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6章 守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39
  第0086章 守约

    卫渊知道类说的是什么。

    天女将他身上伯奇的烙印去掉,但是这不代表着伯奇和山君不再盯着他。

    作为当初曾经上山斩杀山君肉身的一员,锦羽鸟和画皮侍女某种程度上都是死在他的手上,这样的深仇大恨山君不可能放过他,这一段时间这种威胁始终如芒刺背,让卫渊无法放松。

    难得有机会能主动些。

    只要找到山君栖身的地方,就有机会在他恢复全盛之前将他解决。

    卫渊伸出手,拈起了羽毛,放在衣服内侧的口袋里,然后和衣躺在床上,冥神内守,很快就陷入睡梦当中,但是这一次那枚羽毛却散发出淡淡的波动,于是当卫渊睁开眼睛,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是在梦中。

    清醒之梦。

    这种感觉很奇妙。

    梦境原本是昏沉的颜色,但是有一枚羽毛悬浮在空中,散发出白色的光,把周围的环境都照亮,卫渊的肩膀微微一沉,黑猫类也出现在他的梦境当中,落在肩膀上,舔了舔爪子,道:“走出去看看。”

    卫渊颔首,拈起了那枚羽毛,迈步走出。

    推开了青丘国客房的门。

    旋即讶然,外面竟然还是一座青丘国,只是和白天见到的青丘不同,这里整体上给人一种斑驳的感觉,像是不同颜色的方块拼接在了一起,有的地方真实,有的地方古朴。

    甚至于有一座屋子一半是白日所见新翻修出的样子,另外一半却是古老朴素的木屋。

    “人在常世之中,是魂魄操控肉身,和世界产生了交互来往,创造了人间。”

    “而梦境是魂魄的延伸和溢散,所以,这些许魂魄的交互,就会产生与人间所对应的梦境,据说古时候有抛弃肉身追求长生的修士,就不断在一个又一个梦境当中流浪,也算是长生。”

    黑猫类悬浮在空中。

    卫渊觉得,它在咬下那根羽毛的时候,绝对还薅了一把。

    类不知卫渊的想法,慢悠悠地往前漂,道:“那种偏激的古修士很少见了,只是类似于他们,以梦境中溢散的魂魄为食的魑魅魍魉却有很多,这些妖怪潜藏在人性灵的缝隙当中,一旦梦境展开,就会出来活动。”

    “其中伯奇是他们当中最强的那一类。”

    “而梦境虽然和常世类似,但是也有极大的不同,你要记住。”

    “人间是依托于大地和天空而创造的,所以务必坚实;梦境却是一个个生灵之梦彼此依托和影响所化,很不稳定,一不小心就会出现裂缝,有时候你走在一条路上,转眼就会出现在一座山上,都很正常。”

    “而另外一个戒律,不要窥探别人的梦境。”

    黑猫伸出白色的爪子,在卫渊前面晃了晃:

    “你可知道为什么?”

    卫渊想了想,道:“因为梦境本身的由来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黑猫道:“那只是个人的梦境,不会影响到梦域,是梦的另外一个来历,过往经历,放之不下,所以始终放在心里,你要记住,基本上在梦域当中,越是古老的梦,越不要去看。”

    “惊扰到梦境的主人还算是好的,你若是碰到从古代活下来的人,就有可能陷入到了现代已经见不到的梦域记忆,比如他们过去曾经历的,此生难忘的险地,其中甚至于有可能只存在于传说当中的地域,比如……”

    “比如昆仑。”

    卫渊道。

    黑猫类愣了一下,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不远处的梦域当中,隐隐约约能见到一座山存在于青丘的地界,那山的顶峰白如明玉,料峭孤寒,亦真亦幻看得到一个少女抱着膝盖坐在山峰的山石上,远远看着人间。

    黑猫爪子啪一下按在了卫渊头顶,道:“不要过去。”

    天不怕地不怕的它罕见有些惊惧:

