日时间,魂魄在头七之后才会消散,但是最重点的是,普通人的魂魄不够凝实,如果没有滔天怨气执念,就只有些特殊情况才能存续下来,但即便如此,死去三日就能越过漫长距离前来赴约,同样不符合常理。

    莫非是那邪道?

    卫渊左手放在背后,握紧了那柄断剑。

    青丘狐的族老们也察觉到了不同。

    但是现在桥上的狐女却仍旧只是陷入欣喜之中,她紧紧抱着前面的青年,先前所有的委屈和担忧都化作虚无,开心地有些语无伦次:“你终于来了,我好害怕你不来找我,我真的好害怕。”

    “不会的。”

    青年轻声回答道:“我答应了你,就一定会来的。”

    “但是我有一个问题,阿月,你不是人对吗,你是狐仙……”

    胡月似乎给吓了一跳,脸上的欣喜凝固,面色煞白,可是对面青年神色温和,她手指抓着他的袖口,慢慢地点头,然后急匆匆地道:“我,我们其实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的,我不会害你。”

    她说完就觉得自己好傻,这都说的是什么话。

    青年却笑出声来,轻声道:“那我就只有担心一件事情了。”

    “你的寿命那么长,我却最多只有几十年,我死之后,你该要怎么办?你不会想不开做傻事吧,而且我死之后,只留下你一个人,对你太不公平了……”

    胡月神色讶异,然后用力摇了摇头:“不会的,不会不公平。”

    “感情不是靠着时间来决定的,哪怕我比你的寿数更长,但是我们度过的那些日子会很有分量,就像是装满宝物的盒子,足够我接下来都能好好记着的,只要你和我在一起过,那就足够了,足够的。”

    青年伸出手抚摸少女的头发,道:

    “那我就放心了。”

    “我走之后,你也要好好的。”

    胡月只当做是之前那句话的延伸,重重点头。

    青年柔和地笑了下,犹豫了下,道:“那阿月,你能嫁给我吗?”

    胡月一下懵住,脸上霎时间通红,结结巴巴道:“现在说这个?”

    “不能等以后再说吗?”

    青年摇了摇头,认真道:“就现在。”

    胡月悄悄左右看了看,然后深呼吸了下,踮起脚尖,在青年的脸颊飞快一吻,像是她化身为狐,亲吻冬日第一片落雪时的触感,青年怔住,旋即露出微笑,展开双臂,将少女拥入怀中,脸颊轻轻摩擦着她的长发,顿了顿,道:

    “你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啊。”

    胡月面容通红,心里却想,我喜欢的人分明就是你,在一起都要这样说一次吗?多让人不好意思?可却还是带着充盈的内心,闭上了眼睛,轻声道:

    “嗯。”

    “你要和他白头偕老哦。”

    “嗯~”

    “你要生两个孩子,一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男孩应该是哥哥,因为可以照顾好妹妹。”

    “嗯!”

    “你要去神州的每一个地方,去看山山水水,要教导孩子们与人为善,教他们读书。”

    “最后,你要子孙满堂,一辈子幸福快乐。”

    青年和少女相拥。

    少女的脸上满是幸福的欣喜和微笑,闭着眼睛,轻轻地回应。

    青年带着微笑祝愿,却止不住留下眼泪。

    他注视着前方的诸多狐族长老,眼底带着恳求,其中最为年长的那位郑重点了点头,苏玉儿无言注视着这一幕,青年的眼泪滴落在胡月的背上,哪怕是透着衣服都感觉到冰冰凉凉的触感,她讶异地抬起头,却感觉到拥抱越发地用力,听到青年满足地叹息道:

    “遇见你真好啊。”

    “对不起。”

    “你在说什……”

    胡月的声音顿住,拥抱着的魂体慢慢变淡,她眼眸瞪大,似乎还不能够接受接下来发生的一幕,继而便有一位族老出手,轻轻抚过了她的额头,胡月双眼失去神采,朝着后面倒下,被另外一位青丘狐族老抱住。

    穿黑衣的校尉踏过桥梁,水面倒影月色。

    卫渊没有注视这青年,右手搭在他的肩膀。

    【驱鬼】

    ……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这是故事的开始。

    想当他外出散心时候,看到那桥上远眺风景,口中低吟诗经的少女,魂魄就像是被抓走了一样,故事的开始就像是一切美好的剧情,但是命运往往并不那样好。

    卫渊见到的画面当中,是贫寒的家,被确诊为绝症晚期的他。

    生日,是父亲给他作了长寿面。

    青年往里面加辣椒和醋,似乎实在是太辣了,辣得大滴大滴流眼泪,眼泪滴在面里,青年一边大口吃,一边谈家常似地笑着道:

    “其实啊,老头子,差一点,就差一点,你儿子我就能结婚了哦。”

    “那是个很好的女生。”

    “我本来觉得这辈子死皮赖脸都要缠着她。”

    声音顿了顿,他抬起手臂胡乱擦了擦眼泪,咧嘴一笑。

    “不过也好,她那么好看,以后肯定能嫁个好人家。”

    “我就是觉得,有点不甘心。”

    其实在青年诊断出绝症的时候。

    有个身穿黑衣的道人找到了他:“你身上有妖气,是被狐妖缠上了,而你的病没有那么难治,只要你吃下她的内丹,不但能够活下去,还能有比拟狐仙的法力,你与我有缘,我这法门可以给你,只需要你往后给我做一件事。”

    青年虽然早已经察觉到了女友的异样。

    却仍旧极为警惕地注视着那道人,抓起手机:

    “你是谁?!胡扯些什么?走!”

    “你再过来,我就报警了!”

    使用驱鬼神通的目的,就是锁定这记忆中的道人,卫渊把握住了隐隐的联系,睁开双眼,双瞳泛起浅青色,抬起手,那青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诧异地看向旁边的卫渊,感激道:“谢谢。”

    “不客气。”

    卫渊抬手拔剑。

    一刹那,有千年前的流风溢散。

    风是气的流动,不只能御风而行,也代表着气息。

    卫渊锁定了距离这里不远的那道人。

    司隶校尉御风,踏步向前,黑色的灵猫类四肢踏空,在他身边环绕,转眼便奔出极远,青年注视着胡月,看向那些狐妖的族老,没有说什么,只是伸手触碰了下少女,想到初见时的那一句诗。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下一句是。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这句诗的意思是,这春日的青色,就像是你的玉佩一样啊,我很想念你,可就算我不去找你,你难道不会来寻我吗?

    我寻你来了。

    他微笑着魂体消散,却没有彻底散去,最后的一缕缕气,凝聚于一枚玉佩之上,狐族族老郑重将这一枚玉佩放在胡月的手中。

    ……

    一个十字道上。

    黑色笼罩,这是夜色最浓重的时候,肉眼难能视远,这一个十字路口看上去也越发阴森。

    一个男人将四碗白饭放在了四个路口。

    继而在白饭上各插了三炷香。

    手中又有一碗,里面竟是鲜血。

    以符笔蘸血,在黄符之上各写了符咒。

    继而将这四道黄符镇在了四碗白饭下。

    他向这四个方向拜下,口中念念有词,最后取出一盏用白纸叠好的轿子,轻轻放在了最中间,道:

    “请仙人上轿……”

    毫无反应。

    男人有些着急。

    之前一直都很正常,以那男子的魂魄来找到青丘狐女,再求得内丹。

    因为是对方痴情之下,主动取出自身的内丹,青丘狐族也没有办法通过追寻杀人者的秘法来找到自己。

    但是来到这里时,那魂魄却失去控制。

    居然违背法术操控,没有去剥夺内丹。

    自己又不敢靠得太前。

    连这民间方术都用上了,却仍旧是没有反应,这时候他便会暗恨,这些左道方术虽然容易修成,但是往往效力有待商榷,突地呼啦一下,四方位置的白饭上,那些香竟然全部断折,男人面色骤变,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有风来,一道身影极为猛烈地出现在他身前。

    寒光一闪。

    八面汉剑穿透肩胛骨,生生将他钉穿在地。

    男子痛苦喊叫出声,左手抽出符箓,卫渊低喝一声:“类!”

    “知道了,小子。”

    黑猫浮在空中,猛地落地。

    阴阳二气霎时清明,符箓失效。

    《异物志》,灵猫一体,自为阴阳。

    那道人见法咒失效,不由惨笑,知道这是栽了,也是个心中有决断的,当即就打算自尽,身躯就骤然僵硬住,卫渊正防备这个道士的魂魄被潜藏于内的法咒自毁,察觉到这变化,面有讶然之色,转头看到,穿着白衣的苏玉儿站在墙上,双瞳在月色下是妖异的紫色。

    狐妖魅惑之术。

    这邪道是中了青丘狐的法术,所以失神,不能自尽。

    卫渊松了口气,之前那邪道被吴六所杀,魂魄自毁,这一次竟能生擒其中之一,倒是难得的收获,索性直接一拳砸在这邪道腹部,用力不小,法力打入其内,震荡气血,把他弄晕过去。

    而后将他提起来。

    这种家伙难以用寻常的手段审问,但是有青丘国的帮忙,不必逼问,可以让他自己把情报说出来,或者暗示出来,只是当卫渊提着这陷入重度昏迷的男人回到桥边时候,已经不见了先前的青年魂魄。

    “他化作了玉佩。”

    苏玉儿道:“那原本是他送给胡月的信物,现在他最后一点魂飞入其中,他自己的存在虽然已经散尽了,也不再有意识和自我,但是这玉佩仍旧还可以陪着胡月。”

    “可‘看着’她遇到另外一个人,看着她成亲生子,白头偕老,像是他说的那样,但是,这真的值得吗?”

    轻而易举用出了狐族神通的少女看向卫渊,茫然道:

    “人的感情,到底是怎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