    “昆仑天女的梦境,很有可能会有西王母存在。”

    “就算是没有,玄女,魃,都可能有,她们会依据天女记忆中的行为模式,在梦中存续,虽然只是个梦,但是我们这种魂体很可能会被撞碎,明天起来会头疼地要死。”

    卫渊觉得它肯定曾经做过类似的事情,吃了大苦头。

    没有点破,只是望了一眼天女的梦,有些好奇地行走于这梦境的青丘之中,按照类所说的,寻找那些隐藏在梦中间隙里的魑魅魍魉,最后在一个很浅显的梦境之前,看到了这些几乎无法在常世见到的生灵。

    卫渊看了看他们潜伏的梦境。

    那是有关于一个遇见的故事,很普通而流俗地相恋。

    是少年少女的故事,唯一不同的是,这个少年只是普通的人族,而那少女却是青丘狐族,卫渊大抵猜得出来,这应该就是苏玉儿所说,出身于狐族一脉,却偷偷跑出去和人族私通的狐女,以及她喜欢的那个男人。

    看上去是很普通,而且随处可见的人。

    这并不是什么关键的问题。

    只是这梦境很浅,周围有些弱小的梦妖潜伏着,汲取溢散的情绪。

    类晃了晃身子,飘过去和这些梦妖打招呼。

    混熟了之后才似乎不经意地道:“这里的梦没有什么好的了,我们打算要去更远的地方去寻找足够大的梦境栖身,你们可知道最近有什么传闻吗?”

    “传闻?你说什么传闻?”

    “你怎么长得跟猫似的,难道跑到猫的梦里么?”

    “你管我去了哪个梦?”

    “我只是很好奇,这里都是住着狐狸,很少看到猫,我能摸摸你吗?”

    “放开你的爪子。”

    那几只梦妖嘀嘀咕咕地和类在那里交谈。

    卫渊却漫无目的地立在空中,虽然不想要去看,但是视线余光也会扫过周围的梦境,很深层次的梦永远笼罩着一层薄幕,肉眼几乎无法看穿,而那些弱小者的梦却漂浮在梦域世界的表层,可以被轻易地看到。

    正当黑猫类打探消息的时候,卫渊却看到一个梦境当中,有一名道人出现,那道人似乎和她说,只要用她的内丹让人类服下,施展以一门左道法门,就能与人族共享寿元。

    梦中的道人伸手取出一张纸笺。

    一不小心露出了怀中一物,那是一道明黄色的符箓。

    他很快就将符箓收好。

    卫渊却是神色骤变,认出了这东西,正是先前在泉州散播邪术的道士被杀后,在其身上搜出来的信物,从这梦境来看,这东西果然是某种身份的标识,恐怕是有人以邪道法门传授弟子,然后再靠着他们将邪术进一步传播。

    卫渊忍不住踏前一步,在梦中看了那纸笺一眼。

    虽然梦中一切都模糊朦胧,但是仍旧看得出,纸笺所写的法门,是剥夺精怪所修内丹化作为人修外丹的左道法门,不必说共享寿元,狐妖失内丹则沦落为野兽,凡人也没有办法容纳这内丹,只能化作一血肉烘炉,将内丹淬炼而成,给他人作嫁衣裳。

    果然又是那邪道的风格。

    卫渊正欲深究这梦中道人的身份,这原本就极浅的梦境竟然直接破碎。

    做梦的狐女醒了过来。

    卫渊手中有异鸟的长羽,配之不惑,隐隐约约看到这狐女睁开眼睛,居然悄悄翻过了现实当中的宅邸墙壁,先是微怔,旋即想到了某种可能性,面色微变,恰好黑猫类似乎探得了某些情报,得意洋洋地过来,卫渊伸手一把将类抓住,而后直奔着自己的房间而去。

    “喂小子,你干什么?”

    “不对,有什么着急的事情么?!”

    “待会儿再说。”

    卫渊带着黑猫直接回到自己的梦境里,而后用力一握手中的长羽,梦境豁然破碎,旋即翻身而起,提起长剑,便推门奔出,黑猫类跃起落在卫渊的肩膀上,卫渊一边往前追去,一边以最简练的方式将方才所见说出。

    散播邪法的妖道众。

    特殊的黄色身份符箓。

    以及这夜逃的狐女曾经和妖道接触过。

    黑猫类的神色郑重下来,它想了想,道:“这里是青丘国,有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大妖存在,邪道绝不敢进来,所以只能引诱狐女外逃,也不知道他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但是你不必担心,青丘狐并不是没有准备。”

    旋即卫渊也察觉到,在那匆匆夜逃的狐女背后,有数道身影悄无声息地跟着,并未化作人面,皆是狐首人身,穿着灰色长袍,飘然御风,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见到卫渊和类,也只是讶然,继而微微颔首,并未多说。

    卫渊在其中看到熟悉的面容。

    身穿白衣,面容隽秀,踏空时候衣袂翻飞,是苏玉儿。

    卫渊脚下驾驭清风,追上这勉强算是相识的人。

    苏玉儿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双眼只是注视着前面即将逃出青丘国的狐女,神色略有些复杂,卫渊未曾开口询问,她便轻声叹道:“她当时被捉回来之前,便悄悄留下了约定,和那人族的男子在初遇时相见。”

    “只是没有想到,她居然真的这么执迷不悟。”

    “执迷不悟?”

    “是,这个时代外界人心浮动,世上男子多有薄情之人,何况人族不都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么,一时的心中欢喜,若不加以考虑,必然带来后患,她当初竟然执迷到了以内丹为那男子换骨改命的程度,如果不是族老看到这路数不正,还不知要酿成什么后果。”

    看上去仍旧年少的苏玉儿不忿低语:

    “定是那男子花言巧语,欺骗于她。”

    “上一次族老们把她带回来,已经是宽大处理,这一次夜逃,恐怕要历经一番苦难了。”

    卫渊委实不知该如何说。

    前面夜逃的狐女逃出青丘之国,然后才放下些心来,她的容貌在青丘狐族当中只能算是普通,天赋也很寻常,只是现在因为奔逃,面容有红晕,看上去要秀美很多。

    她自以为逃了出来。

    而后又前往了这一座小城的背面。

    那里有一条不大的河流,上面仿古建造了一架桥,之前他们就是在这里遇到的,狐女脸上浮现一丝微笑,而在夜色帷幕之下,一只只气质沉凝的狐仙冰冷地注视着那违抗祖训的狐女,气氛沉凝如同铁幕。

    时间慢慢过去。

    出来的时候是凌晨,很快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

    仍旧没有人来。

    苏玉儿抱着书,道:“她是不可能等得到的。”

    卫渊道:“为何如此笃定。”

    苏玉儿讶然道:“之前应当和卫公子提过,她所喜欢的那男子家境贫寒,而他们上一次相见,已经是半年之前,卫公子是这个时代的人,应该知道,半年不能相见无法联络,再深的感情也会消失,也便只有我狐女痴情。”

    “古往今来,才遇到多少负心人。”

    “而且他身患恶疾,此刻已……”

    声音未落,而一众狐仙已经逼近桥,打算将那狐女带走。

    而此刻。

    那狐族少女却眼眸微亮,奔上桥来,朝着前方走去,月色之下,对面有一个穿着简单牛仔裤和T恤的青年,展开双臂,面带微笑着迎上前去,和狐族少女拥在一起。

    苏玉儿突然说不下去了。

    而那些原本面容冰冷打算施行族法的狐仙们也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激动的狐女没有发现异样,只是紧紧拥抱着身前所眷恋之人。

    这一幕让在场其他人都无言。

    许久后,苏玉儿才呢喃道:

    “他在三日前,已经去世了啊……”

    顿了顿,苏玉儿双目睁大,不敢置信地低语。

    “哪怕死去,魂魄都记得要来赴约吗?”